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墨海】纪念胡贯邨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1:25
胡贯邨是我的好朋友,比我大一属,即年长我十二岁。我们像是忘年交,其实,却完全没有“代沟”。因为我们从初识到深交,都有他的侄儿胡俊平,因此,我总跟着他侄儿叫他“叔叔”。   贯邨祖籍在对河青浦,兄弟四人,他是老汉(最小)。早年他家境窄促,却也让他上了两年小学,因此,他不是文盲,能认识门面字。然而,在他成年时,家中却没有给他成亲的条件,经人介绍,他离开家庭,到西边的山区“招亲”。   贯邨是个“红脸汉子”,处处不甘人后。在他去招亲的时候,正逢大跃进狂飙旋起之时。他听从鼓动,投入了那“火红的运动”中。那时,他正气血方刚,积极向上,猛冲猛上的劲头不小,被形势选为“积极分子”,当上了小队长,还加入了先进组织,成了共产党员。   由于当时的形势非常“特别”,他参与着做了一些后来被称为“荒唐”的事,同时,一些事情做得也“出格”,他后来觉得真是“对不起”人。大跃进结束后,他感觉在招亲的地方没有良好的环境了,便带着妻子重新回到了青浦。   大跃进运动,后来被称为“共产风”,结束时农村人口锐减,土地荒芜。他回到青浦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开拓家乡”,很受家乡人欢迎。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当然算个人物。在之后大集体的年代里,年年都被套着“小队长”的官帽。约二十年的时间里,被附近的人称为“老队长”。那些年中,他虽然比普通社员更加劳神费力,却也将自己的生产队整合得比附近生产队好,年年分配,他生产队的社员收入,都高于附近的社员。   改革开放后,他的生产队和所有的生产队一样解散了,生产队的土地都分到了社员们的私人家里。胡贯邨也分到了土地。成了自己生产的经营者。   分田到户后,人们一门心思地发展生产,很快达到了丰衣足食的水平。社会上凭以购物的票证自行消失,社会风气更加活跃。社员的名称也恢复到了农民。   农民们在做好自己土地上的生产后,有着大量的空闲时间,于是又将心思用到了土地以外的“生财之道”上来,社会上几乎出现了人人“千方百计找钱”的局面。胡贯邨也和大家一样,在农业生产闲空的时候,与他侄儿胡俊平一起收购稻谷出售,做起了营利的生意来。   当时,我在长滩农场开办了粮食加工厂,大量收购稻谷,进行加工,再出售加工的成品,从中盈利。一个秋天的晚饭后,胡贯邨与他的侄儿胡俊平各开来一辆五吨的卡车,给我的米厂送稻谷来。稻谷收购的手续完成后,贯邨向我说起了他有个外甥女婿在附近,并且说出了名字,问我认识不认识。   他所说的这个人,是我们大队原来的一个生产队队长,我哪能不认识?于是,他邀请我上他的车,一起去他的外甥女婿家。我开米厂,希望有广阔的收购渠道,见他们一次性能够送这么多稻谷来,有意与之拉关系,便与他一起去了。   到了他外甥女婿家,是初更时候。他外甥女婿见舅岳父到来,非常高兴。尽管已是初更了,还及时办了丰盛的酒菜招待。   从此,我与胡贯邨有了交往。   此后,胡贯邨与他侄儿,时不时地给我厂里送些稻谷来,每次我们都要闲聊一会。通过闲聊,我了解到这个人很随和,做事有责任心,对朋友也热情。他还热情地叫我抽空到他家里看看。   当时,全民都在“找财路”,我们这里出现了全民做生意的状况。开米厂的人非常多,竞争激烈,以致于经营者无利可图。我的米厂强撑了两年,终于停了下来。贯邨以为我是有经济头脑的人,在我的米厂关闭后找到我,要与我合伙做点别的事,挣些农业以外的钱。因为当时大家都意识到,个人土地很少,仅仅是做农业,只能是衣食饱暖;要想有所发展,必须要找农业以外的钱途。   由于这样的原因,我的米厂停掉后,也不完全安心于农业,便答应与他寻别的途径。于是,在他的侄儿参与下,我们开始了“寻求财源”的尝试。   由于我们都是曾经经营稻谷的人,因此,还从经营稻谷起步。我们在当地的粮站贩运稻谷,送给市郊饲养牲口的人家。路途不远,也很顺利。几次贩运后,那里叫我们供应玉米。可是,我们当地不产玉米,不过,我皖北的朋友知道玉米行情,经联系,玉米倒是有货了,也贩了来。可是,那是新鲜玉米,水分很高,贩过后,买家吃了亏,但他闷不做声,还叫我们给他供应豆饼。