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菊韵】早晨的月亮(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2:38

八点十分,出得家门,抬头时,看到正头顶一弯浅浅的月亮。

突然想起家乡的那片杨林。一片片叶子在风中摆摇,挺直的树干,冬天时,跟着弟弟们去打鸟,那时我多大?十八还是十九,反正,花一样。

父母从不教育我们不许做这做那。冬天的夜是长长的,夜幕早早拉开,睡不下,和一帮小伙子们趁着月亮去玩儿。池塘有残荷和厚厚的冰,我到现在还想,我的高跟鞋是怎么和弟弟们一起在坎坎坷坷的河沿边上行走如飞的。

麻雀被我们称为家鸟(QIAO),用手电筒照去,在枝杈间缩着身子,瞄准开枪,没打着不动,打中了落下。一般要到半夜时分,月也休息了,我们回来,用炉火烧吃,从没那么好的味道,父母真的好耐性,烧鸟毛的气味,呵呵,十足。

夏天的时候,特别是当一帮人在家玩儿时,突然来了风雨,弟们说,咱们去偷鱼,老李头不让我去他塘里洗澡,众人都应,也不让我们洗。于是,他们拿鱼网,拿干面和香油,搓成无数个小球,说姐,回来你做鱼。我也要去,弟们不带,原因是如果被人发现,一定跑不快。

我只好在家等,听着风声雨声。然后在等的快急死时,突然一帮人哗地全跑进了屋,个个象落汤鸡。

最开心的是去海边,在爸的养殖厂,夜里的风是爽人的,虽然带着大海的潮夕。坐在海边,很远处才有点点灯火,这时候,你觉得自己心胸和海一样宽广。深吸一口气,似乎海成了你的亲人和爱人,它是温柔的,亲切的。

家乡的海是不会让你想起海的女儿那么美的童话,当然也不是海盗那么刺激,让我想起的还是人们讲起的,老鼠精的故事。

说在一个小岛上,冬天了过年了,别人都回家了,只留下了一个老人看船。老人大年夜包饺子,正包着呢,来了一个漂亮的姑娘,说我帮你吧,老人见多识广啊,这几百里没有人烟的地方,哪儿来的漂亮姑娘。嘴上应着,说我去烧火,出门来,偷偷掀开门帘一看,那姑娘正狼吞虎咽地吃生饺子呢,老人拿把菜刀,突然进屋向她砍去。结果那姑娘唉哟大叫,一条大灰毛老鼠跑了,只剁下只尾巴。这样的故事多了去了,随口可以说出一堆。

我最喜欢看夜里出虾,夜里出的虾,正经的名字叫日本车虾,我们都不叫,叫半截虾。因为这种虾喜欢把自己的身体一半钻进泥里,这种虾出水还可以活上几小时,因为可以摆上饭桌时还活着,做成鸡尾虾,醉虾,活烧什么的,所以价格比刚出水就死的东方虾贵一倍多。

夜里下了网,一两个小时过去,就去起网了,里面的虾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活蹦乱跳,这种兴奋是比点钞票更让人快乐的。如果是东方虾,那是在白天用特大号的鱼网拉,平铺在虾池上,十余个人分别站在两岸,慢慢拉网走动,人心随着网在跳,一年的收成就在网上岸的时候了。总有许多人围观,议论着出产量,还有的打着赌,或可闹一顿酒喝。

最深的记忆是小时候和弟弟们去摸鱼。那时凡是沟河就有水,凡有水的地方就有鱼,所以老师让造句,“哪里哪里”的时候,全班同学全是一个句子,“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整个与众不同的,“哪里有水哪里就有鱼。”老师批评不对,说,家里的水缸里有水,有鱼吗?明显抬杠嘛。

弟们用土截上一段水,用盆什么的往外舀,水越来越少,鱼在水里蹦,正高兴马上就有收获了呢,我一不小心坐在了土坝上,被舀出的水又哗地流进来,被弟们一阵埋怨。

秋天最高兴的事儿是去芦苇塘里打野鸭。这时候野鸭最肥,我们穿着水靴,在芦苇塘里走,不时遇到小水塘,那鱼儿肥肥的,大大的,就在浅浅的水面上游,伸手即得,但都不要,只听着哪里有仆愣愣的声音,慢慢走过去,看准落点,弟举枪。

弟的弹弓特准,上学去装着弹弓,几乎一路上各种鸟就打满小书包,枪法不是很好,爸不怎么让他动枪。爸的枪是自己做的,双管猎枪,爸的枪法特准,据大家讲,爸有一次扛着猎枪,见天上的大雁飞过来,把枪筒一抬就打下来两只雁,是两只,双管猎枪发的弹是散沙。

我们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打到一只就行,有野鸭蛋顺手也捎带,后来,听人说那芦苇塘里有比扁担还粗还长的大蛇,鳞片有巴掌大,活灵活现的,我说怕,不去,弟笑我,说从小都玩蛇玩大的,怕什么,我还是怕,说要是摸鱼就去,往芦苇塘深处就不去了。

最热烈盼望的是父亲打野兔,我们平时太阳晒屁股也不起,那天总要早早起,我们争着给爸装子弹,给爸装干粮,给爸装烟。爸穿着厚厚的皮裤,我们在爸的身上打秋千,然后才放爸走,爸走最短时一天,最多时三天.去三天的时候只有一次,没带来野兔,带回来一只红毛狐狸,我们都惊奇极了,还有村民,都来看.爸说,真邪,我看见兔子,放枪时,就没了兔子影儿,跟了两天,放了十三空枪,不是没打着,而明明看见了,开枪后,根本没动静,后来就看到一条红线闪过,开始追,最后终于打到了一只红毛的狐狸。当然过程是非常离奇的,为避免本人有迷信之嫌,不述。

狐狸在老家被人称为狐仙的,爸却从来不信这一套,他胆子特大,带的我们几个都胆大包天,我十来岁时就一个人走过乱坟岗。爸从没空手回过,最多的时候打过九只野兔,在那个食物不是很丰富的年代,野兔肉很好的滋补着我们正在成长的身体。

后来,一切生物都几乎成了保护动物,气枪,猎枪,半自动步枪,全都上交了国家,鸟不许打,兔不许摸,蛇不许抓。每次和弟同车回家看到广阔的田野,大弟都说,现在的孩子玩啥呢?那时候我十几岁,小弟才十来岁,背着爸妈去海里摸扇贝。回来做给爸吃,给爸倒酒喝,爸一边吃一边数落下不为例,不让再去,不让我俩就再偷偷去,还饿一天肚子,海水深着泥,得潜水才能摸到。

是啊,想起小时候,眼前就出现几个蹦蹦跳跳的活力四射的身影。现在的孩子,别说十几岁去海边了,二十几也没人敢去海里的。

家乡的一切都给了我深深的烙印,让我想得心疼。回家时我总跟爸说,爸,为啥呢,我回家睡得特香,吃得特多。真的,在我家里,几乎天天十二点以后睡,吃少少的饭。而到了老家,八点我就困了,一觉大天明,吃饭没完没了。爸有时候看着我说,咋了?饿几天了?

阵阵风吹过,这个时节,到了打鸟的好时候了。家乡的那片杨树林还在,还有旁边的一片枸杞地,再旁边的芦苇塘,我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那儿长大的。

很想……

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陕西哪些医院能治癫痫癫痫会影响寿命吗?郑州的癫痫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