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云.游』扬州慢② ——何园的梦境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9-10 11:07:40

扬州的园林,是有别于苏州园林的文人气质的。扬州园林的主人,多富商巨贾,腰缠万贯的财力,和王石斗富的攀比,使得他们为堆砌心目中的那片田园,不惜一掷千金。何园便是这么一处,游走于何园的西园,仿佛是游走于何园旧有的主人,用万千银两所记录下来的一个梦境,

西园是围绕着曲岸小池而建的,池北是一串两层的楼阁,其中主楼三间略是突出,因檐角飞翘,状似蝴蝶,而得名蝴蝶厅。楼阁间有廊道,随势高下,起伏相联。园子四周没有楼阁的地方,也并不只留下突兀的高墙,而由双层的复道廊来补就。如此,沿着二层的廊庑逶迤而行,便可绕着小园凌空飞渡一般,将满园的风华阅尽,这也确是苏园所不曾有的体验。

二层游廊消失在庭院西侧一隅,那里有湖石堆就的石阶,将你从“不胜寒”的天上迎回到了细雨霏霏的人间。小跑到游廊下,便也就找到了与池畔的湖石假山所对等的高度。于是,沿着曲岸楼廊徜徉,一处处高低错落着的奇峰怪岩,便有意无意间邂逅到了你的面前。凭着你一时来的兴致,由心欢喜地叫着,快来......快来......看那个象不象......。

象什么,象峰、象壑、象崖、象涧,也象鹰、象虎、象兔、象猴,山石有万千姿态,人便也有了万千想象,只要你肯细细把玩,不愁你没有意外的惊喜。只如此玩味着一路走过,似也便多有了些“一山过后一山拦”的感悟

沿游廊走到池东,有石板曲桥相驳,曲桥的另一边,是一座方方正正的水亭。水亭四面卧波,飞檐雕栋,最是轻灵。亭下倚柱而坐,尽可纵览满园风情。只这个时间里,细雨蒙蒙,碧波涟漪,那涟漪让池中的花鱼欢喜得竟相追逐。不经意间,会有一条贪玩的鱼儿,“扑咚”一声跃出水面,给寂寞的庭院一个清晰响亮的惊诧,而当你急转头来去寻找它时,所余下的,只有澹澹的烟波了。

烟波上,小锣敲起,旧时的伶人踩着锣鼓点,轻灵地走过这飞梁曲桥,当他们飘逸的身影融入到细雨卷裹着的这方天地里时,便已是另外的一个自己了。那个另外的自己,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可以尽情地嬉笑怒骂,于是一段段情仇爱恨,便西安治疗癫痫病较好医院在哪里在这里淋漓尽致地演绎出来。

那水亭,原也是作戏台的,亭内渺渺清音,传到隔岸,想想便觉空灵。于是趁着四下无人,也细着嗓子“伊......伊......呀”地比划两声,游廊上,漏窗后,想是何家的某位小姐听到了,卟哧地笑出声来,那小姐,似正象是我在汽车站里广告画上看到的模样。

这园林给予你一个人的,寂静又寂寞的时空,也只是刹那中的所得。刹那后,从二层游廊的漏窗后、断墙内却爽咧走出一个美女来,只她是打着小旗,带着旅游团队呼啦啦地便将整个楼道占满。喧闹着讲解着对面的蝴蝶厅和我身处的曾作戏台的水亭。在众人惊奇的目光里,我多半不过是一位不称职戏子了,于是再瞧不进眼前的烟波了,于是仓促地收拾行装落败般地逃走。

何园为住宅的部分,除了一进的楠木厅外,均是二层的小楼,小楼围绕着天井环环相抱,彼此间有癫痫病的几种常用治疗的方法楼廊可以相连。那楼宇的风格与我念过的中学非常相象,其实但就建造的时间来看,也是相近的,一座是清末,一座是民初。在何宅介绍的展览中了解到,原来那里的部分庭院,也是做过学校的,那就更是象了。来到天井中的玉兰树下,我仿佛都能闻到熟悉的清香,听到熟悉的下课铃声。

其实,还想去的地方,是片石山房,只是走在何家的大宅子里,竟迷了路,就和我第一次走进中学校园里一样。迷路也好,把不曾想见的见到了,也不枉费这不菲的票款,与悠闲的光景。

片石山房,与何园有一墙之隔,如今成了何园的园中园。

山房园内绝大的面积,被一泓碧波占下了,绕水的地方有厅堂、轩榭,也有游廊、飞梁。与楠木厅隔水相望的,是一处太湖石堆叠出的倚墙山,独峰耸翠,秀映清池,堪称得上“奇峭”。踩着池中的出水石来到峰下,方见有洞壑。逶迤而入,能寻到方正、狭小的石室两间,便是那处山房了。

据园林专家陈从周老先生考证,“片石山房”得名的这处假山,可能出自清初的书画大家石涛大和尚之手,更可能是石涛所留下的“人间孤本”,因而弥足珍贵。

绕出山房时,对岸多了一队人马,领头的美女导游于喧闹中扯着嗓子讲解着石涛和他的人间孤本,而后,指着乱石间透射到池面上的一个圆影,教人去识扬州的“二分明月”。我也好奇,绕过去跟在后面端瞧,那月影竟真北京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好如美女所言,随着步态移动而圆缺。

忽而于这喧闹中想起,《景德传灯录》中记录惠海禅师的一段偈语,“深潭月影,任意嘬摩”。

而时人再问禅师,“如何是佛”时,禅师对答,“清潭对面,非佛而谁”。

对吗?似乎是,“法身无象,应翠竹以成形;般若无知,对黄花而显象” ......懂吗?似乎是,于是电光火石般一念过,猛然间抬头找寻,一泓清潭、半池秀色,满园风光却都装进了眼中,但那方宁静淡泊、心无挂碍、怀高趣远又有谁能由心地带走呢?如此片石山房依旧是人间孤本,而那曼妙的景致,于难识般若的我,依旧是镜花水月,云天一梦而已。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