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雀巢】折一枝桃花与您相认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20:03
无破坏:无 阅读:2667发表时间:2016-01-01 17:43:15 摘要:      一      小城下第二场雪的时候,姥姥走了。上苍也一定知道姥姥喜欢花,所以派来雪花为姥姥送行,我想是这样的。雪,是天上的花朵。   姥姥走的时候,我并不在她身旁,所以我并没有看见姥姥浑浊的眼神里的不舍,但我想,她定是舍不得走的,她眷恋世间的花朵,更眷恋我们。   就在姥姥走的前一天,是冬季里晴好的日子,我赶到村里,守护在她身旁。地上的那盆我为她买的杜鹃,已然绽出花蕾。   她那样无力地躺在炕上,眼神里毫无光彩,间或看我一眼,每次目光相对,我的泪都会忍不住。我不敢大声喊她,只是小声轻唤。姥姥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嗯哼,也吃不下东西。她一直口渴,我用小勺喂她水,间隔十分钟一次,每次五六小勺。   表弟买来了呼吸机,姥姥却不喜欢吸,她不能说话,只是用手有气无力地推着、拒绝着。妈妈和小姨不停地说,好妈妈,吸一会,出气就会顺畅了。   姥姥一定听得懂,也感觉得到女儿的心疼,她的手会不再阻拦。可用不了一会,她又会推开那根管子,她一定是很不舒服。   就在姥姥走的前一周,也是一个晴好的日子,我们很多人来为姥姥祝寿。因为姥姥病情加重,她的八十八岁生日我们提前几天为她过了。 郑州治癫痫病效果好  来之前,妈妈就告诉我,姥姥有时候会神志不清,会不认识人。我知道妈妈是想让我有一个心理准备——姥姥可能会叫不出我的名字。我的眼睛一热,头使劲地摇,不会的,姥姥会记得我,一定会的。   姥姥躺在炕上——我最亲最爱的姥姥躺在炕上等着我。眼泪霎时滚落,就在上一次来,姥姥还会到大门外等我,上上次,姥姥去村里主街等我,上上上次,姥姥在村口等我……   “姥姥,”我颤抖地呼唤,极力抑制住眼泪。   姥姥转过头看着我,眼神浑浊却温暖。   “姥姥,”我西安癫痫病医院权威再喊。   “嗯!”姥姥应答。   “姥姥,”你记得我吗?我拉着她枯瘦的手,泪落在她的手背上。   “认得,乖,大外甥女……”姥姥轻轻叫出我的名字,那一刻,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有姥姥喊我“乖”,我还是幸福的孩子。      二      姥姥的院子里养了很多花,月季、芍药、木芙蓉、还有绿菊花。她还喜欢花布衫、花被面、以及带有花的生活用品。   “花儿和我,姥姥更喜欢哪一个呢?”我曾这样问姥姥。   “你就是花儿,你的弟弟、妹妹也是花儿。”姥姥这样回答。姥姥没有文化,这句话却说得如此华丽,今日想起,亦能闻到花香。就像姥姥为我取的名字——晓文,今天我也一样喜欢。   妈妈嫁到本村,所以我一出生就得到奶奶和姥姥的宠爱,在同龄的小孩子里,我一直都快乐最多,笑颜如花。   姥姥说,我小时候,她每次把我背在背上,都会想看看我的笑脸,怎么看都看不厌。姥姥说:“乖,转过来姥姥看看。”我听话地把头倚在姥姥的左肩,姥姥转下头便看见我。然后,我又会倚在姥姥的右肩,就这样,走一段路,姥姥要看我很多次。   直到女儿长大了,姥姥也会给她讲这段往事,女儿会羡慕我。姥姥的眼神里、言语里仍旧是宠爱。   时间太久,我已记不住这段情景了。可姥姥每次说起,那幅画面都会很清新地出现在眼前,扎着两个小辫子的我,趴在姥姥的后背上,小脑袋一会左歪歪,一会又歪歪,我还能看到姥姥那年的微笑。   我也会笑着问:“姥姥,那时候我胖吗?背着我会不会很重?”   “不重不重,你从小就不胖。”姥姥赶紧说。   有一天,我很认真地问姥姥:“姥姥,弟弟总是说我皮肤黑,是因为小时候你把鸡蛋都给我吃了,吃得太多,所以才会这么黑?”   姥姥笑了:“你是家里第一个小孩,谁不喜欢?那年代也没啥好吃的,姥姥每天都盼着母鸡多下蛋,好煮给你吃。”姥姥说这句话时,眼神里还是宠爱。   长大之后,我自然知道不是因为鸡蛋吃的多了才会皮肤黑。而我也渐渐依赖上姥姥对我的宠爱,成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儿时的那种幸福虽轻而易举的得到,长大之后,乃至以后的岁月却弥足珍贵。      