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文字】骑行拉萨的少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41:35
无破坏:无 阅读:1528发表时间:2016-01-18 21:38:20 摘要:有人说,“人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因为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我的同学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旅行,那怕天塌下来,那怕风吹雨打,那怕高原反应,那怕经历危机,他依旧微笑面对,一路向西,直到到达拉萨蓝天白云之下,唱起藏歌,穿上藏袍,戴着藏帽,在布达拉宫门口高声呐喊。 人生不接受平淡,命运只收藏精彩。只有走出来的梦想,没有想出来的未来。   ――题记   有人说,“人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因为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我的同学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旅行。那怕天塌下来,那怕风吹雨打,那怕高原反应,那怕经历危机,他依旧微笑面对。一路向西,直到到达拉萨蓝天白云之下,唱起藏歌,穿上藏袍,戴着藏帽,在布达拉宫门口高声呐喊。   他叫吴树军,一个爱笑的少年,一个勇于挑战自我的苗家孩子。为了梦,为了那座冰山,为了那片蓝天,他愿意去挑战,哪怕用完父亲给自己的积蓄也再所不辞。一辆自行车,一根短笛,一个孤影,一弯明月,一个安全帽,就陪他度过无数日日夜夜。他独自前行,毫不畏惧,一路有笑,风雨无阻,骑行直到拉萨布达拉宫城下。   有人问他,为何要骑行西藏?他淡然一笑,随而自豪说道,“为了年华老去时不鄙视自己,应该趁着年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管多么绝望、多么遥远、多么危险,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毫不犹豫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前途之路,不用多想,也不愿想,只有战胜自己,希望就在前方,一路的美好,等待他去发现,去邂逅,去流连忘返。   人们都说进藏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野蛮事件时有发生,生命财产得不到保护,还有又有高原反应,朋友较少,天气变化莫测。他说,即使因为如此,他也一定要去!西藏大学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拉萨更是他日思夜想的天堂,雪山他不知道梦过多少次。为了心中那份渴望,那份美好,他必须去,上帝会保佑他,为他祈祷一路安好。然而出发前因为他大量的体能训练,打篮球,跑步,抛水果和刀子游戏等引起的肠胃不适,在出发当时已有一个星期没食欲,再好吃的东西他也无法下咽。无奈只得进入医院,医生建议他去做一个肝功能检查,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并且还要花费许多钱。为了不影响出行,他依旧下定决心进藏,拒绝了医生的要求,带着病也要去西藏。   旅行本身就是一次大冒险,要浪费时间和金钱,并且未来几天发生什么,一无知晓。但想着虽有风险,想着神圣的雪山,格桑花,那无尽的喜悦跃然脸上。暗想,为何不赌它一把,去看一看外边的世界呢!于是2014年7月13日是他的启程之日,确定日期后,他没告诉家里人,不是无情,而是怕他们担心,不允许他去西藏。10号考试结束,分数还没出来,他已经整装待发,几包葡萄糖,一辆自行车,一个父亲挖煤用的头盔,一件学生装,就是他全部的财产。几个月前他就开始准备骑行所需要的装备和物品。他买了自行车,买了帐篷,买了一些药品。没有骑行装,他穿起了日常上学的衣服;没有头盔,他将爸爸以前挖煤的帽子改装,写上四个字“骑行拉萨”,轻轻戴在自己的头上。没有导游,他将手机当成知己;没有朋友同行,他将清风作为朋友,明月作为情侣。所有东西都全部带着,本还想将带帐篷带起,中途露宿方便,无奈后来条件不允许,负担太重,步履维艰,只得含泪舍弃,重金寄回家乡西江千户苗寨。   天色明朗,雄鹰展翅。树军前几天已经将自行车寄到四川,和家人简单通话,说明出行缘由,自己坐着火车,到四川,取了自行车,从泸定桥开始骑行。此时此刻,夕阳余晖还在,落在他的身上,温暖而幸福。骑行三个小时,他发现四川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川藏线上不止是他一个人在奋斗。