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菊韵】喝汤(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31:58

傍晚,暑热下去了。

月上枝头,农家小院,一张矮方桌,老旧得不见了漆色,木敦敦的却很结实,清扫干净的地面上刚泼了水,婆娘们围着围裙在灶房里忙活着……昏黄的灯影和着罡罡的蒸汽飘在汉子们的头顶,院里却黑却静却凉,闻得见,空气中依旧弥漫着麦草的燥热味道,汉子们矮凳上坐着咂吧着烟锅子,烟火一明一灭。他们刚从地里回来,女人们打好了一铜盆水放在廊檐下,汉子们挨个擦把脸,围着院子当中的方桌坐下,吸着烟,消着汗,等着……

这是农家“喝汤”的时候。

这是传统,也是习惯。家家这时候都在“喝汤”。米豆煮的稀饭,在北方的农村不叫“粥”,叫汤,其实也真的是汤,一碗清水,见底几粒米几颗绿豆,不是穷,是一种习惯了的吃食。因为,喝汤,是在夜色之下睡之前的饮食,只是解个渴垫个饥,其意义如同城里文明人吃的夜宵或南方人喝的晚茶,点一下心。

这一餐,也只是夏日特有的常例。冬天,天黑得早,人睡得早,是不喝汤的。

暑热了,麦黄了,麦黄一晌,搭镰收割套牛犁地是要起早贪黑的。一般是黎明五六点下地,叫趟露水,早起(“早起”,在关中语言里是个时间概念,大清早。比如,说“早起里,娃他大就进县去咧。”早起,不是早早起床的意思)开镰,麦子湿着不落粒。庄户人早起是不吃东西的,直到九十点钟,乡里人叫吃“晌午饭”。地里人回来了,放下麦镰,放下茶水瓦罐,也递给小孙子一只刚从麦地里逮住的蝈蝈——地头上已用麦秆编好了笼子笼着。蝈蝈“扎扎——”地叫着,孩子的娘顺手在院后的菜园里掐下一朵鲜黄色的南瓜花,塞进笼子里喂蝈蝈……爷孙俩咧着嘴笑着看着,大碗的油泼辣子粘面端出来了,麦场边上,皂角树下已经圪蹴(蹲着)了不少的乡党,手里掌着蓝花老碗(关中特有的大瓷碗)搅动着一双筷子,嘴里鼓鼓地嚼着还互相打着招呼:“吃呢?”“媳妇给你做底啥好吃地?嗯?”“南头的地割完了吗?”“一冬天没有下,今年的麦子瞎了(坏了)!”一边呼噜呼噜地吃着......一会儿各家的女人会出来收碗要回去打折(关中方言,洗刷收拾)。知了拼命地叫着......

第二顿饭,要到下午四五点了,叫“后晌饭”。这一餐才是一日的正餐,富有些的人家是要上几碟子几碗的,有肉,有豆腐(在农村,豆腐也是贵重物,买豆腐叫割豆腐,如同割肉吃。一般人家是拿着豆子换豆腐,每天有游街串村挑担买豆腐的来门前吆喝),男人们喝点小酒......后晌饭是各家在各家的堂屋里吃,不再端出家门到公共场合去。村里有些游荡汉,常在这个时候串门子,看谁家吃啥呢……逢上酒席还能蹭上一口,人们在背后往往戳他的脊梁骨,可,主家当面还是客气地招呼:“来咧,他叔,坐,坐……”扭头,喊自家的媳妇:“唉,给拿双筷子,他叔来咧……”

喝汤,是第三顿,说不上是饭,往往是在晚上的八九点钟。割了一天的麦子,在后晌饭后男人们要一车一车把麦捆子拉回来,堆在了麦场上,一叉一叉地起垛……忙完,就该“喝汤”了,这时,天也就黑严了。夜虫,忽远忽近地鸣叫着。

院子中间是低矮的方桌,没有了漆色,人们围坐着,桌子中间已摆上了一碟辣子水(泡着辣椒面的醋),一碟油泼辣子,一碟蒜水(醋调蒜泥),几根大葱。偶尔或有一碟拍黄瓜或揽(小炒)韭菜。女人从灶房出出进进,端来一筛子刚出笼的黑馍(麦面和豌豆面杂合起来蒸的),一人面前也就有了一碗“汤”……烟锅子在鞋底上磕上一磕,别在腰带上,汉子们端起了碗……

暄(蓬松的软)腾腾的热馍蘸着辣子醋水……美妙的滋味便留在了舌尖,麦豆面的爨(cuàn 关中语,特定食物特有的咬嚼在口舌间的一种浓厚的香味)香伴着柿子醋的酸甜,还有辣的爽快,几碗热汤,滑过咽喉消解着舌头的酸辣也消解着一天的干渴和疲倦。感受,直到今天……这是我四十年前的味道。

这味道不在酒庄饭店南北大菜的食谱里,它已成为逝去的过去……突然,我觉得,当年的“喝汤”似乎有一种娘亲的味道,温馨的感觉。娘离开我已经八年了。又似乎是遥远的夜空间闪烁着的一颗星,寂寞地俯视着我这个都市里的浪子。我也老了。

男人们喝完汤,乘着凉坐在黑暗中抽着旱烟,聊着……聊今年的收成和忙罢(关中方言,时间概念,麦收之后)后的打算。女人是不上桌的,她们在灶房里吃。女人们已经打折完灶房,烧好水,拿起木盆,关起各自的房门洗涮着自己的身子。听到屋里哗哗的水声,院子里的男人们心里痒痒的……谁说了一声“该回屋歇着咧,明个儿还要碾场哩。”

似乎隔世,这月色,这月色下的风凉和月色下的虫鸣声……

今年的夏天,我回了趟老家。

老树还在,老屋已拆,老人下世的不少。四处是垃圾,丢弃的塑料袋子挂在树枝上散落在草丛里......村子很拥挤,楼板房一栋挨着一栋,贴了瓷片。年轻人外出打工了,多在城市安了家,村里留守多是老人病人和儿童……地也少了,地都包了出去了,包给了外省人种了瓜果、蔬菜和树苗。再也没有了夏收的忙碌,太阳下,村子里静得如坟。

知了还在叫。问了,老人们说早就不喝汤了。

2014.8.24

癫痫患者丙戊酸钠癫痫的诊断要点有哪些小孩为什么会得癫痫病癫痫病治疗贵不贵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