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秋之恋征文】思念如树葱茏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3:27:09
破坏: 阅读:1137发表时间:2015-08-28 17:09:19
摘要:我记不得多少次了,每次回乡下都要来这儿看看这棵枯树。我依偎着它,抚摸着它,心头涌起难言的凄凉,夕阳照进山岗,照进树林,也照到这棵肃默的枯树。我站在枯树旁,呆立着,我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母亲在地里劳作的身影,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

山村的秋,无意遁行,有意泄露丁点秋的行踪,一点蛛丝马迹。
   虽是深秋,村庄四周的树林仍苍翠欲滴。闲来无事,我信步穿过老屋端头的那片浓密的树林,来到被遗漏的一块空地上。这儿已是芳草萋萋、灌木丛生,一块突兀的青黑色大石头像猛兽潜伏其间。这里几年前有人上坟烧纸引起了山火,烧了一片,毁了很多树,而后任其自行“疗伤”,渐渐被人遗弃了。在一块状如大兔子的石头旁屹立着一棵柏树,也未能幸免,被烧成了枯树。但这棵枯树不甘心就此枯朽,顽强地从树蔸两旁长出两棵新树来,拼命地生长,都快三米高了。
   我记不得多少次了,每次回乡下都要来这儿看看这棵枯树。我紧紧依偎着它、轻轻地抚摸着它,心头涌起难言的凄凉。久久地站在枯树旁,我脑海里浮现出了母亲在地里辛勤劳作的身影,似乎又回到了快乐的童年……
   那时的母亲与社员们一起下地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不停忙碌着。趁丁点的闲暇时间,才去自留地里见缝插针:翻土、种菜、锄草、施肥、搭架……总之,母亲的活儿怎么干也干不完,总没有闲着的时候。
   姐姐哥哥们都上学去了,我就成了母亲的“跟屁虫”,成了母亲的影子,一会见不到母亲就哇哇大哭,哭得泪流满面,两眼四处张望着,犹如小鸡渴望回到老母鸡的腋窝下。
   与母亲在一起,是我最高兴的事了。那时,我与母亲给队里放过牛,一次要放好几头。有次,一头牛犊欺我年幼,撒着欢好奇地顶了我一下,我被顶翻在地,吓得哇哇大哭。母亲赶紧跑过来拉起我,对着我连忙“呸俏”几声,怕我吓掉了魂,然后追着那牛犊猛抽一顿。
   石家庄有用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屋端头树林边上的那块自留地,在那儿,留下了我很多童年美好的记忆。
   当鸡鸣东方泛白之时,母亲就悄悄起床了,扛上锄头走向地里。当我从睡梦中醒来见不到母亲,嘴就扁成一条线,茫然四顾着。父亲是不管我的,父亲的心很硬。我不敢当着父亲的面哭,但我知道母亲去了哪儿,自己就下炕去地里找她。
   我泪眼朦胧地来到林边那块自留地,母亲正弯腰劳作着,尽管清晨很凉,但她的额头沁出密密的汗珠。我十分委屈地站在母亲身旁,可怜兮兮地看着母亲,脸上条条泪痕仍清晰可见。母亲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儿,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轻轻地说:“起得这么早干嘛,不多睡会儿,多睡才能长得高哦。”我就喜欢母亲那说话温柔劲,故意嘟噜小嘴撒娇说:“你又不陪我睡,我睡不着。”这时,母亲会笑着说:“傻孩子,妈要干活,不干活你吃啥?”我似懂非懂地频频点着头,就跑到一边玩去了。
   最喜欢与母亲一道来地里,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耍了,可以在附近的草丛里追着蝴蝶到处跑,逮住蚂蚱装进瓶里,带回家喂那只花母鸡,那只花母鸡与我感情最好,一见我凑上来围着我转。想逮蜻蜓总逮不住,好几次我轻轻地接近它,只差一丁点就捉住了,可还是让蜻蜓狡猾地逃走了,让我叹气惋惜不已;还可以“骑”在石头上当马骑,手高高扬起装作扬鞭抽打样子,口中喊着“驾驾”,想像着“马”奋蹄疾行,带着自己去梦想的地方。每当这时,母亲抬头看着我憨憨地笑着,而我玩得就更带劲了。
   阳春三月,天气渐渐转暖,万物苏醒,野草早已拔出嫩绿的芽儿,准备疯长,正是“远看草色近却无”。当白菜和萝卜长势正旺之时,就被母亲一一拔掉,翻土后找个雨天或阴天移栽辣椒、茄子苗等,种上四季豆,周边种上一行玉米。若是晴天,摘些宽大的叶子给刚移栽的辣椒和茄子苗等盖住,防止阳光灼伤,到傍晚浇点水,这样保证了菜苗的成活率。菜需要精心呵护,人勤地不懒,才会长出茁壮的菜来。
   母亲在地里不停地劳作,我也没闲着,就像母鸡身旁的小鸡在附近瞎转悠、疯玩。忽然看到枯草丛中长出一棵小柏树,奥卡西平治疗癫痫有一扎高,杆如小鸡的腿一般细,在雨水的滋润下,显出诱人的淡绿色。我连忙折棵小树枝,小心翼翼地把它连同土一起挖出,移栽在自留地的那状如兔子的大石头旁,用手刨个小坑,轻轻地把柏树苗放入坑中,再覆上土,扒平轻压。我心中窃喜,好像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切鬼不知神不觉地悄悄进行,尤其是在母亲的眼皮底下完成的,母亲竟全然不知,若是母亲知道了该如何夸我呢?