三      长大了之后,我也开始喜欢花,收集各种能收集到的花,种在姥姥的院子里。   在老家教书的那几年时光,是我长成年之后,与姥姥在一起最长的时光。   代课的最后那年,我回到了姥姥的村子里教书。那一年,姥姥年已七旬。我们家在城里,所以周一到周五我都住在姥姥家,不是舅妈做饭就是姥姥做。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打理姥姥的那些花草。   那时候,姥姥做好饭,就要到街口去等我,风雨不误。开始我劝她不远的路不用去等我,我一放学就会回家,可她执意不听。   后来,我习惯了这种等待。下班后牵着姥姥的手,或走在阳光明媚中或走在夕阳余晖里,成了村子里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种等待也许对姥姥和我来说都是一种幸福的时光,一种相互陪伴的温馨。现在每每忆起,心里也是温暖,幸福如花。   后来我回到城里,姥姥很不适应,听大舅说,姥姥偶尔做好饭,就会走到街口张望,别人问起,她总是说在等她的外甥女。我的眼泪会倾泻而出,只要有时间就回家陪陪姥姥。   姥姥对我的宠爱,并不因为我长大结婚甚至生孩子而搁浅。有时候我想,姥姥一生的最大幸福,就是宠爱她的每一个孩子,子女,孙子孙女。   女儿四岁时,我带她在姥姥家住了几天,应该是秋天。   姥姥给女儿洗了一个苹果,女儿咬了几口,就跑出去玩,吃剩的苹果随手递给我,还有多半个。我不太爱吃苹果,就顺手扔在泔水桶里。   一个小时后,院子里传来了姥爷的呵斥声。我急忙跑出去,看到姥爷脸色都变了,满脸愤怒。原来,姥爷用泔水饮牛,却不知道泔水桶里有多半个苹果,被牛随着泔水喝了进去,卡在气嗓里。我看到那头母牛很痛苦的样子,连同呼吸都很困难。老黄牛是姥爷每天割草喂养,是姥爷的希望,是家里的收成。看着这头牛几乎奄奄一息,听到姥爷唉声叹气地说自己没用,我吓坏了,却没敢承认那个苹果是我扔的,尽管大家都在问苹果怎么会跑到泔水桶里。我心如刀绞,盘算着如果这头牛真的死掉,我一定要赔偿。   不一会,村子里给牲畜治病的医生来了,他和姥爷拍打着老黄牛,甚至撬开黄牛的嘴。不知过了多久,那个惹事的苹果终于被老黄牛吐了出来,我才敢转过身揉揉眼睛。   我把姥姥拽到一边,红着脸说:“姥姥,那个苹果是我丢到泔水桶里的,我要吓死了,如果老黄牛有个好歹,我真担心姥爷会恨死我。”   姥姥赶紧说:“怎么会是你丢的,不是的。可能是哪个淘气的小孩子扔的,乖,不是你,这事过去了。”   姥姥一定知道是我扔的苹果!可她习惯了宠我,习惯了呵护她的每一朵花,不让我经一点风雨,不让我受一点委屈,哪怕我做了错事,她都不舍的责备,尽管我已经30岁,尽管我已经当了母亲。   姥姥的宠爱是从我一出生,就倾其所有。在她的眼里,我永远只是个孩子,即便是犯错误,也不需要责怪。   时至今日,这件事除了姥姥,谁也不知道。我惭愧而温暖地守着这个秘密,就想姥姥倾力守护着我。      四      姥姥走了,送行的那天,也是个晴天,我哭得肝肠寸断,却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唤。   姥姥走了,只能在回忆里追寻她的音容相貌,她宠爱我的时光,已成了从前,此后,我不再是小孩子。   从前,写下这两个字,感觉很是沧桑,但因为姥姥的宠爱,心又会柔软起来。   姥姥走了!从前,对现在而言,是儿时的摇篮,是童年的糖果,是长大后的纸笔、是花笺。   于摇篮里,慢慢摇着,悠然念着,姥姥的笑脸,时隐时现;   姥姥手里的糖果是两颗,一颗给我,另一颗还是给我,吃一口,甜一下,姥姥的呵护,甜甜入心;   一支笔,一张纸,在花笺上,写下一片拳拳的思念。姥姥喜花,大花小花,红花绿花,只要是花,全喜。东风研磨,雪花添香,我却在面前的花笺上,只描了一纸素影,只写下两个字——姥姥。   多年前,我折下一枝桃花,送给姥姥,姥姥笑颜如花。那年我六岁。   一年前,一群孩子,每人折下一枝桃花送给太姥姥,八十七岁的太姥姥的皱纹里开满了花。   姥姥,雪花一定是因为你爱花护花,在你离开的那天,才会飘飘洒洒。   姥姥,若有来生,我愿手捧一枝桃花,在春天的路上与你相认,你的宠爱,还会把我包围。 十堰治癫痫病能治的好么  共 30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