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八一】慈恩岁月(散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35:08

总说,活着不易,每一个不同的我们,其实都是有故事的人。每一年,每一个季节,每一个景物,每一个人,都是平淡,都有悲欢交替。你永远不会忘记,旧年里故乡的月亮,高高地悬于暗或亮的夜空。那时,最亲的人还在。小院里一张席子,她们互相聊着家长里短和古老的故事。伴着四周阵阵啾啾的虫鸣,仰面夜空,看着天上星光,想着自己的心事。在真正寂静到来的时候,你也便沉沉睡去。

而今,已是物在人非,一切都改变了。母亲已经去了那个从来就无人打扰的世界,狠心地撇下我们,永远地去了。故乡,还是那个样子,但母亲已经变做了我长久的回忆。故乡,母亲,月亮,心情,往事不堪回首。回忆,已砌成了一段旧时光的墙。虽然已历经无数风霜雨雪的磨砺侵蚀,但它总会放出一帧帧温馨的画面,不再模糊。

一直在外漂泊,因为无暇回家,以至于在每个纪念过世先人的日子,都不能及时抽身归家去上坟烧纸,每每想起,心内酸楚欲悲。尝记得有一首《西江月》:风送金帆银练,云乘仙鹤神騋。清明时节向天开,雨漫边庭相待。游子一心伤别,相思千里成灾。惟将飨酒岳阳台,北向娘亲叩拜。想到此处,心内发堵,已是眼中泪光点点,多想痛快地大哭一场,以解心中伤悼。

母亲已经离开我们12年了,一直总想写点什么,但却总是无法得遂所愿。总有一种无法释怀的丝丝遗憾,常常萦绕心间,为人子者,羞愧汗颜。“娘住南山上,我漂云水间,相亲惟梦里,鸡叫泪痕干。”母亲,儿不孝了!或者,人世间最伟大的感情,不外如此。一片坟冢,几处荒草丛生,几个伤心的身影,一沓纸钱,痛心地燃起,点点纸灰,随风飘落;一声声哭泣,断肠无语泪先流。

母亲娘家黄姓,在我们这里东南方向的交河地。我的外公外婆我都没见过,家里人也只有大兄小时见过吧。那时的外公家说是“地主”,无论是何成分反正已成历史了。据说那时的外公家,骡马大车,房屋成片,更甚者,据说还和当时的河南督军河北交河人张福来的大公子有过交情。外公就生了三个女儿,长女就是我们的母亲,次女我的二姨妈嫁到了离她们这不远的泊镇地儿,三姨嫁到了天津。而这两个姨妈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姨夫们,我们从没见过。表兄弟姐妹十五六个,着实的人不少。可是而今,都没什么交集了,姨娘亲,一辈亲嘛。

自打母亲离世以后,总是在每个祭祀的节日前的梦里见到,很奇怪吗?总是在梦里梦到那些从前在一起的时光,经常在寂静的午夜里惊醒,一片泪水已经打湿了枕畔,“娘眠古息山,子落岳阳田,千里两相望,无时不泪连。”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忽然又记起那时偶尔对母亲的违拗,我怎么可以那样对待母亲呢?

母亲过世前的那段日子,依约是要在大兄家的,母亲这许多年身子骨很差,很多的病痛折磨着她老人家,而最为厉害的,当属那些年当教师时落下的更加严重的眼病。后来,眼部牵扯到脑子,有时疼痛难忍,而限于当时的经济条件,无法去某些大医院得到有效的治疗,最终导致身体某些机能衰退。咽气前,还是全身浮肿地打着点滴,鼻子插着氧气管,双睛微闭,气息奄奄,出气愈加粗重,二哥抱着母亲的头部,大兄大姐局促地站在两边,我和二姐每人各抓着母亲的一只胳膊,所有的人,已是泣不成声。忽然,母亲的喉头微弱地一声响动,我和二姐同时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娘”!老人家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了。然后是一片混乱的忙碌,穿衣,叫人……那一天是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二,一个寒冷悲痛的日子!

葬礼的坟地上,天空刚好飘着雪,半尺多深的大雪,身着素色孝衣的人群,不绝于耳的哭声,大抵世间的生离死别时刻,不惟如此吧。一切都过去了,母亲终于去了那个没有痛苦的天国世界,斯人已逝,我们还得伤心地活着,尽量对得起黄泉的母亲。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女孩比较尊爱父亲,而男孩最是依恋母亲,这虽非普世定律,也是有据可循的。所以,父母是伟大的,特别是我们的母亲,把我们含辛茹苦地抚养成人,是多么的不易,孝不可等呵,我的朋友。

“时光似水匆匆,太无情。涤尽人间多少,爱无踪。思亲泪,儿心愧,梦相逢。等至来生膝下,把欢承。”那个夜,也曾填过这么一首寄托着无限哀思的《相见欢,又忆楦堂》。许多年了,尤其无法忘记母亲。“夜已深沉,满月当空,奈何月圆人不圆。有一个人,永远占据着你心里最温暖的地方,她给了你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她愿意用自己的一生去爱你,她让你肆意地索取享用,却不要你任何回报。”这个人,就是我们的母亲。亲爱的母亲,无论儿子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永永远远生生世世不会忘了您。安息吧!母亲。

左乙拉西坦吃几年停药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西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更可靠?青少年癫痫要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