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丹枫】九曲照映上(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7:33

静静地等待后,我能够坐上竹筏感受朱熹的《九曲棹歌》了:“武夷山上有仙灵,山下寒流曲曲清。欲识个中奇绝处,棹歌闲听两三声……”太多的梦,太多的记忆,都要在那“山自名兮水自灵”中展开,一任神眷能顾往淘洗夙愿了。

竹筏上,撑筏姑娘的篙竿一点,就让音乐的幽灵穿过岁月,移来动与静。听竹筏下有汩汩的水声,观察武夷的九曲角度,还得靠敏感和真切。鲫鱼呢,鲫鱼大概已经过江。

两岸群山将突兀的峰岩或郁葱的披发投入清澈的溪中,让细密的水波谱成一首欸乃的渔歌了。那足够的辽阔,在让我接受穿堂入室的洗礼。

踩响心的节拍,先占领尼康,然后占领我。梦中觉醒的镜头,有我用心灵喂养。捧起阳光洒进记录,我会找到自己。如果把我手中的导游图向空中掷去,一定会像大雁一样飞翔。

武夷宫于一曲溪北,大王峰下,是武夷山最大的道观所在地。武夷的道教可追溯到汉武帝封禅武夷君。幔亭峰山腰的汉祀台,就是汉武帝派人用干鱼祭祀武夷君的地方。武夷道教兴盛于唐宋时代,历代建有道观达99座之多。

武夷宫果然古树参天,古韵浓浓,绿树成荫,意境优雅。一条集宋代建筑风格与南方特色于一体的建筑组群,错落有致,浓淡相宜,那些驿肆庄馆,沿街林立,让人乐不思蜀。

得山水之悠,道场之乐,那历代文人墨客、大儒显宦、高僧名道,便畅游诸峰,乘兴挥毫,摩崖刻石了。难怪眼前摩崖多达400余方,镌刻达170余处,以此纪游,赞景、抒怀。镌刻的篆、草、行、楷,或潇洒、或苍劲,内容博大精深;龙蛇飞舞,涛走云飞,不就是性情大家在一片啧啧声中将笔掷去,让掌声雷动,“满堂观者空绝倒”。

可不,朱熹题刻于响水岩的纪游,记录了古代哲学史上著名“鹅湖论辩”的时间和主要人员。明代刻于勒马岩的“镜台”,字高5米,宽3米,是武夷山现存单字最大的题刻。刻于隐屏峰北麓的《武夷山游记》,全文1800余字,是全山字数最多的岩刻。清代刻于天游峰胡麻洞的两首《寄百字令》,是全山唯一的一方填词题刻。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有些书法自然带有耐人寻味的喜悦和等待,如朱熹手书的“逝者如斯”,就让镜头和色泽帮助了青山。他们抬高了云霞,低了俗人的眼睫。

幔亭峰在与大王峰比肩连麓,显得丹霞,有苍松环绕,气势宏大。山的半壁镌有巨大的摩崖石刻“幔亭”二字,为明代吴思学所书,真是难得柔情风雨后,喜见挚爱沐暖阳。

秦始皇二年,武夷君和皇太姥、魏王子等仙人曾在幔亭峰宴会,迎来2000多名应招而来的老乡。那时,彩间数百间,张灯结彩,鼓乐齐鸣,歌声飞扬,佳肴美酒沿着一张张石桌铺陈而去。演绎丰收的欢喜,普天同乐,辛弃疾就曾赋诗道,“山上风吹笙鹤声,山前人望翠云屏。蓬莱枉觅瑶池路,不道人间有幔亭。”性情的书写,也在于章法、结字和用笔。

你看!溪中的鱼儿,分明嗅到芬芳的气息,一泼一泼地追逐嬉戏,还在扬鳍腾跃呢。那幢遗存的楼阁依然在云雾深处,只是换了名字。

我想,是一个东方女子捧着一朵初冬的雪,在颜色里弄受胎,用蓝,临界描绘了繁星们的初夜,于是有了二曲,有了玉女峰与大王峰的遥遥拥抱。

大王是开河造田的英雄,傲立溪头。相传潭中的“印石”是大王送给玉女的定情物;右侧的“镜台”是玉女梳妆打扮的地方。两峰相依,是爱情在生灵深处的皈依,接纳的是独一无二的清风和云朵。

