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就熬一锅粥喝(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1:20

夕阳敛起了羽翼,屋子里的光线,透着昏昧的迷醉。这时,去熬一锅粥,最好。

把米淘好,把豆洗净,再放一些核桃,洒几粒枸杞,投几颗枣,放紫砂锅里,小火,慢慢熬。像熬不温不火的日月,像熬不紧不慢的时光。

起初,火焰舔着锅底,水是水,放进去的物还是原样。后来,水也不是水了,各种物也去掉了羞涩,还有端庄的样子。再后来,黏稠,缠绵,你进入我,我染上你,分不出彼此。烟火熬制成的粥,必然像了烟火的日子、寻常的人家。

清清粒粒,到沸沸腾腾,跌爬滚打之后,剩下的是波澜不惊,还有一脉悠远而沉淀的香气。粥的一生,就是人的一生。

青涩的年月,清纯,如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如雨后新鲜的空气,见不了半点灰尘也容不下一粒沙;奋斗的年月,像卯足了劲的战车,像上足了发条的指针,恨不得把浑身的热量消耗干,恨不得把世上的路走完;而中年以后,一切都平了淡了,不悲不喜,不愁不苦,像熬制好了的一锅粥,不温不火。

这样,看熬粥,是能窥探到它的整个过程,以及隐秘之处。我喜欢看一场粥事,年岁越大,越喜欢。能静下心来,默默地看一场米水揉腻互溶的过程,我觉得,我的心里,就已经有丝丝缕缕的粥香了。

或者不看,在餐厅里,捧本书来读。粥香从厨房里飘来,丝丝缕缕,慢慢悠悠,漫上鼻尖、发丝,和飘着墨香的文字。充满暧昧的光线,斜斜地搭在我的肩上,在这样的情境下读书,迷醉,一定要迷醉了的。

或者,穿了宽松的睡袍,系了碎花的围裙,围着锅灶,做几样小菜:一碟黄瓜丝,用几根金针菇来搭;一盘土豆丝,用几条辣椒丝来缀,更或者炒一碟先生爱吃的花生米,切几片老菜缸里的咸菜。粥熬好了,菜也备齐了,然后,坐下,我和先生隔着餐桌喝粥,也吃菜。平平淡淡的日子,倒也能过成粥香。

我喜欢傍晚熬一锅粥,那种昏昧的光线,那种浓浓的粥香,是烟火里的幽兰,散发着妖一样的媚。仿佛,傍晚的屋子,敞开了肚子,就等着装一锅粥的香味,以及暧昧的光线。这暧昧而朦胧的光芒,这醉倒人的性感的香味,容易让人沦陷的。

也喜欢在双休日的早晨,熬粥,这个早晨不用上班,有足够的时间熬粥。熬一锅粥的时间,我可以做许多家务。放一段轻音乐,打开所有的窗户,迎接早晨的第一缕晨曦,擦干净桌子,扫干净地。屋子里装满了清新和粥的香味,清新之外,自有一份风清月明的澄净和脱胎换骨的气息。

冬天,熬这样的一锅粥,最好。窗外,狂风吹,透着凛冽的寒气。屋内,熬一锅粥,冒着腾腾的热气。一家人围坐一起,我不急着上班,先生也不急着公务,女儿也不急着把头埋进书里,一边喝粥,一边闲聊。再抬头向外时,发现天空里竟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就想到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样的诗。虽没火炉,也不曾喝酒,但已有醉了的感觉。

喝粥,讲究的是盛具,粗瓷、青釉都可,不过,如若黏黏稠稠的粥,放在了粗瓷碗中,更好。粥的粘稠,配了瓷的粗犷,像村姑嫁了汉子,山花配了小草,搭!也更接近烟火。如若放在玉樽杯盏里,粥太过粗犷,会掩了玉的细腻温婉,这,显然不配。

喝粥,在自己家喝和在粥店喝,不一样。自己熬制的,掺进了亲情,也掺进了日子。在自己家喝,喝的是天伦之乐。在粥店喝,要选朴拙小巧的粥店,砖墙壁、木桌椅。服务员穿红花布衫,头上罩蓝花小帕,把盛满粥的粗瓷碗放在你的面前,临窗坐下,一边喝粥,一边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扭头,就嗅到了窗台上清新怡人的百合。抬头低眉之间,嗅着的都是清香,我忽然觉得,这个飘着粥香的傍晚,也摇曳了许多。

喝粥,饿了,喝的是温饱;闲了,品的是味道。我喜欢慢,慢下来,一勺一勺喝粥。这样喝粥,能喝出茶的风雅,能喝出咖啡的浪漫,也能品出粥的气韵。不急,稠稠密密的日子,不能太急,急了,就丢了闲散的情趣,就乱了放松的阵脚。日子除了要过,更多的时候,在于享受。

佳肴,属于偶尔点缀的玫瑰;粥,才是细水长流的日月。佳肴,精致,是枕边的欲;粥,粗劣,是生活里的情。烟火日子,红尘岁月,可以不要玫瑰,但不能没有面包。我喜欢花,但我也知道,谁的日子都不可能靠着花丰盈。佳肴,不需要天天有,然而粥却不可一日无。

粥,确实不可一日无,无了,就觉不舒服,说不出哪里不舒服,可哪里都觉不舒服。赶上中午酒宴、晚上宴席之时,就误了喝粥,本以为误就误了,可一觉醒来,总觉空落落的,少了点什么,一拍脑门:忘喝粥了!那是一种多年的习惯突然被打乱的慌恐,也是一件心爱之物突然丢失的心痛。第二日早上,是一定要补上的,一定要的!

小时喝的粥,并不像现在粘稠,也并没现在这般五花八门。无非是清水里下了几颗米粒,稀稀拉拉,历历可数,米是米,水是水。这清汤寡水,说实在,我并不喜欢,也填不饱我日益膨胀的胃口。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也并不喜欢喝粥。觉得粥,不咸不甜的,没味,不如茶香,也少了咖啡的风情。那时,年轻浪漫,喜欢阳春白雪,喜欢小桥流水,草根的东西都排斥。总觉,这细水长流的日子,像单调的蝉鸣,像午后慵懒的时光,也像死水一滩。跳跃的日子,绽放的日子,总像前方路上的诱惑。

都说,中年是一个坎儿,好多溃败下去的事物,都在平淡的心田上开出花朵。那些曾经的欢喜,变得又薄又脆,再也不听月光和风的摇晃。我喜欢上了粥,喜欢上了熬粥,喜欢熬粥比喜欢粥更胜。而且,这种喜欢,与日俱增。

在细水长流、波澜不惊的日子里,打开煤气,坐上锅,熬粥,就熬粥吧。

郑州哪里看癫痫的医院更专业?长春癫痫治疗好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治疗癫痫贵吗?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