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菊韵】独走妖雾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5:10

妖雾山,又名三尖峰,因并排三座尖山直插云霄而得名。传说山中常年有怪物吐纳白色瘴气,弄得一年四季雾气腾腾、神秘莫测,故而又叫妖雾山。妖雾山离我居处不过二公里,但海拔比我们村子高出500多米,且山势陡峭,道路险峻崎岖,因此一般人都不愿意去那里。

六十年前,我和伙伴们曾在妖雾山下放牛、割草、拾柴禾,捡草莓和地枇杷吃,幼时记忆中的妖雾山充满了快乐与美好。后来因为读书、参军、工作,虽然近在尺尺,却再也没有去涉足一步了。

这次打算去妖雾山,是因为有不少人说山里又出了妖怪,每天夜晚和早晨都发出“呜呜——呜呜”的吼声,传说还有狼、野猪一类的大家伙在那里出没,引发了我的好奇心。

老伴得知我要去妖雾山,极力阻止,大声呵斥道:“你以为你还是个二三十岁的大小伙子吗?你那时一拳头能把水牯牛打翻,现在只怕连一只鸡也杀不了,六七十岁的人了,干嘛要去冒险,遇到野狼野猪咋办?不准去!”

我说:“不要紧,我如今虽然打不倒牯牛,但我毕竟当过兵,胆量还是有的,只要胆大心细,就不会出啥事,放心吧。”我极力说服老伴。

“倘若那怪物追你咋办?”老伴还是担心。我把我的练功刀一举,对老伴说:“有关公刀护身,什么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我的。”说着我摆出一个“力劈华山”的架势。老伴哈哈笑了,说:“你不怕你就去吧,小心点!”我对着老伴做了一个抱拳:“谢支持!”

我马上进行出发准备。正在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突然闯入我的家门,进门就说:“黄先生,你过去当过记者,如今还在写东西,我来给你说个事,请您向上级反映反映!”我认得此人,他是在妖雾山下住过20多年的农户单长贵,因为他觉得妖雾山的居住环境不好,野兽多次破坏他的庄稼,他就在18年前搬迁到我们村附近建房居住。但是他的老屋和土地还在那高山上留存着。

我让老单坐下,问有何事?他说:“昨天他回老家砍柴,发现山里有了猴群,还有野猫等动物,有猎人在捕杀他们,请你反映一下,求有关部门对动物进行保护。”我说:“那好呀!我正准备去妖雾山看看情况,回来就动手写。”老单听了非常高兴。

临别,他又如有所思的告诉我:“您年纪不小了,去妖雾山要小心点,那些野兽挺凶的,尽量不要招惹它们……”

2019年11月17日早晨6点30分,天刚麻麻亮,我穿好登山鞋,戴上遮风帽,扎紧练功带,提起十斤重的练功大刀就出门上山。

路上冷风不断,看样子不久还有雨来。我清了清嗓子,吼起京剧:“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一路高腔,豪迈地奔去。我刚走到油榨房处,早起的农户文俊然拦住我问:“您去哪里呀?”

“妖雾山!”

一听去妖雾山,文俊然连连摆手,说:“那里去不得,半月前有怪物出现,半夜‘呜呜’地吼叫到天明。上边的人说是豹子来了,你独自去怕是要出事的。”

我眉毛一扬:“我当过兵的,不怕!”继续唱道:“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老文见拦不住我,叹了口气,走了。

进入妖雾山首先要爬土帝哈,此地山势奇陡,道路狭窄,长约400多米,一般人爬到这里都要大喘气。我汗如雨下,心砰砰跳个不停,但见怪石耸立,姿态各异,像传说中的土地菩萨、山神、六丁六甲一般狰狞。山上有几个大石洞,阴森恐怖。如今这些都被杂草掩盖着。两侧土帝哈槽口风大,从上而下,劈头盖脑的吹,吹得人歪歪倒到的,不小心就会被吹摔倒。

