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军警】寒露濯秋菊 (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50:29

寒露濯秋菊(原创)

又是山菊花灿烂关山的季节了!

我本不是爱花之人,唯有对山菊花例外。山菊花是秋日的精灵,关山的秋日,因了漫山遍野的山菊花而显得柔美妩媚,动人心魄。

时令到了金秋九月,关山的山洼、沟坡、梁峁,无论向阳还是背阴的地方,山菊花次第开放了,为气势壮阔的关山秋色增添了不少的柔情。关山的山菊花以黄、紫、白三色为多,花朵娇小,香气浓郁,各色菊花多连片生长,一旦开放,就是硕大的一片,气势恢宏,令人惊叹并生喜爱之情。山菊花不仅花期长香气浓,还是治病的良药呢。每年的深秋,我都会一连数日流连在竞相开放的山菊花中间,尤其最爱在晨曦微露的清晨,其时寒露未退,山菊花经过寒露的濯洗,晶莹闪亮,娇艳欲滴,使人生出无限的怜爱和柔情。在欣赏那些娇小朴素的山花时,我惟以紫色最爱,每一次伫立在紫色的山菊花旁边凝视的久了,恍惚间花簇中就会幻化出一张椭圆形的脸蛋和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来。

十三岁那年,上初中二年级的我因为忍受不了饥饿的煎熬,多次逃学之后,终于铁了心不去学校了。无可奈何的父亲只好到学校央求老师,为我办了休学一年的手续,给我留了条后路。这件事我当时并不知情,直到一年后我又想读书时,才知道目不识丁的父亲竟然想到了用休学给我留后路。不上学就要跟上生产队的社员出工挣工分,十三岁的男人是不能呆在家里吃闲饭的。队长看了看瘦死连筋的我还没有锄头把高,叹了口气,把大手一挥:“跟上女人拔草去吧!”

我成了妇女队里的一员。女人们出工一天记八分工,我一天记六分工,算是多半个女人。妇女队的农活相对轻松一点,但凡是农活都是要付出力气的,唯有给药苗地里拔草算是最轻松的农活了,虽然头顶烈日,大汗淋漓,但是不需要出大的力气,只是蹲的时间长了,难免腰疼,我稍微一呻吟,就有大嫂们嗔怪一句:“蒜头大个人,那里有腰呢!”给药苗地里拔草需要眼尖手快人麻利,我虽然眼尖却手不快,刚开始还好,拔的时间久了,手指头被那些铁扫帚,鸡肠子之类的草勒出了深痕,很是疼痛,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幸亏有菊花姐帮忙,打我到妇女队的第二天起,她就和我为邻干活,到我慢下来的时候,她就有意承揽了我的活,免得别人抱怨。

菊花姐虽然和我在一个生产队,却不是一个村子里的,她家在长沟,我家在小马掌,相距二里路。她大概比我大六七岁吧,个头不高眉毛很浓,略胖的身材,鸭蛋脸丹凤眼,略大的鼻头显出几分调皮,两根乌黑油亮的辫子直垂到腰际,随着走路的姿势左右摇摆、上下跳跃,惹得一群碎娃娃跟在后面看稀奇。菊花姐的父亲曾在国民党时期当过老师,加入过青红帮什么的,在老家忍受不了批斗的摧残,就在六十年代初从老家秦安背井离乡钻进了关山躲难,菊花姐算是在关山里出生的第一茬关山娃。因为家里娃娃多,菊花姐没有念过书,却在父亲的指导下,识了不少字,反正认的字比念过五年级的狗蛋要多。由于是长女,菊花姐自然就要帮父母分担一些生活的负担,打十三四岁上就开始跟着妇女队干活了。

