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星月】春香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19:05
   天刚蒙蒙亮,村头就传来几声咳嗽,紧接着,斜雾里钻出一个“男人”健硕的身影。“他”挑着一杆扁担,人还没近前,一股臊臭味儿就直冲鼻腔。捂着鼻子待来人走近,方看清这“男人”原是个40多岁的妇女,黑红脸膛,齐耳短发,灰不啦叽的旧衣衫,裤子挽起几寸,一高一低,两只大脚板,有力地击打着地面,两只胳膊拽着扁担钩,步履铿锵。   “强他妈,灌粪去啊!”有早起的老人招呼。   “哎,是咧,家里茅坑满了,早起凉快好做活。”这女人一边答应着,一边加快了步子。不多时,就看不见了人影。在臭烘烘的余味中,三五个老人抽着烟袋锅,有一搭没一搭地议论着这个能干的女人。   这女人原叫春香,生得膀大腰圆,嫁得个男人叫富贵,却是瘦小羸弱,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女人不漂亮,但结实。她浑圆的双乳和肥大的臀部很让当婆婆的满意,以农村人老年人的看法,这样的女人能生,耐摔打,除了传宗接代,还是个伺弄农活的好把式。   婆婆的眼光没错,过门没三天,春香就下地干活了。正值秋收时节,她弯腰弓背,一路默不作声地割着豆子棵,富贵被甩下老远,还兀自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望着一直冲在头里的媳妇,他抹了一把汗,咧嘴笑了。   豆子割完了,春香拽下脖子里的毛巾,胡乱擦着脸上的汗,又拎起地头的茶壶,冲喉咙里急急灌了一通,方才扬起大嗓门:“富贵,装车回家吧!”富贵自然是巴不得赶紧回家的,这伺弄庄稼可是个力气活,他做不来,没割几下,就觉得胸闷气喘,老想往地里躺。有时,他就干脆停下来,看婆娘结实的屁股在豆子棵里扭来扭去,看着看着,胸中就升腾起一团火。恨不得立马就把婆娘摁在地里,痛痛快快地美一回,可大白天的,地里影影绰绰都是人,正难受的当儿,听春香这么一说,哪有不高兴之理?   他们把豆棵抱上车,春香驾辕,富贵抬抬屁股坐在了车尾。早上6点多起来,现在太阳已升起老高了。一路上碰见很多下地的村民,他们打趣富贵道:“富贵,你小子好福气哟,婆娘拉车你坐车,哪辈子烧得高香哦!”富贵扬了扬脖子,冲大家嘿嘿直乐。春香呢,也咧嘴笑着,脸上渐渐有些发热。   在春香的加入下,地里的农活差不多做完了。天气也渐渐冷起来。农家冬天是最闲的,而富贵也就趁闲着的功夫,在床上憋足了劲儿,准备大干一场。可别小看这瘦弱的富贵,干农活是不行,可在床上伺弄婆娘,那还是有一手的。一来而去的,眼看着春香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尽管如此,家里喂猪、做饭、缝缝补补这些家务活,她还是一手包揽。只是粗针大脚的,当然谈不上美观,可富贵觉得她已经能干的不得了,有了春香后,他简直过着神仙的日子,从一日三餐到地里农活,他几乎成了甩手掌柜,这一切都得拜这个闯进她生命的女人所赐。虽然,她长相粗笨了点,手脚粗鲁了些,可不管怎么说,配他富贵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样一想,心里就充满了对婆娘的感激。   他劝母亲别让春香做太多的家务,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儿子,她的孙子。婆婆心里虽然开心,毕竟春香的肚里是她儿子的骨肉啊,可话从儿子嘴里说出来,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在丈夫的极力争取下,开春的时候,春香终于可以扛着大肚子,在村子里骄傲地晃来晃去。村东的二癞子见了春香,涎着一张笑脸,不阴不阳地说:“这富贵好福气啊,他那家伙什干别的不行,干老婆可一干一个准哈!”气得富贵吹胡子瞪眼,嚷嚷着非要拿扁担找二癞子算账不可,还是春香拉住了他:“他那是嫉妒,你犯的着给他治气啊,再说,你这身子骨,给他打架,也沾不了什么便宜,打伤了,你受罪不说,咱还得贴上医药费,何必呢?他现在还没找到媳妇,说说风凉话,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富贵没成想,他这“男人婆”能想的这么长远,也算是粗中有细了。