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春秋】热土恒温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1:23:41
破坏: 阅读:2047发表时间:2015-05-14 10:52:15
摘要:散文

我在少年时就已离开了故乡,全家也搬到县城,至今已近40年了,可每当回故乡时,村里人还是叫着我的小名说:“回咱家吃了饭再走。”听了心里暖暖的,即使是年青人不认识我,经大人介绍说:这是咱村的人,你们应该叫爷爷、伯伯,年青人马上就热呼起来:听父亲说过,您和我父亲小时候……讲出一串串我在故乡的往事,有的事连我也淡忘了,他们还记着,故乡热土恒温在,牵动游子思乡情。
   一
   我的故乡在太行山上榆社县南河底村,虽离县城只有4公里,但也只是百余户的小山村,但有两个特征明显:泉水河与浊漳河在这里相汇,形成一个“丁”字形的开阔地,河畔树林连片,滩地肥沃;这两条河成“Y”状伸向北方的源头深沟里,每条沟有数十个村庄,这里成了交通要道,成为战时兵家必争之地。村庄座落在泉水河南岸,村名由此而来,以前为了不占耕地,住所建在东面的黄土崖下,均为土屋和窑洞,集中在南北两个岭凹内,中间有一高高的崖岭,远看形如凤头,老人们称村貌为“凤凰双展翅”,两边延伸的土岭如两翼半圆呵护上、下村(北为上、南为下),凤尾处为岗梁地,由于岗滩地各占半数,天旱涝均有收成,是北厢的米粮之地。夏天披上绿装,满目青翠,秋天一片金黄,五谷飘香,太行山上的飞禽走兽几乎在这里都可见到,构成一幅鸟语花香、小桥流水的自然生态美景,尤其在春季,山岗上地边沟汊里、民居的房前院后,桃花红杏花白,村庄像穿上花衣的姑娘。我记得还长有多株秋树和香椿树,秋树开的花有茶杯大,姹紫嫣红,离老远就可闻到浓浓的芬芳香味,香椿树更味大,采下叶子可在炒菜时当作料用,香味独特。至于那山花野草就更繁杂了,好多中药材在山岭上都可找到,沟里还时不时发现“龙骨”。在这沟、岭、河、林里留下了我童年的足迹,与玩伴们寻食青杏野果、捉鱼虾王八玩、采花捉兔掏鸟蛋,稍大后帮大人到地里干活,放牛驴还顺便刨药材、找龙骨,美好的记忆至今还在梦中浮现。
   在解放初上村中间还建有老爷庙、夫子庙、土地庙,庙院里盖一戏台,是村民当时的活动中心,过年时到庙里敬香,以祈一年平安福泽,正月里唱大戏,一直热闹到春耕为止。庙兼做村的库房,戏装道具等存放里面,我们在放学后偷偷钻入庙里,拿着刀枪学着戏里对打起来,还乱捣锣鼓,很是开心。庙里的泥胎面目很怕,我们用戏装给蒙起来,在庙的屋沿上放着好几个石佛头,倒是慈眉善目,老人们说是从河上游漂来的,不知确否,在后来拆庙时不知去向了,现在想来那一定是珍贵的文物。我上小学时还没有教室,在寺庙里、戏台上上过课,后来借占了三间民房,自带小马折坐,课间教唱“自愿军军歌”,听村干部讲“最可爱的人”在朝鲜打美帝的英雄事故,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度过了小学生活。
   二
   我的家在下村少见的一座四合院里,原是一户富农的院,在土改时,正房分给了本姓一户党员家,我们称二大爷,西房和南房分给我家,东房留给富农户住,在抗战时房子都被鬼子烧了,抗战后我家和二大爷家又重盖了新屋顶,而富农户没再翻盖房子,在东房后的崖头根挖了一眼很深的窑洞,深入10余米才开了个窗户,白天进去也黑暗暗的,在窑洞上边的崖上,长有一丛老榆树,更增加了窑洞的阴暗,树上常有喜鹊和雨嚓嚓鸟光临,给我添了兴趣,大人们告诉我:“喜鹊叫,客人到,雨嚓嚓叫,大雨到。”这两种事对我都有“好处”,客人来了做好饭吃,我也总能尝到点,下大雨大人歇工了,就可和我们玩,所以总要多看几眼老榆树,看飞来了什么鸟。
   这个院子里住三家,本是同姓同族,按当时政治观点说,两家共产党员,一家富农。我父亲是本村第一批3人秘密党员之一,其中两位受党外调工作牺牲了,成了烈士,父亲担任了党领导的村第一任村长,在抗战时带领民兵打鬼子,抗战胜利后被评为“太行杀敌英雄”,政府奖给他一枝步枪放在家里,直到文革前上缴,二大爷在后来入党,开始在村也是个干部,但性格不好,说话没谱,相处的并不和谐。我村无大富户,最高成份是两户富农,同院的这户富农孩子与我同辈,我叫他留哥,大我几岁,他父亲在土改时让镇压了,母亲改嫁,就剩爷孙俩人。就“人性”来说这家并不坏,土改时我父亲已调到榆次当敌后武工队干部,在他回来时惋惜地说:“留孩的父亲不该死,在抗战时献粮捐款买地雷,积极支持抗日工作,是个开明人士,是极左路线害了。”留哥与我合得来,儿时不懂政治,经常在一起玩耍,二大爷的孩子身高力大欺负我时,留哥保护我,孩子们恼一时好一时的事不记的了,而政治方面的“隔骇”则越来越大,尽管留哥爷孙躲到深窑洞里,也逃不过运动劫难。
