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柳岸•爱】贴秋膘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16:55
摘要:如今,又到了贴秋膘的时节,真想再吃一顿妈妈做的烙饼摊鸡蛋,没有肉的秋膘也一样令人感动;真想再掀一次妈妈炖肉的柴锅盖,也好再让当年那种炖肉的浓香扑面而来。很怀念从前贴秋膘的美好情景,很怀念父母、姑姑给我童年那些暖暖的爱。 立秋一来,北京人的习俗,又是该贴秋膘了。年轻人会好奇地问,贴秋膘是啥意思?贴秋膘,无非是在立秋这天要吃炖肉、炖鸡、炖鸭、炖鱼之类,至少也得吃顿肉饺子,来补一补夏天流失的体重。贴秋膘肯定跟肉有关,没有肉这秋膘可怎么贴?但眼下的人,很多都是不缺肉,特别是那些丰满富态的胖子们,还真是打心眼儿里就怕贴秋膘。本来减肥就挺费劲,你再给他贴一次秋膘,他能不怕?   可是我父亲就不怕,他说忙忙碌碌地熬过了一个苦夏,不贴秋膘哪行?父亲说的这话,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候贴秋膘,是件发愁头疼的事。为啥?没有肉啊。买肉要凭肉票,一个月只能供应一斤半斤的;买油也是凭票,大概每月就是四两半斤。那时的人们,都盼着贴秋膘,肚子里实在没油水,太素。   据父亲说,以前买肉时,要排很长很长的队伍,而且谁都讨厌瘦肉,总盼着买到肥的,最好是三指膘以上。假如能买上猪板油,那是最让人开心不过的事。当年父亲买肉排队,如果遇上瘦的,他会主动让后面的人先买,一直等赶上肥肉,他才肯割下几斤。把肉买回家的时候,父亲还常会在路上和人炫耀,“看咱这肉买的,三指膘啊!”他把三个手指并拢在一起,比画着肥膘的厚度。   可当时的人是“糠菜半年粮”,根本吃不饱。何况是猪,它吃的不过是野菜谷壳之类,你要它长肥膘,那又怎么可能呢?父亲和母亲也养过几头猪,我还为它拔过野菜、割过猪草。那时候的猪,长得很慢很慢,不像现在,半年就可以出栏。我记得父亲说,家里养一头猪,需要养一年半到两年才能出栏。出栏的那天,会惊动四邻,让邻居们帮忙把猪逮住捆好。   我在很小的时候,有过关于逮猪的记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围住我家一头刚刚喂饱的大黑猪。那猪怕见生人,见了也会恐慌,仿佛知道它的厄运就要降临了。父亲首先拽住了猪尾巴,那猪急得低头向前挣脱,一个手疾眼快的男人,两手猛地拧住猪的耳朵,另一个人急忙横向去搬猪腿,剎那间,猪便扑通倒地。猪被按倒在地,立马会疯狂地嘶叫着,那声音让人听得心颤。父亲让母亲把捆绑猪脚的绳索递过去,母亲拿着绳索的手却一直在颤抖。每到卖猪时,母亲都会很不情愿,那猪是她一勺一勺喂大的,喂了几百天的光阴,多少也会生出一些情感来。   卖猪要到五里外镇上的收购站。临走的时候,父亲还承诺,卖了猪要买回两斤鲜猪肉,也好给我们贴贴秋膘。父亲用独轮车推着那头被捆了四脚的大黑猪,一路颠簸,一路听着它的嘶叫。   走进收购站的时候,那猪听到它的同伴发出阵阵凄惨声,竟然吓得又拉又尿。父亲烦了,心疼地骂道,“你这缺德倒霉的东西,早不拉晚不拉,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拉尿,你就不能再忍一会儿吗?。”这样的一拉一尿,让父亲白白丢失了好几块钱。那时候,一个劳动力上一天工,不过才挣几毛钱。   过了秤才知道,这养了快两年的大黑猪,体重只有一百三十斤。下一步就看给猪评等级了。父亲的眼睛紧盯着收购员手里的剪刀,那剪刀,就是收购员在猪身上做等级记号用的。父亲盼着能给猪评级高一点,等级越高,价钱也就越高。收购员上下打量了一下猪身,伸手又摸了摸猪脊,飞快地在猪背上剪出了三级的记号。父亲不大满意,眼巴巴地看着猪背上的三级记号,但又很无奈,只好沮丧地走向结算的窗口。拿了钱之后,父亲本想在镇上买两斤鲜猪肉,家里人都在等它来贴秋膘呢。