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山水】挽不住的江南雨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0:11
无破坏:无 阅读:2279发表时间:2015-10-03 07:31:50 摘要:江南的雨,干净得如婴儿的眼泪,绵密,细腻。    1   在一个细雨天,浅浅来到了小城,进了这所学校。   江南的雨,干净得如婴儿的眼泪,绵密,细腻。浅浅一把小伞,刚刚收拢,一个男生出现在面前,苍白的脸色,露出惊喜,道:“你来了?”   浅浅抬起阖下的长长的睫毛,望了那个男生一眼,点点头。在这个陌生的小城,她不认识任何人,也包括他。因此,不打算理他。   男生很热情,伸出手,准备接下她手中的行李。浅浅收回手。有意讨好,必有所图。浅浅很警惕,又望了他一眼。很英俊的脸,可很苍白,还有一丝尴尬。   浅浅走了,从男生身边。可是,刚走过,那个男生又赶上来,道:“你找宿舍,是吧?”浅浅是的,但是,她仍摇摇头。她只想摆脱他,一个饶舌的、爱讨好女生的男生。   那个男生走了,拐过一架紫藤花,没了人影。   浅浅吁了口气。   不一会儿,一个妇女走来,介绍道,自己是女生宿舍管理员。说完,热情地接过浅浅的行李,带着她一块儿,去了宿舍。   在路上,浅浅才知道,是一个男生告诉宿管员的。   那个男生,叫白帆。      2   白帆是高一(11)班学生。浅浅来到这儿,也被分在高一(11)班。   浅浅带着一种忐忑,抱着书本,走进教室。掌声,突然响起,如海面上飞起的浪花。一张张漾满阳光的脸,望着她,望得浅浅心里暖洋洋的。   “浅浅,你好!”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浅浅不认识这个大眼睛,雀儿一般叽叽喳喳的女孩。但她仍然笑着,点点头。   老班手往下一压,道:“张楠,坐下。”张楠吐了一下舌头,坐下。老班指指另一个位子,让浅浅坐。浅浅走过去,一张成都癫痫到哪里治疗微笑的脸迎接着她,是白帆。   “老师,我——能不能换个座位?”浅浅皱了一下细细的眉,向老班要求。   老班有点惊讶,嘴张成“O”型,有一会儿,一笑道:“先坐坐,不行,再换,可以吗?”无奈,浅浅放下书。白帆高兴地忙着抹凳子,还有桌子。   浅浅用手在桌上一划,一条隐形的三八线,切在桌上。   浅浅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恋爱的。对于特意讨好的男生,浅浅采用的方法是冷处理,冷得让对方打颤,让对方结冰,然后知难而退。   可白帆一点儿也没有放弃的样子,一甩长长的头发,苍白的脸上,泛着笑,无所谓的样子。   浅浅在心里给了四个字评语:死皮赖脸。      3   张楠是一只喜鹊,叽叽喳喳的,说浅浅比以前更白了,也更美了。   白帆在旁边听了,咳嗽了一声。张楠一吐舌头,拍一下脑瓜子道:“忘了。”浅浅问什么忘了,张楠故作高深,说没什么。说完,咯儿咯儿笑,特逗。   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好朋友。一天,相约去看小城的青石板小巷。小城,是千年古城,青石板小巷一折一弯,曲径通幽,很有古词的韵味。在雨中,两人拉着手,又说又笑,走进了深深的小巷。   突然,几个男生拦在面前。浅浅的脸上,露出惊慌的神情。张楠却依旧笑着,道:“是学校的几个问题学生,别理他们。”   一个男生吹了声口哨,问:“你叫浅浅吧?好美的美眉啊,认识我们吗?”   浅浅摇头,自己才转来这所学校,为什么要认识他们。几个男生相互望望,一个说,走,去喝一杯。   浅浅仍摇头。   “不给哥们儿脸?”那个男生说,伸手去拉浅浅的手。浅浅一掌打开,那男生红了脸,准备发火。张楠吓得叫起来,随着叫声,一个人影从侧边小巷里扑出来,是白帆。   “你又来管闲事。”那个男生说,一挥手,喊声上,几个人蜂拥而上,围住白帆拳打脚踢。浅浅和张楠急了,一边帮忙,一边高呼救命。   有人来了,几个问题学生一哄而散。   白帆鼻子流着血,和张楠望着浅浅,问:“浅浅,你没事吧?”   浅浅摇着头,对白帆说:“谢谢你,白帆!”张楠听了,拍掌大叫:“就是这句话,那次,也是这句话。”