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山水】大黄临劫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50:04
酒店好不热闹,虽说只有三桌酒席,但,因为是宴请薄镇长,不热闹能行吗?!众宾客顾盼间,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人,春风满面的薄镇长的老婆薄夫人。“老薄风湿,双腿疼痛,不想来了,不等了,我来代老薄喝酒!”   众人忙说,“风湿?风湿现在好治得很,民间偏方,保管药到病除!”薄镇长的二弟薄会计笑道:“偏方?是不是就是那个卖狗皮膏药的偏方?”屈副镇长微微一笑,说:“正是狗皮膏药!”薄夫人正席上坐了,问道:“啥狗皮膏药?”屈副镇长忙满上了酒,开始了劝酒劝菜,并道:“用黄狗皮作褥子,狗肉狗骨头熬汤呷,治风湿,立竿见影!”薄夫人呡了一口酒,笑道:“说得那样神乎其神的,我才不信呢!”薄会计有点讨好似地笑说:“大嫂,老屈说得对头。只是,那黄狗皮哦,年数越久越老效用也就越好!”薄夫人眉头微微一皱,道:“这年头上哪去找年头久远的黄狗皮?”   一条狗,准确地说是一条缺了一只耳朵的大黄狗。这条独耳大黄狗,是镇上双腿残疾的补鞋匠老费家的。补鞋匠老费可是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使得双腿残废。老费家的独耳大黄狗陪伴老费已历十六七年了,它可是老费的宝贝。老费去镇上补鞋,都是这条缺了一只耳朵的大黄狗作陪伴,无论风和雨、霜与雪。独耳大黄狗是来觅食的。孤身的老费曾经都给独耳大黄狗准备狗食的,然而,这条独耳大黄狗好像很懂事似的,知道老费遭孽、穷困,从来都不在老费家呷东西,而是在老费饭好了时,立刻跑了出去,外出觅食。觅了食后,独耳大黄狗便又乖乖地跑了回来,陪伴着老费。独耳大黄狗闻到了酒店里的肉香,不由分说便赶了过来。屈副镇长笑骂道:“狗鼻子真灵!”薄会计笑道:“这独耳大黄狗快要成精了,十六七年了,与老费不离不弃的……”众人都嚷道:“还真莫说,狗通人性,狗蛮真诚的……”屈副镇长嘴巴一歪,巴结道:“薄嫂子,黄狗肉能益肾壮阳、温补血气,使正胜邪却、筋骨强健。我说呀,薄镇长呷了大黄狗的肉,对嫂子你方方面面都那个那个了,呵呵……”薄夫人愠笑道:“莫混说,干部要像个干部的样儿……”屈副镇长涏笑道:“嚯嚯,我可不是你家薄镇长……”屈副镇长话里有话,藏着淫狎的调调,惹得众人开心的哄堂大笑。笑声中,有人建议道:“薄老板娘,将这条独耳大黄狗牵回去宰了不就得了……”   半老徐娘的薄夫人心里一动,端起酒杯,挨个敬酒,边笑道:“建议好是好,可,这独耳大黄狗是老费家的,还得要与老费商量、商量……”   酒席散后,已是月儿高挂。那是一弯银亮的山月,那山月像极了银镰,似晶莹的光亮映着山水以及万物。   踏着银光,薄夫人来到了镇后一家低矮的小平房。双腿残疾的老费正在剪着皮子,为明天出去补鞋作着必要的准备工作。薄夫人是第二次来老费的家。那第一次是代薄镇长谢恩的……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薄夫人向老费说明了来意。   “薄镇长,风湿?大黄狗?……”老费彻底的怔住了。   “是呀,大黄狗……”薄夫人微微一笑,笑声中,她掏出三百块钱塞在了老费的手中,道:“明晚,薄会计来牵大黄狗……”   “不,不要……”老费忙将手里的三百块钱扔了回去。   薄夫人并不气恼,仍然笑道:“老费,莫嫌少,这三百块钱也是为的照顾你……”   “不能,薄老板娘,大黄狗,不能开封市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呵……”老费浑身上下一齐颤抖。   “老费,莫死心眼,不就一条狗么?!赶明儿咯,我家老薄给你弄个低保,你也不用风里雨里上街去补鞋了!”说罢,薄夫人风摆杨柳似的走了。   “大黄……”老费将依偎在脚边的独耳大黄狗抱起,那眼里全是泪。   独耳大黄狗很温顺地蹭蹭老费的脸,轻轻地“嗯嗯……”了几声。   “大黄,你饿不?”老费泪眼婆娑地问。   “呜哼……”独耳大黄狗再次蹭着老费的下巴,哼哼。那意思象是说不饿。   噙着泪花,老费放下怀中的独耳大黄狗,转动自制的小轮椅,来到炉傍。炉子上那只小饭碗里盛着一团瘦精肉,老费费力地取来砧板与刀,将那团瘦精肉放在砧板上用刀细细地切碎。