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人间何处无芳菲(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57:42

(一)人间何处无芳菲

四月芳菲,花开花落,心情时好时坏。一进入四月,连续参加葬礼,接着连续参加婚礼,有人入土为安,有人刚刚开始,令四月更加不同寻常。

四月是浪漫的季节,带给人们太多的想像,于是有了诗,有了歌唱的欲望。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结婚,听说有人在晚上举办烛光婚礼,年老的搞银婚、金婚庆典,好有创意!平日,曾因为自己不受重视而愤愤不平,直到受婚礼邀请,才知自己在别人心中还有一席位置,于是慷慨前往。

北方的绿色,来得总是这么晚,绿草刚刚钻出地面,人们开始盼望开花的季节早些到来。每一朵花开,都让人怦然心动。播种希望的人,在惙惙不安中等待,那美妙的时刻就要来临!

路边开着一簇蓝色小花,馨香扑鼻,虽不知名,却也让人惊异地叫出声来,情不自禁地上前去赏看。它虽不是国色天香,却也开得热烈,开得纯洁,有人对它爱不释手,有人对它熟视无睹,有人摘下它揉在手里,然后毫不吝惜地丢弃一旁,还有人把它踩在脚下。蒲公英在风中摇曳,好像在对风儿诉说。城里的杏花开得早,桃花、梨花次第开放,那树身像窈窕淑女,婷婷玉立于路旁,风姿绰约,含情脉脉,像是痴心等候着心中的白马王子。在这多情的季节里,她们以多取胜,让自惭形秽的人不忍多看。有一种蓝紫色的花开在山坡上,人们说此花有毒。开得最美的不一定是好花,还有可能是罂粟,所以不要奢望口腹蜜剑的人会给你带来多少好处。

最可惜那盆中昙花一现,开得热烈,败得凄美。有一种花叫龟钱,它并不算美,圆圆的绿叶,开白色小花,极易成活,擗下一个枝杈,随便插在花盆里,浇上水就能成活。有人说,若把它放在门的对角线上,便能带来金钱运。我家养了两盆,其中一盆放在北居室的窗台上。因见不到阳光,它的头不知该转向哪里,它努力地寻找着,像一个想出人头地,又找不到方向的人。

四月里的天气,像小孩儿脸,说变就变。几天来,连续阴天,可就是不下雨,天空像个难产妇,盼望一场雨!辽宁借机实施人工降雨,沈阳、大连都下雨了,阜新也下了一场小雨,湿了地皮,气温降到零度。联想到人的感情一旦热起来也需要降温,不该得到的东西,就让它淡下去吧,直到遗忘。

可是有一件事令我欣喜,四月,因为有了好梦,天空变得多情善感,每一朵花开放,仿佛都是为了迎接那一刻的到来。梦太美,美得不忍心把它击碎。四月里我两度获奖,受到市县政府的表彰,然而成绩只能代表过去,就像四月的风。那红色的本子印证了足迹,却无法印证人的价值。四月里播下希望的种子,那棵小树破土而出,正在茁壮地成长......

(二)端午时节采桑葚

下班路上,见到有人在幼儿园门口卖桑葚,一看就知道是家养的,买回去,过水入口,就失去了原味。传说斑鸠吃桑葚过多会醉,人吃桑葚过多会闹肚子,因为这东西是寒性的。三妹身体不好,常年服药,就对药物有了研究。她说,桑葚不仅营养丰富,还有很多药用价值,可补气血,治疗头晕耳鸣,润肠道,美容养颜,延缓衰老,提高人体免疫力,可谓“民间圣果”。大哥在林场工作时,曾经从海棠山上采来一些,兄弟姐妹们争抢着入口,那清甜之气至今令人回味。端午节放了三天假,我和老公商量去爬山,特意准备了行头,约上好友向关山进发,一路上想着,若是能采到野桑葚吃就好了。

