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被遗忘的时光(同题征文·散文)_1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5:11

前几日听到一首非常温暖的歌曲《家是温暖港湾》,词与曲的相结合,酥麻我的耳朵,一股热流让我浑身充满着一种力量,让在外漂泊的我突然十分地想家。

“家”这个词并不陌生,从我记事那天起我就常常听爸妈在我耳边说,崽啊,放学记得早点走屋(回家)里来。现在闭上眼睛回忆童年时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却可以让我如此的温暖。

一、时光在我身上印上了家的命脉

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全家就住在一个屋子里,屋子是用泥土砖砌起来的,屋顶有房梁和房柱,梁柱上面盖着瓦,屋内结构是左边一间房,住着我们一家四口,右边一间房住着叔叔一家四口,左边房的后面有一个小房,亲爱的爷爷就住在里面,右边房的后面是厨房,紧挨的就是厕所和猪圈。后来由于分家,中间隔了道墙,分成了两个厨房,自然也就分成了两道门,其中一扇门是从大厅正面的右侧进去的,另一扇门在叔叔房间那边通过。其它三间正房门都是从大厅的左右两边进去的,而爷爷的房门在大厅正面的左侧。大厅的正面墙上还贴着几张大大的伟人相片,马克思、恩格斯和毛主席,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他们是谁,只是晚上不点煤油灯路过大厅时看到那些照片完全会被吓到,尤其是照片下面的桌子上还供着先人的遗像,后来才知道那是爷爷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都说小孩盼过年,大人盼赚钱,每到过年,孩子们都能收到各种惊喜。那个时候我们家虽然穷,没有买什么新年的衣服。但年夜饭过后,爷爷总是在大厅的中间烧一堆火,火的旁边搁个水壶,然后我们围着火炉喝着热茶吃着水果聊天守夜,期间爷爷会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左翻一层右翻一层,最后拿出几张崭新的5元纸币笑呵呵地说,维鑫是长孙,先给你一张5块,维林是老二也给你一张,维先、东坡还小,也给你们一人一张,都要好好读书!

我们每次收到压岁钱都特别的开心,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七八岁,比三个弟弟大,所以父母开始用一元给他们换五元时,我只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笑,只听到爸爸说,这一元的比五元大,爸爸给你换一张好不好?弟弟连连点头,等回过神来时,父母早已经把五元放入口袋,他们取得了全面的胜利。

要知道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绝大部分的农村人都呆在家里,家家户户养牛,人人参与劳动,一起上山砍柴,农忙的时候一眼望去,大田小田插秧忙,那真是一片祥和。

小孩子放假的时候,爱屋里屋外,田里地里的各种玩耍,大人的事我们自然不参与。可是小孩也有小孩的活,从不宠爱。我们家那个时候没牛,但我们时常被其他叔叔伯伯拉去放牛,笑呵呵地说,乖,放牛回来,叔叔给你买糖,我们二话不说结伴同行,穿的破烂,一脸泥土,有时候鼻涕都快流进嘴里,我们也不在乎。

那个时候通往县城的还是条窄窄的泥巴路,每次上县城我们都要独步,幸运的是县城离我们并不远,步行不到一小时就能到。我们小孩子一般很少去县城,都是乖乖地在家里写完作业后村东村西结伴去玩,打土仗、玩石头、偷菜钓鱼码砖块。一听说父母要去县城,个个扔下手里的活哭着闹着要跟去。记得有一次我非要跟去,父母不肯,于是我在地上又打滚又踢脚,又是哭来又是流鼻涕的。还别说,这一招是真不错,屡试屡成。

上县城的路上有人卖桃子,那是我第一次见过桃子听说桃子,想拉着爸爸买一个,爸爸非说,小孩子吃不得桃子,吃了会得病。这句话我一直记得,直到我二十岁以后我才知道父亲当年是骗我的,可每次买桃子时我还会偶尔想起这句话,只叹一句,那个时候真好。

虽然桃子没吃成,但在县城看到最闪耀的玩具枪,就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澎湃,一时一股不买枪我就不回家的念头涌上心头,关键时刻父母也只能束手就擒,乖乖地掏钱。

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玩具,也是我至今难以忘怀的记忆。

那个时候的学校离家有一点路,每次放学老师都会安排村里个子高的做领头羊,带我们回家,老师在的时候我们乖着呢,老师一走,队长早忘了自己的使命,还笑呵呵说,听说村长家种了好多西瓜,要不我们……话没说完,全体跳跃说好,好。大家明白队长是要领着我们去偷西瓜。结果我们刚占领西瓜地,村长他婆娘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杀向而来,拼命地骂着,你们这些打短命个小兔崽子们。等她来到西瓜地,我们早已经安全撤离,各自回了各自的家。