但父亲站在猪肉摊儿前转而一想,一个猪钱要供孩子们上学,添加冬衣,买油盐酱醋,置办农具,再还上一些借款,也就所剩无几了。这样一来,贴秋膘的猪肉便化成了泡影。   立秋该贴秋膘的时候,吃肉,常常像做美梦。没有肉吃,母亲就拿自家的土鸡蛋,摊了满满一大碗。她还风趣地对我们说,“鸡蛋当肉,更能长寿。”母亲摊出的鸡蛋,颜色是鲜亮嫩黄的,无论放油多少,都会又松又软,吃母亲摊的鸡蛋,口感总比别人的要好。我曾经悄悄地问过母亲这其中的奥妙,母亲淡淡地笑着说,这没什么呀,只要把鸡蛋液充分地打出气泡来,再把油锅烧热,倒进蛋液,稍等下面定型,用铲子轻轻托起,再让上面的蛋液流到锅底,这样循环反复地操作,摊出的鸡蛋即不糊锅还又松软。鸡蛋摊好,母亲点燃大柴锅,再烙上一摞大饼,这美味的烙饼裹鸡蛋,就算给我们贴上了秋膘。贴秋膘的时候,母亲会在烙饼里为我夹裹更多的鸡蛋,她说我太瘦弱,要多贴一些秋膘才行。我不知道贴秋膘的含义,只明白妈妈爱我。   不过,贴秋膘也有吃肉的时候。那年立秋,姑姑从城里回来,就给我们割回了一块鲜猪肉。记得那天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说,“今天是立秋了,给我乖乖的小侄儿贴贴秋膘吧!”姑姑一边说,一边把一块水果糖塞进我的嘴里。她那笑眯眯的眼神里,洒给我的都是甜蜜。小孩子不懂得什么是贴秋膘,只知道急着吃肉。母亲把肉洗净切好,放进铁锅里加上葱姜大料,然后在煤火炉上去炖。煤火炉就放在院落的柿树下,蓝色的火焰扑满了锅底,两三盏茶的功夫,肉香便飘满了整个院子。我像一只小馋猫,围着暖暖的炉火,踮起脚尖儿,不断地向肉锅里张望,看着想着,也就控制不住口水了。   “孩子,不要着急嘛,肉香味刚刚开始飘出来,其实那肉还没有真正炖烂炖熟呢。”母亲一边微笑着说,一边把炉火慢慢减弱。   “别急,还要慢火咕嘟一会儿才行,”她把一只竹筷扎向锅里的肉,打探着肉烂的程度。   父亲坐在院子里的木椅上,慢悠悠地抽完了几支自卷的旱烟。我仰起一张小脸,急不可耐地问父亲,“锅里的肉能吃了吗?”父亲见我可怜兮兮的样子笑着说,“能吃了,能吃了。”   我笑着走到肉锅前,父亲起身慢慢掀开炖肉的锅盖,啊!一股浓浓的肉香扑面而来,这是我儿时对肉香最美好的记忆。这时妈妈走过来,用竹筷小心地夹起一块又红又亮的猪肉,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几下。她吹的时候,肉块儿还在不停地颤动着诱惑。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小嘴等待,一直盯着那诱人的香气飘散。当妈妈把浓香酥烂的肉块放在我的嘴里时,我不光品尝到了肉香,同时也尝到了爱和幸福。也许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和幸福,但事实上,爱和幸福已经悄悄注满了我的身心。   立秋吃肉贴秋膘,是我们小时候最为盼望的一件事。但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吃肉不过是一种奢望。每年立秋贴秋膘,真正能吃上肉的百姓人家,又能有多少呢?艰难困苦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吃肉贴秋膘再也不是什么难事愁事。但我总感觉,现在的肉没有从前香了,现在的人贴秋膘的意念也越来越淡了。   如今,又到了贴秋膘的时节,真想再吃一顿妈妈做的烙饼摊鸡蛋,没有肉的秋膘也一样令人感动;真想再掀一次妈妈炖肉的柴锅盖,也好再让当年那种炖肉的浓香扑面而来。很怀念从前贴秋膘的美好情景,很怀念父母、姑姑给我童年那些暖暖的爱。      ——2018.8.10(北京) 哈尔滨癫痫怎么治好的快江苏有专业癫痫医院吗武汉哪个医院治羊角风好得了癫痫该如何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