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心灵】如烟往事_4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09:37
无破坏:无 阅读:1137发表时间:2019-02-25 15:54:53 摘要:将心事想了无数遍。把即将到来的知青生活都编排演绎到了十年以后。心里早就做好无法调回,将在一个艰苦偏僻的山区终老一生的打算,一种“壮士一不去复返”般的悲壮油然而生…… 天阴沉着,云层很低。风轻啸,将一种明显不同于北方的阴寒吹到身上,一直钻进骨头里。很潮的天气,空气中的水份都快饱和了,不一会儿,头上就凝起了一层白色的雾气。   天大亮了,街道上昏暗的路灯已经熄灭。站在长途汽车站售票处的外面,看着行色匆忙的路人,一时竟然不知怎么办才好。   往事历历在目,在德州园林二场打工的情景全都涌到了眼前。曾经令我尴尬不已的事情,此刻也成了一种美好的回忆,热热的浪头在胸中涌动着。   我有些后悔离开北方了,如果还在园林场,这会儿应该下夜班了。喝过玉米面的热粥,吃了金灿灿的窝头后,就可以躺回到位于马厩中我的铺板上,伴着骡马熟悉的味道,进入梦乡。可是,我却在干得最顺手的时候离开了那里。   不知道跟了我那么长时间的守护犬小豹会不会到处找我。它的前一届主人离开后,它就长久地找寻过,许多时候都无心吃食,瘦得皮包骨头。想到曾经陪着我渡过许多漫漫长夜的小豹,与我分别时发出的那种凄凉的叫声,心头就会涌出种莫名的感伤,感到非常对不住它。   我是一路硬站着从德州到广元的。火车上人太挤,长久地站立让全身都僵硬了,而那种有节奏的“咣铛”声,一路摇晃着我。直到这会儿都仿佛还在车上。头晕乎乎的,耳朵里还有车轮与铁轨合奏的余音。脚下的大地也似乎在有节奏起伏。   火车是黎明五点多到达广元的,担着在园林场精心挑选购买的两提包又大又甜的水果,跟着出站的人流一路小跑来到长途汽车站,满头大汗地挤到了售票窗前,却被告之到南充的车票已经售到了一个星期之后。稍一犹豫,后面就伸过许多只手来,差一点就把我挤出了买票的行列中。赶紧把钱递进去,把那张珍贵的车票接了过来。   票已仔细地看过了,的确是七天后的。今天是腊月二十四,连今天在内,再过七天是大年三十,加上长途客车在路上的两天,也就是说,我还能在大年初一的下午或者傍晚赶回到家里。想到要在这陌生的城市待上一周的时间,就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涌出。   在离长途汽车站最近的一家小旅店住了下来,坐在那张铺着白床单的床上,想着无边的心事。这是一个二人间,两张床是相对摆放的,床之间还有一张条桌。靠门的地方,立着一个单门柜,可供旅客放东西。这应该是小旅店中最好的客房,而其他的房间,都是四人乃至六人间,床与床之间靠得紧紧的。   能住进这里,全靠在二叔供职的农林局开出的那张介绍信。登记时,那位年轻的女服务员也就在介绍信上瞟了一眼,就直接在职业一栏中写下了“干部”的字样。想纠正,却没有说出口。就这样,我这个还没满十九岁的少年就被当上了干部,住进了旅店中条件最好的房间。   将心事想了无数遍。把即将到来的知青生活都编排演绎到了十年以后。心里早就做好无法调回,将在一个艰苦偏僻的山区终老一生的打算,一种“壮士一不去复返”般的悲壮油然而生。   之所以想得这么幼稚和悲观,是与我将已经到手的工作让出去有着直接的关系。那个时候,父亲病退,家里也和单位协商好了,由我去顶班。父亲所在的是令人羡慕的国营大公司,管着全地区十多个分公司呢。公司甚至将我的工作都做了安排。我进去后,还是到父亲所在的联合仓库工作,当一名库管员。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呀,崭新的生活正站在前方朝我微笑。如真能那样,我将在十七岁那年就正式参加工作,足以弥补我失学打零工的遗憾,而父母亲对我们几个子女前程的安排也就顺利实现了。   那时,我的大姐凭着自己的努力,在一家制药厂找到了工作,包装车间的职工,活不是很累,待遇是普工,虽说不是大企业,但却是国家正式工人,解决了自己的生活问题。   二姐下乡已经多年,按照当时的规定,两年后就可以上调回城,由国家统一安排工作,除非你表现不好,得不到生产队和公社的推荐。我这一顶班,三个孩子的工作全都解决了。