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墨海】村庄意象之石板桥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05:52
摘要:石板桥老了,虽然一块青石的寿命会比整个人类的历史都要悠久,但作为桥来说,它确实老了。它必将慢慢地被历史的尘埃覆盖,也必将慢慢地淡出村里人人的视野和记忆 但至少今天,石板桥却进入了我的梦境,这边连着我疲惫的心,那边连着遥远的村庄。 桥是两岸的一次执手;桥是村庄与世界间的一点灵犀。在我记忆的深处有一座石板桥,通过这座桥,我能轻易地穿越厚重的时光,回到我的村庄、我的童年。   每个村庄的诞生都是偶然的,就像一粒飘在风中的种子,倦乏了,无法选择地落在了一块土地上,然后从岁月的深处生根、发芽、成长,直到今日,或枝繁叶茂,或枯萎凋敝。   我无法考证出村庄在这片土地扎根的具体年代,它的历史虽不算久远,却很少有人能够清晰地理出它成长的脉络。村庄坐落在一片平原上,隔着一条小河与南面的一大片土地对望。土地肥得流油,夏季穿着碧绿的绸衫,冬季披着雪白的棉袄,是养育村庄的沃土。   小河其实并不宽,在雨季里也不过十米左右,我十岁时就能轻松地游上七八个来回;小河也并不深,丰水期也刚刚到赵铁柱的下巴。赵铁柱是村庄里个子最高的人,伸手就能摸到我家的屋檐。但这条小河却切断了村庄和南面那片土地的联系,于是有人就修建了这座石板桥。修桥的人我并不认识,他们穿着粗糙的土布褂子,满面尘灰,生活在久远的过去,离我有半个多世纪那么遥远。   小桥有四个桥墩子,用一种近于黑色的石头垒砌而成。这种石头我见过,出产在村庄北面二十里地远的一座山上。桥面是由一种青白色的石条铺成的,每块石条都厚一尺,宽半米,长两米。我后来学了些知识,大概地估算了一下,这样一块石条的重量有一千七百斤左右。这种青石我们本地并不出产,应该是从几百里路以外的某一座山上搬运过来的。   拂去记忆上的尘埃,在遥远的年代,一群充满了梦想的庄稼人要在河上修建一座石桥,好开垦河对面那一大片丰饶的土地。他们从附近的山上开采出了一些黑色的石头,凿成石砖,垒出了桥墩子。可用作桥面的石头却没有,这可愁坏了这些壮实的汉子。他们瞅着砌好的桥墩子苦思冥想,大腿蹲得生疼,眉毛拧成了疙瘩,又抽光了口袋里的烟末。这样苦挨了一下午,才有人惊喜地大喝了一声:“有了,俺知道三百里外有个石头场,咱去那买!”于是所有人都来了精神,腿不疼了,眉毛上的疙瘩解开了,有人甚至兴奋地喊:“谁还有烟末,俺要抽上一锅。”   买石板需要钱,人们就开始挨家挨户地募集。张大胡子十块、李毛驴子六块、齐歪脖子八块,寡妇翠英没有钱,捐出了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二十斤小麦……   两挂四匹马的胶皮轱辘大车出发了,整整用了一个月,马车来回往返了四次或者五次,终于从遥远的石场拉回来了一条条板板整整的青石。铺桥板的时候,整个村庄的人都聚集在了小河边。几十个赤身的汉子,用粗绳、木杠抬起了一块块青石板,嘴里吆喝着低沉而整齐的号子,脚下迈着稳健而扎实的步伐,把一块块青石板铺在了桥墩之上。那一天是村庄的节日,女人们殷勤地炒菜做饭、男人们豪放地喝酒吃肉,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在桥上跑过去,又跑过来。   有了这座小桥,南岸的大片土地得到了开垦,种上了成片的玉米和高粱。早晨,炊烟刚刚散去,村里人就扛着锄头,或赶着牛车,从桥上去了南岸;黄昏,晚霞烧红了河水和石桥,人和牲口又倦乏而满足地从桥上返回了村庄。小桥连着希望和收获,春天,种子迫不及待地从桥上奔往南岸的土地;秋天,成车的粮食又排着队,从南岸浩浩荡荡地回到了村庄。   小时候,石板桥是我们的乐园。一群光屁股的孩子,排着队站在桥沿上,青石板滚热,烫得孩子们不住地跳着脚。终于等到了孩子头的一声呐喊,孩子们如一群快活的鸭子,“扑通扑通”地跃入了清凉的河水中,水花四溅,惊跑了在桥墩下休息的几只青蛙;笑声四溅,惊飞了在岸边柳树上乘凉的一群麻雀。   