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山菌子 · 野蘑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17:15
无破坏:无 阅读:834发表时间:2018-01-22 19:13:14    蘑菇是菌子的雅号,菌子是蘑菇的俗称、或别名。   日前看到一种解释,说一般习惯了把人工培植的叫蘑菇,而野生的叫菌子。我看了就觉得很有趣,觉得跟某些区分很相似,比方说,科班与“草根”,专业与“业余”。就像菌子或蘑菇,尽管都长成同一物种,但生长的过程不同,叫法就不一样。   在这里,其实我想说,“山菌子”,便是“野蘑菇”。如果只叫“菌子”,我怕更多的人会听不明白;如果只叫“蘑菇”,又怕山里人觉不出那味儿。   我们那地方是山地,村前是山,村后还是山。山里多生长松树,树下长灌木或荆棘,也长野草。但不管是灌木丛还是荆棘里,或者野草下,都会长出各种蘑菇。山里人叫菌子。   菌子的种类很多,名称也很多,有按菌子的颜色取的名,红色的叫红菌子;黑色的叫黑炭巴;白色的叫石灰菌。但大多是按植物或作物的类似或对称取的名,有如六豆(绿豆)菌、豇豆菌、鹅梨(梨子)菌、枞(松)树菌、杉树菌、奶浆菌……。奶浆菌撕开以后,撕裂处会冒出奶一样的白色乳浆来,那颜色和形状酷似奶汁。总之,所取的各种名称,都吻合某些形状或特征。   每年春夏潮润的季节,便是山里菌子疯狂生长的时候。当山里飘过一场细雨,当晨雾漫过每一座山丘,早晨的露水,便沾满树叶,菌子便一颗颗从山地里冒出来。   于是,当有人发现了第一颗菌子,山里人便纷纷忙起来,上演一场场采蘑菇大战。当然,山里人不叫采蘑菇,叫“取菌子”。也许就是摘取的意思吧。   早晨,山里的鸟还未醒,天才蒙蒙发亮。人们便纷纷起床,并叫醒懒睡的孩子们,然后挎上篮或筐,顶着晨雾、踏着野草和露水,摸索着进山。于是弯腰躬背,低头寻找着每一颗菌子。当有人摘下了第一颗菌子,脸上便露出一种满足和喜悦。当然,只要发现了一颗,那附近便必会有两棵、三棵或多棵。菌子一般都是群生,极少数品种是单生的。   转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天才放亮,于是便看到远处或不远处都是低头弯腰寻找菌子的人们。于是碰上了从另一个山头转回来的伙伴们,便都彼此打一声招呼。于是彼此错过,便都相互招呼了说:“那边就别去了,我刚从那边的山上转过来呢!”那意思是说,那边的蘑菇我已经采摘过了。听了的人当然不会听信了转身或止步,各自心里头暗想:你敢保证你每一颗菌子都不会漏下么?   忙碌了一个早晨,太阳才露了脸,人们便早已满载而归了。于是村前的井边,便围满了洗菌子的人们。她们把一些能够现摘了现吃的菌子挑出来,洗好了拿回家炒了吃。而一些不能现吃的,便挑出来搁在太阳下晾晒,晾干了晾去了杂味儿,晾成“干菌子”,然后才拿了用水炖了,炖熟了再炒了吃。或者拿了去卖。   比方,石灰菌新鲜的带苦味,红菌子就含有一种涩辣味。但晒干以后,那味儿就都没了。   当然,黑炭巴是可以新鲜吃的,据说还有解毒的功效。   对于菌子的毒或不毒,山里人都了解得很清楚。性味、颜色和形状,都分得很仔细,一般都不会轻易误摘误食。但偶尔也会听说附近有人家误食中毒的,据说是误食了跟某种食用菌非常相似的毒素菌。于是人们再吃时便格外地小心。   山里的菌子长得很快,常常第一天摘过一批,第二天就会又冒出一批。于是在菌子盛发的十天半月里,基本上是吃不过来的。而菌子又不能保鲜,摘或不摘,一般三两天内就会生毛霉变。于是吃不了,便都要想办法晒起来,晒成干菌子。   那时候的干菌子,可以直接卖到乡镇供销社,供销社会专门设点收购。所以,湖北到哪治羊羔疯好那也是那个年代一笔不可小觑的经济收入。   不过,晒“干菌子”也不是件容易事,春夏之交,本就多雨。倘一连下个三两天雨,那菌子见不了阳光就全坏了。于是人们只得找尽家里各种筛子,把菌子铺开在筛子里,然后挂在柴火灶上熏。但有时候熏着熏着就长出一层白毛来,然后就发霉烂掉,便只得挑拣出来扔掉了。   那一年,父母都下地了,菌子晾晒在家里,忽然一场骤雨,他们便急急地从地里赶回。但是,想收回菌子已经来不及。幸亏,阾居半失明二婶看到了,她没有下地,便替我家收回了菌子,才免去了一场损失。母亲回家哈尔滨看羊羔疯那个医院好后,一再表示对她感谢,她却只说一句:“邻里邻居的,谁遇上个事不帮一把!”   而那时候的菌子,确实是庄稼人不多的经济来源和收入。有时候,母亲为了鼓励我多摘菌子,便答应把我采摘的菌子单独晾晒在一起,卖了钱由我一个人自由支配。而那样,也确实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我的积极性。不过,我没有用那些钱去买吃的,也没有用在其他地方,而是都拿来买了书。小时候买了连环画,稍大些就买些报刋和书籍。不过,荆门看羊羔疯上哪家医院好现在也跟好些年轻人一样,我也很少买书看了,有时候也未免会感到有些遗憾!   当然,不是所有的干菌子都会全卖了的,也有人会把晾好的干菌子收贮到过年了吃,也算是为过年的油腻里补充一种别样的味道。   菌子是野生的,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不管是长在谁家的山上还是地头,你都可以自由摘取,从来不会有人干预或阻拦。我想,这也许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唯一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吧!   前些年回家,有幸还吃过一回干菌子,据说那还是从妹家捎回来的,父亲老了,上不了山,也取不回山菌子了。那一回,我吃着菌子,忽然觉得没了孩时的味道。   如果回到本文开头的说法,这些年,“蘑菇”倒是没少吃,时不时都会去市场买一些。但“菌子”却是很少吃到了。如果问我哪一样更好吃,我倒是觉得,蘑菇过于滑腻,菌子又太干涩。如果每样都能吃上,那就更好。   其实,不管如何区分,蘑菇,就是菌子。但愿都能吃上。 共 212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