   我骑在石头上,喜滋滋地看着母亲,一声不吭地暗笑着。突然间没了我的声音,母亲以为我跑远了,抬眼四处寻我,见我盯着她偷笑,就笑着问我,我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我指着那棵小柏树要母亲看,母亲这才明白了,微笑着说:“瞎整。”又像在自言自语。
   见母亲高兴,我更来劲了,跑到地里抓几把圈肥堆在树苗根上,唯恐少了怕长不高,又抓了两把,把小树苗埋了一大半,只露出个头来。母亲见状哂笑我:“这么加肥,会把小树苗烧死的,肥太多太近。要不远也不近,恰到好处。”在母亲的指导下,移开了多余的圈肥,否则会酿成“大错”,好心办了坏事。我长大后才明白,母亲的话很有道理。这犹如溺爱孩子,全用爱堆在孩子的身上,结果把孩子“烧”坏了,成不了才。
   栽下了这棵小树,就像栽下了希望,心里老掂记着,没事就跑去瞧瞧,看是不是长高了长大了。第三天下大雨,天地之间扯满了雨帘子,雾蒙蒙的一片。我想起栽的小树,担心被雨水冲倒冲走,心里焦急不安,就不顾一切戴个大大斗笠蹒跚着走进雨中,立刻被雨包裹着,雨水溅到我身上,不一会就湿了一大片。穿过树林,来到自留地里,来到小树旁。还好小树没事,只是被雨水打得东倒西歪,郑州癫痫病该吃什么药我赶紧把它扶正,用斗笠遮在上面。而我站在雨里,任雨水浇透,顿时成了“落汤鸡”,浑身冷得瑟瑟发抖,心里却美滋滋的。
   “跟我回去,你真傻!”突然一个声音进入我的耳畔,抬头一看,是母亲。母亲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站在我的身旁,立即把我抱在怀里,用蓑衣裹着就往回走。我挣扎着,说要保护小树,母亲生气说:“不要命了,明天雨停了再来看也不迟。这雨奈何不了小树的,没事的。”我相信母亲的话,母亲说的话肯定有道理,这才安静下来。
   回到家,母亲立即给我洗澡换衣。父亲见了走上来二话不说,照着我的屁股打了两巴掌,疼得我嗷嗷直叫,哭了两声就戛然而止,只在心里抽泣着。原来下这么大的雨,见我不在家,父亲母亲便四处找我,最后还是母亲想起我会去地里才找到了我。父亲怒气未消还想动手揍我,为此母亲与父亲吵了一架,结果当然是母亲输了,母亲坐在床沿嘤嘤抽泣着。我伏在母亲腿上,踮起脚伸手要给母亲拭眼泪,可怎么也够不着。我阴郁地说:“妈,别哭了,我今后再也不敢了,不给妈惹事了。”母亲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感觉到母亲的泪水滴在我的背上,也滴在我幼小的心里……
   我感冒两天后才感觉好些,不顾头还疼迫不及待地跑到地里,看我那心爱的小树,可小树也没了踪影,我惊讶极了,一屁股坐在湿冷的地上嚎啕大哭,手拍打地面,两脚来回蹬着,手上、鞋了上和裤子上全是泥。哭了一会,我站起来气冲冲地跑回去质问母亲,“我的小树呢?被谁拔了?”
   母亲见我如此生气,笑着用手指刮了下我的鼻子,“准是被哪个小免崽子破坏了。不用这么生气,小脸都气红了,生气的人不长个,变成矮子了。小树没了,我帮你一起再栽上。别哭了,再哭我就不帮你了。”我催着母亲立即一起去,母亲说天快黑了,明天一定帮我把小树栽上。
   后来才侦探清楚,小树是被父亲拔了,说什么地里种树,与菜抢肥,影响菜的生长。气归气,我也不敢找父亲理论,怕他揍我。好在母亲说话算数,在原地重栽了一棵小柏树。原来那棵小树就此夭折了,离我而去,让我疼惜了好一段时间。
   我照样关心着重栽的那棵小树,一直掂记着,时不时跑去看看,只是没有先前那么明目张胆,害怕父亲知道了又被拔掉。第二年土地承包到户,林边的那块地不再用来种菜,成了一般的庄稼地,引不起父亲的重视,因此,树一直稳稳地生长着,枝繁叶茂,侵占了部分地的空间。母亲说要修剪下面的树枝,利于主杆往上生长,长粗长高,像人一样。我舍不得砍去它的树枝,还是听从了母亲的意见,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时间的推移,我从童年到少年,到现在步入中年,离开了老家,在外地工作,小柏树长得比我快比我高。但高考毕业后的那个暑假,母亲却突然离开了我,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我成了没母亲的孩子,孤苦伶仃的,像一根寒风飘零的野草,心无处安放。
   曾与母亲一起栽下的那棵树,也成了枯树。好在枯木逢春,又长出两棵新树,且长势葱茏,让我又有了希望,又有了寄思。我不停摩挲着这枯树干,似乎在抚摸着母亲微驼的身躯,千言万语又涌上心头……
   有一天,我又回到老家,又来到了枯树旁。于我而言,这棵枯树蕴藏着一段难忘的美好记忆,一段抹不去的浓浓的思念。没有母亲的日子,孤寂的心时常听到母亲的召唤,喊我回家了,去看望那棵树。我凝视着这两棵小树,它们已长在我的心里,将会一直伴随着我,郁郁葱葱……

共 34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