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江山多娇】岁月沉香(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04:20

有文学之梦,当从《魂》社开始,那年我19岁。

19岁,一个花开正鲜艳的年龄。一群血气方刚的学子,从四面八方奔徐州师大而来。206宿舍,便成了我们*一个遥远里温馨的家。

“206”这个数字,怕是一辈子都会深深地烙在我们的记忆里。在这里,我们度过了青春季很美好的时光。206共八位成员,大家都来自农村。一份质朴、善良和诚实把我们集结在一起。考取师范,仿佛是逼不得已,谁想那一年师范类学校偏要提前招生。那些年,当一名老师并不被人看好。特别是在农村,更有一种不被人瞧得起的猥琐,就连大声说出去似乎都有点羞涩。我走那天,只在沉默里背起行囊,一个人去了远方。心里的委屈和落寞,充溢着原本青春灿烂的流年。本该欢喜,却怎么都欢喜不起来。与我一同进退三年的同学,她考取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专财校。那家伙,火热了好几天。大队又是放电影,又是吹喇叭,亲戚邻里祝贺了好多天。走那天,许多人欢天喜地送出村子,期待三年之后能诞生出一个封妻荫子的大官来。很不能忘怀的,是临行前三老爷说的那句话,要是能少考个几十分就好了。我知道,那一种无奈低语里仿佛藏着一种莫名的期待。高中三年的拼搏,在一场无言的落寞里走到了尽头。我觉得考取这样的学校,有太多对不起父母,对不起那些关心我爱护我期待我的那一群质朴的父老乡亲。我知道他们要什么,然而我并未能如他们所愿。

大家带着一种对前途的迷惘,走进了这个原本高傲的大学。一开始都没有什么好生气,从言谈和举止里似乎就能让人体会到有太多的不自信在。然而,已经回不去。206一时间,便成了我们相互倾诉相互安慰相互依赖的灵魂栖息处。从相识到相知,我们开始了一段春花秋月般的旅程。元旦那天起,我们就约定开始写日记,直写到我们毕业的那一天,谁都不许停下。我们约定每周都要看一场电影,把高中那一段苍茫的时光补回来。我们约定,只要学校组织的社团,都要积极参加,并且保证每个人的学习成绩都不要落下。我们约定从那天起成立一个文学社——魂社,每月出一期杂志叫《魂》,用它记录我们成长的一段段经历。宜山任社长,我任主编,大家各司其职。就这样,我们把那一段曾经认为空虚无助的时光,过得充实而璀璨。魂社在徐师大206宿舍内,诞生了。*一期刊出那天,为了庆贺,大家都喝了酒。那晚我们约定,不准不醉。我们都醉了,醉在曾经豪情万丈的青葱岁月里。从那一天始,我们计划着要把以后的每一个日子尽量过得山青水秀,不枉人生这一段匆匆的行程。

每天晚上下了自习以后,我们都要聚在一起,用复写纸誊抄着我们用心感受着的酸甜时光。每一次印写,就是十多本。一个字一个字,一个标点一个标点,端端正正地把人生中这一节节酸甜刻写进自己的记忆里。它代表着我们这群人的精神,只要我们在,206之魂都将永远不会散去。就是现在,毕业了那么多年。大家分别在天南地北,仍然要相互地祝福相互地激励。有事没事,每一年都要聚个一两次,诉诉衷肠,拉拉家常,调侃调侃日月。哭的时候,哭一哭。笑的时候,笑一笑。努力地把每一个风花雪月,都过成幸福状。

“206”早已成为记忆里的一抹尘烟,但精神一直在。每次看到我们用心用情经营的那一份美好,心里便会膨胀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我想那一份过往里的美好,将会守护着我们即将垂垂老去的未来。

大学毕业了,在一汪汪泪眼中又将远去。

那年,我没敢回到家乡。我怕自己磨不开那份自尊,过得不快活。所以,我选择逃避。在遥远里,我只想我的父老乡亲会一直认为我过得很好。自此,在那个僻远的江湖,我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清净有序的教书生涯。我努力,我进取,我快乐。我想用一份真心,给自己换回一个别样的满意的人生。几年下来,我得到了那里的学生、家长和学校充分认可,我得到了我所得到信任和褒奖。有人夸张地说,你的荣誉证书得用麻袋去盛放。我只是笑了笑。其实,教书这件事原本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你用心,用情,用一种快乐的理念和方法,带着一群孩子玩出一种自我来,谁都有机会有理由去成功。

几年后,在美术班行将走向死亡的那一刻。学校安排我,去挽救曾经成为学校一面旗帜的美术专业。那年我三十岁。三十而立,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立了什么?每个月二百多元的工资,常常还不能及时发到手。我不知这一点微薄的收入能为父母做点什么,能为这个家做点什么。每次回村,总要提心吊胆,我怕遇见曾经的同学。怕他们开着小轿车追着我打招呼,怕他们大包小包地拎着美味佳肴去看望他们的父母。那时,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羞涩地蹩过原本不太宽阔的田间小道,我害怕自尊心再一次受到伤害。遇到热情不减的相亲,我仿佛失语。回家,每一次总是要躲起来,躲进书房或躲进南大河的苇丛。我不想,谈我的学校,谈我的事业,谈我的工资。当我把这个月仅存的三五十元钱交到父母的手里时,我总觉得对不起他们这么多年千辛万苦的培养。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囊中羞涩,该如何去面对我吃奶粉的孩子,面对我们这一家人正常的烟火生活。那时总想,老九啊,你何时才能像政府部门那些吃皇粮的官员一样,人前人后显摆得风光无限。

