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青羽】饥饿的窖香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01:01
   我仔细搜索三十余年的生命历程,竟然找不到一丝有关饥饿的回忆。童年更多的时间即使再过贫寒,我们尚能填饱肚皮。这得益于母亲。哪怕临到做饭的时间,家中无米无面,很快,母亲便能出门借一瓢米面。即使母亲说我打小嘴馋嘴尖,也让人觉得日子毛毛糙糙。玉米面我是不吃的,用玉米和小麦面卷在一起做的老虎饽饽,看起来很好,像老虎带着斑纹顺滑的皮毛。我会故意撕开,把玉米的那层不厌其烦地抠掉,把麦面吃完。阳春,三姐勤快,捡来一筐子杨毛狗,用开水焯了,凉拌,还是糙,像嚼了一嘴草。我讨厌这样的吃食,又不能大声抗议,于是默默地让胃隐忍着,肚子一般会发出咕咕的怪叫声,母亲会用下一顿为我弥补。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贫穷,穷已经不单单是一顶沉重的帽子,而是一种刻骨铭心深藏于记忆。我怕穷,到现在还是,我相信从那个年代走来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触,一个穷人,能昂首挺胸走在大街上,不是傻子就是一个狂人。   由此,一些味道经由记忆保留了下来。它们跳过了味觉,触觉,嗅觉,就那么牢牢占据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二哥那时还没走关东,和村子里的一帮青年天天厮守在一起。很早我就爬起来,二哥住的牛屋已经空无一人,桌子上倒着酒瓶,桌子底下满地花生壳。我很有耐心,在一堆花生壳里翻捡,偶尔,能找到一粒或半粒花生米——肯定是谁一不小心的漏网之鱼。一般我不舍得一口吞下去,我没有猪八戒那样的豪爽性情,日子再过艰苦,也没养出吃饱上顿不管下顿的习惯。我把一粒花生米细细嚼完,那香味就放大成一桌美食发出的味道。我贪婪地眯着眼睛,一遍遍回忆,生怕这样浸透齿颊的美妙滋味走散。   我期盼着一次饱餐花生米的时刻。那种感觉很怪。我说过,因为母亲,很多时间我们尚能填饱肚皮,不会天天眼冒绿光唱空城计。   不久后的一个夜晚,二哥要去看电影,他问我去不去。我当然不假思索地说去。往常,他们都是一帮年轻人聚在一起,吆五喝六上路,不知这次二哥为何大发慈悲,竟然想起来带着乳臭未干的我去看电影。我们到了地方,已经很晚,黑压压的人群,好像一眼看不到边的黑夜里的麦田。《孔雀东南飞》,彩色故事片。但是我没记住任何细节,后来才知道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那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花生米上。黑压压的人海之外,卖花生的小贩点着灯笼,在招徕生意。我没好意思说要,这种自卑感延续到现在仍然无可救药。我知道有时在面对人或事情的时候,要挺直腰杆,要不卑不亢,要像一个男人。可隐形之中总有一种逆流的力量在逼迫消减着我的自信。我想我能做的很好,能将一件事情做到尽可能完美,就没有必要去向这个世界表白什么,也没有必要让人知道你的胸膛里也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我的小算盘打得很好。二哥将我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站了一会儿,我便佯装打盹儿。他说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的眼睛望向人海外面的灯笼,干炒的花生带着白白的果壳,轻轻晃动,哗啦哗啦的声响美妙动听。我终于可以饱餐一次炒花生了。剥开白白的麻皮外壳,花生米的红色内衣很容易脱落。后来我知道那叫红衣,补血,也有可能是广告夸大其词,反正,我的眼神再也不看屏幕了,再美好的爱情也有终结,再动人心魄的歌声也有停歇。而花生米的香味是永恒的,像记忆世界里的云层,缭绕,盘旋,牢固地占据在我对各种味道的怀念里。   另一段时间更像是凄风苦雨。在水泥厂汽车队,我的年纪最小,个子最小,当然力量也最小。吉林帮是一些膀大腰圆的家伙,他们力大无比,一手提着水泥袋角,就能将一袋水泥抛向汽车。他们和汽车司机串通好偷厂里的水泥,在车厢里码夹层从来不会被发现,得来的钱款一起私分。我是一个容易被别人遗忘的人,除非当我真实地站在你的面前,你才会觉得生命中有些人永远不能忽略。这不是夸大,当我安静时我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一头豹子在蠢蠢欲动,可我不会马上打开栅栏将其放逐,我在等待,那头豹子也在伺机而动。   所以我只能暂时失业,等待调度过些日子给安排轻松些的位子。   居住地实在狭小,一间房子隔开,一半做饭,另一半用来睡觉。马三是我的同乡,马三能给我一个住的地方已经算是格外开恩。这个人很小气,在我走投无路无钱买米下锅时决意不闻不问,吃饭一律在外面自行解决。那天下着雨,我正躺在低矮的小屋里听雨在哭泣,全是忧伤的思绪。我就想会不会有一个打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带着盒饭,深情款款来到我的面前。丁香姑娘果真不期而至,不过没带雨伞,也没带盒饭。天就要黑了,丁香姑娘早就说过,有时间来找我研讨诗歌,因为上学时她也很喜欢写诗。我的喜欢里却有一股蜜甜的忧愁。她问我怎么吃饭,我说天知道。天不知道,天一直在下大雨。淋湿了的丁香姑娘,把外衣脱了,挂在屋梁上晾着,剩下的,显现出玲珑有致。其实我什么也没想,在温饱没有解决之前一个人很难产生荷尔蒙之类的东西。我在外间扒拉出好几个土豆,放在炉火上烘烤。雨在密密地下,切片的土豆在炉子上吱吱地疼痛。我们研讨的是一个重大命题,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爱情有时是风,有时是雨,有时候连个屁也不算。   ——爱情是烤土豆。没错,当土豆甜糯焦香的味道开始在小小的屋子里流转,我们有了最伟大的发现。我们分食着那些自制的烤薯片,当然,比你在麦当劳肯德基吃过的好上几千倍。   什么都可以欺骗,什么都有可能是虚伪,唯独肚子欺不得。天冷了可以不出门,雨大了可以躲在屋檐下,人饿了,什么都带着一股子香味,仿佛那味道一直不曾离开左右。她在诱惑你,挑逗你,疯狂你,逼怒你,缩小你,鄙视你,遗忘你。   而我不会忘记,永远不会。   我的记忆里曾经有几次撑破肚皮的记忆,原因是,最平常的吃食却以为美妙可口,不想放弃。于是饕餮,深中其毒。   嘴太馋会遭到报应。当我坐在教室里的土板凳上,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腹胀如鼓。梅老师起步向前,问我是感冒了,还是哪里不舒服。我说吃鸡蛋面吃多了,一帮穷人家的孩子哄堂而笑。香味有时掩盖了真实的饥饿,或者饥饿的真实,就像一个人看不够人间的繁华盛景,一步步走下去,最后才发现走进荒芜的沙漠腹地。   在无边的孤独里,那些香味幻化成无数感官上的精灵,缥缈,翩翩而舞,有着飞天的绰约风姿。我还是学会了克制,尽量储存起记忆中的美好,不再贪恋太多迷人的香气。   有些香是致命的,比如罂粟。 如何治疗原发性癫痫武汉治癫痫病专科医院黑龙江所有治疗癫痫病医院黑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么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