【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打工的背后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2:40:03
破坏: 阅读:1134发表时间:2015-07-24 14:48:28
摘要:中考后的第一天,我要求买手机,妈妈一脸不悦,很不乐意,支支吾吾了半天,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学生使用手机的坏处,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给买。我猜到妈妈会如此,没好声气,说妈妈说话不算数,不遵守诺言,我觉得很委屈,很难过。妈妈却振振有辞,“我只说中考后再说,没说一定要买。”哎,我又上妈妈的当了,嘴里嘟嘟哝哝。看来只能打工挣钱这条路子了,我要妈妈给我联系打工,越快越好。妈妈很热忱很乐意四处打听,三姨舅在工业园一卤菜厂上班,给我联系了工作,要我过去看看。

【一】
   早上六点多,太阳还懒在山的背后不愿露出脸来,我和新巴佗各自骑着一辆摩托车向姨舅家疾驰而去,全然把妈临出门时叮嘱我骑慢点当作耳旁风。晨风呼呼从耳畔和身边吹过,感觉凉爽惬意,两旁高大葱郁的法国梧桐“唰唰”向后退去。逃离了妈妈的视野,就像鸟儿飞出了笼子,猛兽挣脱了绳索,我们自由自在。妈叫我给姨舅打工——拔鱼草,我从来没打过工,心里没一点底气,幸好有好朋友新巴佗作伴。
   我打工挣钱,也是出于无奈,是妈妈逼的。<持续性癫痫怎么治疗br />   自从六月份中考以后,我就一直呆在家里。妈妈践行了她的诺言,中考后的第二天妈妈就交了网费,开通了网线,并换了新主机,新主机容量大,开机时间仅用十一秒,特快!我一天玩几个小时的“英雄联盟”,太刺激太爽好过瘾!可妈妈见不得我上网玩游戏,一见我玩游戏,就紧张且满腹牢骚,喋喋不休,没完没了。这让我很不满,妈妈一动嘴我就烦,同她吵,声音比妈妈的还大。为此爸爸没少批评我,不让我在父母在长辈面前大声大气说话,这是不礼貌的行为。可我正在兴头上,妈妈一说话我就忍不住放开喉咙争辩,其实我也不想这样。
   一进入初三,班上好多同学有了自己的手机(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入校,有些偷偷带),而且都不便宜,有的居然是昂贵的苹果手机。发微信,QQ聊天,玩游戏,打电话等,唉,既潇洒又神气,我太羡慕他们了。多少次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出神,多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拥有一部,我对华为P7手机情有独钟,简直酷逼了,帅呆了,但价格不菲,两千多。妈妈太小气,每次问妈妈要点钱,妈妈总会问东问西,刨根问底,还说一个学生要用什么钱,需要这么多钱,妈妈肯定不会给我买。一想到此,我心情就郁闷,垂头丧气。中考前我试探妈妈要买手机,妈妈来个缓兵之机,中考后再说,现在要一心学习,迎接中考。中考前的一天,妈妈开着摩托车来学校接我,在路上我再次提到买手机,态度很坚决很强烈,妈妈听了很生气,一口回绝。我也十分生气和沮丧,“不买,我明天就不参加中考!”有点要挟之意,妈妈立即脸色铁青,胸口明显起伏不定,一言不发,只听到摩托车的轰轰声。“我就知道不会给我买。”我闷闷地想,“我自己去打工挣钱买。没手机太没面子了,同学们都瞧不起我。”我很愤然,暗下决心。
