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笔尖】回乡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2:20:02
破坏: 阅读:953发表时间:2016-02-18 23:28:52

老弟要结婚了,我这个当哥的怎么说也得回老家一趟。可是刚踏上那片生养我的土地,一句接一句地问候便接踵而来。“你弟都结婚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啊?”或许说话的方式不一样,但归根结底就是这一句话。是呵,弟弟都结婚了,我这大他两岁的哥哥还打着光棍呢。
   不光是我被如此追问,同时被全面攻击的还有老妹,她小我一岁。她的情况比我只差不好,之少我躲起来就没人问我了,而她回到家还有家人的催促。
   当然老爸和老妈也是被攻击的对象:人家你弟的儿子都结婚了,你看你们两口子还四平八稳的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似的。爸妈也不知该怎么回答,这儿子大了也不受他们左右啊!
   说到老弟,他是我发小,其实比我小不了两岁,他是正月生日我是九月的,也就小我一岁半。我们关系很好,虽然小时候会有那么一两次摩擦,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是亲密无间的伙伴。
   就拿上初中时来说吧,那时爸妈都不在家,老姐也都初中毕业离开了这个并不繁华的小村庄。家里没有什么高墙壁垒,三间小土房,若不是当年妈妈能干找人修缮,估计依然是外面下小雨里面跟着下小雨的场面。我们家离沟近,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人住多少有些害怕,老弟自然就把这里作为了他的居住地,陪伴我渡过那段夜半怕黑的时光。屋子四周除了北边是一条泥泞小路外,其他三面皆为苹果树,每每夜深苹果树叶伴风沙沙,总让人心里毛毛的,所以我们兄弟晚上出去上厕所都要组团行动。
   当然,那段时光对于年少贪玩的我们是快乐的。村子里能玩到一起的几乎都在我家睡过觉,除了女生。最小的永远是最可怜的,我们会强制他烧炕打扫卫生。当然,除了二侄子就是老弟最小了,二侄子不常来,老弟自然而然成了干活最多的那个。
   当然,快乐之余多少也会出现乐极生悲。就拿那次去镇上来说吧,我们这一伙七八个人,那是欢乐无限啊,回来的时候自行车坏了,我们只能徒步往回走,但贪玩的性格让我们走走停停打闹不停,回来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可能对于在城市生活的人来说,十点回家数正常之事,但对于农村人来说十点我们有可能已经一觉睡醒,上了一回厕所了。第二日,就传来惊天动地的消息,除了我和老弟,我们一行人都受了皮肉之苦。直到今天,老妹还常常把那件事挂在嘴上:人家两口子把三叔支回去,把门关起来,对我来了一次男女混合双打。每每说起这件事,我们都会笑得前仰后合。
   还有一次,作为下一代主力的我们,传承了父辈的“光荣传统”——打武汉专门癫痫的医院麻将。趁四叔不在家,我们偷得他的麻将,趁三婶回了娘家进了她们家有院墙的房间,开始了我们的麻将之旅。当时年少气盛,声音格外响亮,边打麻将边高谈阔论。谁知四叔大中午的不干活,跑回家要打麻将,这下满世界找麻将。很快他就锁定了嫌疑人,他很肯定是我偷了麻将跑出去玩了。二话不说冲到我家,结果房门紧锁里面没有一点声响,聪明的四叔又调转方向杀到了三叔家,果然听到里面正欢声笑语,于是便使劲擂门,说要打断我的腿。我当时吓坏了,本想翻墙逃离,只怕被直接抓住,就藏到粮食袋中间,待到老弟开了大门,四叔冲进来先不说麻将,找遍所有房间,非抓住我不可,谢天谢地那粮食袋保我不受皮肉之苦。那天之后,我好多天都不敢去奶奶家玩,因为四叔和奶奶住在一起。
   那些西安羊角风病治疗哪家好往事里虽然我是独自生活的可怜儿,却抵不过老弟和发小们的陪伴。那段时间我不曾觉得孤单,也从未感到自己可怜。
   初中毕业后我就迁徙到了西安,庇护在老爸老妈的翅膀下。而我们毕业离开后老弟也待不下去了,初中没毕业他就反出家门跑去咸阳打工了。随着离开家乡我们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大家也只是偶尔打个电话聊上几句,甚至几年不打电话也属正常。这要是回到家往一起一聚,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叽叽喳喳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总是有回味不完的往事。
   就拿上次大侄子结婚来说吧,我们七八个人,虽然不是一起从西安回来的,但大家却候着一起从县城往家赶。那哄闹的景象,着实镇住了整车的人。我们占领了公交车最后一排座位,又占领了倒数第二排的。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目空一切地打闹就在公交车上展开了,有那么一瞬间我们安静了下来,突然发现整个车子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那一刻我们才知道哄闹的车厢是我们一群人造成的。我想当时那辆车上的售票员和司机也爱热闹,不然他们怎么没把我们从车上赶下去呢?
