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八万年前的惊天大逆转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2:19
摘要:柴汶河是大汶口文化的重要源头。最新科学发现,柴汶河上游大拐弯是河流袭夺的典型、稀缺案例,对研究黄河、长江、刚果河、亚马孙河流域演化具有重要意义。 柴汶河作为大汶口文化的重要源头,一直吸引着人们的目光。2018年10月,一篇发表于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通讯》上的《更新世一次河流袭夺时间后的流域地貌突变》的学术论文,让人们再一次把惊奇的目光投向了这里,投向了新泰人的母亲河——柴汶河。四川大学以极其兴奋的心情向世界宣告:我校刘兴年教授团队在NatureCommunications上发表文章——在河流袭夺与地貌演化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科技日报》以“八万年前的抢水大战,沂河输了”为题作了专题报道。作为1988年6月出生于山东新泰市的清华博士,美国、加拿大访问学者,国际水利学会(IAHR)会员,美国地球物理学会(AGU)会员,多个顶级国际期刊评阅人,该论文的第一作者,现任四川大学水利学与山区河流开发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的范念念,10多年前就注意到老家沂蒙山区的柴汶河,流向由东急剧转向西南,并在大拐弯上游发育出壮丽的峡谷与瀑布。在美国及加拿大交流访问期间,进一步了解到该研究区域在世界范围内的稀缺性和典型性。于是与中国海洋大学、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等国内外单位展开合作研究,经30余次实地考察,结合无人机测绘、声呐水深探测仪、光释光断代与碳14测年等技术手段,完成并发表了该成果。   研究表明,黄河支流古柴汶河不断溯源侵蚀,约8万年前切穿了淮河支流古沂河上游的分水岭,完成了该次河流袭夺,使古沂河急剧转向300度,同时在该处形成了20余米高的瀑布,该瀑布沿今柴汶河向上游移动,在坚硬的花岗岩山体中淘刷出峡谷,最窄处宽度仅2米。同时,袭夺弯处河道急剧降低,促使新的河流(反向河)向淮河流域发育,现在仍在不断扩张,即该处黄河流域仍在不断吞噬淮河流域。   河流袭夺在河流发育中起重要作用,研究历史已超过一个世纪,但目前证据确凿且能较准确定年代的案例非常稀少。   范念念是我高中大学同学、曾在新泰市委办公室、汶南镇、市委统战部任职的范伟宏副部长的爱子,他的最新科学发现,不仅改变了人们对柴汶河源流的一般认知,更重要的是为世界河流演变史提供了最重要的典范、稀缺实证,对研究黄河、长江、雅鲁藏布江以及世界上许多大江大河如亚马孙河、刚果河流域的形成和演变具有重要意义。   柴汶河大拐弯处位于离新泰市边界不到三公里,离新泰市区不到四十公里的沂源县境内。趁周六休息日,在搜罗恶补了有关柴汶河大拐弯地理信息和有关材料的基础上,自驾出新泰城,经北师店、太公峪,沿着九曲十八弯却是感觉最近的一条乡间山路前往参观考察。从太公峪水库至两县边境的制高点和分界线——金骡顶的山路虽然只有不足五公里,但由于夏季“利奇马”台风带来的大暴雨的冲刷,异常难走,几次冲坡失败,几次急停在转弯陡坡之上,但最后还是在异常颠箥、跳跃中冲过了金骡顶。放眼望去,一条几乎笔直的水泥路面像一条洁白的哈达舒展着伸向东方。从地图上看,这条路就是沂源的怡心路。路北是连绵起伏的丘岭,路南虽是然不十分广阔,但却是一马平川的冲积性平原,平原上满是快要丰收的庄稼,主要是玉米、花生、地瓜之类。