小弟还小,刚刚进入小学,到他长大,还不定是个怎样的情况呢。   父母的如意算盘却因二姐背着家里悄悄解决了婚姻问题而打乱了。怪不得与她一组的两个知青姐姐都陆继回到了城里她却不能,怪不得在乡下陪她时经常在半夜听到她悄悄的哭泣……情况变得扑朔迷离,我知道,我又来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   和当初为了家庭放弃学业一样,这一次,我选择放弃顶班。老姐结婚了,接下来就是怀孕生子,我不愿意看到母亲那担忧的眼神,宁可把顶替父亲进公司工作的机会让给老姐,自己走上一条颠沛流离的道路。于是,就有了我打零工的事情,有了我的北方之行,有了在园林场值守当警卫的经历。   与我住对面的是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五十来岁。他也是被阻隔在回家路上的人。他的票比我还在后面,要在这里等上十天之久,大年初三的下午才能回到家。与他相比,我真地算是很幸运的了。他见我将东西收拾停当了,就和我寒暄了几句,拉了一阵“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之类的家常,说是有事需要帮助就言语一声,就走出了门,到市中区散心去了。   我也走出了房间,来到外面那个不大的厅中。墙上的挂钟“铛铛”响了九下,算起来,也就在屋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却感到是这么的漫长。   信步走了出来,沿着那条并不宽阔的街道走着。天还是阴着,一如我的心情。风似乎更大了,不时有一些冰凉的东西刮在脸上,定神细看,原来才是细小的雪珠,心里不觉一喜。   街上行人不多,且都走得匆忙,都有许多事要办的样子,只有我一个闲人。而且我这个闲人还这么年轻。这种无所事事的状况让我自己感到有些难为情,但一想到这种情况并不是我造成的,况且我自己正在为接下来的知青生活做着思想上的准备,就释然了。   就在这样的心景中一路向前,一条大河出现在了前面。穿过马路,来到堤岸上,手把陈旧的栏杆,看着冬日里的泛着粼粼波光的江水。这应该是嘉陵江吧?它的下游就是我现在的家乡南充。如果我能变成一条鱼,顺着江水很快就能回到家里。想起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参加市里统一组织的横渡嘉陵江的活动,我是坚持完全程没有上到救助船上的小学生之一。尽管上岸时,被冲出预定的地点好远,但毕竟靠着自己的力量游完了全程。那个时候,心里感是那么自豪。可那时,我想过会有一天来到同样是嘉陵江水系的广元吗?想过也会长大,也会有许多心事吗?   几个高中生模样的人结伴从我面前走过,男女都有。边走边讨论着什么。可能是意见不统一吧,谈论得很是热烈。下细一听,原来他们谈论的也是上山下乡的问题。从年龄看,我和他们是同龄人。如果我也读了高中,应该和他们是同一届的。他们将在来年的秋天高中毕业。难道这么早学校就在动员上山下乡了?还选在了春节前夕。我不得而知。想着自己早就在市里的知青办公室报了名,心里又涌出几份自豪感来,有了种过来人的感觉。   记得临走的时候,园林场的徐场长挽留过我,对我说:“干得好好的干嘛要走?你留下,就在这里干,凭你的表现,只要一有招工名额,第一个就给你解决!到时,你就是正式职工了。”   我笑笑,认真地说:“哈尔滨癫痫病三甲医院哪个最好我早就在那边的知青办报了名,是一名准知青了。只是那时这项工作还没有开展。我这次回去,就是要去下乡的。”徐场长笑了,说道:“小四川,你说得也对,这做人呀,就得要讲信用。你走吧,回去吧。去履行自己的承诺。不过,我也给你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想回来,园林二场随时会对你敞开大门的。”   是离家太久,泪点变得低了吧,我的眼睛竟然模糊了。掏出手绢来,使劲儿擦去,还好,从周边经过的人并不多,就算是有,也不会注意到我这个闲人的。   不知不觉间,中午时间到了,最先感觉到中午到来的,是头顶上渐开的云隙,从天顶射下的阳光那么的温暖,带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肚子也被唤醒了,发出一阵阵急切的“咕咕”声。