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养鸟(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7:37

嗨,小子,你养过鸟么?

我想,若电视台的路访记者这样子“逮”人来问,得到回应的热情必定大涨。

对于来自乡下的80后,走了一大半的漫漫人生路,若没有养过几只鸟,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贫下中农”的后代。

我的故乡是被“裹”在山窝窝里的一个小屯子,小屯的四围都是山,山上生长着数不清的松树、杉树,岭岗土坡上也“懒散”地长着数得清的橄榄木(大概有二三十棵吧),加上河滩边的苦楝木、桐油木,还有屯后山的竹林、小杂树和连绵的草垛,甚至菜园边的茅草、稻田里的禾杆……所有这些,都可以是鸟儿们“安家乐业”的好地方。

有时候,看到树上、树叶和枝条间的一团浓黑影子,再仔细一点寻望、辨认,若不是蚂蚁窝或黄蜂窝,那指定就是鸟窝了。又或者在浓密的草垛和杂树丛中,“躲”着一个用草条缠绕起来的鸟窝;这样的鸟窝一般伪装得很巧妙,若不是细心、反复地寻觅或偶然地“相遇”,如此隐蔽的鸟窝确实很不容易找得到。

星期五的下午,放学比平日来得更早一些,那时的我们若不下河捉鱼,就上山寻鸟窝去了。三五伙计,结队而行,哼着《游击队之歌》或《大侠霍元甲》,爬岭上山,来到松林深处,开始寻寻觅觅、觅觅寻寻……总之,但凡有鸟儿飞过或稍作停留的地方,我们总忍不住睁圆两只大眼、用少年5.2的视力努力寻望,总怀疑鸟儿们的“老巢”就设在那儿。一旦确认目标,我们就勇敢地发起“总攻”,哧溜哧溜地攀上树去,占据有利的位置,夺取“战斗”的最后胜利。

然而,有鸟窝不一定有鸟。有时遇到的是“废弃”了的旧鸟窝,陈旧冷清,没有一点温度;有时遇到的是新筑成的鸟窝,但母鸟才在窝里下了一两只蛋,缘木求“鸟”,此时还不能够。当然,寻到有鸟蛋的鸟窝也算幸运的了,可估算大概的日子,等母鸟把蛋下完、孵出鸟仔来,我们再来把鸟仔“请”回去。这时候,大家就“签订”口头协议,由最先发现鸟窝的人讲了算,发现者和爬树的先挑了大鸟仔二鸟仔,其他鸟仔就由发现者分配给别的“小的们”;大鸟仔易养,小鸟仔易亡啊。若真行大运,在鸟窝里发现了“现成”的鸟仔,不管是长了些羽毛或者是光溜着身板的,都被我们立即“请”回家去了;分配办法亦同上。然而,也时常遇到意外,等过了一段日再去,那鸟窝竟然鸟去巢空了。不用问,指定是邻近村屯的“小的们”干的;我叩,吃果果(赤果果、裸裸)的抢劫啊!可这也没有法子可想,只好“保佑”他们养不活鸟仔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请”回家的鸟仔大多都很难养活。

我记得,有一种老家人喊作“青飞雀”的小鸟(我怀疑就是鲁迅在《故乡》里提到过的“张飞鸟”),性子极为急躁,养不过两三日就死翘翘了。原本,这鸟仔长得也让人觉得怜爱,连着蓬松的羽毛有鸡蛋般大小,身形均匀,甚是耐看,小家碧玉或就如此;“货源”也容易寻找,鸟窝大多结在草垛里、禾杆上,找找复找找,就寻到一窝了。可惜啊,“红颜”总薄命,给吃给喝给温暖(有时扯布条给她们筑窝,或者捧在手心里当宝),她们却不领情,就是“贞烈”,想死就死掉了。

那时候,寻常能见的鸟儿不多,就是青飞雀、燕子(当然不捉,燕子就在屋里头)、画眉(叫声很清脆,像唱歌一样)、红耳朵鸟、翡翠鸟(喜好吃小鱼小虾)、茅鸡(窝在草垛里,就像红褐色的小公鸡)、鹩哥和一些不知道学名的鸟。我们最喜好养鹩哥(鹩就是指学舌的意思)。听大人讲,养熟了的鹩哥,和鹦鹉一样会学人讲话。鹩哥形貌有点像小个子的乌鸦。大多数人喜好喜鹊而厌恶乌鸦,对“乌鸦嘴”和乌鸦的叫声很忌讳,甚至“深恶痛绝”;其实乌鸦也有灵性,从前的小学语文课本有一篇课文《乌鸦喝水》,里边的乌鸦比“三个和尚”聪明多了。总之,我们就是喜爱鹩哥,谁家养有鹩哥,就养有了稀罕的鸟种。那时候,一个顽童真养活了一只会讲话的鹩哥,那就算拿下了“鸟坛”的至高荣誉,好比武林中人夺取了武林盟主,别个不服你都不行了。

