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星月】别梦依稀念故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6:06:25
无破坏:无 阅读:2482发表时间:2015-08-16 19:21:27 摘要:几位长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我:“人都跑到城里去了,这地将来谁种啊?”我说:“组织一个农村合作社,或许将来我退休了回来种地。” 女儿竟和我开玩笑说:“妈妈,你就花万把块钱,把这几道胡同买下来吧,开发一个许氏庄园,旅游餐饮一条龙,说不定能把它做大做强。” 除去玉米,还有几株大豆,残垣断壁,破败,萧条,荒凉。走到胡同,除去“咚咚咚”的回音,见不到人的踪迹。 我知道,这不是我记忆中的故乡了。 (一)故乡的炊烟      五月之初的天气,时晴时雨,八九点钟的时候,云开日出了。故乡的花开,已经繁衍成一片海,远望是花,近看是花,村间屋檐下,也是花。白的像云,红的像霞,粉的如缎。闻着花香,赏着花开,有时候,就在故乡的小丘前迷失,不知道这是天上的仙境,还是人间的幻境?你正迷惑间,忽然草丛中惊起一只鸥鹭,花丛中掠起一只野鸡。   沿着小丘走,人如在画中行一般,田野无边无垠,让你总感觉,走来走去,仿佛是在一处徘徊不前一样,不过,看一眼自己的村庄,渐行渐远着,不远处又一处村落出现在视野里。   太阳升高了,村庄越发清晰起来,阳光照射在大地上,村庄上,屋瓦上,让你很醒目地看到了屋瓦上竖起的一个个烟囱,或红或黑或灰,烟囱中正升腾着一缕一缕的炊烟,先是一个,两个,三个,后来就是一片炊烟的林了,游龙一般飘渺着,南来的风和煦温暖,吹散了炊烟,暖风中就有了炊烟的味道,暖暖的,醉醉的感觉,似曾相识,却久违了的感觉,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   沿着青石板路走来,伸开手臂,触摸着两边的墙壁,曾经高大的郑州癫痫病哪里可以根治屋宇,在你的眼中变得低矮渺小,轻轻拍击手掌,发出一声两声的响声,回音清晰明快。仰望胡同里的建筑,那建筑也在俯视你,你们就这样对视着,对视着,都有了些许的不舍,你轻轻抚摸着一块青砖,一片瓦砾,一块方块石头,你也试图轻叩开一扇紧闭的门扉。   似乎还是一个小姑娘,七八岁的样子,穿着破旧的花衣裳,走在青石板路上,那翘起的马尾辫随着身子的跳跃而上下舞动着,脸上满是污泥,小花脸一般,脚趾头被石板路上凸起的石头碰破,似乎在隐隐作痛,眼角挂着泪滴,只是一会功夫,笑容又挂在脸上,不一会,因为玩得尽兴,玩得忘乎所以,就笑得肆意,笑得张扬,笑得无拘无束。你和小伙伴们打打闹闹,你追我赶,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汗水湿透了衣衫。玩野了的孩子,忘记了吃饭,忘记了作业,忘记了母亲的期盼,忘记了家中羊儿“咩咩”的叫声。直到小巷的尽头,孩子的父母,拉长声音,一声一声长长的呼喊声传来,孩子们才仓惶应允,无奈地离去,向着炊烟方向的家中走去。或许,回到家中,要受到父母的责罚,而家中的餐桌上,摆上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甚至是野菜粗粮,是吃糠咽菜,但是,只要孩子走回家中,坐在热炕头上,就会很安静地大口大口吃起饭来,农家的孩子是不挑吃食的,粗茶淡饭养生就行。   一场小雨,漂洗着众家的瓦屋,让人担忧,百年老屋,经得起风雨一寸一寸的飘洗下去,总有屋瓦稀薄的时候,似乎听到胡同口一处无人老宅,不堪风雨,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历经风雨,那屋瓦,那房梁,那木椽,那青砖,那泥墙,能否经得起风吹雨打呢?   在炊烟里,在薄雨里,村中的老人,坐在屋檐下,门楼中,拿着针线缝缝补补,还有几位长者在谈天谈地,谈东谈西。