再往南,那就是一条条大致东西方向植被茂密、满眼绿色的莽莽山岭。而在那山岭与平原之间,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时隐时现,因为雨季已过,河水不是太大。从卫星云图上看,这应该就是发源于牛栏峪一带的古沂河,也就是现在的柴汶河了。   前行十余公里,驶过保安村、胜利村、上淤土地村、下淤土地村时,由于树木和玉米地的遮挡,已看不到河流的影子,但看到路南一百余米处有一座红色断崖,中流砥柱般昂然屹立,仿佛是从西急驰而来的一列长长的绿皮火车的车头,至此嘎然而止。而在离它不远处的东、南方向又是一道道逶迤远去、郁郁葱葱的山岭,便猜想这个地方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柴汶河大拐弯了。正好前方路边有一位正在割草的老人,便上前探问。他说,这里就是大河的转弯处,村里人叫这条河叫大河沿儿。人民公社时期,县里曾想在这里建个水库,经专家测算,要用三个水泥厂生产三年才能够用来建大坝的水泥,所以大坝就没有建成。我告诉他说,多亏了当年没有建成,要不就破坏了这个天然的河流地质博物馆了。现在你们这里出名了,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河流大转弯,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说不定以后政府要在你家的玉米地里建一个大大的博物馆,到时你们可要发大财了。他听了非常高兴,说现在每年都有很多人都来这里探险游玩呢。我说,能开车到下边去吗?他说,可以的。前面有条拉砂石的路,可通东边那条河的河底。我道谢后,开车前去找路,一直开出去十几里了,也没有找到,只好返回,想从遇到老人的那个地方下去看看。但回来时,那割草的老人以为我已经看完回来了。等我说明情况,他说,我给你带路吧。真是不好意思,沂源人的率直、好客、热情是不能违背的。只好让他上车带路。走了不到几百米,路边有一小路顺坡而下。老人说,你从这里开车下去吧,从这里下去,往东一直走下去,再往西拐,就到河底了。按老人的吩咐,我半信半疑地开车下去,但开了不到十几米就发现这条土路已被大车碾压的车辙很深,且高低不平,再往前走有可能搁浅在这里,于是不敢再往前走,只好找了个空地倒车掉头返回怡新路上,遂决定步行下去探险。   沿着怡心路下面的一条田间小道,穿过一处苹果园和一片玉米地,便来到树木丛生的河边。由于树木的遮挡,在这里看不清柴汶河大拐弯的全貌。河岸很陡很深,有二三十米的样子,几乎找不到下去的路径。只好从倒伏的草丛树枝中试探着牵草攀棘,小心翼翼地往下走。等下到沟底,抬眼观看,才发现东、西、北三面山峰壁立,犹如刀劈斧削一般,南边是一片宽阔深远的山间谷地。从西边峡谷之间奔流而来的河水与从东边山谷中流淌不息的溪水在这里汇集,又向南奔流而去,再转弯向西,形成了此地特有的两水合流的大拐弯峡谷地貌。因此时已近中秋,水流不是很大。但从洪水来时现在仍挂在树梢上的破旧衣服和淤柴判断,在雨季到来时,这里用“洪水滔天”来形容也不为过。   按最新的科学发现来看,这从西而来的河水本是古沂河的一部分,由于柴汶河溯源侵蚀作用,在此处切穿了古沂河与柴汶河的分水岭,河流改道向南,又向西流去,形成了学术上所称的“袭夺弯”,柴汶河被称为“袭夺河”。古沂河也就成了现在的柴汶河上游了。而东边来的河水本与古沂河为一体,由于上游在此中断,河道下切严重,东去的河水也因此彻底改变了流向,由东北方向掉头向西,形成了世界上少有的“倒淌河”现象。这已被科考团队的地质勘探及发现的古沂河中3处卵石走向、排列与现在的流向相反所证实。   