万物静以皆自得,能以山的倒影,接通地脉,总要附会出一些故事来说。

劲风袭来,向虎啸峰聚拢,松涛及岩洞的回荡之声宛如虎啸阵阵,想必有仙人骑虎咆哮其上,诠释大爱的真谛,世人不能做山水的傍观者。

传说:卧龙潭原有10条恶龙,在四曲作怪,被许旌阳斩杀九龙。皈依的一条小龙,只能是卧潭清修。卧龙潭果然潭清如镜,碧莹似宝石,深不见底,无波无浪,为造福一方的神龙静所。

神话,在于内在精神,山水映照的魅力,像当事人一些瞬间的远瞩,凝目成神秘的张望。那些传说在民间一代代薪火相传,成为典故和熟语,成为梦的形态,具有强大的感召力:他们的心愿没有离去,使我们剩下的人也在完整起来。

天成禅院建在虎啸岩的悬崖下,整座禅院不施片瓦,风雨不侵,堪称神奇。楼阁岩上刻有“天心明月”四字,相传是朱熹所题。

应该把长满青苔的故事传播远方。我把手中的导游图扣在胸口,让图中景致和人物听我镇定的心跳了,我的膝盖和内心已经让尚德之风深入成崇高的情怀。

禅,让历史和现实在虚无中和解,在接续传统中创新。禅,也是用爱诠释完整的自然,隐含着对生命的大敬畏,或者是想通过它们,传达出一种全整的自然伦理。

曲曲紧相连,缤纷的关系,使静下来的溪南,有目送万籁归鸟般撤离听觉的力度;而太阳,正从我仰望的脸上升起:她把远古的妹妹也安放在架壑船棺里了。

从竹筏上极目仰望,拉近镜头,但见东侧千寻绝壁上,几块虹桥纵横交错地架设于岩隙之间,几具船形木棺搁置板上,半插隙中,半悬空际;哦,哦,热若凌云乘风,若鼓棹东行。

明代学者郑主忠有诗道,“峰名小藏藏何物,万仞悬崖架两船。只为风波翻不着,故留人世几千年”。古越先民的奇特葬俗遗物——架壑船棺的神往所应有的风尚在于:往高处看……

先人的高处在于启迪后人有奔涌深厚的光辉。一条溪,一座山,一片天空,就这么简单。船之梦,让天堂的鼾声为诗写一路浪迹,岸头柳生着春风几度,安得巨笔如长杠。

水云寮,位于接笋峰西北麓铁象石,为北宋理学家游酢创建。他官为泉州判官、监察御史等,为官清明,致仕后,即卜居武夷山,潜心研究各类经史,聚徒讲学。朱熹称他为“其流风余韵,足以师世范俗”。

而朱熹在武夷精舍提出的“理一分殊”的哲学理论,具有创造和开拓之力,已经与苍茫和邈远对接了。

在“道南理窟”等处瞻仰先贤圣迹,让像机拍满莘莘学子的琅琅书声,还有名人雅士品茗论道、吟诗唱和。一口大钟,分明在体内响起,在黄昏的林杪盘桓、扩散,淹没的是岐路,是我那对折阳光的父兄姐妹。

一月照万山,万山总一月。武夷成为“三朝(宋、元、明)理学驻足之薮”,形成了紫阳书院遗址、摩崖石刻等,不也希望人们往高处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让我想起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圣贤,有不容置疑的庄严面孔。

但是,我也听到山雀们在津津有味地谈论:时间让采菊的人手指含香;新鲜的野樱桃无法再尝;先人知道落叶乘以秋风等于几;鹰如转入步行,天穹就会增加风雪的旋律;世上尽是沧海桑田的人。

上筏啦!思绪又被导游一声响铃鸽哨啄破,噙远。它说南山的巨石也有磨成粉末的一天,它会喊痛吗?

