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风恋.春】阳雀声声唤梦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9:12

“桂归阳,桂归阳”(谐音),只要听到这一声声清脆的阳雀叫声传来,那一朵朵伞形、网状、黑褐色的阳雀菌,就浮现在眼前;鲜嫩、爽滑、味美如炖土鸡汤的清蒸阳雀菌的清香,便让你瞬时垂涎欲滴……

——题记

还是那棵老棬子树下,还是那壁土崖,长满了我心所求的阳雀菌。

沿着石崖,慢慢扒开软软的草丛,眼前那伞形、网状,繁星点点的乳白色(1)阳雀菌,让我不由得惊呼起来:“好多呀!”

生怕阳雀菌会突然消失,生怕被人抢走,小心翼翼的,一朵一朵地采摘起放进竹篮。从没见过这么多,从没见过有白色的。惊喜的“咯咯”的笑声划破寂静的夜,惊醒了自己,睁开眼,原来是个梦!

梦回故乡,梦忆童年。

梦翻开了记忆的抽屉,童年的往事浮现在眼前:小时候,总要和妹妹在有“桂归阳”的阳雀鸟叫声的春末夏初,小麦抽穗,油菜挂果的季节,跑到房前山崖下,那棵老棬子树下,沿着崖壁,慢慢寻觅那极其稀罕的阳雀菌。如果摘到一朵,会希望有第二朵、第三朵……能摘到五六朵,那是极好的运气了。如果一朵都没有,便会天天去寻觅,直到摘到一朵为止。一个季节下来,阳雀菌没摘到几朵,可那崖壁上的草会被我们扒得精光。

“桂归阳,桂归阳”(谐音),只要听到这一声声清脆的阳雀叫声传来,那一朵朵伞形、网状、黑褐色的阳雀菌,就浮现在眼前;鲜嫩、爽滑、味美如炖土鸡汤的清蒸阳雀菌的清香,便让你瞬时垂涎欲滴……

阳雀菌是一种稀有菌类,属“四大菌王”之一,一般生长在棬子树的根部周围。不仅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而且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有降血脂、抗疲劳、抗放射、抗肿瘤作用,能减轻癌症患者放化疗引起的毒副作用。中医认为,阳雀菌性平味甘,有益肠胃、消化助食和化痰理气之功效,可用于治疗脾胃虚弱、消化不良、痰多等症。既是美食,又是良药。

记得有一次,头一天晚上下了点小雨,妈妈说,一般晚上下了小雨,第二天就会有菌子长出来。吃过早饭,我和妹妹提着大哥编的小竹篮,去那棵老棬子树下寻阳雀菌。

走到崖壁前,生怕迟了,阳雀菌就缩回土里了一样,为了极快摘到,我跟妹妹说,我们分头去找,你从下面往上找,我从上面往下找,这样快些。妹妹不同意,说我们一起从下面找,可我要坚持从上往下寻找,妹妹拗不过我,只好同意了。从小,我的性格就要强一些,一般妹妹都会听我的,或许是一种无奈吧?不知道,反正妹妹那时就是不敢跟姐犟,这是占大的优势。

我们蹦蹦跳跳各找起点。妹妹比我先到目的地,我还没扒两把草,妹妹就惊呼起来:“姐姐,我捡到了!”“真的啊?”我惊奇地回应,并转过身去看。谁知?只顾去看阳雀菌了,却忘了脚下的湿滑,脚一松,就随着崖壁“哗啦啦”地摔了下去……那时不知怎么,或许觉得自己摔了,难为情,怕被别人笑话;或许是寻阳雀菌的兴奋劲,早已冲淡了疼痛的感觉,三米左右的土崖,摔下去居然没事,赶紧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继续寻找。妹妹却心疼的说:“看嘛,我说从底下(1)开始,你要从高齐(2)找,摔了哇!看嘛看嘛,还弄烂了一朵阳雀菌!”妹妹很是心疼地嗔怪我。自知理亏,我也不开腔了,默默的跟妹妹一起,慢慢地扒着湿漉漉的草丛……

因为湿滑,慢了许多,扒完崖壁,比平时多用了起码两倍的时间。也怪,那天运气还真不错,虽然我摔了一跤,可我们一共寻到八朵阳雀菌!这或许就是因祸得福吧。下了雨长出的阳雀菌,肥大,嫩气,一朵朵“胖乎乎的”,看起来很惹人喜爱。

看着竹篮里的阳雀菌,完全忘记了刚才还摔了一跤,我和妹妹好开心,好满足。提着小竹篮高高兴兴,屁颠屁颠地回家了,想着今天中午又可以吃清蒸阳雀菌了,心里乐开了花,边走还边唱起了那首许多人都会唱的儿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想当年头上扎着两个“冲天”小辫的我和妹妹,不正是飞舞在这春天里的两只小燕子吗?时光荏苒,青春飞逝,欢快、活泼、天真、烂漫……都只能是回忆里的一段美好年华!