每天歇晌午的时候,菊花姐都会把她拿的馍和我的换着吃,其实都差不多,不是洋麦面饼子就是玉米面粑子,甚至就是几个煮洋芋,无论是啥,只要和菊花姐在一起吃,就觉着格外可口。和菊花姐结伴干活的日子久了,大嫂们都叫我“菊花的尾巴”,我心里也对她产生了日渐强烈的依赖,如果逢了雨天不出工,我就莫名的失落、惆怅。一连下好几天雨,大人们多乘机酣睡,消解多日的疲劳。我却魂不守舍,心里越加想看到菊花姐。有好几次冒雨跑到菊花姐家,看到她父亲和几个弟弟在热炕上呼呼大睡,菊花姐和她妈在炕的一头做针线,她们热情的要我上炕坐,我讪讪几句,半个屁股挨在炕边坐一会就告辞出来了——因为本来就没啥可说的。

荞麦地里的草是最难拔的。我们山里人种的是苦荞,也就是当下人们叫的绿荞。苦荞种在土质肥沃的背阴地里,长势好的一年,秆差不多和大人一样高。在荞麦半人高,有了颗粒之后,就要拔最后一遍草了。没有被荞麦压住的草就是刺荄,刺荄分马刺荄和白刺荄两种,马刺荄根深秆粗,分蘖旺盛,浑身尖刺,就连大犍牛看见都畏惧,白刺荄虽然没有马刺荄茂盛,但是浑身的细刺也使人望而生畏。说是拔草,其实就是用镰刀把刺荄删倒,不再遮蔽荞麦的生长。那是我第一次到荞麦地里删草,颗粒累累的荞麦几乎把我淹没,只露着一颗头在荞麦地里沉浮。我和菊花姐删的那一绺,马刺荄很多,菊花姐穿着一件粉底紫花的衬衫,汗水溻湿了她的后背,她弯着腰一刻不停地挥舞着镰刀。我也奋力删草,只是那马刺荄太根深蒂固,我需要删好几刀才能砍倒一棵马刺荄。就在我们快要删到地头时,我在删一棵壮硕的马刺荄时,镰刀刃子一滑,就割到了我的左手食指,顿时鲜血如注,我被吓得“哇”一声哭出了声。菊花姐听到我的声音,忙回头看,当她看到我的两只手沾满鲜血时,也吓得“呀”的叫了一声,忙喊其他的大嫂来帮忙。一个嫂子捏住我的伤手,菊花姐三拽两扯弄了一把白刺荄的叶子,快速地揉搓了几下,就有绿色的汁液流出来,她把那草汁滴在我的伤口上,慢慢地血流的少了,但是由于割口太深,稍微一动,血又会流淌。菊花姐四处看了看,就用镰刀刃把自己衬衫的右衣襟割了一绺,把我的伤手缠了起来,然后背着我一路小跑,跑了十来里山路,送我到大队医疗站进行了包扎。期间菊花姐只歇缓了四五次,都很短暂,我伏在她的背上,闻着她身上浓烈的汗腥味和淡淡的体香,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就在背我包扎手之后两个多月,一个阴郁的秋日,我听到了菊花姐要出嫁的消息,便懵懵懂懂的跑去看热闹。菊花姐家的院子里聚集着十来个大人,都是她家的亲戚,还有十多个看热闹的娃娃。菊花姐的女婿穿着一身没有领章的军服,瘦瘦的高个,拿着一包水果糖给娃娃们分,我也分到了两粒。忽然有人摸我的头,转过身一看,是菊花姐,她穿着一件粉红色上衣,一条淡绿色的裤子,发辫上簪着一朵红花,映得脸蛋红彤彤的。“兄弟,还是好好念书去吧,咱山里活苦辛得很,你身子这么单会挣成病的。”说完她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右脸,我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雪花膏味道。

菊花姐出嫁后的来年春天,我又回到了校园,重新拿起了书本。之后再没有见到过菊花姐,据说也回过几次娘家,只是我们缘悭,不曾相遇。后来又听说菊花姐的丈夫在多年前病逝,为拉扯两个儿女长大,她吃了不少苦,明显的过早衰老了。

今年中秋的一天,几个乡党聚会,我见到了菊花姐的三弟,他说菊花姐的儿子已经娶了媳妇,去年菊花姐已经做了奶奶,女儿也出嫁了,我听后十分欣慰。

郑州治癫痫病手术癫痫病发作时没有意识怎么办癫痫患者怎样才能做好饮食护理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