   中考后的第一天,我要求买手机,妈妈一脸不悦,很不乐意,支支吾吾了半天,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学生使用手机的坏处,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给买。我猜到妈妈会如此,没好声气,说妈妈说话不算数,不遵守诺言,我觉得很委屈,很难过。妈妈却振振有辞,“我只说中考后再说,没说一定要买。”哎,我又上妈妈的当了,嘴里嘟嘟哝哝。看来只能打工挣钱这条路子了,我要妈妈给我联系打工,越快越好。妈妈很热忱很乐意四处打听,三姨舅在工业园一卤菜厂上班,给我联系了工作,要我过去看看。
   因妈妈强烈要求,当天中午爸和我去了工业园,找到三姨舅。三姨舅在厂里当大师傅,掌控卤汤的配料和熬制。他面有难色地说,“厂里不太愿意招暑假工,况且你还不到十八岁,属童工,违法。不过我还是去试试,不一定能行。”然后三姨舅找到管生产的,那人可能看在三姨舅的面子,勉强答应下来,但还得请示他的亲戚(大老板),并答复第二天来先试用几天再做决定。爸连忙附和地说这是应该的,不能没了章程乱了规矩。我非常关心工作时间和报酬,三姨抢着说,“要工作十个小时,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工作内容就是豆腐卤好后,摆放整齐,再烘,工作轻松。只是豆腐刚出锅,有点烫手。工资按计件计算,多劳多得。做得好的话,一月一千五六吧。”我感到工资不算低,就是时间太长,没时间玩游戏了,心中犹豫,但嘴上还是应承明天来试试。
   回到家,我心里很忐忑,激动且紧张,去和不去一直在激烈斗争。从小区到工业园有四五里路,要穿过两个十字路口,每天步行不太现实,又没有真达公交车,妈不同意我坐摩托车,她不放心。妈说要三姨舅顺路送我,只是太麻烦三姨舅。到了晚上,妈妈竟破天荒地同意给我买手机,为慎重起见,专召开了三人家庭会议,提出诸多条件要我答应,如不得用手机玩游戏,晚上十点前即睡觉前交给妈妈保管,不得带到学校去,每月话费不得超过30元,最难的一点,就是学习要在班上前十五名,否则手机收回。我只得一一答应。想到就要拥有心爱的手机,犹如阴霾中见到太阳,兴奋得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羊癫疯的偏方一晚上没睡好觉。
   次日早上,妈妈催我早点起床,别误了上班,第一天上班迟到给人印象不好。我说不去了,要去买手机。妈妈听了有点不高兴,但没说什么,可能妈妈就知道我吃不了苦。我管不了那么多,一想到手机就兴奋,只希望快点买到手机。就这样,第一次打工无果而终,以致妈妈数落我好几天,让我无地自容,十分窝火。
  
   【二】
   上午妈妈被陈姨叫去了,我和爸去逛街,在路上正好碰到返回的妈妈,我提出买手机。妈妈犹犹豫豫极不愿意的样子,一会说学生买什么手机,一会说没带那么多钱,总之找借口不想买。我就烦妈妈不爽快地样子,出尔反尔。又是爸爸做妈妈的思想工作,他俩将身上的钱凑在一起,我和妈妈去了手机店。买手机时,妈妈无意中提到我打工,那服务员姐姐兴奋地说,“我们店里正招人呢,搞活动推销手机,不用说话,站在那儿就行。若想来明天就可上班,月工资一千二。”妈妈对此非常感兴趣,打听得十分详细,好像是她来打工似的。妈妈太小气,仅给我买了不到一千元的手机,还说贵的买不起,也没必要。尽管手机不尽我意,但是属于自己的,还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
   晚上,妈妈脸上突然阴云密布,闷闷不乐,后悔给我买了手机,怕影响我今后的学习。用爸爸的话说,妈妈是我家的晴雨表,妈妈高兴全家人都高兴,妈妈生气全家人都郁闷。我看了真难受,拿着新手机突然索然无味高兴不起来。