我把大刀拖在身后,猫着腰向上爬,尽量减小目标,这样受到的风力也小一些,步伐稳健多了。

登上土帝哈,坡度减缓。回身下看,刚刚走过的山岭,全然变成小土包踩在了脚下。虽然有点气喘,但身上没出大汗,我觉得自己的力量还行,更增添了征服妖雾山的信心。

前行20米,出现一个大天坑,深不可测,坑里泉水潺潺,水花翻滚冒泡。里边有一四方水井,人可以顺着坑口的石梯下去30多米挑水。近处的几户人家祖辈都在这坑洞里挑水引用。每逢年节,饮水的人家都要烧香化财来敬奉坑里的神灵。人们说:“天坑里的菩萨心肠好,给我们带来清泉……”

这时,一个挑水的老汉从坑里走出来,这人我认识,名叫姚成义。他说说:“昨夜里妖雾山中的怪物“呜呜”的吼叫了大半夜,搅得我们睡不好觉。”

辞别姚老汉,我继续前行,妖雾山影影绰绰,迷雾重重,时隐时现。

正行进中,突然听得一妇女大声尖叫,心中一惊,赶忙过去问个究竟。原来,她家的鸡窝被不明野兽袭击,两只公鸡被叼走,只留下一滩血迹和一片杂乱羽毛。看着眼前情景,不免有些毛骨悚然。

继续前行,前方就是陷坑洞了,据说比刚刚走过的那个天坑还大一半,更加深不可测。据说当年太平天国石达开的一位部将,曾领军路过这里,遭到清军一路追杀。情况危急,部将就巧妙利用这个天坑设伏,把清军100多人全部赶入这个天坑困住,他们才得以脱险。我踮起脚,打算看看眼前的陷坑洞,上面全是荆棘和刺藤交织,像一张网,底下到底有多大有多深,根本看不清楚。

我小心的绕过陷坑洞,此时大雾汹汹,霎时间把整个山和山下土地笼罩成了一体,茫然不见眼前物。心里有点紧张,就把手里大刀当拐杖,继续探索前行。

突然,前边出来“呜呜”的怪叫声,还夹杂“哇哇”的吼声。我心里发紧,雾中看不清目标,不敢贸然前行,只好驻足等待。约十分钟后,山风吹过,迷雾被卷到半空。脚下的路渐渐有了一点轮廓,两边的树木也依稀看得见了,我又继续向妖雾山深处摸索前进。

再往前走,“呜呜、哇哇”的怪叫声更加清晰,分明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但却什么也看不见。我握紧大刀,睁大眼睛,一步一步踩稳后前行。

大雾依然翻滚,团团绕绕,像海里波涛,更像像西游记里描写的妖雾。

雾色中,我渐渐靠近单家老屋。老屋破旧不堪,墙倾壁断。老屋前边的雷劈垭口,是几年前巨雷打出的一个断岩。“呜呜”“哇哇”的怪叫更加响亮,感觉就是从破烂的老屋里传出来的。

我捡起一个大石头,朝发出声音的破屋里扔去。果然又是“哇”的一声怪叫,一只四条腿的动物迅速窜出来,紧接着又窜出一只。我又捡起一个石头扔去,本想把那动物赶走,谁知它却并排站立下来都不走了,四只眼睛恶狠狠地盯住我。雾气朦胧中,我看不清那两只动物的样子,感觉像狼又不敢确定。我不敢大意,把大刀攥紧。

和那动物对视三五分钟后,我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破屋里又发出“哇哇”的声响。一只大动物离开,我走到里边去看,原来它们还在里边养有一窝小崽子,破屋成了它们的家……

晨风吹过,山上的大雾渐渐散开,山开始明朗,树木也看得清楚起来,这才发现与我对峙的不是野狼、豹子、獐子,而是两条野狗,黄毛夹白的颜色,很高大。

我无意打扰野狗一家的生活,转道他处,继续山中游逛。十点过后,雾散尽了,天清气朗,我扛着大刀凯旋。

这次独走妖雾山,赏了美景,亲密了大自然,更悟出了一个人生道理:任何都不要轻信传言,凡事都要自己去亲身经历,亲自去耳闻目睹,才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和结论。比如妖雾山,只是来了猴群,并没有出现野狼和豹子。那夜里的“呜呜”怪叫,只不过是野狗一家“过日子”的声音……

婴儿可以服用奥卡西平吗儿童癫痫病的危害安徽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