回到家,乖巧点的孩子主动写作业,不乖巧的不是爬稻草堆(稻谷收割后,把稻草捆成一把把,然后堆成圆形像蒙古包一样,储备在那里),就是把稻草堆弄散弄乱,整得有些父母气不打一处来,拎着孩子的耳朵边骂边说,顽皮捣蛋个,赶紧到屋里写作业。

后来我们的童年里还多了一个电视机,我们被这个先进科技产物给深深地吸引了,那个时候村里有电视的并不多,每次周末他们家都挤得不得了。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这首歌总在耳旁响起。

“美少女变身,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黑猫警长,啊嘿,黑猫警长。”

不到天黑我们都舍不得离开电视机。

千年等一回,那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个会唱的歌曲吧。

二、时光冲走了曾经的家

1998年发洪水的时候,我们家的老房子被冲垮了一半,我们不得不另择宝地重新做了栋新房子。也从那以后,叔叔有叔叔的家,我们有我们的家,爷爷有爷爷的家,依然还住在那个他住了一辈子的破屋子里。

虽然各有各自的家,但我们的房子是做在一起的,我们住在村西前头,叔叔住在我们家的后面,各自依然来往,只是少了许多的言语。

时代开始变了,农民早已经投入城市建设的战斗中,父亲和叔叔们也纷纷离家,奔往本不属于我们的城市去,为的是将来有一个更好的家。

2008年我大专毕业后,父母回了家,开始把那栋毛坯房重新进行装修,一栋漂亮的现代房高大、简约而不失其魅力,我们也住进去了很多年,但依然觉得还是老房子好,冬暖夏凉,尤其是那暖暖的情意早已经雕铸到了每一块泥土里。

而爷爷一直住在那老房子里,我们每年回家,都会去老房子里看看,转转,每次都能回忆许多的往事,尤其是爷爷去世以后,对那栋房子似乎变得更加的有感情,每一砖每一瓦都有那浓浓的家味。

那栋房子有我们曾经共同的往事,也会变成我们将来共同的记忆。

如今我们长大了,当回头看着这个家时,什么都回不去。如今的村庄越来越大,面貌也越来越城市化,你再也看不到耕种的叔叔婶婶们,他们一个个都往城里去了,因为那里才有他们真正追逐梦的地方,那个梦的地方实现了,家也就更大了。

那些儿时的伙伴有的早已经娶妻生子,有的还和我一样四处飘泊,居无定所。各有各自的生活,也因为生活,我们扛在肩上的家更重。我们彼此问候更多的是你结婚了吗?你买车了吗?你今年赚了多少钱?

那条通往县城的路不但加宽了,还早早地就铺上了泊油路。人们不再独步,也由原来的自行车改为电动车。父亲那可口诱人的桃子吃了会让人中毒再也骗不了我,那些个玩具枪再也引起不了我的注意。

曾经的学校还在老地方,只是这里再也找寻不到我们任何的记忆,它被蒙上了一层砂,放在心里是透明的,拿在手上时光却早已经冲淡了一切,留下的只是片片角角,成为不了人生之最,却只能成为人生之醉。

我们也由电视机换成了电脑,你若现在一天到晚呆在家里看电视人家恐怕还得笑话你没出息。电脑成了这个时代的领军者之一,却也养成了我们不少青年的懒惰和腐朽了我们内心某些发亮的种子。

三、时光面前,家是脆弱的

可是我怎么觉得家越走越远了呢?

是的,家是越走越远,家是越远越走,家是一个人的精神寄托,也是一个人的落叶归根。

我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恐怕都是家在包裹着时光,让我们去下一个轮回!

可是我们拼命的追逐,和日夜的赛跑,我们得到的是什么?是一个什么样的家。

很多人赚钱买房子以为这就是家,其实这是不对的,家不是产物,家是心里的一种向往,一种期待,一种美好的过程。

家住在心里太久,家在心里埋得太深。可是一颗膨胀的心能让家幸福吗?一颗欲望的心能让家踏实吗?

家是什么?

家就是家,没有任何修饰它的词语。

不管我在哪里?我都怀念我曾经的家,因为那个家与世无争,没有和现实拉钩,没有在现实里走过,是真淳朴。

只是——时光太可怕了,在它面前连家都变得无法坚强。

成年人为什么会突然得癫痫病?西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呢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