   我去找我小时的玩伴新巴佗商量去手机店打工的事。他的家就在姥爷姥姥家的后面,我到他家门口时,屋内传来新巴佗与爸爸的争吵声,我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等没了声音再进不迟。我这个玩伴没让他父母亲省心,他比我大一岁,去年没考上高中,很没面子,说啥不读了,最后还是读职校。与父母亲关系闹得很僵,有次他爸爸动手打了他,他扬言要离家出走,把一家人吓得够呛。他爸爸是退伍军人,政府部门某部门的一把手,非常要面子的人。可在自己儿子面前不得不妥协,听我爸爸说起,他们满脸愁容万般无奈地央求过当教师的妈妈帮忙劝劝新巴佗,不要去北京学什么艺术,说新巴佗没有艺术细胞,纯粹是大脑发热,想一出是一出,他们极不放心。我确定争吵已结束才走进去,新巴佗上楼正在玩“英雄联盟”,我真佩服他,刚吵了架照样玩游戏,完全没事一样。与他说起打工的事,他认为站在外面卖手机有些害羞,不愿干。他不去,我也不去了。
   后来新巴佗自己联系了给房地产发传单,月薪上千元,思前想后,考虑再三,也没去。这些天,我就一直呆在家里,上网玩游戏,听妈妈唠叨,与妈妈打嘴仗。好在七月四日,中考成绩出来后,考得不错,上了县一、二中分数线,妈妈脸上才有点会心的笑容,我们家才迎来夏日的晴天。
   玩“英难联盟”需要买QQ币,需要钱。每次问妈妈要钱,头皮发麻,就像骨头上剔肉,难啦!若是自己有钱就好了,于是我又寻思打工。我将此想法与妈妈一说,妈妈双手赞成,恨不得马上要我去打工。我知道妈妈嫌我整天呆在家里,想办法要把我“赶”出家门。这不,妈妈又给找到了拔鱼草的活儿。
  
   【三】
   自己有车就是便捷,不到二十分钟赶到了姨舅家。姨舅家在西安村,这儿地势平坦,山青水秀,田里的禾苗正茁壮成长,村庄掩映在树林之中,到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姨舅自己有一个鱼塘,还承包了两个,塘里的鱼已喂养两年多了,大的有十几斤重。鱼大了吃草多长得快,姨舅一人拔草忙不过来。姨娘问我们,吃了早饭拔草还是现在就去拔?我说现在就去,趁现在凉快。我们挑着竽筛向地里走去。
   地里长满一种细藤蔓的头像张开的鸡爪的野草,这种草鱼爱吃。这是我第一次下地干活,要不是为了充QQ币,我才不愿干这活。弯下腰,用手拔草,不是想像那么轻松,那草匍伏在地,根须多伸进土里抓得紧,拔起来很费劲。久了,背酸腰疼,右手虎口隐隐作痛,且粘满野草绿色的残汁。七点过后,太阳有意与我们过不去一样,用火辣辣的阳光灸烤着我们,浑身燥热,大汗淋漓,像许多蚂蚁在身上爬着,多处发痒。一只手没力就双手拔,我们坚持拔了满满的一担草,才收工。姨娘姨舅将草挑到塘边,我们想挑,试了一下挑不动。到了塘边,我们帮忙把草抛在水面上。一会儿就有鱼向草游来,有胆大的,几乎露出水面,它们用嘴把草拖进水来大快朵颐。鱼越聚越多,一条,两条,十条……几十条,眼睛忙不过来,草下面像一块绿色的布罩着许多小鸡似的动过不停,鱼们争着抢着,犹如一顿美味大餐,吃得正欢。
   下午四点,我们随同姨舅去地里又拔了一担草。每拔一担草前后需要一个多小时,背酸,手疼,炎热,汗流浃背,我们咬牙挺住,坚持完成任务。一天下来,我们被太阳晒得手红了,脸红了,留下了打工的印迹,正是姨舅身上长时间在太阳下被晒成古铜色的最初版本。吃了晚饭我们准备回家,姨娘笑着问我们需要多少工钱,我红着脸有点羞涩,我说你们看着给吧,心想给工钱要给就爽快点,这样磨蹭,给人感觉我们向她讨钱似的,怪不是滋味。最后给了我们每人二十元钱。第一次拿到打工挣来的钱,心情就是不一样,非常激动,美滋滋的。仔细看了看,像宝贝似的,再拿在手中甩了甩,听听那脆脆的忽啦啦的声响,真美,听得心里老舒畅了。