村庄慢慢地变大,房子由旧变新,人也换了一茬又一茬;南岸的土地由少变多,今年种玉米,明年种大豆,后年可能又种了满地的瓜果蔬菜。一切都在变,包括石板桥身下的小河,这一秒的水流已经不再和上一秒的水流相同了,去年流经石板桥的河水,今年可能已经成了大海的一部分,也还可能化成了头上的一片白云。就连石板桥四周的空气每天都是新的,昨天的空气已经裹夹着村庄和土地的气息,被风带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而现在的空气,也许来自于远处的山脉、森林或是另一个村庄。   只有石板桥没有变,依旧静默地卧在小河上。如果要论见识,我想石板桥可以胜过任何一个居住在村庄里的人。它记得关于村庄的一切,甚至是一些细微的改变。石板桥是一个智者,一个沉默的智者,知晓一切,却不说。   又一年,村庄里的人再一次聚集在了一次,商议在小河上重新建一座桥,因为南岸的土地已经扩大了几十倍;因为村里人已经用现代化的机械代替了牛马,石板桥已经无法担负起这样的重任了。   一个建桥的队伍驻扎在了河边,两台大型挖掘机开始了工作。石板桥静默地望着这一切,一座新型的桥梁就将出现在离它不远的河面上。它有些伤感,新桥建成后它将失去作为一个桥梁的使命和作用;它难免怨叹,自己曾经为村庄服务了几十年,可如今村里人却要将它抛弃,将它遗忘。但它毕竟是一个智者,没用几天,它就慢慢地释然了,彻底地悟透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真正寓意。于是它变得更加地淡泊起来,并且开始用期待和欣赏的目光注视着身边那座新桥的慢慢建成。   时光就如脚下的流水,带走了石板桥曾经的辉煌。村庄里的人并没有因为新桥的建成就拆除了石板桥,而是依旧让它完好地保留了下来。石板桥恬静地卧在小河上,像一个熟睡的老者,平静而安详。   春天,有时放羊的老刘头会赶着几只白色的山羊从石板桥上走过,去往南岸的一片草滩。石板桥体会着羊蹄子踏在脊背上的快乐,心里充满了久违的幸福。   夏天,石板桥偶尔还能盼来几个孩子。这些孩子虽然已经不再被允许下河游泳了,但他们在桥上比赛向河里掷着瓦片。河水上激起一串串的涟漪,它和孩子们一起高兴起来,就如年迈的老爷爷在看一群孙子玩耍那样满足。   秋天,会有一个老头持着一把钓竿,在石板桥上从早坐到晚,钓着河里的小鱼。它认识他,知道他在村庄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后来去了城里的儿子家,如今却又回到了村庄。石板桥知道他过不惯城里的生活,知道他想念着这个村庄。   冬天石板桥也不寂寞。白天偶尔会有几只麻雀落在桥上歇息,它们的谈话都清晰地落入了它的耳朵,它因此知道了村庄里谁家又新盖了小洋楼,也知道了以前总流鼻涕的二小娶了个新媳妇。就是在寂静的冬夜,有时也会有一只馋嘴的黄鼠狼一缕烟似地通过桥面,潜入村庄,准备拖一只鸡回来。但用不了一会,石板桥又会看见这只黄鼠狼低着脑袋失望地返回了南岸,只留下两行细碎的小脚印,印在桥面上的积雪中。石板桥忍不住笑了笑,没有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   石板桥老了,虽然一块青石的寿命会比整个人类的历史都要悠久,但作为桥来说,它确实老了。它必将慢慢地被历史的尘埃覆盖,也必将慢慢地淡出村里人的视野和记忆   但至少今天,石板桥却进入了我的梦境,这边连着我疲惫的心,那边连着遥远的村庄。      武汉小孩癫痫病早期症状湖北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里能看到效果河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癫痫患者还能停药吗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