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云】自由的村庄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0:25
摘要:人是村庄的一部分,村庄是人生命的一部分。人的自由决定了村庄的自由,村头的学校和那口老井做为村庄的核心,自然也不能例外。 “妮呀,我知道是妈对不住你,可又有什么办法?你弟是家里的根,况咱山里的男娃不读点书,将来连个媳妇都讨不到啊。你爸又摔断了腿,你上学的钱我是东借西凑,也只拼凑了70元,哪能够你上学?眼下你爸抓药还得用钱......”风儿揉皱了一地碎影,不远处那幢楼上各家的灯火明明灭灭。抬头,夜空中月色融融,身在南国的蓝妮似乎又听到了母亲沉沉的叹息。   一个人的月夜,清冷,更觉孤寂。蓝妮下意识地抱了抱自己。突然间感觉两个珠子滚落,尔后渗入嘴角,咸而涩地与舌头交谈。在这寂寥的时光里,蓝妮似乎又看到了母亲的影子。   蓝妮清楚地记得,那年父亲夜里找羊,不料沟边上踩空摔断了腿,连着她的学业也就中断了。母亲无助的哀叹时常在耳边回响。那年,她选择了外出打工。   繁华的南国,终究喂不饱日思夜想的念。尤其月挂中天的夜,蓝妮不由自主地总是想起自己的故乡。那些故乡的人和故乡的事错综地交织着,儿时的玩伴,故乡的亲人,以至于故乡的学校与老井都在记忆中渐次清晰起来。蓝妮记得自己读书的时候,村小学只有三个年级,且只有两个老师轮流教课。每个老师都是多面手,既教得了数学,也教得了语文,还能教同学们唱歌、绘画和体育等等。那时候,同学们天天参加劳动,却都干得欢天喜地。教室卫生不用说,擦玻璃、扫地都习以为常,本来一个班级就十多个同学,劳动往往也就全员参与。最开心的要数帮老师翻地种菜种花了。学校不大,总共六间教室。除教室外,校园内还空出一大块地,往往每来学校教学的老师都会在那抉空地上种些小葱,各种青菜,红萝卜等。有同学也拿来家里多余的蔬菜种子,待地翻过三遍,平整完毕便撒上。那时老师有期待,期待蔬菜长起来了就可以下锅;孩子们也有期待,期待苗儿破土,那是件兴奋的事,也是件盛大的事,更是件充满希望的事。在孩子的眼里,植物的成长是极其有趣的事情,只是孩子们不知道,自己的成长也和植物一样有趣。   那时候,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可以跑到学校去玩,帮老师拿柴禾,或帮老师揪菜叶,有时干脆摆弄老师的闹钟与收音机,总之对一切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好奇。蓝妮记得读三年级时,她常帮老师批改一年级的作业,那时严然一个小老师。尤其记得李老师要离开学校到别处教学,三年级全部十一个孩子,有人拿了鸡蛋,有人拿了核桃,有人拿出家里珍藏的桔子灌头,村里家长们还做了一个感恩匾送给老师。李老师走的那天,全村老少,还有在校所有学生列队送别。蓝妮清晰地记得,那天哭了的不止孩子,还有李老师。   寂静的夜,蓝妮望着杯里清清的水,不禁又想起了村头的那口老井。十多岁的时候,井沿上没少落下自己担水的足迹。那时年幼力弱,往往还得一旁的叔婶帮忙才能把一桶水从深井里吊上来,5丈深的井,辘辘确实让乡亲省了不少力。记得最初乡亲们担水,从井底往上扯水全都是人力,后来生活条件好了些,村里才安装上了省力的辘辘。最可贵的是家乡的水井永不断水,且冬暖夏凉又带着淡淡的甜意,这一甜就甜了几辈人。在记忆中,家乡的水井默默养育着附近的村民,若逢旱年七里外村庄的人也来井上拉水,往往有空闲的村民帮忙给装好一车水,外村人便感谢着渐远了身影。家乡的水井默默地迎来送往,季节更迭,井水保持着永恒的甘甜,就这样送走老一辈,也迎来新一代。   记得那时家里不易,蓝妮每天早早起床要担好两担水,然后急匆匆赶赴学校。蓝妮知道,如今纵使与故乡隔着千山万水,但心里的故乡一直不曾远离。去年和妈妈通电话,妈妈说学校合并了,村小学让村主任拓展成了一个大型石料场。如今村里的孩子要到5里外的镇小学读书,尤其读幼儿园的孩子更是不易,一大早父母骑车送孩子去几里外的幼儿园,下午骑车又接回来。这诸多不便又能向谁诉呢?思及此,蓝妮觉得自己特幸运了:就近读书,也不用父母接送,免了父母不少麻烦,也能让父母专心于农活,至少没了接送孩子的疲惫。   与此同时,蓝妮听说家里装上了自来水,这样大大方便了人民的生活,为此她兴奋不已。近年来,故乡的变化确实有目共睹,包括年轻人外出打工荒芜了的田地,还有整顿资源合并学校,以及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等等。想到日渐年迈的父母再也不用担水,蓝妮心头一阵轻松,然而母亲接下来的几句话如同当头棒喝,让她陷入无声的沉默。母亲说:“没经商量,自来水就接通到每家每户,切实地方便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只是从小喝惯了家乡水井里的水,再喝一口自来水,完完全全两种味道嘛!起初那些漂白的东西让咱们憨实的农村人好奇了一阵子,后来都慢慢习已为常,也就见怪不怪了。”蓝妮听到此颇为震惊,不相信似的再一次确认:“妈,自来水不是用咱家乡的井水吗?”   “听说抽井水要建水塔储压,工程麻烦,他们干脆图个方便用了上面涝坝水加以过滤,就成了咱村人现在用的自来水。”蓝妮的头瞬间“嗡”一下轰响,连呼吸都无法正常,一种喜忧交杂的感觉顿时笼上心头。   “井水现在也不用了,铁辘辘也不知被谁拆了去。我知道你们在外也不易,我今年打算多种些胡麻,秋后给你们兄妹捎去些,家乡的胡麻油不比其他,是我亲手耕种料理的,油你们吃着我放心,不像市场上的参七兑八。另外,离家远了,吃着胡麻油对家也有个念想。”蓝妮听到母亲在电话那边一如既往地念叨着,这边的她,泪水早巳肆浸了脸庞。   深夜,蓝妮在迷迷糊糊中好似听到自己在梦里的呓语:“人是村庄的一部分,村庄是人生命的一部分。人的自由决定了村庄的自由,村头的学校和那口老井做为村庄的核心,自然也不能例外。” 陕西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做羊羔疯手术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最专业癫痫病医院哪里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