你经过的时候,他们会对着你笑“笑问客从何处来?”你就忙不迭地解释,‘这里就是我的家!’谁知,老人们笑着摇头摆手,“众人相见不相识,”原来是“小少离家老大归。”   在轻轻地叹息中感叹:那个打着赤脚,在小巷中追逐打闹的小姑娘,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很久很久。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治疗效果棒岁月更迭,岁月易逝,来的,去了;去了,来了,失去的岂止是人们的记忆?远行的时候,只知道义无反顾,只知道灯蛾扑火,只知道选择了就是火坑也要独自跳下去,谁知道,失掉的会比得到的,多得多。   从来没有如此地感叹岁月的无情,感叹岁月催人老,感叹岁月不留人,也感叹你一如既往的渺小,渺小如尘埃,不被故乡人记起。   故乡的炊烟却始终没变,依旧会在黄昏中升起,一缕接着一缕,袅袅娜娜地在天空中飘散,给南来的风中带来温暖的气息。时间从来不善于人情世故,依旧在分分秒秒失去。你知道百年之后,你与这些人,这些事都要在这个村落里消失,谁都不会记得那个穿着破烂的小姑娘,在胡同口的追逐打闹;那个长大的游子在异乡中热切地期盼回归,尽管你没有衣锦还乡,你没有荣归故里!   故乡的炊烟,却永远留在你的记忆里,成为最美最美的一道风景。      (二)此心安处是吾乡      一程山,一程水,山叠嶂,水遥遥。   年轮在季节的更迭中渐次抵达着苍老,苍老的不止是容颜,还有一颗心。捻下几缕记忆,慢慢地收拢着温情,在这静夜里默默地对望。蹉跎的岁月,一年年,一月月,一日日。在这圆月之时,滴漏滴滴答答的响着,任由浊泪盈眶,无尽的乡思,淡淡的忧愁,倚窗遥望,可怜无数山。   奔波是一生的宿命,悲与喜,离与合,苦于愁,都在指尖轻轻绽放。清凉的月色如水,晕染开时光的印记,天凉的打不开半扇窗,泪眼朦胧中,不觉,已沾湿了大片衣襟,此时,梦牵魂绕的是思乡之痛,是离乡之愁。心乱,心痛,泪流,肠断。   这份思念,如影相随,挥之不去,纠纠结结。那山,那水,那月,那音,那容,那笑,那颦。这滋味,欲说还休!   你一直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子,从你离家的那一刻起,你就像无根的萍,断线的筝,搁浅的船。你就任由你笔下的文字忧伤,蔓延,藤蔓一般的蔓延,一直想把安身之处,安放此心。但那种若有若无,飘忽不定的游离,剪断理乱的思念,苦苦的折磨着你,纠结着你,它们纠结在你心灵的最柔软的地方。   你曾那么用心地珍藏来自故乡的一件小什物,一本儿时的小画册,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外祖母讲的一个个残缺不全的故事,还有自己一直在拼凑的东家西家的点点滴滴。你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对蜗居在家乡的人来说,无异于是痴人,怪人,你和他们永远不会产生共鸣。   踽踽独行在艰辛的异乡的土地上,伤痕累累,遍体伤痛,心无归处,此心安处在何方?总相信时光会冲淡记忆,如大浪淘沙一般,谁知最后留下的,还是刻骨铭心的乡思。有时,自己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争渡,争渡,误入红尘深处。   冷乱的脚步踏碎了夜的趸音,在这月圆之夜,独自拨弄着一纸情愫,淡淡的一抹乡愁,只有自己在独酌,在呢喃,在低唱。你也知道,当所有的繁华落尽,当红尘之中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当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变的虚妄。你那心儿只有随风缓缓地漂泊,漂泊,海潮动,海浪涌,心儿流浪,流浪的累了,倦了。   人生如梦,而你不过是穿梭在梦境中的一个孤儿,有时候真的感到又累又倦,累了岁月,倦了心思。