他收了扁担,叮嘱婆娘以后见了二癞子能避开就避开,那家伙嘴损,保不准又说出什么难听话来呢!春香点点头,用手轻轻抚弄着隆起的肚子,心里溢满温情。   不过,农忙的时候,春香还是歇不住的,婆婆到地里帮忙,她就在家准备饭菜,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捎信给娘家兄弟来打把手,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等到天气慢慢热起来,她肚里的孩子也就瓜熟蒂落了。   没错,是个男孩。7.8斤,挺可爱的一个小家伙。富贵乐得合不拢嘴,他逢人就让烟,告诉人家,他做爸爸了,是个带把的。婆婆也突然慈眉善目起来,她拿出辛辛苦苦攒的笨鸡蛋,给她做鸡蛋汤,打荷包蛋,春香从来没吃过那么多的鸡蛋,刚生完孩子当天,她一气吃掉了近30个荷包蛋,惊得婆婆目瞪口呆,像看怪物一样瞪着她,可是,说实话,她还是有些饿,但不好意思再要吃的了,临床那个女的,才吃了3个荷包蛋,剩下的也都给她吃了,她觉得自己太能吃了,这也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一个月后,春香恢复得差不多了,她开始重复生孩子以前的劳动,大多数时间,她都在除草。打农药,因为怕回奶,婆婆没敢让她做,毕竟奶孩子事大。那一窝小猪,基本长成了,在她的喂养下,膘肥体壮的,估计到了秋天就能卖个好价钱。想到这里,春香似乎浑身蓄满了劲。孩子吮着奶头,咕咚咕咚地咽着丰盈的奶汁,她觉得自己的生命旺盛得像一头小母牛。   眨眼间,孩子半岁了。白天春香在地里拼命干活,晚上还要照顾孩子,也就没有了和富贵厮磨的心思,往往是富贵在她震天响的呼噜声中,辗转反侧山东癫痫到哪里治。日子长了,富贵就不乐意了,他开始故意吹胡子瞪眼,还时不时地在婆婆耳边嘀咕点什么,春香可顾不得那些,她必须伺弄好那几亩地,不然她们娘俩吃什么,那个病怏怏的丈夫总是靠不住的,索性就不指望他了,婆婆也是好一阵子,坏一阵子,也沾不上她什么光,虽然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现实是,她想随都随不了,只能自己拼命干。想当初母亲收了人家的聘礼,接了人家的钱给父亲治病,应承下了这门亲事,而自己虽说不满意,可耐不住母亲的苦苦哀求,也就点头同意了。如今,日子苦是苦了点,可毕竟还有儿子,想想儿子,春香咬紧了牙关。   春香是个能干的媳妇。农闲的时候,地里没活,她就琢磨着能不能再寻个做活的路子。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家里的南屋不是临街吗?何不在前面开个门,弄个杂货店什么的,一来可以为家里增添收入,二来呢,也给富贵找点营生,三来儿子慢慢大了,吃个糖果什么的,也方便。这么一合计,还真是个事儿。   晚间给富贵商量,他倒好,同意倒是同意了,可撂下一句话:开,可以。但他只负责站柜台,别的什么,他可不负责。春香气得一脚把他踹下床,自己披衣起来,在本子上合计着什么。第二天,春香找了娘家弟弟过来,开了门,粉了墙。第三天,她又打听到一家搁置不用的橱柜,把它拉回来,准备做货架。第四天,她把孩子塞富贵怀里,上了县城,下午,拉回来一些小杂货:针头线脑、糖果零食、香烟啤酒等。第五天,她把这些东西上了货架,没有柜台怎么办?干脆,把自个卧室里的桌子搬出来。这样一个简易的杂货店正式开张了。   富贵看热闹似地抱着孩子看春香忙东忙西,等一堆花花绿绿的票子被婆娘揣进口袋,他才终于相信,这个女人,这个男人一样的女人,又给他种活了一个家。   他讪讪地蹭到春香面前,递给她一杯水。春香拿眼皮瞟了他一眼,没作声。“喝嘛,甜的!”富贵腾出一只胳膊端起茶杯,春香仍不作声,没接茶杯,抱过孩子,顾自和儿子说说笑笑。富贵自觉没趣,他放下茶杯,走近货架。   货架上,分门别类地摆着各色东西,而且,每样东西下方的格子上都贴着一张小纸条,上面标明物品的价格。这婆娘行啊!富贵咂咂嘴。   农闲过去,春香又该下地干活了。杂货店自然交给了富贵打理。只是进货还是由春香负责,为了进货方便,她又筹钱买了一辆机动三轮车。   