从全国各地的各个高校的英雄豪杰都聚集在318国道上,也有老人和女孩,也有装备不好,登着三轮车的老汉!昨天中午到合肥哪里看癫痫病好?庐定、昨晚到康定,走过泸定桥, 在骑行川藏线的人们都感同身受。由于第一天过于激动,所以总有一些事会眷恋着你的,比如说爆胎和翻车,两者他都遇上了。无奈只有自己解决,偶尔也有一些骑行者帮忙,补胎,然后一步步往前骑行。第一天的遭遇,让他在未来的二十多天里不再重演,他迅速向前,一边看风景,一边拍照,一边留意身边的风俗人情。   天路陡峭,云雾飘渺。从未出过远门的他,在陌生的路上,就像脱了缰绳的野马,飞奔在大街上,驰骋于车流之中,寻找他的自由。而往西就是他要想找的自由。跨过高山,峡谷,高原,草地,那里有神奇的天堂,那里有美丽盛开的格桑花,那里有梦中思念的姑娘,那里有心仪的校园,美好的佛塔在等着他,梦幻的湖泊在向他招着手。清风徐来,薄雾笼罩。骑行到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地名,只感觉风景如画,梦幻迷人,有流水,有冰山,古树成荫,绿草遍野。他突然停下来,或是拍几张照片,或是唱一首歌,或是伸展手臂,以表达此时的快乐,此刻都心安。正在望着冰山,西藏的“朝拜”真正震撼到了他的心灵!因为路上不管是干的还是湿的,哪怕是水泥地那些信徒也照扒不误!这就是信仰的伟大!   雅安到新沟的路上,由于大量的体能消耗、食欲低和左腿膝盖筋痛厉害,人已经虚脱到了极点,凭着仅有的一点点毅力爬到了新沟;在那里的一家青年旅店里,头昏眼花,四肢无力,他把所有的人都吓着了。因为他仅拿三碗汤当作晚餐,且第三碗只喝了一小口,店家怕他在他们家出事,给他盖了三床被子,一夜无眠,害怕夜晚他被冻坏!第二天,他也知道自己的状况,再如此下去,是癫痫患者需要终生服药吗?熬不过几天的,无奈之下他来到了一家小门诊看一下。结果让他哭笑不得,医生说他是“高反”。最终医生给他开了一包葡萄糖粉,后来证明,正是这一包糖粉,让他有了希望,有了食欲,前方也有了阳光。当他吃下饭的那一刻,无疑就像得了癌症之后,又获得重生的感觉,对所有的所有都格外珍惜,或许这是一场生命的赌局,他无怨无悔,因为山的那头能让他找到生命的意义。   漫漫时间,飘然而去。树军知道,凭借自己的体力进藏,如同经轮每转一次就离天堂近一些;车轮每转一圈,就离拉萨近一些。很多的美景在汽车上总是一掠而过,凭着自行车的超级机动性能,你可以自由地慢慢地用车轮沿着川藏公路细细品味,那一座座冰雪高山,唯美梦幻;一条条河流小溪,清澈自然;一个个城镇村落,平淡清新;一缕缕炊烟,草地缭绕,一坐坐庙宇,庄严辉煌。阴晴雨雾、鸟语花香,只有自己能够切身体会;风俗人情,牧歌深深,只有心灵能与之共悟。凭着自行车的亲和力,骑行者可以全面的地近距离的接触到更多的历史人文和风土人情,不经意武汉哪家医院羊角风治的好间为自己带来惊喜和感悟。   漫漫长路,曲折梦幻。骑行西藏,川藏线第一个稍有难度的山是二郎山,有首歌叫《歌唱二郎山》,有句谚语叫,“吓死人的二郎山,翻死人的折多山”。望着那见不着顶的山顶,树军内心深处已有敬畏,在行进的过程中,他也觉着犹为吃力,好几次,都感到气喘吁吁。即使是最轻松“档次”,也不免时不时的停下来休息一下。在休息的时候,别样的收获却让他忘却了这些苦痛,看到了山间的云雾在涌动着、狂躁着,原来它们也不甘停留在此。要知道这座山仅仅只是一个小热身,只要坚持,咬咬牙,总有到达山顶的那一刻。但难忘的是在路途中,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道路两侧长满了各色各样的野花儿,也会时常聆听到虫鸣鸟语。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骑友,倾心融入这番和谐的场景,在攀爬这座山的过程中相互角力。对于他而言,能够在沿途与骑友们合影留念,或是伴随着身旁潺潺的流水声,掬一捧甘甜的山泉水,或畅饮一番,或洒向空中。然后,放开嗓子,大吼几声,跳上自行车,继续开始骑行,尽情的宣泄与放肆已然让这样的感觉显得非常惬意。当真正的到达山顶的时候,回望走过的路时,疲劳尽失,突然发现自己也可以做到,那种激动心情,不言而喻!   一路走来,登山路虽然艰险,但是,信念却一直驱使着他想要去战胜它、翻越它。大约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树军才爬上了这座高山,而当站在高山之巅,静静俯视来路时,他所能体会便是那只有汗水、泪水才能换来的无限感动,这似乎正是自行车运动所能生发的独特魅力,那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此时此刻,太形象不过了。   自行车翻过二郎山,穿过泸定,冲出康定,树军的脚步却仍未停止。在藏民家简单睡下,听着窗外风声,喝着酥油茶,吃起青稞饼,虽然不习惯,却已顾不上。想象一天的经历,难为可贵,渐渐进入梦乡。