那一刻,白帆的眼睛也亮了,有种喜悦。   浅浅很惊讶,问:“什么就是这句话啊?”问得白帆和张楠低了头,无言以对。      4   小城的雨,永远那么婉约,又永远那么绵长,如丝线一般,扯啊扯的,永远也扯不断。   到这所学校快两个月了。   浅浅感觉到,小城的雨怪怪的,总像是飘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一般,有一种朦胧的影子。校园的学生也怪怪的,见了她,点头一笑,喊她浅浅。但是更多的,则喊她白雪公主。   浅浅也点头,微笑。白雪公主,是夸人呢。   浅浅当然也喜欢人夸嘛。   但是,浅浅的心里,仍有一袭淡淡的忧伤,如小城的雨一样,扯不断,乱如麻。她的心中,总感觉到,自己和这座小城,还有这所学校,有扯不断的联系。但是,她又说不出来原因。   难道正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自己前世,和这儿也有一段缘?   她笑了,为自己的迷信。   现在,她和白帆的关系渐渐近了。隐约中,总感到,在哪儿,自己曾见过白帆。不过,那个白帆,隐隐约约又不同于这个白帆。   面前的白帆,脸色非常苍白,白得如一张纸。尽管,他眉眼英俊,脸上整天挂着阳光般的微笑。但是,浅浅感觉到,他有病。   “你没有检查过吗?”浅浅问,装作若不经意的样子。   “没什么病吧?”浅浅亮亮的眼睛望着白帆,再次问道。白帆笑笑,摇摇头,摇得浅浅的心里一片的轻松,一片阳光。      5   学校有一个广播室。   广播室的广播,播放新闻,播放作文。有时,也播放歌曲。于是,有的同学生日时,就有另外的同学点歌,送给自己的朋友做为生日礼物。   浅浅很羡慕,但是她又很丧气,因为,她才转来不久,没人会点歌给她;就是有人点,又有谁知道她的生日呢?   生日那天,她打了饭,一个人坐在那儿默默地吃着。外面,江南雨如烟,薄薄地,飘来又飘去,飘得浅浅的心上也烟雨凄凄。   有种想哭的感觉,袭上浅浅的心头。   广播响了,在细雨中,播音员的声音圆润地传来:“王浅浅同学,今天是你的生日,白帆同学特意点了一支你喜爱的歌,赠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   一支歌的旋律,在雨中飘荡起来,是一支老而婉约的歌:“江南人留客不说话,自有小雨悄悄地下。黄昏雨似幕,清晨雨如纱,遮住林中路,打湿屋前花——”   浅浅坐在那儿,脸上凉凉的,泪水滑落下来。   到了教室后,她用一张字条,表达了自己的心情:白帆,谢谢你!   白帆拿着纸条,对她一笑,点点头。   但是,有一个疑惑,始终萦绕在心头:白帆怎么知道自己的生日?如果说,生日能在学校档案里查出,可是,自己喜欢那支老歌,从没有告诉过别人啊,他怎么知道?   问时,白帆一笑,毫无血色的脸上闪现出顽皮的样子,道:“天机不可泄露。”      6   白帆的脸越来越白。有时,他会撑着头,皱着眉,很痛苦的样子。   浅浅问他怎么了。他摇头,没什么。   私下里,问张楠时。张楠吞吞吐吐地告诉她,白帆有病,很厉害的病。原来,一次,白帆经过马路时,摔倒了,头部受了伤,医生检查,说颅内有血块,要赶快取出来,不然,会很严重很严重的。   “他为什么不治啊?”白帆急了,睁大眼睛问道。   他爸爸在省城工作,接他去治疗,可是他说,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完成了才去治疗。什么事?白帆问。张楠张张嘴,又摇摇头,说不知道。   慢慢地,张楠从别人那儿断断续续地打听到,白帆受伤,是为了救一个同学。   一天,白帆在上学的路上,看到一个女同学骑自行车经过马路,就在这时,一辆小车飞过,向女孩飞去。白帆急了,冲了上去。结果,把那辆自行车连人撞出路外,自己也被自行车撞到在地上,头部受伤,医生检查后,说颅内有血块,建议到省城做手术。   可是,白帆却没有走,留了下来。   浅浅问:“你有病,怎么不治疗啊?”   看到浅浅很担心的样子,白帆白白的脸上,漾出一缕笑,道:“还有点事,一完成,就去治疗。”      7   白帆是在一个上午晕倒的,突然闭上眼睛,爬在了桌子上。   同学们都吓坏了,围过来;浅浅甚至都哭了,喊:“白帆,你醒醒,醒醒啊!”