那时,小屯对面的山岭上有一棵老橄榄木(树龄大得无从考究了),榄木的一大枝桠上有一口树洞,被一对鹩哥夫妇当作了鸟窝。每年天气回暖,鹩哥夫妇就飞回来,在树洞里产蛋。这时候,我们自然就开始密切关注了,得空就爬上榄木去,看看它们下了几只蛋、蛋孵得怎么样了、鸟仔快出来没有?在煎熬地等待中,鸟蛋开裂、鹩哥仔终于来到了这个世间,我们也忍不住欢呼喝彩起来。又过了些时日,大家都不想等了,全票通过:不等鹩哥仔长羽毛了,这就把它们“请”回家来!掏鸟的那一情形,我至今仍记忆犹新,仿佛一枚胎记似的抹不去。树洞里的几只鹩哥仔架着“人梯”歇息,一只鹩哥仔站在另一只的翅膀上,眼睛还没有张得开;我伸手进去,最顶部的鹩哥仔的以为是鸟爸鸟妈找吃的回来了,张大嘴巴(差不多张得有脑袋那么大)唧唧叫唤。我掏出顶部那只鹩哥仔,捧在手心里,交给堂弟阿木,阿木又接力传给更低一个枝杈的六弟,六弟再往下传,终于安全落地了。就这样,我掏出一只又掏另一只,掏完最后一只鹩哥仔,大家也三下五除二下了树木,比较一番,辨别出鹩哥仔们的排行,按功劳的大小分配,然后就各自捧着分到的鹩哥仔快活地回家了……此后连续几年,那对鹩哥夫妇都痛失“至亲”,终于决绝地舍弃了榄木那一口树洞,到别处去安家了。

鹩哥仔接回来,一家的孩子都会参与进来,精心照料鹩哥仔。一起去捉虫子,鹩哥仔喜好吃蚱蜢就捉蚱蜢。怕鹩哥仔“年纪”小,消化不好,我们就捉小的蚱蜢,嫩的蚱蜢;长得丑的不要,怕吃了鹩哥仔也变丑了。虫子捉回来,堆成一堆,小山丘似的,在那儿挪动挪动;兄弟姐妹就吹着口哨喂鹩哥仔,吃一只又喂一只,放心、管饱的。吃多了,也给它喂点水,喂干净的水。吃腻了虫子,又给鹩哥仔吃鸡饲料。那时候,养鸡都很少喂鸡饲料,只喂米糠和剩饭,因为鸡饲料得花钱买。喂鹩哥仔的鸡饲料自然也得买,用自己攒的钱买,一回买五六角钱,鹩哥仔没几日就吃完了;败家啊,那得捡多少废铁才换得五角钱呐。功夫不负苦心人,鹩哥仔慢慢成长着,光溜的身板也长出绒毛,接着又长出了黑油油的羽毛,到底像点鸟样了。

当然,磨难也总会突如其来。鹩哥仔昨日还活蹦乱跳,隔日就病怏怏的、没得一点精神了。那时候的乡下自然不会有什么宠物医院,最得力的抢救就是按大人指导的办法,给鹩哥仔灌一点人食的“汤药”(药片碾碎,冲开水、搅匀),最后是死是活就看它的造化了。自己养的鸟仔死去,是一件很感伤的事,虽然时常经历,当每一回都很痛,又失去了一个“伙伴”。望着鸟仔曾经呆过的“窝”,你总希望它只是出去溜达溜达,等一下它还会回来了。但是,它真的走了,去了你暂时不能去的另一个地方,希望那里是鸟的天堂。到了这个时候,大人也能感受孩子的痛,就不再提起鸟仔。鸟仔活着时,大人总忍不住数落养鸟的种种不是,乱拉屎,不卫生,搞得家里乌烟瘴气;真的没有鸟仔了,大人也觉得少了点东西了。

回想起童年养鸟的经历,总觉那是一小部斑驳的血泪史,很是残酷,那么多的鸟儿竟就在自己的手里丧命了,何其罪过!无知所以无畏,无畏所以冷残。每一回鸟仔死去,我都下决心,往后不养鸟了;但下一回,又忍不住要养。“鸟在笼中,欲张飞无奈关羽;佛存心上,先八戒才能悟空。”即便满手血腥、心力交瘁,也需恍悟,才放得下屠刀啊。

不过,我也养活和放生过一只茅鸡。那是一只“个子”挺大的茅鸡,“胃口”极好,“饭量”极大,拉屎极大坨、且臭;或许,正是因为这缘由,它才容易养活吧。我们几兄弟姐妹每日捉海量的虫子,它都统统吃完,吃完还张嘴直叫,许是嚷嚷“肚子饿”吧。后来,我们弄不来那么多食物,就喂它一点米饭,它竟然也吞食了。它日渐强壮起来,长满了羽毛,长出了宽大的翅膀。它开始练习飞行,从我家的新房子飞向旧屋的屋顶,再飞往回来、落在土石榴木上,歇息足了,又扑向田野;有时,它又钻进竹林、草垛里,像一位穿梭丛林的野战部队的士兵。起初,它就只在我家的周围“逗留”,后来,它活动的范围愈来愈大,到了田野、到了果坪、到了山岭、进了松林间……我想,它终于变成了一只鸟,属于大自然的鸟。有一回,我和老妈子在岭岗的木薯地上锄地垦荒,发现在它草垛里觅食;我望着它的时候,它也回头、用闪亮的眼珠子瞄了我一下,它似乎在对我“微笑”,然后一点也不留恋,摇动翅膀,像老鹰一样飞向了那边的山林……

提起养鸟,我总觉得有一肚子的话想讲,但我又怕讲着讲着,自己就忍不住要泪流满面了。还是“节省”一点,暂且就到这儿吧。

沈阳看癫痫哪个医院好奥卡西平片国产和进口的有啥区别继发性癫痫病症状癫痫病怎么治疗才能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