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冰心】春子的小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2:31

那年,对窗的那株杏树开满淡粉色的花,散着微香。清晨的阳光稍有暖意,鸟儿阵阵喧啼,几只不知名的且异常美丽的小鸟在树枝间跳动,在花丛中忽隐忽现,让人由衷的欣喜,不忍惊扰。

这是间简易的出租房,H市的市郊住这种房子的人不是很多,春子就是其中之一。这里虽算不上舒适,倒也安静,而且房租也便宜,这对春子尤其重要。何况窗外那棵杏树充满生机!

春子在夜市有个摊位,距离她住的小屋大约3公里。每天下午5点春子都要去夜市摆摊,卖炒海鲜,一晚上大约有三百多元收入。第二天早上她还要兼职送报纸,下午给饭店送海鲜,晚上再去夜市。生活忙碌紧张,丝毫无喘息的余地。春子说她成了追逐太阳的“夸父”,只是手中无杖。我问春子:“那么拼命挣钱干什么?”她只是笑笑:“生存呗。”我心里蓦然沉重起来。

初到H市,我还没找到工作,就在春子的小屋借宿。春子比我大几岁,我们只是同乡邻居。因为家庭困难,成绩出众的春子高中辍学早早离家,来H市打工。现在,自己已经有个摊位了。我的心底的期望似乎也慢慢点燃……

某天,我去妇联的劳务中心找工作,忐忑的坐上336路汽车,大约过了两站,我怯怯的问身边一位大婶:“还有多远到妇联?”大婶无奈的看我一眼:“坐车都坐反了,到对面坐车去。”我慌慌的在公交站点从人缝里挤下车,在对面站点重又登上336路公交车。妇联的劳务中心满屋子女孩,我接受了审问犯人一样的盘问,又填表登记折腾了半天,最后要收中介费还有押金。我手里攥着唯一的100元钱满是汗水,犹豫再三,最终回春子的小屋去了。整整一个下午,我翻遍了春子留给我的一大摞报纸,终于找到一家觉得合适的酒店。第二天很顺利的找到那家酒店,却发现经理长相很混血!上衣的袖子炫耀般的挽起,胳膊上满是乱糟糟的刺青,脖子上挂着一条拇指粗细黄澄澄的金链子,面部凶悍,头发麦茬一样短且整齐,让人想起卡通里挣脱链子的沙皮。我有些恐惧,借去厕所之机落荒而逃。我突然觉得春子的小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春子回来的时候,我在屋外等她。太阳在空中划了个弧,刮过树梢,惊起乱云飞渡,一丝流云迟疑着穿过落日的瞬间被燃成绚丽的晚霞。大片大片的云彩拥挤着疾驰而去,把天际原本愈烧愈红的光芒扑熄。黄昏缓缓降临。

春子带我去夜市。在夜市的尽头,看见一位坐着轮椅戴近视眼镜的小女生,卖那种袋装的洗发水。一脸的清秀透出淡淡的书卷气,带着灿烂的笑容。想去买她的洗发水,却被许多人挡在后面,只好远远的望了一会儿。春子说那个女孩是这个夜市生意最好的人!也是懂得怎样生存的人!我有些欣羡和自卑。

这天,春子早早收摊,说要带我领略城市生活。我们穿行于人流车海之中和森林一样的楼群之间,霓虹闪烁、光怪陆离、灯火辉煌、灿若星河,夜色纷繁的色彩即使是毕加索和梵高也会头疼。经过一条地下通道,通道深处,一位落魄的大男生席地而坐,抱着一把吉他自弹自唱,歌声沙哑苍凉。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是透过他垂落面前的长发觉得他很年轻。地上铺着一个旅行包,包上有许多零钱。

春子说:“那是一种生存方式。”我的心底涌起一阵酸楚。在通道的出口忽又看见那儿跪着一个人,发如乱草、衣衫破烂,也不抬头,只是不停的作揖。那人身前放着一个纸盒,盒子里散落着各种面值的硬币。我猛然看见那人作揖的两只胳膊居然没有手,竟如两只挥舞的木棒。人流如潮,时有亮晶晶的钱币扔进盒子里。春子说:“或许,这也是一种生存。”我有些愕然!真的弄不懂生存的哲理了。回到春子的小屋,我蜷在床上,春子已然入睡,我一直醒着。天际的电光偶尔一闪,映在窗上,听不到雷声,风吹动杏树叶片的声音敲击窗子,瑟瑟的响。一切归于黑暗!我恍若看见岁月正在零落,或许有一天清晨蓦然发现已是落叶拥塞门扉。

后来的日子,春子帮我找了好几个工作,我都没有做长,反而越发觉得社会比宇宙天体、生命起源还要复杂难懂。谁对黑猩猩说过:”你的未来很悲哀,你可能会进化成人!"

回春子的小屋吧。春子依旧忙碌,我却如冬眠的蛹,躲在屋子里等待蜕变。窗外的杏树已结满青涩的果实,那一树繁花是何时零落的呢?一段日子,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于是不想出门、不想做事、不想说话,希望自己变成童话里的小东西,每天、每天,夹在几页书里。某个失眠的午夜,我发现窗外那轮弦月如眼睛一般直视着我,淡淡的光辉,写满岁月的伤感。那夜似乎一直醒着,我能听见窸窣的月光。

时间把季节浓缩了吗?那年的夏季很短。突如其来的秋让人想家,一种思乡的愁绪水一样的漫开,慢慢浸湿我的心。离开春子,离开春子的小屋,那个城市便不再有我的印记,仿佛我不曾来过。春子说:“在时间的故事里,等待希望不是主角。如果作不成千里马,我们就作黄牛。”我能做什么……

许多年以后我成了单身母亲,春子也结婚了,和丈夫经营一家海鲜店,在H市又买了一栋房子。春子打电话邀我去H市到她的店里打工,我诺诺的答应。

记忆里春子的小屋早已成了新区,春子的家在一处住宅的28楼。那依然是春季的早晨,在28楼上,我看见远处的海,H市在蒙蒙的晨光中,宁静恬淡的慢慢醒来,楼下的希望广场,高大的槐树飘满槐花的清香。春子呢?春子早已起床,在阳台浇花,这时正微笑着看我。

春子的小屋已然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贵阳治癫痫病的最新疗法目前治疗癫痫病的药物都有哪些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邢台的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