   三
   文革时我上中学,也好回家。留哥断断续续的故事,勾勒出了一段极左时期的农村政治生活画面。
   留哥性善仁义,其实是个好孩子,土改时他还不懂事,也没享受了几天富农生活,而他却承负了半生的富农“责任”。记得儿时在一起干活时,我力小,他总来搭把手帮忙,与人说说笑笑,长大懂事后受政治压力越来越少了,干活越来越多了,武汉儿童羊羔疯哪里好心灵手巧又实在,村干部就派他放羊,这样他更避开了人群,与羊群为伴,整天游荡在山岭上。我和弟妹们上学、参军、参加工作走时,他都默默远送,不敢在人前近呼,怕他成份不好“影响”我们。他对自己的人生前途不敢做好梦,记的在二弟参军时,他相距好远一直相送,二弟停下来等他想说几句话,他不肯过来,我们向他招手时,他在抹眼泪,也不知是哭惜别,还是哭地暗淡的前途……
   说起留哥的人善,童年捉放兔子的事影响很深。在一个秋天的谷地里,我、留哥和父亲是烈士的一个哥拾谷穗,发现了一只小野兔,跑不快被我们捉住了,很好玩,带回家做了个木笼囚起来喂养它,后来发现夜里有只大兔子老围着笼子转,我奶奶说:“那是兔妈妈想孩子,你们放了小兔子吧。”留哥立即打开笼子放走小兔,望着跟着兔妈妈远去的小兔子,留哥突然嚎啕大哭,引的那个哥也哭了,我以为是哭小兔子,后来俩个哥哥告诉我:看着小兔子跟妈妈走了,想起他们的妈,两人的父亲死因不同,但妈都是后嫁走了,他们过着没有妈的生活。哪场战争,哪次运动……
   留哥的又一次痛哭是在文革中,那时运动也波及农村,也搞两派群众斗争夺权,地富反坏右走资派都被视为坏人,开始斗争走资派,是村书记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村长,富农成份要批斗,掌了权的一派批另一派,他也要批斗,反夺权再培又一派受批判,他成了批判会上的“老演员”,因为他是名牌的坏人,批他以显示最革命。会后他丧心痛哭,他本人没有剥削过人,没干过坏事,他不可选择的家庭出身,使他不敢做好前途幻想,“阶级斗争天天讲”,使他不敢抬头生活,那场浩劫……
   在改革新时代我再见到他时,他脸上有了儿时的笑容,说他的成份改为“社员”了,孩子们都上学了,他以放羊的特长“发羊财”脱贫了。村里人早已从运动的阴影里走出来,相逢一笑泯恩仇,“哭了,笑了,都在这圪塔土上”,又开始了致富创业竞争。抗战、土改、文革都已成了历史,该铭记的原则,群众会掂出份量,该忘却的创伤,老百姓会用宽容抚平,向前看生活,这块热土还在温暖着乡亲们的心……
   四
   我们的四合院里有两株大枣树,院子三家共有,长在院里的枣树也应该共有,可二大爷说是他家的,我父亲不予他争,留哥的爷爷不敢争,就认可成一家所有了。现在来说枣树实在不算什么,而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自然灾害”时期,天大旱地不收粮,都挖野菜吃,有人饿死。那枣树还照样挂枣,个大核小肉甜,红枣枝一直伸到我家的窗前,那时我和弟妹们都还小,饿肚子看着红枣真难受,诱惑力太大了,我奶奶告诉我们一个也不要吃人家的,我们都还算有点“骨气”,就那么尴尬熬着。我决心也栽两株枣树,和弟弟从姥姥家刨了树苗,栽到南房后面,居然成活结枣,待树大时我们已搬走了,留哥给我们看着枣树,到枣熟时叫我们收枣。我们没再去打枣,让像我儿时嘴馋的孩子们随意去吃吧,实在不是想它的经济价值,是还儿时的心愿,而且我在县城的新院里又栽了两株枣树,看着它就想起老家窗前的枣……
   枣的思念使我忘不了穷苦的岁月,“栽下树就会有果实”,激励我奋斗改变生活,溶入改革的大潮中。乡亲们的眼光也早已从枣子上移开了,投向了比“树”高的目标,村里建了砖厂,养殖专业户,运输专业户,大棚蔬菜基地,种果核桃等经济林,走上了致富路。村民都从平坦处盖起新房,构成一片新村,上、下旧村已成历史,公路铁路穿村而过,像标上了新时代的“条型码”,在输送农产品的同时,输出了大批打工者,送出了一批又一批大学生,下太行山创新业,他们和我一样,虽离开了家乡,还和家乡牵着思念,传导恒温。
   故乡也有悠久的历史,传说赵王石勒在圈马沟养过战马,乡人韩高随他征战成为将军,死后叶落归根葬于“将军上”(村地名),他住过的地方名为韩高峪。而实载的是抗战历史,常文华带领村民兵在土地垴、沙圪梁(村地名)两次伏击日寇,打死十余名鬼子和伪军,被驻堡下村的太行军分区首长表扬说:“守住了解放区的南大门。”还输送出了一大批南下北上干部,出了四个烈士。今天的改革成果更在与时俱进刷新,真的接到过村通向四方的“轨”上了,随祖国快速发展。
   我的先祖长眠在这块土地上,我也会叶落归根的。故乡永远是块恒温热土,尽管经历沧桑风雨。是土热了心,还是心热了土?

共 363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