关山,被家乡人誉为“人间圣山”。十七世纪,蒙古勒津部落自内蒙古西部河套地区徙居阜新以后,就在关山祭祀敖包,供奉圣祖成吉思汗和守护关山的玛尔沁贲巴神。从此,关山被赋予特殊的灵性,采不完的名贵药材,打不尽的獐狍野鹿,给人们带来了无穷的财富。如今的蒙古勒津人,恢复了祭祀敖包的习俗,每年举办一次敖包文化节。2011年,这里修建了成吉思汗祠,并于2012年5月31日,成功举办了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庆典活动。虽然我每年都来参加敖包文化节,可是没有仔细欣赏过这里的风景,总有点遗憾。今日前来,却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

祭拜过圣祖成吉思汗,我们便去祭拜敖包。走下祭坛,却见一棵桑树结满了桑葚,玲珑剔透,红得发紫,风一吹,竟落了一地。阿拉坦敖拉小时候,曾是全村有名的“小淘气”,别看他现在是政府的官员,年近半百,可爬树的本领不减当年,只见他“噌噌”爬上树去采摘桑葚,等他摘到桑葚放到我们掌心里的时候,它已经熟得流出汁液,弄红了我们的手。阿拉坦敖拉在树上采不过来,索性使劲地摇那棵桑树,那些桑葚,就噼里啪啦地落在了地上,印上一个个红色的顿号。我们个个都孩子似地蹲在地上拣拾,一捧捧地入口,心情也变得甜滋滋的了。此时,不由地想起了湘灵君的诗《桑葚》:“桑舍幽幽掩碧丛,清风小径露芳容。参差红紫熟方好,一缕清甜心底溶。”

我们沿着成吉思汗祠和敖包园之间的一条土路行走,穿过树林,就到了被称作“一棵树”的山坡上。一棵树是一棵千年古枫,这样的古枫有三棵,分别耸立在三座山头上。传说这三棵古枫是一对夫妻和女儿的化身,也有人说是三个姐妹的化身。她们遥相呼应,彼此相望,却不能聚首。也许是关山上的神灵赋予了古枫以灵气,是动不得砍不得的。有一个村民偏偏不信,伐倒了一棵,那棵古枫就流出血红色的浆液,酷似人的血液。有人说,这是古枫显灵了。从此,那个伐树的人下肢瘫痪,动弹不得,成了废人。在通往“一棵树”的路上,总见到三三两两的蚕蛹伏在地上,就知这里还有桑树。果然,一阵风吹动桑枝,桑葚落了下来。我们乐得疯抢,拣起就放进嘴里,一扫往日的斯文。

这些桑树,想必也是沾了灵气的,不然怎会给人带来这么好的东西呢?桑树全身都是宝,无私地为人类奉献着一切。它的叶可养蚕,春蚕吐丝可做衣。元朝王冕有一首诗《蚕作茧》中云:“老蚕欲作茧,吐丝净娟娟。周密已变化,去取随人便。”走着走着,我看见路上有几只蚕蛹在动,生怕别人踩到,蹲下身,用木棍把它们一个个移到树丛里。儿时,小伙伴们叫它“晌午歪”,因为它一旦见到阳光,就会憨敢地扭动脑袋。还有人叫它“蚕宝宝”,它看似吓人,却给人以华裳,以甘露,以温饱,即使燃烧,还给人以温暖。唐诗《野蚕》中这样写道:“野蚕食青桑,吐丝亦成茧。我愿均尔丝,化为寒者衣。”贾平凹的小说《废都》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唐宛儿实在没有菜可做,就去采了“蚕宝”回来,招待了一回客人的。“蚕宝”上得餐桌,人类实在有些残忍了。在餐桌上第一次见到蚕蛹时,我有些怕,感慨人这东西怎么什么都敢吃,后来有人说,这东西吃了三个,能顶一个鸡蛋,就有了动筷的勇气。唉,人啊!