睁开眼,清晨早早到来,听着手机里播放出的悦耳藏歌,看着安静的道路,他预备着去翻越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这便是那座“翻死人的折多山”。在藏语里,“折多”即是弯曲的意思,可想而知,这样的一座山并不是耳闻便能感知的,其间的辛酸,着实叫人苦不堪言。只有翻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味道,再苦再累,也要挺过去。   在登山之前,树军先是要经过位于康定与折多山之间的折多塘镇,在这里,也有着特有的温泉可供享受。自行车行出折多塘,上山的道路才真正开始,折多山的路途蜿蜒起伏,连绵不绝。然而,道路比较宽敞,偶尔还能看到路边草地上成群的牦牛,或是可爱的羊群,它们在这样一幅风景画里,自由地生活着,或停留吃草,或行走嬉戏。完全想不到这会是在高原之上,可见,它们的适应能力也尤为突出。尽管,树军常会为这弯曲的道路感到苦恼,但是,在那样一派和谐却也充满生机的情景中,你总能由衷地感到藏地的那片壮阔、高远,梦幻无比。   努力坚持,不懈前行。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日已黄昏,树军才勉强到达了垭口。望着垭口的风马幡,这一次的激动与当初登上二郎山的时候相比,自然也是异乎寻常。折多山下,即是川藏线上被称为“摄影家的天堂”的新都桥镇,顺着这里继续前行,经过了雅江县,理塘县。而在这其间,二郎、折多二山给予他的感动和收获似乎足以珍念一生,时间再快,也难以忘记。   川藏线上,二郎山后面还有十五座海拔在四千米以上的大山,其中就有两座是五千米以上的,所谓的大山就是要用两天以上来爬完的高山,而不上榜的小山们则是数不过来的,它们有一个共性:都让你累到不行!非常考验人的毅力和自信,只有战胜自己内心的人才会有能力翻越过去。   旅程实在是考验人的意志力。有好几次树军都觉得崩溃了。以前从不知道崩溃是什么概念,终于在爬剪子弯山的那一次,树军感受到了。更恐惧的是已经崩溃顶不住之后,他又骑了4--5个小时,之后又经历了2--3次的类似的感觉,再然后,没感觉了,只剩下麻木了,心理上的麻木。月色入户,他在路旁牧民大叔家住下,刚好赶上主人家吃肉。细想已经很多天没吃肉,身体越来越不舒服,碰到这种好事,不容错过,唯有大吃一顿。吃罢,参加主人家的篝火晚会,他再次唱起苗歌,吹起笛子,主人看他可爱,善良懂事,那晚上就没有收钱。第二天,告别牧民大叔,继续骑行,当他骑行到达海拔五千零一十三米的山口。短暂休息,在朋友帮助下,轻轻从背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秋韵文学社的旗子。缓缓伸展开来,庄严的站在中间,做了手势,照了一张照片,唱起了《秋韵之歌》。他是第一个将贵州民族大学秋韵文学社的精神带入青藏高原的贵州学子,作为秋韵文学社的社长,他骄傲,他自豪,他不愧于社团。另外,他也有点想家了,想妈妈,想故乡,想那些同学和朋友。但前行的路还很漫长,他不能停下,收好旗帜,再次踏上前行的道路。   也有人说,骑行川藏线太牛了,你肯定做不到。树军反问他,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骑完川藏线呢?肯定不是装备最好的那个,这个是显而易见的。也肯定不是体力最好的那个,途中有过不少前面冲的很猛,但中途放弃转而搭车的。 树军的答案是:花时间最多的那个,在加上一点点意志力,必能成功。据说,全程骑完川藏线的人,只有一半是不搭车的。有的是车坏了,有的是受伤的等等。而只要你有时间,别人走一天的路程,你分两天走,累了就休息一天,困了就睡一觉,总有骑到拉萨的那一天。   有时爬一座山是一个人内心在不断矛盾的过程。其实,你翻越的,只是心中的那一座山。很多人不理解那些骑行者不惜人力、财力、精力用单车骑行于这条公路的意义所在。然而当人们询问骑行者时,却不能得到一个统一的答案,每一个在川藏线上攀爬的车手,对这条公路上都有自己的理解,也许是那新都桥上的青草、也许是那雅鲁藏布江的河水、也许是那毛垭草原上的海子……那曾经被电脑设为桌面的画面,就这样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眼前,设想过无数个与这些美景相遇的场景,却是在一个不经意间的一个拐弯之后看到了。欣赏着这次不算作美丽的邂逅,斑斓的风镜挡住了湿润的眼眶,两行热泪却滑落下来。车手们永远期待着转弯后未知的风景和莫名的感动。   有句话是这样的:让眼睛进入了天堂,身体进入了地狱。用来形容川藏线是最合适不过了,当树军从折多山下来,看到那藏式的“小桥流水人家”时,早已经忘记了山顶的寒冷。过海子山之后,急速90公里的下坡,伴随的是布满经幡的大峡谷;业拉山之后的怒江七十二拐是气魄与风险同存;安久拉山下冰川固然刺骨,却有俏丽的然乌湖相伴;通麦的风景迷人,却因“天险”二字留心观赏;米拉山的垭口,因为七月下冰雹,而变得更壮美…… 共 66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