就像今夜,你反反复复的絮说,那文字,那灵感,已不同往日。悲伤像一枚种子,这枚种子已被你植入你的心房,它在你的心房已经落地,生根,发芽。   或许,你和故乡相隔的不止是山重重,水迢迢,还有山叠嶂,水遥遥……   或许你真的应该在你生活的世界,寻一片园子,一片你的私留地,把你的心儿安放。过不了多久,此心安放处,也会发芽,也会花开。   此心安处是吾乡。      (三)别梦依稀念故园      山一程,水一程,路一程,风一程,雨一程。   山叠嶂,水纵横,路崎岖。春来,春又去,一年又一年。   吟断了多少胡须,哭干了多少眼泪,愁白了多少华发。   乡音未改,鬓毛先衰,儿童不识,笑问客来,这是怎样的一种尴尬呢?   迁徙的流年,找不到岸的冷暖。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追根溯源,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多人,抛家舍业,背井离乡的往外走,行走的步伐自顾自的行走着,自顾自的渐行渐远着,从来不曾停下来,看看自己行色匆匆的脚步。仿佛是外面的世界鲜花满地,黄金满地,仿佛是,仿佛什么都不是。除去行走,还是行走。仿佛路上就是你的宿命,不为真正的物竞天择,不为自己的适彼乐土。忘掉的,忘不掉的,曾经的过过往往,曾经的伤伤痛痛,捆个结,打个包,有些放下,有些搁置,有些带走,继续前行。   曾经不止一次,你暗暗地问自己,当初的义无反顾的离家,当初的决绝,到底是源于何?你的灵魂又将归于何?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如断线的风筝,如无根的浮萍,倏忽落地,倏忽飘零,无论落地和飘零,你都难以生根,难以发芽,难以滋长。你找不到灵魂的栖息地,你没有身心的归宿感。在这暗夜里,任由灵魂裂帛一样的破碎,撒落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疾病有效果吗一地的清脆,却无法将其拾遗。   走到这里,想到这里,你惊诧不已,你不寒而栗。   打个包的翻开,翻开。是故乡的一颗松吗?傲然在山岗之上,不是的,就在那座叫崤的山上,倔强,挺立,伟岸,不屈。   打开包的翻开,翻开,是一座山吗?一座叫崤的山。巍巍的耸立的一座山,灵气,俊秀,葱茏,陡峭。   多少个夜晚,夜半梦中。泪水轻轻地滑落下来,滑落下来,打湿了枕巾。梦见了一座山,一棵松,自己就站在那座山下,在仰望那棵傲然挺立的松。你的心倏忽间空灵,透明。到家了,到家了。   多少个夜晚,梦醒时分,自己就那么打着赤脚,从山下那条蜿蜒的小路,轻轻的走着,走着,唯恐惊飞了那些会唱歌的夜莺,百灵,还有舞动翅膀的鸣蝉,蝈蝈,蟋蟀,蚂蚱,还有那些蒲公英,它们就要起飞,起飞。   多少个夜晚辗转,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石一土,一沟一坎,一笑一颦,一乡一音,一容一貌,就那么的鲜活起来,明晃晃起来,向着你姗姗的走来,走来,与自己亲昵,与自己私语,直到你泪水连连,直到你语不成声泪已流。   睡梦中,有一个声音在萦绕《虾球传》中的“游子吟”吗?“都说那海水又苦又咸,谁知道流浪的悲苦与辛酸,遍体的伤痕,满腔的仇怨……”听着听着,泪水滑落,起身,找到两片安眠药,闭上眼,心却在梦里,挥手不散,依旧不眠。你知道:无论睡着,或者不眠,都无法让你躲避一种痛:离乡之痛,思乡之苦。   曾经站在四大楼阁蓬莱阁之上观海,有一个景观叫“一线天”,那里记载:一线之海,东边黄海,西边渤海。渤海和黄海,一青一黄,在海中就有了一道分水岭,难以调和,难以合二为一。这像极了你的人生:你,异乡人。难以二海合一,难以海天一色。   人海茫茫,烦烦红尘,你是一个异类,一个飘零者,一个流落异地的流浪儿,因此你缺少安全感,永远也没有归宿感。   今天是七夕节,中国的情人节。