一天进货,途经后家河,忽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声,循声望去,却是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孩在岸上呼喊“救命”,顺着他的指引,她看见一个身穿鲜亮衣服的女孩在水里扑腾,她二话没说,踢掉鞋子,立马下了水。河水并不很深,可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说,恐怕是致命的深度。   她顺利地抓到了女孩,把她抱上了岸。然后问明了孩子的家庭住址,驱车把她们安全送回家。孩子的父母自然是千恩万谢,农村家庭虽然拿不出多少钱明确地表达谢意,可是,孩子母亲却把家里积攒的一篮子鸡蛋硬塞到春香车上,还一定要春香留下家庭住址,说是日后好去认个门,孩子大了,不能忘了做人的本分,要懂得报恩。春香拗不过这家朴实的乡亲,告诉了自己的名字和村落,急匆匆告辞而去。   货自然是没进成,但心里却是武汉癫痫病自己会好吗热乎乎的。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望着渐次亮起的灯火,她突然觉得幸福无比。可爱的孩子,日渐兴隆的杂货店、长势喜人的庄稼……,她应该感恩生活、感恩母亲,谢谢她赐予自己如此鲜活健康的身体,现在,她好像行驶在一片花海中,身前身后,都是笑脸。   她想再给富贵生养几个孩子,她有能力抚养他们长大。这样想着,她的嘴角渐渐扬起一抹温情的笑。   忽然一阵急刹车,她的梦想在一片光亮之后,摇晃了几下,而后彻底熄灭。   第二天,交警通知抱着孩子的富贵到县城医院,他媳妇出了车祸,正在抢救。富贵听罢,一呆,他把儿子急匆匆地往母亲怀里一塞,恍恍惚惚地上了去县城的车。一路上,他双手合十,心里默念着:春香啊,你可要等我啊!待重症室里的春香赫然出现在他面前,他突然傻眼了,那个牛一样结实的女人,那个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女人不见了,他所看到的,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她的头上缠着绷带,手上、鼻子上,都插着管子武汉看羊角风挂哪个科,眼睛紧闭,只有氧气瓶里的气泡声,呼噜呼噜的还暗示着这个女人生命的存在。   富贵鼻子一酸:这个婆娘,干嘛睡得这么沉?她不知道孩子饿了吗?他轻轻摩挲着婆娘粗糙、苍白的手,慢慢俯身下去。   由于失血过多,春香一直昏迷了三天三夜才睁开眼睛,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她看见了那个让她爱不起来也恨不下去的男人。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富贵的心一颤,抬起笨拙的手,为她抹泪。可谁知这泪却使越抹越多,他骇住了。他从没见这个壮实的像牛犊一样的女人这么哭过,他手足无措,嗫嚅着说:春香,你终于醒过来了,我知道阎王爷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咱们的好日子刚刚开头,咋能少了你呢!以后,我保证好好疼你,我也把身子骨锻炼得好好的,咱好好地过咱的日子,只要你在,我就踏实。说着说着,富贵竟抹起眼泪来。春香的手臂抬了抬,嘴唇蠕动着:“别……”,富贵赶紧用手背抹了一把脸,打开饭盒,一勺一勺地喂春香吃饭。   病房里飘散着鸡汤的清香,同病室的人都微笑着注视这一幕,白色的病房一时间暖融融的。春香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富贵突然发现自己的婆娘其实没那么丑。   到底是年河南的癫痫病医院治疗有效果轻,身子骨硬朗,不到小半年,春香就又生龙活虎的了。她依旧挑水、担粪、锄草、施肥。   又到秋天了。富贵蹲坐在豆子棵间,又看见婆娘结实的臀部,在眼前扭来扭去,他突然翻身起来,拈起镰刀,唰唰唰一路追上去。春香回头冲他一笑,又埋头下去,一阵紧割。渐渐地,富贵终于超过婆娘了,他直了直腰,伸手拽过一棵豆秧,放在鼻子下嗅了嗅,清香弥漫。   天还是那么高,那么蓝,庄稼地里的春香和富贵,也像颗粒饱满的豆子,膨胀着农户人的骄傲和力量。   共 43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