每到春天来临,有阳雀叫声的时候,诱人的阳雀菌就会浮现在眼前,那鲜香味美的清蒸阳雀菌就会萦绕脑际,那香气刺激味觉神经,让你的口水不停往外冒。有一年春季,一天妈妈割牛草回来,这个时段,很多草还没长出来,割牛草一般都是在田边地头,或者小麦林里扯鹅儿肠草(一种小圆叶、茎细而长,开白色小花,是牲畜和家禽的绝好青饲料。),所以很容易跟长在土崖上的棬子树有接触。

妈妈刚把背篓放下就喊我:“八女(我在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八),拿篮子来。”我把篮子提过去,妈妈拿开一把草,一排排伞形、网状、黑褐色的阳雀菌就呈现在眼前,既像一只只小鸟的脑袋,望着我,又像一个个小小的婴儿,静静地躺在妈妈铺垫的草毯子上,舒服地晒着太阳。我数了数,大大小小一共十五朵阳雀菌。这么多阳雀菌,让我和妹妹喜出望外,又惊奇:“妈妈,你在哪儿捡到这么多啊?”妈妈说她割草割到几根棬子树下捡到的。这又该是一顿丰盛的美味佳肴了。我和妹妹雀跃着好不开心!

在那个年代,半年沾不上一点荤,能吃上几朵清蒸阳雀菌这样的美味,就像是打牙祭。于是跟妈妈一起,一朵一朵轻轻地捡到竹篮里,提到厨房,我和妹妹赶紧舀水到桶里,又轻轻地一朵一朵洗净,然后装在碗里,等中午妈妈做饭时一起蒸上。洗干净放在厨房的阳雀菌,我们每隔一会儿就要去看看,生怕不见了,或者是被谁偷走了一样,总是不放心……中午,清蒸阳雀菌还没端上桌,当那股溢美鲜香的味道从厨房飘出时,口水已吞咽得“咂砸”作响。

桌上,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和我,一大桌人吃饭。我望着碗里被蒸熟、耷拉着的一朵朵阳雀菌,筷子再也不去夹别的菜,馋得慌的我眼巴巴地望着碗里,又不敢“目无法纪”“轻举妄动”,更不敢一个人霸着吃,虽然期盼那阳雀菌全给我一个人多好!可事实哪行?还有爸爸、妈妈、哥哥和妹妹,他们还要干活呢。那时又是缺油荤的年代,有美味谁不想吃点?而且有好的,一家人都让着吃。妈妈正夹了一朵放到嘴边,看到我那副眼巴巴的馋相,说:“你别望着,我不吃,你和妹妹一人多吃一朵。”,继而把阳雀菌放回到碗里,听到妈妈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欣喜起来,和妹妹一人夹一朵放到嘴里慢慢地嚼着不舍吞下,想让那阳雀菌和香味在嘴里多留一会儿。

回味着梦境,回忆着童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喟叹:时光荏苒,年华老去。也许,家乡那棵老棬子树早已枯朽,也许,那壁土崖早已被风化流失改变面貌,再也长不出那肥嫩、水灵的阳雀菌了,但鲜嫩爽滑、清香可口的清蒸阳雀菌,却至今让人馋涎欲滴。孩童时寻找阳雀菌的专注认真,“摸爬滚打”,以及和妹妹的欢呼声,抑或是吵闹声,都深深地印在脑海。

如今,妈妈已是九十高龄,耳聋背驼霜满头的隆中老人,再也割不动牛草了,再也捡不到阳雀菌了,可妈妈背着牛草背篓、为我们带回阳雀菌和那嘴边让食的情景,连同寻找阳雀菌的情景,已成一段经年的回忆深印在岁月的留痕里,而许多细节和那伞形、网状、黑褐色的阳雀菌还在眼前;那清蒸阳雀菌鲜香扑鼻的味道还荡在心中,回味无穷……每每想起妈妈“嘴边让食”,便会喉头哽咽,一种酸楚溢满心头,多么愧疚于当时的不懂事。这份唇齿之爱,忘我无私之爱,除了父母,还有谁能给你?

眼下,又是三月艳阳天,又是阳雀声声传的季节,不知家乡还有几棵“健在”的棬子树?在它们的根部,是否还有朵朵隐藏在草丛里的伞形、网状、黑褐色的阳雀菌?更不知何时,还能在“桂归阳”的悦耳声中寻到那梦里的阳雀菌?

附注:

(1):梦到的是白色,阳雀菌实际菌茎为乳白色,菌体多为褐色,或黑褐色。

(2):底下,方言土话,“下面、下部”的意思。

(3):高齐,同上,方言土话,“上面、上部”的意思。

西安市到哪家看癫痫好呢陕西有癫痫病医院吗癫痫疾病要怎么治疗奥卡西平片最少一天吃多少才有效果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