此时,你与故乡也隔着一条银河,银河又宽又广又深,你无法逾越,也难以逾越。在河的这边,你独自瞭望,独自饮泣。你点亮一盏灯盏,握一杯清茶,雾气氤氲。独自握一支笔,复复杂杂的感情,竟无从说起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你的坚强,你的理性,你的笑靥,你的独立,你的自尊,你的孤傲,你的落寞,你的婉约,你的矜持都遁失得无影无踪。你的内心,孤独依旧,脆弱依旧,无奈依旧,只是你的内心已经结茧生锈。累了,倦了,厌了,烦了。已经没有了勇气和能力去担当太多的责任和义务,于社会,于家庭。其实,你只是一个柔弱如水的女子,好想停下自己行色匆匆的脚步,将自己疲惫的心儿靠岸,也好想有一个坚实的臂膀让自己依靠,可是,过了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一天又一天,你的安全感,你的归宿感始终找不到,你才知道,你的流浪,你的离家,你的飘零,你的追逐,来来去去都是一场空。      (四)故乡老屋      去年隆冬季节,我冒着严寒,回到了阔别多日的故乡,再一次见到了老屋,经过风雨的洗礼和岁月的雕琢,故乡的老屋在寒风中瑟缩着,抚摸着斑驳的泥土墙,内心不仅一阵阵酸楚起来。   1964年,父亲孤身一人去闯关东,母亲带着我和姐姐艰难度日。一年之后,父亲带着闯关东挣来的二百元辛苦钱回到了家乡,在村北创业,盖了三间外青砖内泥坯的瓦房,从此,我们一家有了容身之地。   抚摸着泥土墙,静心倾听一页页吹起的尘封的记忆。依稀记得多少个傍晚,太阳将要落山,我们的老屋上空升起了袅袅的炊烟,从乡间小路上,从学校,我们踩着青石砌成的小巷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回到家里,热炕头上,小饭桌上,摆上了玉米贴饼子,外加炖的烂熟的鲜鱼。一家七口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饭。工作之后,我走过了大江南北,也吃过一些山珍海味,品尝过一些地方小吃,却总是难忘故乡的玉米贴饼子炖小鱼。   那时我们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龄,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老屋内外总是飘来我们姐妹五个的笑声,特别是三妹,总是咯咯地笑个不停。父亲的人生沉郁悲观,我们的笑声与他的人生基调相悖,因此父亲常常对咯咯笑着的三妹无来由的棍棒相加。有几次,我清楚的记得,父亲打过之后,三妹还是笑个不停,眼泪没干,又在老屋里追逐打闹。与三妹聚在一起,说起那个时候,缺吃少穿的,生活在老屋的我们,总是无忧无虑的。不知不觉,我们已人到中年,岁月的风霜已经染白了我们的鬓发。现在的日子好过了,衣食无忧了,只是我们不再开心快乐的笑了。   在墙的一角,已经开始有些漏雨了,我在屋子里捕捉着童年的影子,有几处粉笔划过的痕迹,那是我稚嫩的杰作,几处凹坑处,那是四妹用钉子订过的印记。十几个纽扣,几个螺丝钉,还有几张少年时期的照片。我把它们装在一起,宝贝似的放在车上。   有位长者提醒我:老屋早该卖掉了,搁久了值不了几个钱了。我却倔强地说:“老屋是我们的根,老屋易主了,我们更无根了。”我明白,老屋只不过卖个千八百的,对我们来说是无所谓的。   如今闯关东挣钱创业的父亲已经过世,只留下老屋做着见证。老屋也见证了我们姐妹的成长史。   如今,我们在异乡也都在打拼着自己的事业。有时候,在异地生活,总觉得奋斗的太苦太寂寞,但我们却从不敢懈怠,不敢偷懒,我知道,故乡的老屋给予我们的远不止这些。   故乡的老屋,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思念你吗?            共 51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