   到家后,一进家门,爸爸妈妈迫不及待地问我怎么样,我说什么怎么样,妈妈说当然是拔草的事,我说上午和下午我们共拔了两担。他们脸上都露出惊讶的喜悦,连说行行行。“给了多少钱?”爸问,“每人二十元。”爸哦了一声又问,“一担草有多重?”我说大概四十多斤吧,爸说算一算一斤草值多少钱。我不知道爸是什么意思,管它呢。“那明天还去吗?”妈妈插嘴道,“去,当然去。”我回答得很干脆。爸妈脸上又露出欣慰的笑容。
   晚上我去新巴佗家玩时,他爸可高兴了,对我们赞不绝口,我从未见过他爸爸这么高兴过。他鼓励我们要坚持下去,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第二天,天还未亮,我早早醒来,窗外却哗啦啦地下起雨来,一直下到上午十点多才停。雨一停,我就催促新巴佗去姨舅家。姨娘说,下雨就别拔了,休息一天吧。我们说来都来了,还是去吧。我们俩人只拔了一担,姨娘也给我们每人二十元,我不解,问姨娘是不是涨价了,姨娘说我们能坚持就是好样的,鼓励鼓励我们。我觉得不好意思,我不懂得无功不受什么来的,最后仅要了二十元钱。姨娘曾许诺过,我考上一中要奖我两红票子,奖我的钱肯定得要,不要白不要,但不能乱要。
   过后这几天,太阳早早升起,真毒,晒在身上火辣辣的,非常闷热,热得人透不过气。手、腿和脸都晒黑了,起水泡,掉皮,特别痒。汗大颗大颗往下滴,流进眼里迷了眼,流进嘴里咸咸的,衣服一会就湿透了。每当这个时候,真想打退堂鼓不干了,由衷感叹这个钱真不好挣,所幸时间不长,若是八个小时,中午的太阳更毒,谁也受不了。到了第六天,妈妈去姨娘家玩,跟着一起到姨娘家。上午照例拔了一担草,中午休息时,我在洗手间方便,听到屋后院子里有人在交头接耳,又像在窃窃私语,声音很低,但能清楚听到谈话内容。
   院内是妈妈和姨娘的声音。“一担草给这么高的价钱,快赶上菜的价钱了,你们不划算,太亏了。”那是妈妈的声音。“自己人,亏啥亏,又不是给别个,没事的。”姨娘不以为然。“要不这样,我们负担总数一半的钱,当初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疗最好是我请求你们给他们这个打工的机会,不能让你们吃亏,否则我们心里过意不去。再说当初商量过的。”妈妈一直坚持要承担一半。听了妈妈的话,我心里一惊,心情突然降到了冰点。原来这打工的机会是妈妈人为制造的,是假象,是他们在演戏。但我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妈妈真是用心良苦,不禁鼻子一酸,眼顿时有些模糊。
   下午我装作没事一样,与新巴佗拔了一担草,我说啥不要钱,妈妈和姨娘深感奇怪,询问原因,我说都是亲戚,不能都要钱,偶尔赠送一担也无妨,以致她们一个劲地夸我懂事。其实我心里不是滋味,只是不想说出口。
   此后我俩再也没去给姨舅打工拔草,说干累了,不想去了。歇了两天,我与新巴佗去先前那家房地产,发传单,虽时间长点,钱少点,但毕竟没有亲情罩着,心里踏实,是彻彻底底打工挣来的钱,用起来那才叫个爽。一天,在发传单的时候,闲着无聊,我突然问新巴佗,“什么时候去北京?”新巴佗说,“不去了。”语气很坚定。我感到很惊讶,他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很陌生,变得稳重了不少,我喜欢现在的新巴佗。
   路过话费处时,新巴佗提醒我去充QQ币,他不提醒我也没忘记,我说今天不充了,明天再说。其实,我不想充了,至少不想像先前那样充那么多,打工挣来的钱是自己流汗得来的钱,不容易,不能乱花。游戏,玩多了就腻了,腻了就索然无味,慢慢地就玩得少了。正如爸爸常说的,沉迷于游戏,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说得一点没错。

共 51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