在激烈的矛盾斗争中,我接下了美术班这个烂摊子。有人鼓励我上,有人劝说我退。其实我心里真的一点底都没有,只凭一腔热血。当初,我也怕弄不好,害怕那么多年的声誉会从此画上一个不完整的句号。

做教师那么多年,我似乎有些麻木,更多是有些迂腐,我总觉得生下来就该是被别人使唤的命。接下来,我开始了步入了拯救美术专业的艰难历程。听说我要去代课,那一年高一招生出奇地好。三十七名学生,纷纷从全县四面八方涌来。开学*一天,我就开始谋划这一段注定坎坷的行程。我用自己曾经认为好使的头脑与智慧,下定决心去做一次次出人意料的尝试。我在班级里开办了一个文学社团,每月出一期《五色土》杂志,设计、美编、插图、组稿、书写等每一次活动由学生们全权负责。我只在幕后。我把孩子们对文学、美术的兴趣和爱好激发出来,用一种别样的方式展现给全校师生。我告诉我的学生们: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勤奋了,每个人都会登上世界上任何一座成功的殿堂。学生做了,做得很积极很主动很认真,仿佛视它为生命,白天黑夜的守护着。在我的指引下,《五色土》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偏僻学堂里恣意生长,并且枝繁叶茂。

学生们把自己的心事,把自己的心愿,把自己的喜怒哀乐,用一个个稚嫩的文字表达出来,发表在这一份饱蘸大家心血的五色土杂志上。《五色土》激励着学生们的进步,也激发着学生们的热情,这里成了他们倾诉心声之地,也成为他们茁壮成长的乐土。

我为何说它是一个梦,那些年,高考对于一个乡村中学而言。能考取三五个学生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大多数学生也只能是陪考。我把三十七位同学鼓动起来,就想让他们都能去实现这个梦。那些时光里,一有时间我就给他们宣讲名人成才与成功的故事,给他们讲述父老乡亲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与不易。我与他们一同进退,早起晚睡,挑灯夜战。果真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后,这个班竟有二十位学生考取了理想的美术院校,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避免了美术班将被砍伐的厄运。

又一个三年过去,面对送走的学生,那一年心底五味杂陈。对自己,对学生,对我苦心经营的那一亩三分地。高三毕业的很后一个晚上,我读了一篇自己用真情书写的《走好,同学们》的文章。在场的每一个学生,没有一个不潸然泪下。就是现在,那些经常回来看我的学生们。一提起这三年,每个人的脸上仍然都洋溢着灿烂的不舍。

《五色土》,凝聚了那一届全体学生心血,绽放了她三年里难以忘却的美丽。

三年,恍惚一瞬。不知觉间,自己鬓角都凝了霜。未来是什么,路该怎样走?这一切都不在计划里,我只想过着一份属于自己的快乐又简静的生活。

新的世纪拉开了万象更新的局面,私立学校在晋陵大地如雨后春笋般茁壮崛起。

那几年,好多人都凑点细软捐了门槛,寻了一个别样的去处。南的南下,北的北上。剩下一部分人,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也纷纷逃离了乡村。随着大军连年迁徙,我也动了一份要走的春心。是为了糊口,还是为了实现自身价值。没人能说得清。也许这是一场潮流,它来的时候,谁都无法阻挡。

经过一关关的淘汰和筛选,在盲目里我幸运地被录取到大家都认为很有前景的一所私立学校。一晃又是一个三年,那年我三十六岁。在那里,我尝到了私有制的公平与快乐。多劳多得,优绩优酬。没了公办学校里面的争风吃醋,好逸恶劳和任人唯贤。好多人都平静了自己的一份心态,各做各的一份事去。没人再想起,找个熟人,花点闲钱,捐个门槛或弄个一官半职。在那里,不论你是天皇老子,还是乡野村夫。只要业务不精,都有可能面临被辞退的威胁。所以大家做任何事情,都格外地用心格外的勤奋。不知什么原因,大家一下子都喜欢上了这种机制。花自己的力,挣一份理所当然的钱,好不快活。

在那里,我得到董事会的赏识。第二学期,就开始筹办这所学校里的*一个文学社团,丰泽园文学社。每一期,上千篇稿件雪片样飞来。选稿,改稿,设计,排版。我在别人闲暇的时光里,又开始了自己与文字的风花雪月。

在那里,我认识了诗人大卫,作家陈恒礼和刘蕴慧。接触了一批又一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文学爱好者。我辛苦,我快乐,我享受,我激动。《丰泽园》报纸的一期期出版,让这个原本花香沁人的校园更增添了一份锦绣。好多老师也和学生一道,高兴地拿起了手中的笔,用不再浮躁的心情去描摹着自己那一份曾经的热烈与奔放。文学以其无形的张力,影响了一群人,也团结了一群人。在文字的平仄韵律间,好多人开始墨写诗意撩人的情感与忧伤。

那些日子,尽管我活得很累,但我快乐。我总觉得自己还有一份被人利用的价值,用这份价值还能换回那么多人的认可。在这里,我和大家一样平静了一份原本浮躁的心态。也许,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静得下来去和文字,演绎一场场轰轰烈烈的爱恋。

我离开那地方已好多年,丰泽园文字之香还在延续。

每每遇到从前的朋友、同学、同事,他们还会高兴的谈起当年丰泽之园里,曾经绽放的那份美好。

不小心,时光就这样一天天走过来。那些文字墨香,依然氤氲在匆匆的流年里。

岁月面前,我们不再是轮回。

长沙小孩癫痫病治疗什么状况定位癫痫发作引起原发性癫痫的病因有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