然后,大家和老班一块儿,七手八脚,把白帆送到了医院。   白帆醒了,脸更白了。笑,仍在脸上荡漾。   医生说,再不去治,后果无法设想。说得老班叹口气,道:“白帆,你还是去治疗吧。”   白帆摇头,顽皮地说:“老班,放心,咱是‘铁托’在世。”说着,拍拍胸,拍得老班又一次摇头叹息。   浅浅除了流泪,还有不满,老班和白帆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吗?但是,她的劝说,起不了一点作用。白帆这家伙是木头,水泼不进。   气得浅浅懒得理他。   那天,是一个星期天。早晨的太阳很好,天空一丝不挂。张楠约浅浅骑车出去。她们一人一辆车子上了街,在阳光下飞走着。骑了一会儿,张楠的手机响了,她有事,离开了。浅浅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过马路,突然,一辆小车飞快地冲来,浅浅呆住了。猛听到一声喊:“快闪开!”一个人扑了过来,是白帆。   “不要啊,阿童木!”浅浅瞪大眼睛喊道。   一刹那间,一切都停住了,小车停住了,白帆停住了,连浅浅也呆呆地停在了那儿,张大了嘴。一切记忆,慢慢复苏。雾,也在心中慢慢散去,露出青山绿水的影子。   “白雪公主,真棒,你终于知道陕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我是阿童木了。”白帆扑过来,忘乎所以,一把抱住浅浅,接着,又放开。泪水滑出了眼眶。   张楠也不知道从那儿出现了,又跳又叫。   老班也从那辆借来的小车里走出,道:“浅浅,恭喜你,终于恢复了记忆。      8   浅浅不是转学生,本来,她就是这所学校的高一(11)班学生。   浅浅的同桌,就是白帆。一次,浅浅看了童话,白帆的头发长长的,遮住了眼睛,很像阿童木,所以,私下里,她就叫他“阿童木”。   浅浅,由于白,在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哪里医院好学校里,也有一个外号:白雪公主。   一天,是个星期天,阳光灿烂,张楠和浅浅一人一辆自行车,出去游玩。半路上,张楠由于有事,离开了,浅浅一个人骑着车,经过马路时,一个醉汉驾驶着一辆小车驰过,冲向了她这边。   这时,白帆刚好经过这儿,见了,忙冲上去。结果,浅浅和自行车被白帆撞出路外,没有撞到车,却失去了直觉。醒来,过去的一切都忘记了。   医生说,这叫失忆,要恢复,只能采用情景再现的方法,如过电影一般,来激发她的记忆。   “那——几个问题学生是怎么回事?”浅浅张张嘴,问。   张楠咯咯笑了,告诉她,是白帆找来的,谁让你才来时,他们顽皮呢。说得浅浅也笑了,想起了那件过去的事。她才来时,和张楠遇见那几个男生,还有白帆和那几个男生打架的事。   此刻,她感到,这座江南小城,是那样的温馨。包括江南雨,包括校园,还有校园的学生。      9   白帆终于要离开学校了,他要去省城,不能再耽搁了。   告别了老班,还有同学,他走向车站。车站旁,一个人在等着他,是浅浅。浅浅的心里,有着江南雨一般的忧伤,她问白帆:“你好了,还回来读书吗?”   白帆笑笑,脸上,依然阳光灿烂,道:“当然,这儿有老班,还有你们啊。”   浅浅望着白帆的脸,脸是那样的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又一次,她感到自己的脸上凉凉的,有泪滑出。   白帆笑了,顽皮地道:“白雪公主,可不能流泪,一流泪,就会融化的。”   浅浅笑了一下,可是,心,仍是潮潮的,水汽弥漫。   车来了,白帆上了车。车子动了,白帆伸出头,长长的发,在风中飘摇着,向她招手。   “阿童木,早些回来,我们来接你啊。”浅浅跟在车后跑着喊,她的声音,在雨中回荡,被雨水润染着,也潮潮的。江南雨,很细很细,又如思念一般绵密。有音乐响起,在浅浅的耳边,是那支老而婉约的歌:“江南人留客不说话,自有小雨悄悄地下。黄昏雨似幕,清晨雨如纱,遮住林中路,打湿屋前花——”   车子消失在雨中,浅浅的眼前,一片雾气。 共 43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