这时,我想起了范念念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的话,他说:“8万年前,古沂河经此地向东北方向流,古柴汶河则在此发源往西南方向流,二者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随着柴汶河源头向上游侵蚀、发展,最后切穿与古沂河的分水岭,从而将古沂河的上游河源段抢了过来,成为柴汶河上游。这样,成就了今天柴汶河‘急转直下’的壮美风光。”   他表示,袭夺的典型地貌特征如袭夺河、被夺河、倒淌河、袭夺弯、风口和尼克点(指河流纵剖面上坡度的突变点)等均完好保留,这是一起典型的河流袭夺案例,可为河流袭夺的地貌演化与机制研究提供天然范例与观测数据。   由于被袭夺,沂河源头水量急剧减少,积累了超过10米厚的沼泽沉积物。这些沉积物的年龄在1万—3万年之间,包含了末次盛冰期,即距今1.6万—1.8万年前后。当时,海平面下降超过120米,整个渤海几乎不存在,现在的山东半岛与韩国连在一起。这种剧烈后退的背景,一定会使得中国北方地区更加干冷。范念念说,这些沉积物有望揭示中国东部海岸线急剧后退的气候特点,并完善西部黄土高原和荒漠的发育历史。   要想完全看清楚柴汶河大转弯的全貌,必须在合适的地点再次登高望远才行。于是,我选择了与西边红岩裸露的山峰相对的倒淌河南岸的山峰。由于山势太陡,只好学动物世界中的攀岩高手,不带任何多余的东西,四肢并用,冒着一脚不慎,有可能掉下悬崖的危险,紧贴崖壁,牵草攀枝,脚蹬乱石,终于倚停在了悬崖半壁,此时已是无路可上了。但从这里已完全可以看清楚柴汶河大拐弯的大部分景色了。   我所处的位置,也许就是古沂河与古柴汶河分水岭的一部分,与西边相对应的红色悬崖绝壁应该是一个整体。但分水岭的中间部分已在八万年前被溯源侵蚀、步步后退的古柴汶河瀑布淘蚀冲刷的无影无踪、水平如砥了,只留下了无数滚滚乱石,形成了浩大壮观的白色石河。在此俯视整个大拐弯,顿感大自然造化无穷。西来之水,冲出断崖峡谷首先向南大致呈直角转弯,前行数近百米后又突然转流西南方向,进入新泰境内,形成了壮丽的峡谷奇观。而东来之水,也随后加入到南下的洪流。这些都是如何做到的呢?大自然的千奇变化和无穷能量真是匪夷所思,不是我们现代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上山易,下山难。上亦如此,下何以堪?在东边山峰岩壁间下来,沿着柴汶河左、右岸,在沙滩、乱石、杂树及溪流中交替前行,一直走到大拐弯的尽处,山势渐平,河道渐缓时,才停住脚步。一路上,“两岸青山相对出”“乱花渐欲迷人眼”“柳岸花明又一村”“危峰入鸟道”“清泉石上流”的景色一幕幕掠过眼前,让人心旷神怡,感慨万千。   在溪流深处,岸滩树下,路遇一牧羊老人,正坐在巨石上休息,便上前询问。他自称是半截沟村人。他说这条河,这里的人叫作卧地沟,两边的山一个叫青山,一个叫青山子。从下边看,山势很险,但上面是平的。山上,一边种的是桃树,一边种的是苹果树。他指着右岸那座高山说,那山叫瓦岗寨,是过去义军聚众造反的地方。四周很险,上面是平的。这让我想起了河南也有一个瓦岗寨,是隋末农民军起义的地方,又让我想起了沂蒙山区特有的岱崮地貌。他又说,你顺着河往左拐,再往里走,那里是最险的。我们这里叫南楼子、北楼子,中间曾有一架木桥,战争时被毁。八路军曾在这打过仗。前几年,村里曾有个放猪的,找不到猪了。后来,才发现是掉到下边去了。听罢此言,无须多想,真正的险要精彩之处,真正的峡谷精品原来就在南楼子、北楼子之间。于是便加快脚步,穿越乱石、溪流,一路北上,来到大拐弯的两河交汇处,向西边山涧深处而去。   所谓的南楼子、北楼子,其实就是古沂河被柴汶河瀑布后退至此切割淘蚀形成的高达二十余米的悬崖绝壁。河水从仅有2米至5米的狭窄绝壁间自西向东穿涧而过,深红色的花岗岩绝壁之上现已没有任何所谓的楼房建筑。既然有此流传下来的名字,说明这里也许真的曾有过这样的建筑。