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家乡的那条新河(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7:48

不管岁月的河流如何流转,总有一些记忆的沙在脑海里沉积,虽然经过了无数次浪的淘洗,却如同陈年的酒,品味辛辣过后,甘醇绵长。那根牵引着甜蜜的线一经弹播,那曼妙的音符,便如家乡的那条新河,经久不息回响着,久久地在耳际萦绕……

好久没回老家了。昨天晚上忽然做了个梦,梦见小时候在那新河坝上采艾蒿、采野菊花编花环的情景。那些欢畅愉悦的画面清晰如昨,让我久久地沉醉在回忆之中……

其实,这条河之所以称之为新河,那是因为它的诞生也就只有四十年左右的时间。当时,那还是个特殊年代,要说咋特殊?因为那时是“大跃进的时候”,人们最大的目标就是:深挖洞,广积粮!为了更好地朝土地要粮,县上发动农民开掘了这条由东向西的河渠。它弯弯曲曲,全程不足百里,宽也不足十米,却贯穿了三四个乡镇、近百个村庄。

别看这么不起眼的一条河,在雨水充裕的年份,最深不过一米,遇到干旱年份细到一尺,但是,却终年流水不断。其中小鱼小虾繁衍生息旺盛,村民闲暇时总是爱拿了网具到河里捕获一些,或炖、或煎,这条不起眼的小河,还真是为当时那些贫困的乡民们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美味!

在夏天最热的暑期里,一些半大孩子就在太阳刚刚偏晌时,一个个脱光衣服像泥鳅似的一头跳进河里,尽情戏耍,就算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天气已经不再那么燥热了,也还是恋恋不舍的。

记得那年的秋天,那时我十二岁,一向十分懦弱的我,在一天傍晚的时候,突发奇想,就一个人去了新河。因为平时那里会有一些野兔出没,便暗自偷偷地笑着,目的是逮一只回来!

沿着大坝下面绿油油的荒草地一直向西走,迎面明晃晃的阳光,刺眼的明亮,有时不得不用手来遮挡那强烈的光束。光着的脚丫子踩着柔滑的草地,如同小时候踩在父亲柔软的肚皮上那么舒服,心里一跳一跳的,既激动又兴奋。

其实,有时候奇妙的想法,还真能触碰到奇妙的运气,就在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行进过程中,还真就遇到了一只挺大的灰色兔子。于是,我便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岂知,那兔子远比当时还很幼稚的我想像得要灵活得多。它一跳一跳地跑着,我拼命地在后面追着,眼看着我们之间的距离迅速拉大,就在它快要消失在我视线里的时候,它忽然栽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等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跟前时才看清,原来它是被被人丢弃的破渔网缠住了爪子。索性,我就用那破网把它缠了又缠裹了又裹,用我来时带的一根木头棍子挑着,放到肩旁上乐悠悠地回家了。

当大人们看到我扛着那么大的一只兔子大摇大摆地进到村里的时候,都惊奇地问:“哪儿整得这么大的兔子?”

“打的啊!”那口气要多骄傲就有多骄傲!

“吹吧……你?”满大街全是怀疑的目光。

“哼……”脸扬得高高的,撇着小嘴,迈着大步,那神气无人能抵!

这一次的神气劲儿还没有过去,接着又是一个让全村人瞠目结舌的事让我给做了,说起来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呢。

自从那次抓了兔子,有事没事的时候我总爱去河边溜溜,总想着还会不会有另外一只倒霉的兔子会被我逮到,虽然总是那么乐此不疲,而兔子却没见半个踪影,而我,依然兴趣不减。

记得那是一个周日,我在家里好不容易挨到九十点钟的时候就出发了,还是那条长长的大坝,还是那青青嫩嫩的草地,我还是光着脚丫子,一边哼着儿歌,一边用手里的棍子抽打着长得超出草尖很大一截的蒿子,走累了就躺在大坝的斜坡上,看着几朵如棉花糖一样的白云在蓝得发亮的天空里逍遥自在,远处时不时还有几只云雀,飞得老高老高的,在高空里不间断地叫着,像唱歌一样那么有兴致。忽然觉得肚子饿了,我就在大坝上寻找“酸苜姜”,它一片一片地生长,像柳树差不多一样的叶子,在叶子的中心长着宛似心形的黑点,茎上有白色的绒毛。吃到嘴里,味道酸酸的,在当地,不管大人或是小孩,都喜欢薅一把在手里,一个叶子一个叶子地揪下来放嘴里嚼着,特别的享受。

我手里攥着一大把“酸苜姜”,饶有兴味地坐在大坝上,就在我一门心吃“酸苜姜”的时候,突然发现河里的一汪浅水里有个活的东西在动,原本河里只有一尺不到的细流,只有那里的水面大一点。好奇心驱使着我悄悄地走了过去,在离它一米多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正在水里扭动,我就用手里的棍子轻轻地捅了它一下,不曾想,它竟然会暴跳起来,把我吓得一头趴在河底干裂的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屁股撅得老高。它这一跳不要紧,瞬间连水带泥便劈头盖脑地浇了我满身都是。闹腾了好一会儿它才消停下来,我偷偷地侧脸看过去,这仔细一看才知道,哇,原来是一条足有三四斤的大鲤鱼!当时的那种惊喜,可以说无法形容。