当我们运给了豆饼后,买方却不付钱,说我们的玉米坑害了他,要以豆饼补偿。经过几次交涉,也只给了一部分钱。于是我们觉得这生意无法做,便停了下来。   当时,205国道旁的许镇正在开发之初,私人建房子很容易,费用也不大。贯邨找人物色了一块土地,是一亩二分田,土地要价两千元钱。他兴致勃勃地来到我这里,叫我去那里建房子开店铺。他说,在外面东跑西窜,不是办法,还是开个店铺把握大,也是子孙跟继的事业。   我考虑,当时开店的人很多,生意并不太景气,一般只能挣个功夫钱。而且开什么店,我也没有头绪。于是,我说,你说的事,我没有把握。我现在想在家里进行养殖业了。我认为,养殖业来得快,规模可以随意,能大能小,眼前行情还算紧俏,只要有了成品,不愁销路,并且不用花费许多本钱。他听了后,略微考虑了一下,也说,我回去后也像你这样做。于是,我们都在做田时兼做养殖业。   现在看来,我的眼光根本不如胡贯邨远大。不说养殖业成败如何,只是许镇,现在已经非常繁华。当初的创业者都有着良好的发展前途,而且当时与现在的地价,竟涨了近百倍。我当时没有响应他的提倡,自己失误了不算,还带挈他没有走上创立新行业的路。回想起来,我只能用“命运使然”来解释。   在进行养殖业时,我的规模比较大,老是因为周转金困难,找他借贷。他自己也在进行养殖业,资金也困难,便给我找别人借贷。当时,国家银行被“创业者”的贷款拖累得很厉害,贷款紧缩,不给个人贷款,因此只好向私人借款。然而,利息很高,月息都是百分之十。我借贷的时间不长,归还也快,信誉很高。虽然是他经手,借给我钱的人对我却非常信任,有的人直到如今还是朋友。   养殖业是有风险的。主要是行情和病疫。我进行了五年的养殖业,由于世面上商品供应越来越充裕,养殖业的利润越来越小;加上总在原地经营,病疫很难控制。我在进行养殖业时,利用闲空时候,进行写作,常常在晚报上发表文章,觉得写作的趣味悠长。更重要的是,我的经济实力,只要是做好了自己的田,已经不愁“没有饭吃”了。于是,年轻时幻想当作家的想法占了上风,觉得只做农业,在务农之余,就可以实现这个夙愿了。而且,我也有了一点年纪,如果还拿不定主意,这一辈子便算“和”掉了。于是,来了个思想大转变,决心放弃一切“为钱”的奋斗,只做农业与文章上的事。   这个期间,胡贯邨的情况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主要是他年纪已经大了,他的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事业,而且都有了初步小康的生活,因此不让他再进行过于幻想式的奋斗,只让他安心做几亩水田。于是,胡贯邨成了“养老式”的农民,做着很少的水田,过起了清闲的日子。   我由于没有了更多的奋斗,表面上看起来也算是清闲的人。于是,我们常常到一起相会。我们之间互相安慰、勉励,别再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了,安心做好几亩田,只图个衣食饱暖吧。这样,我们都觉得轻松怡然。   胡贯邨是个很能干的人,不仅水田做得如花园一样锦绣,还能将家务料理得很舒心。他所扎的扫地扫把,简直就是艺术品,拿到市场去卖,不仅价格高,还有很好的销路,是主妇们的“抢手货”。我到他那里逗留,花了一些时间,将他这门手艺也学了来。现在,我自己家里用的扫把,就是胡贯邨的艺术再现。   胡贯邨的身体一直很好,我看不出他有什么毛病。可是,2005年的春节,他去他儿媳妇娘家吃酒,却在酒席上瘫了下来,自此卧床不起。2009年十月初,不幸与世长辞,享年74岁。   在他抱病卧床的期间,我去看望了他好几次,尽管他吃饭都要别人喂给了,可是,他总是说,我没有病,等一个时期会好起来;我也尽情地安慰他,有病慢慢治疗,不要着急,一定会好起来的……   呜呼!血肉组成人的身躯,尽管灵敏神韵,还富有思想之花,却无奈病魔折腾!胡贯邨,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并非完人,却具有人所应有的情味。他虽然离世好几年了,还让我常常想起…… 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在哪治哈尔滨看羊羔疯医院哪家强新疆应该去哪里治疗癫痫病黑龙江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