因为是在曲折的大转弯深处,这个像两扇大门似的绝壁从外面是很难看到其全貌的。为此,我只好从悬崖边攀岩跳到水边巨石之上,因没有能容纳双脚可作跳板的石头,不得不又脱了鞋袿,卷起裤腿,赤脚踩着水中的石头渡过清澈见底的一潭碧水,来到乱石浅滩之上,仔细欣赏这难得的奇美景致,用手机拍下了不少照片。再往前走,水已很深,只好返回。但在返回渡过水潭时,因脚下失滑,卷起的裤腿和手中高擎的运动鞋无一幸免,全湿透了。再次回望这一眼难以看透的世上少有的峡谷奇观,直觉得这里可以与金沙江上的虎跳峡和长江三峡的夔门相媲美,只是现在正是枯水季节,水量不是很大。如果是夏雨季节,山洪来时,从这里喷射而出的急流是何等壮观,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等顺原路返回岸顶之上,这里的险要形势又一下子归于平淡,原来的险峰绝壁之上只是一片绿悠悠的田野,真有点“横看成岭侧成峰”之感。这里只是一道深沟,一个从上边看不透的深谷,牧羊人所说的“卧地沟”三字,名副而其实。从这里的地名“上淤土地村”“下淤土地村”“地淤沟”“半截沟”以及这里越往下平原面积越宽越大的情况来看,在八万年之前不但没有这个大拐弯,也没有这样的峡谷,河流也在现在峡谷的二十米之上自西向东日夜流淌。那时的古沂河上游水量是非常充沛的,要不然不会形成大面积淤地平原,不会有现在的物阜民丰。可以想象,当古柴汶河瀑布慢慢地溯源侵蚀到沂河岸边时,突然有这么一天,整个沂蒙山区气候突变,狂风甚至于台风,暴雨甚至于特大暴雨大作,古沂河“潮平两岸阔”与“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水漫金山”等叠加效应一起迸发,柴汶河瀑布也开足马力淘蚀与古沂河之间的分水岭,漫溢的洪水不得不掉头向南倾泄,这又进一步加大了柴汶河瀑布的淘刷动能,于是河水改道,瀑布步步后退,在花岗岩山体上生生淘蚀开凿出了这举世罕见的柴汶河大拐弯峡谷地貌。本来应该继续向东北方向流去的下段古沂河突然失去高位水流优势,不得掉头西下,与已南下的古沂河会合一处,“倒淌河”由此诞生。一部分被当代村民称之为青山的分水岭也随着柴汶河狂涛巨浪的淘蚀冲刷变成了细沙微尘消逝在历史的长河里,只留下了一些滚滚石河与清泉溪流供后来人凭吊追寻。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那步步后退的柴汶河瀑布在八万年之后依然存在,现在依然在离柴汶河大拐弯1.4公里处以2-3米的高度继续完成它的未尽使命。就像黄河上的壶口大瀑布演变一样,原来在其下游的龙门瀑布历经几百年的溯源淘蚀,河床崩塌,现已后退几十公里,变成了现在的壶口瀑布,龙门瀑布曾经的壮丽永远地消逝了。因时间关系,我没有找到现在的柴汶河瀑布,没有亲见。但回城之后,范伟宏同学从微信中发来了他在爱子范念念的陪同下于夏季雨后拍摄的柴汶河瀑布照片,算是了此心愿。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曾说过:“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罕至焉。”经过近一天短暂而有意义的实地考察,虽险情不断,挂一漏万,而收获颇丰,不只为柴汶河有这么一段精彩绝伦的惊天大逆转而让全世界所瞩目由衷地感到高兴和自豪,更为新泰人才辈出且勇攀世界科技新高峰感到无比骄傲与自豪。 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呢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石家庄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