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派车(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07:33

6月28日,我、小黎和仁兵三人将去贵阳参加煤矿A证考试,27日就得动身赶往贵阳。仁兵自己有车,因有事周五就回了六枝。26日,我向D主任(工会副主席,兼办公室主任)要车,D主任说今天有去六枝的车,明天没车,司机休假了,要走今天就走。回复得很干脆,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无语。

每次要车,总说不能确定(要确认那天各位主要领导不用车了,才能给我们派车)。一听这话,有一种无奈和心酸的感觉,心情很沉重,像天上的乌云压在心头。久了,不愿开口要车,一是害怕感受那“不能确定”形同被拒绝的滋味,二是不想给D主任添“麻烦”,让她太为难。

不能提前走,只能另想办法,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去贵阳,须坐班车到六枝,再换乘火车或汽车。这儿交通很不方便,没有去六枝的直达车。走高速只需一个小时,走老路需两个多小时,而短途班车不走高速。看来我又得感受在那九曲十八弯的路上作忽左忽右的离心运动,感受因剧烈颠簸带给我的头痛欲裂和多次的呕吐,没办法,谁叫我严重晕车呢。一想起原来每次去六枝出差,走那老路,头就晕,想吐,心里就紧张。思忖良久,欲求人用私家车送我。私家车,能不用就别用,不愿欠人情,更主要担心安全,万一出个事什么的,则好事变成坏事,得不偿失。

小黎是我属下,是这次考试的三人之一。我去他办公室时,与他商量坐车事宜。他不在,椅子上放着好些打印的资料,我好奇地拿起来看看。不看则已,一看吃了一惊,都是些本县各乡要招考公务员的明细表,厚厚的一大摞。难道他也考公务员?小黎是部门副职,我的得力助手,我当然舍不得他走。可眼前矿上这种艰难处境,我又无可奈何。目前,但凡有点能力有点门道的人都纷纷“出逃”,另谋出路,就像熟透了的黄豆荚,壳裂开后里头的黄豆都蹦走了,仅剩下壳和杆倍受烈日炙烤,或在风中摇曳。我曾多少次,差点成了那蹦走的黄豆。为了减负,公司一而再再而三的精简人员,原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是一个萝卜几个坑,部门负责人快成了“光杆司令”。比如办公室就一个专职司机,多数情况下,有车没司机,派车是最让D主任揪心的事。

听说,27日要去贵阳接S总的车还在六枝。有人替我鸣不平,说S总与我同一级别,有车跑老远去贵阳接他,却没车送我到六枝,笑我太仁慈。我戏谑说,人家是从北京大地方回来的,六枝贵阳哪能与之相提并论。S总去北京培训,坐飞机晚上十一点到贵阳机场,那时坐车十分不便,况且他在我之前要的车。再说,公司确实没司机,不能怨D主任戴有色眼镜看人,未一视同仁。如此一想,心中稍稍释然,可仍有丝丝失落感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27日上午,正当我为车犯愁沮丧之时,D主任打来电话,说有车从六枝送我们到贵阳。原来她已做通张司的工作(一个月未休假了),原计划晚上九点多才从六枝赶往贵阳机场接S总,为送我们不得不提前出发。又安排高师傅(不时专职司机,临时安排的)开车送我们到六枝,由于高师傅要给食堂开车买菜,要晚点走。过了没多久,D主任又打来电话,说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她家老公要开自家的车去关岭做客(临时决定),可顺便送我们到六枝,这样就不会耽误我们的行程。

哎,车的事终于得到完美解决。

28日,在贵阳考试完毕后,打算坐火车回六枝,再坐仁兵的车回矿上。上火车后,仁兵说感冒了头疼,不想当天回矿,第二天早上才回。可我不想在六枝住一晚,他不回,我当然不便说什么,只得给D主任发短信试探要车,心中没抱多大希望。D主任回复说矿上没车,要我联系T总(总经理,一把手),他有车,明天早上回矿上,我说知道了。正如我所料,问也白问。

火车呼啸前行,窗外景色迷人,我却无心欣赏,看着窗外陷入沉思。

不大一会,D主任打来电话,说她已得知她家老公今天从关岭回矿上,要他在六枝下高速等我,并把她老公的电话号码发给我,便于联系。在六枝下车后,她家老公已在车站前等了两个多小时。尽管是公事,但毕竟是私车,还等了我这么久,我像欠了人家很大的情,心里有点不安。但更多的,是感动。

不经风雨,难见彩虹。派车事虽小,却能看清深藏在背后的真实的东西,领悟出个中的许多道道来。有人说我太仁慈,不去据理力争,别人说个啥就是个啥。说白了,说我太温和太弱。但我则认为,人学会适当示弱,不可一不如意,就暴跳如雷,大发雷霆,非说个一二三四不可。

示弱,是理解,是涵养,更是一种胸怀。若一点就着的急躁或暴脾气,吃不了一点亏的小心眼,就是经历了风雨,还能见到彩虹吗?即便见到,那彩虹也仅剩下灰色,变了味。

怎样饮食能改善癫痫患者的病情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郑州哪里有医治癫痫病好的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大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