九曲溪宽有三、五十米,能涉过夏向着秋;让歌谣和谚语,靠到了“五曲幼溪津”;我看见树就站在自己的腰上眺望。更多的往事,仿佛就是一帧木刻,深沉、冷峻,缀满灵光和天籁。

那山崖上镌刻着的“五曲幼溪津”大字,却让幼字的“力”故意写刻得不出头了。原来明代人陈省,字幼溪,在朝里做官出不了头,便归隐此地来研究《易经》,石刻上还刻有他发牢骚的诗。

《九曲棹歌》道,“五曲山高云气深,长时時烟雨暗平林。林间有客无人识,矣乃声中万古心”。这又何不是在追视当年无尽的流锦,一时如离尘出世。我们可是在让像素有重叠性,让鸟在转弯里爱。

岸上柳永纪念馆,有柳永右手握书、左手靠背撑扇、儒巾布袍的全身铜像。读《柳永墓冢抔土还乡碑记》,我拍摄到的是才子词人柳屯田的仕途失意,一度流落为都市浪子的人生。他经常混迹于歌楼妓馆,在“倚红偎翠”、“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用凄切的曲调唱出“盛世”落魄文人的痛苦,唱出了千载思考。“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他是流行歌曲的鼻祖,不愧“一代词宗”。

细看九月,又有许多的古人留下石壁刻字,使花瓣在夕阳的风中抖索。那个曾带义兵归南宋,“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的词人辛弃疾,那个“但悲不见几州同”的诗人陆游,都曾长期赋闲于此。那石壁还有名将戚继光的笔墨:“一剑横空星斗寒,甫随平北复征蛮。他年觅取封侯印,愿向君山换此王”。他们不都站在游客的等待中把游客等待;等待像一个若即若离的眼神,一句惟有会意的片语。

足矣。这些英雄,不论皈依宗教,向内心求平衡,还是到自然中去寻找回归,都能在这里消磁除尘,求得净化,揭示人生的哲理,使人升华。一处美的山水,就是一个暂栖身心的港湾。

九曲溪上,有色泽的变幻和出没,有我的像素的放肆,让我感觉同友人的感觉配合,能花开相望,花落相惜。那欲说不休的绿色,在秋水里会一点点地模糊,直至消逝成天上的云朵,融化成深切的蔚蓝。

都道天凉好个秋,可比秋天更风凉的又该是什么呢?记住:爽月不也悄悄地拆御着我们的骨架。

九曲溪14公里,落差才5米,上游是50平方公里的群山,自然显得碧水悠悠,清、凉、静、柔,有难以寻得的妩媚及雄壮。

六曲:“长枪短炮”里的仙掌峰,一座硕大的城垣,固卫一方,巍然壁立,如刀削似斧立,峰壁让大自然刻意雕琢的数百条垂直的岩沟,条理分明,形成晒布岩景观。晒布岩迎来雨水倾注,沿沟飞泻,犹如一匹匹白练垂挂,宛如一条条银蛇下地,令人叹服。如今斜阳照耀,不就让我忘了还有风来回地在身体里穿梭。

夹岸迷蒙的绿雾在轻轻地涌动,姜子牙就曾在晒布岩下钓过鱼。在有茂林修竹的岸边,有几个姓姜的女孩在溪边合影,她们拉近了岁月的距离。

有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在爬山,让一种激情在往前中复苏。小伙子宛若树的枝干在山上移动,时而虚幻,时而真切,木筏上的青苔,还在守候。

河没有浪,山没有声,却有群山或蹲或立,能让你联想到静卧的雄狮、将飞的雄鹰或纯真的顽童、憨厚的老农,全无一点世俗的浸染。“渴了吧,我这里泡有水仙岩茶。”陪同我们的撑筏姑娘说。

悠悠自得的天游峰巨岩峻拔、削岩耸起,与隐屏峰默默对峙,在召唤。它身居中枢,四周群峰拱卫。山岚蕴藉,风起云涌,弥山漫谷。放眼四顾,诸峰只露峰巅,似一座座仙岛。徐霞客曾道,“其不临溪而能尽九曲之胜,此峰固应第一峰也”。

“山高我为峰”,这是三教九流的竞争意识,但对我这老者来说,真怕生命不能往返。杜甫有诗,“水流心不静,云在意俱迟”。红尘之中,人不能把欲望、追逐放在第一位,应该给心灵留一方空间。

菊花和兰花就是淡定的,经霜而不气馁,傲立枝头,深居幽谷,静吐暗香。淡定是一种境界和优雅,岩崖花草自有春秋。

玉版峰下,有最幽静的著名道观,在度化世人,济世利人。我去拍下那些古朴及肃静作为记忆,会胜过平生经历的许多喧哗的事情。曾经宽阔的水域,露出的石头如水手粗糙的手背,皱纹里有多少寒风?