在一片啧啧的赞叹声中,我翘首惊然发现,那青中夹白、红中带紫、紫中透亮、密密麻麻的、满天星似的桑葚,缀满了苍翠的枝叶间。飞鸟掠过,熟透了的桑葚,三三两两的落了满地,随手捡起一粒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品尝着、陶醉着、回味着。“殷红莫问何因染,桑果铺成满地诗”。偶尔有车驶过,地上一片殷红。唏嘘之余,心中酸楚不已。

不管怎样,这个端午节,是令人愉悦的,尝到了新鲜的野桑葚,心里一直甜蜜着……

(三)赏看枫叶红透时

时令进入寒露以后,枫叶渐渐红透。那枫叶红透的美景,时时召唤着我们这些有着共同爱好、试图抓住青春的尾巴而垂死挣扎的人。于是,我们相约,直奔家乡美丽的乌兰木图山,赏看枫叶红透时。

乌兰木图山位于辽宁省阜蒙县八家子乡境内,早年叫阿力玛图山。二者均为蒙古语音译,前者汉意为“红树之山”,后者意为“梨山”,称梨山之名更久。

这座山的主峰,叫锅底山,海拔高度831.4米,是阜新地区第一高峰。站在主峰上,无论近观还是远眺,处处是美景。从近处可见18座山头兀立,岩壁陡峭,沟谷幽深,山峰形状各异,有的如万仞城墙,有的象摩天大楼,有的峻峭像华山,有的雄伟似泰山。老头山、长蛇山、虎头山,像人形,似兽状,鬼斧神工,令人叫绝。

站在主峰,向南望去,阜新市区、阜蒙县城、新邱区、清河门区历历在目;向东北方极目远眺,可见内蒙古科尔沁沙地白色沙丘;环顾四周,山水林田,村屯农舍,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春夏之际,看山下大地一片葱绿,阡陌纵横,似画卷,如棋盘。金秋时节,大地镶金铺玉,色彩斑阑。若有幸遇到云海,人在云上,山在云中,恰似身临仙境。这里四季景不同,八方色各异,真乃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东看青山西观丘,南望城池北眺沙。

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和浮华,空旷而幽静,让人平添无限感慨。美丽的大自然,公正无私地迎接着每一个热爱它的人,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商场上的斤斤计较,在这里都化作尘埃,没有伪装,没有吹捧,没有造作,更没有欺骗。人们可以在这里无拘无束地尖叫,比一比谁的尖叫声拉得更长,还可以大声地歌唱,唱错了词,大家“哈哈”一笑了事,生命的本真和本我的东西,得到充分的体现和释放。

这里,枫叶红得耀眼,红得让人心醉。“晓晴寒未起,霜叶满阶红。”正如诗人白居易所言,秋天的枫叶,在寒韵下染红飘落,红霞缭绕,趣味盎然。站在山顶,遥看着那一片片火红在空中飘逸、翻飞,宛若一只只蝴蝶在跳舞。枫叶的流光溢彩,打开了诗人们灵感的源泉,想起杜牧脍炙人口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想起鲁迅先生的“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

这里,盈目的枫叶红,给我一种深邃明澈的感觉、一种飘舞飞逸的心情。赏看着片片火红的枫叶,在秋风里浅吟低唱,我的思绪不由地跟着飞舞:“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摇曳在枝头的红叶,它们燃烧了自我,奉献了自我。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历史上的文人墨客,把枫叶的一生描述得轰轰烈烈又让人牵肠挂肚。人们欣赏它飘逸里的厚重,洒脱里的风度,火红里的诗韵,优雅不失朴实,高尚不失平易,生得蓬勃,死得无憾。这是一种凄美,更是一种境界。

也许这一切,对于我们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享受这一刻的宁静,摘一片红叶,放入我的钱夹,来一张合影,留下我们中年的记忆,趁着我们还有能力爬山、有能力施爱的时候,多亲近一下大自然吧!这样,等我们有一天老得走不动路、甚至不得进食的时候,不至于会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慨叹。让我们把这世上一切的美好,都封存在记忆里,快乐一游,不枉此生!

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洛阳哪个医院看癫痫比较好儿童癫痫病怎么治合肥专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