此刻,之前的恐惧早忘在了脑后,我一个高窜了上去就把它扑住抱了起来,它头尾乱摆奋力挣扎,让我措手不及坐了个腚墩,我立马再爬起来去抱它,如此反复缠斗了几次,最终我用衣服把它紧紧包住,才趾高气扬地抱着回家了。

抱着一条有我半个身高长的鱼,让我觉得很自豪,走路都神气得很呢,村里满大街全是惊奇的眼神,都惊讶地问:“从哪儿整得这么大的一条鱼?”

“哈哈,我抓的啊!”虽然满身满脸都是泥水,但是心里那股劲儿还是很兴奋的。

那些大人们在道边指着我笑得里倒歪斜的,有的捂住肚子蹲下笑……

“这老刘家的孩子,厉害!”

“嗯,真有能耐!”

在大人们的取笑和赞美声中,我得意得很呢。

那年,我十八岁。

十八岁那年,村里忽然来了一群青年男女,他(她)们穿着打扮干净利落,服饰崭新,皮鞋锃亮。听说他们是来村勘察的,说是要指导本村的人家种稻子。对于水稻来说,像我们那个年龄段以下的人在当时根本没有见过,就更别说吃大米饭了。记得当时是三四月的时候,虽然季节已经进入了春季,但是对于北方来说,还是乍暖还寒的时节,可是村里人那股热切的劲头却已经到了不惧怕任何艰难险阻的地步,只在几天的功夫,就在新河两岸整理出一片接着一片平平坦坦的池子,为了池子能够蓄水均匀,大人们往往需要赤脚下到冰冷刺骨的泥水里去平整土地,忍受了难以想象的疼痛。

在技术员的精心指导下,在村人的共同努力下,水稻由春天栽种到秋天收获,一举成功。当我吃到人生里第一口大米的时候,那种香甜的滋味是无与伦比的,直到现在依然让我记忆犹新……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那里就多了一种庄稼——水稻。其实,之所以水稻种植会一举成功,还是要归功于那条不起眼的新河,它清澈的水灌溉了两岸的水田,滋润了晶莹剔透的稻谷,让我们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了起来。

而那时最让我奇怪是那些人来自哪里?他们咋懂得那么多?他们穿的衣服咋那么漂亮?

就在那一年的秋天我离开了家,离开了生养我的土地,我参军到了大城市。临离开的时候虽然心里还是有着一缕眷恋,但是,喜悦还是占据着大部分。

在这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家乡的情结越积越厚,时常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栋栋尖顶的草房子,想起那枚又圆又亮的月亮,想起那潺潺不绝的新河……

如今,站在新河的坝上,看着两岸规整的水田,眼前开放着的一片片白色的野菊花,水依然那么清,草依然那么绿,不同的是:那个当年满山抓野兔的少年,如今已经被岁月的风尘吹得两鬓清霜!那个曾经抱着一条鲤鱼满世界炫耀的孩童,也已是细细的皱纹悄悄地爬上了眼角眉梢……

这时,一个神态清雅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十分专注地在稻田里观察着秧苗,举止体态显得那么的优美,像极了那个让我记忆深刻的人。在她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女人,向她这边走来。看着这个人的身影觉得有些熟悉,便也向那边走过去……

“还真的是你啊!你,还好吗!”

“怎么是你啊?”

她远没有我那么沉静,脸上闪烁着惊诧之色。

“她是你的女儿?”

“是的,刚刚大学毕业!”

说到她的女儿,她满脸自豪感。

“哦……还没找到工作吗?”

“孩子说了,不走了,留在家乡种稻子了!”

“嗯!农村的发展还真是急需像她这样有知识的年轻人啊!”我很赞赏地夸奖着。

“小慧,这是你刘叔叔!”

“刘叔叔好!早就听说您了!到我家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下次吧。”

“那你等着……”

小慧转身到自家的稻田里变魔术一样拎过来一条三斤多的一条鲤鱼,笑着说:“叔叔!这个你拿着,纯天然养殖的!”

“拿着吧!这是孩子利用立体种植法养的鱼,水上长稻子,水下养鱼,收入成倍地往上翻呢!”说话时她的欢喜溢于言表。

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纸币递过去。

“这怎么能收你钱呢?”

“这……”我不好意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叔叔,把钱收起来吧,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等哪天有空了我去您家,你做好吃的给我就行了!呵呵……”

“好,好!”

回来的路上,鱼在车的后备箱面噗噗腾腾地闹着,我的心亦如那条鱼一样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家乡,是一种声音,像这条新河一样经久不息回响着。

家乡,是一种味道,清淡之中有着无限的绵长……

甘肃癫痫医院看的好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点太原癫痫病到哪治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