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沿着来路返回,无意间看路旁有一家不大的小人书店,里面的墙上或贴或挂,全是花花绿绿的连环画的封面。哈哈,造化,这里居然有一家小人书店!来的时候大概是没有开门吧,要不,仔细观察过路边景色的我,为什么会没有发现呢。这下,日子应该不难熬了。   离小人书不远就是一家小面馆,这种格局,简直就是为我精心准备的。走进去,要了一碗素面,好歹填了下饥饿的肚肠,就一头扎进了小人书店中。   与南充的小人书店相仿,一间约十多个平米的屋子里,摆放着几排长凳,那就是供人坐着看书的地方。记得儿时,在兜里有几分钢崩儿的时候,也会钻进书店,把那些精美的连环画看上两本。时光荏苒,转眼过去了这么些年。就在我快把童年的荆州哪所医院看儿童羊癫疯好记忆全消磨光的时候,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我又走过了小人书的王国中。   迅速地将贴在和挂在墙上的那些封面浏览了一遍,选了一本自认为好看的连环画,很快就沉浸在了阅读的快乐中。   那时的连环画分成绘制版和电影版。绘制版是全人工画出来的,其人物和景观的线条明快,寥寥数笔就把人物表情和动作勾勒了出来,且这些图画是连续的,透过一张张精美的画面,就能组合成一个生动的故事。而电影版则是截取的电影中片段,它们全是蓝色的,尽管人物逼真,却显得有些沉闷。我喜欢绘制的连环画,它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想象,把读书的过程变成欣赏和再创作的过程,以自己的想象,让书中的情节更加丰富。   我一本接一本地看着,沉浸在了连环画描绘出的意景中,直到夜幕的降临。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准确地说是1974年春节前的那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几天时间里,就经常见到一个身材高挑,瘦骨伶伶的少年行色匆匆地游走在广元的街头。吃着最简单的饮食,把大量的精力花在了那个小人书店里。以至于和守店的那个老者都熟悉了起来。每次前往都要打个招呼,而离开时,则会听到一句“明天请早”的话语。   我像个孩子似地沉浸在连环画带来的知识和快乐中,不再数秒度日,不再报怨路途的难行和遥远。看到兴头处,不觉满脸溢笑。我甚至盼着时光能慢一点走过。儿时,由于要承担寻找生火用的树叶的任务,想看书没有钱,更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偶尔能去小人书店看上两本书,就跟过节似的。更多的时候则是低着头尽快从小人书店前经过。想看书却不能够看,心里的滋味是酸楚的。眼下的这几天,我却过够了阅读的瘾,看了数十本连环画。我常坐的那根单独的方凳,也是被有意留了下来,专门让我坐。老者甚至还会郑州癫痫病哪治疗的好让他的孙女给我倒上一杯廉价的茶水,放在我的面前。   我在连环画的王国与现实的世界中游走,时而沉浸在小人书描绘的情景中,时而又回到现实里来。还经常将二者结合,用我自己把书中的主角替代,心里盘算着我若是他们会干得更好。特别是在阅读那些农村题材的连环画时,更是如此。晚上,在与同室的那位旅伴摆谈过家常后,就将白天看过的连环画在心里细细地过上一遍,直到进入梦乡。   一周的时间并不长。正当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心想这样活着也还可以的时候,乘车返乡的日子终于到了。怕误事,特地在旅馆里登记了唤醒服务。旅馆将提前一个小时将要乘车的人叫醒。   这天晚上,我好久都不能入睡,想到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一种激情在胸中涌动着。直到外面的挂钟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声响,预示着下半夜的到来,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梦中,我成了一个地道的农民,胡子白且长。我的身后是连绵起伏的群山,上面全是我和社员们一起开出的梯田……   共 43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