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丁香.祝福江山】夕阳里的稻香与蛙鸣(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02:21

周末散步,一直向北。

北面有老家,有北大河。北大河有水声,有苇丛,有稻田,有老家样的菜地和果园。

感觉,好长时间,没这样放肆地看过夕阳,也没这样放肆地看过秋。夕阳里的秋,确是好看的。

那天,夕阳很美,秋也很美。美的,竟想不起要回。夕阳里,秋是柔软的,云是柔软的,风是柔软的,草也是柔软的,连同夕阳里的暖和自己。这么多年,我怎么没有这样认真地停下来,去看一眼这五彩缤纷的秋呢?

越往北走,越觉得秋深得可爱。

秋没变,可我们变了。不只是变得老,更多是变得要世故。是我们要忘本了?还是我们在随波逐流?若是哪一天回到故乡去,不知那一片隆重的秋色还认不认得我?

从喧闹里走出来,周遭一片静。静得,仿佛只剩下水声和风声。河里的苇,早已开满了花,那花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小时,我们喜欢把它一朵朵剪下来,拿回家让祖母给我们打毛鞋。小时候,喜欢钻进苇塘,钻进蒲塘,寻找蒲草结出的果子,然后旁若无人地大口大口地吃着那些香香的棒子。吃得满脸都是,吃得竟忘了自己。

水草蓬勃着,铺到两岸来。有水葫芦,还有星星点点的浮萍。忽然间,感觉自己是一朵浮萍了。北大河,水色不是太好,似乎还流淌着城市的味道。这些年,你又能去哪里寻一条干净的河流呢?隔岸,我看到一片稻田。叶子仍绿着,稻穗却已金黄金黄了。陇上,仿佛有一些菊,隔着一段距离开着,开得闲适而自在。走近,红的黄的白的一起来,夕阳里闪得人心花怒放了。这些菊,比自家阳台上那些菊开得要好看,且有几分野趣。打小,一直喜欢家乡满山秋花般的灿烂。不知,故乡的那座山上,秋花,现在还开不开?

看着夕阳,闻着稻香,听着水声,读着秋花,我真地有些儿沉醉了。走过去,把身子低到尘埃里,我想嗅一嗅这泥土的气息,闻一闻这久违的菊香。这一刻,我竟把自己当作陶渊明了。我不是陶渊明,陶渊明有南山,有菊,我有什么。我只有没进尘世里的那一份记挂与贪婪……

循着叫声,我看到蛙了。蛙们也都长大了,身子肉肉的,眼睛圆圆的,仿佛陌生。好多年没看到这家伙了,见着只剩欢喜,并不想说话。小时候,在一条河流里,见过它们,蝌蚪般的,一河的水墨清浅。那时,还为这些孩子是否找到妈妈而担心。好多年不见,忽然间,它们都长成了大人。我低头追着它们看,它们似乎还有些儿不好意思。转头,一个个坏笑,便一蹦一跳地钻进黄灿灿的稻香里。

时不时,有蛙探出头,凝望着我。然后眨眨眼,响亮地叫两声,似乎在提醒我,它还记得我。蛙们真可爱啊,单纯得就像儿时的我们。我们早不是儿时,而它们却是儿时模样。忽然,我有些儿羡慕起它们了。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此刻,这一片片,我没有听到,可我真地听到蛙鸣了。这声音,似乎隔了一段久长的岁月,又像是隔着千山万水。来得那么迟,那么迟,却依然那么响亮温暖!

谁的诗句写得这样好,竟好过我一个年少。

年少蛙声稀疏,更无稻香。因为不知道,所以不敢向往。

家乡多山地,水停不下来。一年四季都是旱作物,旱得要起烟。水稻,需要水,我们那儿留不住。有水的时候,是一年里的夏。夏至,雨水便裹挟着山石泥土而下,一阵阵猛冲,淹没了一块块农田。水走后,所有的土地都呈现出一片干裂状。大家看着洪水冲刷过的土地,眼里有泪滑落。大家很早就想种一片稻田,种一片稻香,然而那时只是一个梦。

有一年,也引种了水稻。只是一年,第二年便再也种不下去。那一次,乡民们是极其用了心的。十几个村子的人,在一片红旗招展里,没日没夜地筑一条大坝蓄水,然后垒一条长长的石渠下山。为了能吃上水稻,大家再累再苦似乎都心甘情愿的。准备了两三年时间,坝筑了,渠开了,却迟迟不见有水能流下来。那一年,也栽了水稻,可从来没听到蛙声。秋天还没结束,乡民们便重新翻转干涸的泥土,改种玉米和高粱。许多年后,那渠还在,只是从无流水声,更不见蛙声。

稻田之于蛙声,我们的记忆里少得可怜。

小学时,就已读过这样一首稻香与蛙鸣的诗。那时,偏觉好,却不知道它究竟好在哪儿?

初中,到镇里读书。经过一片绿油油的稻田,方知那诗句别有一番的滋味了。周末回家,看着这样湿漉漉青翠翠的一望无际,赖着不想走。那时去镇上读书,是一种渴望,更是一种梦想。成绩不好,怕是去不了的。没有公交车,也没有自行车。十几公里地,全凭两条腿去来。时间真是快,不小心竟跑过五六年。这五六年里,每日三餐,吃的都是煎饼、盐豆和大葱,从未吃过米饭。看到别的学生,用饭盒子蒸出白白的米粒,心里那份惦念至今仍盈满于怀。那段时光,米饭没有吃到,上学路上,却闻足了稻香。好多个周末,经过稻田时,都要慢慢走,慢慢走,从一个沟渠跑向另一条沟渠,看青草葳蕤,闻稻香氤氲,听蛙鸣雀跃……

走在湿漉漉的田埂上,背着那诗句,听着蛙声,闻着草香,感觉自己就是年少。

秋忙假,从镇上回。看到人家收割后的田地里,有好多遗落的稻穗,便偷偷地去捡拾,捡了满满一大书包,带回家交给祖母,祖母用石窝子碾,碾出白花花的米粒。晶晶亮的米粒,放上南瓜或山芋,在土灶上熬,那味道真是好极了,仿佛能香飘半个村庄。后来,好多人都跑到二三十多里外去捡拾稻穗。每次,我也都跟着去。

上大学,顿顿有米,我也未曾感觉要吃得够。每每看到,别人把白花花的大米浪费掉的时候,心里总有些酸酸的痛。直到现在,看到孩子丢下的饭粒,还总要把它们一粒粒捡起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李绅的这首《悯农》,我经常给孩子们读,可没有人再愿意听。

夕阳一点点沉下去,稻香一直在,蛙鸣一直在。沉醉在稻香和蛙鸣的暮色里,我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那天看秋,直到灯火阑珊。

夜半回,仿佛一夜都是蛙鸣和稻香。

意识丧失,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择杭州癫痫重点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