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故事她想要见主事者却遇男子挑衅将门虎女了解一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6-10 21:12:51

其实百里景辰此刻原本应该在阵前与敌军厮杀,之所以会回到京中,却是因为前方战事吃紧,粮草缺乏,百里昊又屡次拒绝了他的增援要求,不得已之下才会趁着最近局势稍缓,快马回京请求皇帝增派支援。

想起百里昊的所为,他的心中不免产生了一股愤懑之情,可是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

百里景辉明白兄长的个性,看着他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不由得低声轻叹。

“算了,还是正事要紧。这次的事情虽然不好办,但也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不过还是要讲究方法。”

百里景辉的话很得百里景辰的心意,他点了点头,脸上难得露出的笑意。“我们这就去见一见老师,看看老师有什么办法!”

说完,他就直接将刚刚的所见所闻抛在脑后,径直朝着前方走去,脚步匆匆,就像是有什么在身后追赶他似的。

百里景辉看到兄长这般着急的样子,好笑的跟在后面摇了摇头。

九鸢刚刚被人看到了与宁渊争执的事情,心中羞窘无比,慌不择路的朝前跑了一阵,等到将宁渊甩掉之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真是没想到刚刚会被人看到那一幕,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羞涩。

可是很快的,她就调整好心情,看了看四周的街道,找人问了路就径直朝着目的地走去。

在一家名为玉人歌的青楼后门站定,九鸢摩挲着手上的翠玉扳指,犹豫了一下才叩响了面前的木门。

过了片刻,就听到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木门后传来,吱呀一声,有些斑驳的木门就在她面前缓缓打开。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看到她之后不禁愣了一下,紧接着就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

“呦!小公子长得挺俊俏的!怎么?一大早就逛青楼?这也太猴急了吧?还是个喜欢走后门的,不简单啊!”

男人的语气非常的轻佻猥琐,九鸢听着非常不舒服,忍不住就皱起眉头。

“嘴巴放干净点,我要找你们楼里的老鸨,让她过来见我!”

她的声音刻意压低了几分,听起来到像是正在变声的少年一般,带着几分沙哑的味道,显得有些特别。

男人听了她的话,却没有要行动的意思,反而笑着对她伸出手。

“嗯?要见我们妈妈,是不是要给点表示?”

他露骨的举动惹得九鸢更加不满了,只是想到要做的事情,她也不想节外生枝,到底还是按捺下心中的怒气,伸手取出一枚银锭就扔给了男人,眉毛一挑,示意对方拿钱办事。

可九鸢显然是没料到男人的胆子会这么大,竟然几步上前,作势要来摸她的脸!

九鸢很清楚这些地方藏污纳垢,在这些地方讨生活的人也不好对付,却不曾料到会有人这样得寸进尺,吓得她下意识的朝后退了几步。

“你想做什么!”

她怒视着男人,脸也涨的通红。不过这并不是羞的,而是被这个男人气的。

“小公子,你长得这般俊俏,实在是勾的我心痒难耐,不如你就陪我爽一爽?”

男人本来就看着后面人迹罕至,就算自己做了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而且长期在女人堆里打滚,他早就认出了面前的少年其实是什么原因导致老人癫痫发作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又看九鸢出手大方,心中就生出了邪念。

他仗着自己生的牛高马大,自信男女之间力量悬殊,他只要出手必定是能够手到擒来。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就管不住自己了,伸手就准备要抓九鸢。

可是他不知道九鸢的身份,更是没有料到这样一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小娘子其实精通武艺,身手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市井混混可以相比的。

发现男人动机不纯,九鸢也不准备饶了他,取过藏在腰间的匕首,直接就跟男人交上了手!

身为将门虎女,她即使没有机会上战场杀敌,却不意味着她没有那种本事!

只见九鸢腰肢柔若无骨,微微一弯腰就迅速避开了男人朝她伸过来的手,长腿趁着男人还没反郑州市专治猪婆疯的医院有哪家应过来就势一扫,直接绊得对方摔了个狗吃屎。

男人还未回过神来,只觉冰冷的匕首直接架上了他的脖子,一阵刺痛,鼻间就嗅到了一丝甜腥味。

九鸢其实只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划出了一道血痕,可就算是这样癫痫能检查得出来吗也吓得男人差点没尿了裤子!

“小公子,小公子饶命啊!有话,有话好好说!小的知错了!”

“饶命?”

九鸢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又缓缓往下说道。

“带我去见你们老鸨,我看她饶不饶了你。”

这次男人已经知道了九鸢的厉害,也不敢再多说,只是点头如捣蒜,挣扎着就站起身领着九鸢进了后门。

九鸢看着男人的一举一动,心中对计划的顺利实施却没了把握,不知道这里的老鸨是否真的可靠。这座青楼的老鸨其实是月桑国暗中培养的暗桩,平日在京城中迎来送往,其实暗中负责搜集着大庆国的消息。

她之所以会来这里,也是因为这个老鸨能力很强,据说总是能够将准确无误又非常重要的消息传回月桑国,无一失手。

然而看到对方管理的青楼竟然有这样的货色,她不免怀疑对方是不是能够完成她交代的事情了。

没过多久,男人就带着九鸢七拐八弯的进到了青楼里,找到了楼上的一间房间,在门口轻轻的扣了几下。

过了一会儿,一个慵懒的女声就从房中传了出来,像是刚刚睡醒,很是不耐烦的样子。“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女人的声音慵懒娇媚,即使还未看到她的真面目,九鸢已经能够想象的出一副美人初醒的美景了,心中顿时有了些了解。

看来这位老鸨的确是有过人之处,会令男人喜欢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是我啊!薛妈妈!”

“王二?你这臭小子又搞了什么幺蛾子?”被男人唤作薛妈妈的老鸨听到男人的声音似乎很是不满,但还是耐着性子起身开门。

等到她西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能好看到正拿着匕首架在王二脖子上的九鸢时,眼中就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神色。

“这位小哥,你这是准备来我的地盘闹事的?” 本文来自小说《绝色谋国》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