老费想为独耳大黄狗作一顿自独耳大黄狗来他家十六七年以来的第一次“丰盛”的狗食。切着瘦精肉,老费的眼前不时浮现出历历往事。最难忘的莫过于有一次突遇狂风暴雨,老费的小轮椅翻倒了,是这条独耳大黄狗使出浑身解数,使得他重新爬上了小轮椅,尔后,独耳大黄狗将轮椅上的他拉回了家。还有一次,有个不学好的小青年,抢他老费的钱,大概是为了上网罢。事急时,还是这条独耳大黄狗扑了上去,吓走了小青年,才使得老费的钱袋子转危为安。那钱袋子虽说钱不多,那可是活命的钱呵。最让人怜爱的是,这条独耳大黄狗知道老费穷困,在每次老费饭弄好了后,独耳大黄狗便跑了出去,外边去觅食。   香喷喷的狗食弄好了,老费将油闷的肉丸子盛在了碗里,噙着泪端给了独耳大黄狗。“大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的事项黄,我怎忍心让你送死?可,可人家有权呵,有权就任性,你可是在劫难逃呵!大黄,吃了这碗肉丸子,你就逃吧,逃得远远的,远远的……”   “唿,唿唿唿……”独耳大黄狗象是生气了,瞪了一眼老费,委屈似地摇摇头,尔后,围绕着老费转了一圈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老费,便慢慢吞吞地钻出了狗洞。   老费在屋里大声嚷道:“大黄,你可要走得远远的,去找个好人家吧!……”说罢,老费泪如雨下。   第二天是个晴天。江南深秋的天气还有一丝余温,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丝暖和。老费仍要出摊,不出摊就不得食。只是去街上,那条道有个陡坡,小轮椅上去有几分困难。每次上陡坡,那条大黄狗总是用头或前腿抵着小轮椅,让坐在小轮椅上的老费能省力不少,也因而越过了陡坡,尔后,转着小轮椅到达街上自己的补鞋的摊位。然而,今天出摊只是老费一人了,独耳大黄狗不在身边。老费有着深深的遗憾,他感觉自己象是被抛弃了,而不是独耳大黄狗被他所抛弃。   老费的小轮椅来到了陡坡,他有点提心吊胆。曾经就是这个地方,他翻过一次,记忆犹新,却心有余悸。“要是大黄在,那该多好呵……”老费惆怅不已。小轮椅就要翻越陡坡了,那是一道坎,命中注定的一道坎,让他后怕。咬着牙,他用力转动着小轮椅。只是,一阵晕眩的感觉朝他迎面扑来。不好,又要翻了……   “嗖……”的一声,身形闪过,那狗头就拼死地抵住了小轮椅的后端。“唿,哼哼……”这哼声是再熟悉不过了。   “大黄!……”老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似的吼叫了一声。   “我来!……”一个声音猛地窜入老费的耳鼓!来人用力拽住下滑的小轮椅,这一伸手立见奇效,小轮椅在倾覆前,由一武汉羊癫疯的权威医院条狗与一个人稳住了,并且使得老费没有再发生第二次翻倒的事故。   “薄镇长……”看到来人,老费的嘴唇哆嗦着,眼里依旧是泪花滚动。   “大黄真卖力呵,老费,你的大黄顶得上一个正劳力呀,呵呵!”薄镇长捋着下巴,笑道。   “薄镇长,你的双腿不是风湿了么?”老费疑疑惑惑地问。   “风湿?呵,还不致于瘫痪……”薄镇长笑道。   “那大黄……”老费疑疑惑惑地望着薄镇长问道。   “老费呵,你家大黄曾救过我一命。十年前,那个黑夜,有个蒙面黑衣人想搞我武汉怎样治疗睡眠性癫痫病咯鬼,有可能是报复我罢,拿刀子想斫我的脑壳,还是你家大黄厉害,咬着蒙面黑衣人的裤管,死死不松口,不让蒙面黑衣人挨近我伤害我,救我了一命,可是,你家大黄的耳朵被那蒙面黑衣人用刀斫掉了一只耳朵,我至今还蛮痛心,我那敢呷救我命的大黄的肉、睡大黄的皮做的褥子?!人也要知恩图报呵!”   “那、那我家大黄躲过了这一劫?”老费不由得心潮澎湃。   “嗐,我那懒婆娘听风就是雨,你莫听她瞎说。大黄,我是断断不能要的,你就放心好了!”薄镇长大手一挥。   “薄镇长,我拿什么来感谢你?!”此刻,老费热泪盁眶。   “感谢咯么事?!老费哦,你的低保我现在就拿去审批,你以后呀,不用再上街摆鞋摊了。还有呵,我这就打电话给薄会计,叫他莫动你家大黄的念头,死了讨好的心!”薄镇长的话铿锵有力!   双腿残疾的老费抱起独耳大黄狗,在它的头上用力地蹭了蹭。            共 30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