上善若水,以主体本身的某种特定动作及仪式,来影响或制约外在客观的对象,达到其中预想的目的,其实践活动既是非理性的,又是非宗教性的。

三仰峰的深处,有碧霄洞、丹井、棋盘石、三隐台,处处古树环匝、绿叶成荫,富有古韵和神秘感。

碧霄洞上方岩壁间,勒有明万历年间林培所书“武夷最高处”。朱熹却先上来了,咏道:“八曲风烟势欲开,鼓楼岩下水萦回。莫言此地无佳景,自是遊人不上来。”仿佛一声呼喊,一年春光就会回归葳蕤的林荫和歌吟的鸟鸣。

果然,富有动感的单面体群山,让三座巨峰斜插碧霄,犹如旌旗招展,骏马呼啸,将帅东征,万山欢腾,有无限风光在险峰之意。

把焦聚调向溪北的双乳峰,传说那是王母娘娘的一双丰乳所化,峰下有唐人王子钦创建的石鼓道院遗址;两面岩壁上的岩洞,相传为吴道人修炼处。也许在王母娘娘的怀抱里,道家更能感受一种伟大的安祥感。

非名山不留僧住,是真佛只说家常。峰峰水抱流,让儒、释、道三教合流,自然让朱熹站在最高处,有着情绪和活力的奔突:“九曲将穷眼豁然,桑麻雨露见平川。漁郎更寻桃源路,除是人间別有天。”

朱熹出山为官清明,却走着中枪了。监察御史沈继祖指控朱熹有10罪,其中有推行“伪学”;对朝廷不满,“桃源路”是避世路,《九曲棹歌》就是佐证。真是高处不胜寒。

“谦恭有为,德行天下,水响低淌,山默顶天”,这就考验了“修家治国”之志、“安贫乐道”的怀抱。理学家教育家朱熹在武夷前后生活、著述、教学达50余年,从而使传播理学思想的著名学者达43位。“存在理,灭人欲。”这是朱熹客观唯心主义思想的核心。

武夷人杰地灵,有着太多的文化沉淀。岁月只是在秋天的镜头里做了个深呼吸,就吸进了溪水清洁的火焰,呼出一架雁阵的纸飞机。化一切道为自己的道,躬耕其间,不以任何为羁绊,乐在其中,如今有人会窃笑我不合时宜吧!

九曲溪是音乐名曲,是艺术画廊;即我们狭窄皮肤之外的一切。撑筏姑娘的竹篙一点,便有解说词。有备而来,我也体会了“看景先读景”的好处。到武夷来求一次“深悟积年之非”,我真想用一生的光阴交换一次感情。天很蓝,云很白,九曲典雅而深邃,能成为信仰的陷阱。

溪曲三三水九九归一,接受自然的洗礼,难怪撑筏姑娘唱起“武夷一小游,退却十年愁”的歌谣;难怪河边有“神龟出水处”,山上专有一处名“换骨岩”。我为你骄傲,我为你惶愧,不都照映在九曲溪上。

应该这样去结识前辈,在他的肖像前久久伫立,而兴味不减。他是岁月的声音,你会感到他的身体里有一条大河;对激不起爱的一切,他很警惕。

捧起滢滢的溪水,有我在朱熹塑像前的留影。他可是留守在时间的另一头,淡定自若地在精舍绕梁的回声里。思想,回到手指间。输或赢,一把又一把……

撑筏姑娘加上了我的微信,是想在摄影里笑着向世界问好。她家是茶农,山里出天下第一名茶大红袍;我不感到意外,因为我从竹筏的脸上解读了芬芳,那是溪河微笑的表情,庄重而逍遥的微笑。即是村姑,也有文化了。

笑声灿烂,她们是为景致美丽。比起九曲溅起的浪花,我真的逊色了。唱山歌矣!武夷的风,不懂烦恼,只知满足。是青春和生命,这个用来围绕的词,逼着自己去背诵真理。

常见继发性癫痫的病因控制好癫痫的发作癫痫持续性发作是怎么样子的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