   不管相距多么遥远,那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感情永远都那么浓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厚,聚在一起也永远不会有任何隔阂,就算说错了话彼此也会一笑而过。
   再说老弟那天结婚,我也被整的够呛,一群家伙总爱拿我开刀,他们的理由很充分:谁让你过年从来不回家呢!一句就把我噎了回去,我还能说什么?他们一群人好多张嘴,再加上发小娶的那快嘴媳妇,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十几句就已经准备好了,作为一个不善言谈的人我只有认栽的份。那日,作为一个不喜喝酒的孩子,愣是被他们惯了大半瓶西凤下肚,害得我走路都是飘着的。
   老弟结婚后的第二天我便被他们忽悠到了县城,话说这跟老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本来好好的让我回去上班不就结了,非得告诉我马上放假了我不用去了。这下倒好,趁了他们的意非把我弄到县城去唱歌。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自己管不住自己,要不然说走就走他们也不会真个生气。
   好吧,那天到了县城,二话不说先把他们几个忽悠着爬了一次南山。说到这个南山啊,那可是我们县城的一大宏伟建筑,那台阶修的那叫一个宽敞大气,从山下到山顶,少说也得个上千米的路程。一个个爬的是气喘吁吁,站在山顶没两分钟就又跑了下来。不说我们是发神经吧,那也跟脑抽没什么两样了。那之后,发小的那位快嘴媳妇就开始呻吟了,每天都喊着腿疼,这也太没锻炼细胞了吧!
   那天晚上我们去KTV唱歌,六点去的,打算唱到十点多,结果去了各种花销各种送时间,而五音不全的我抓着话筒愣是唱了一宿。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就我和一个不经常和我们一起玩的小妹在那嚎。
   那晚离开KTV是凌晨三点,常常想今年是玩的最嗨的一年,因为这一年从元旦开始我一个月内进了三次KTV,合肥哪里能治癫痫这超过了我过去二十三年的总和,过去二十三年里我加起来只去过一次。
   本来安排第二天回西安的,可是那群家伙又是各种不舍,各种以后不理我的狠话,吓得我各种不敢走。在县城我们犹如脱缰的野马,各种玩乐各种吃喝。仿佛又回到了那无忧的少年时代,以我们家为大本营,各种疯狂地玩耍。只是如今在县城,大本营在宾馆。
   往事一幕幕总在心间荡漾,因为那是自己亲自参演的一部成长故事。尽管如今早已曲终人散,但曾经的那些演员还在,大家会在时光中穿行的同时于一个点上交汇。或许,已经不能像那时一样长久的相伴,但彼此的心里一直装着那份成长的真。
   生活的烦恼只属于大人的世界,作为孩子的我们,一旦聚在一起便只去寻找那孩子般的欢乐。不论何时,只要相聚就丢开那生活的包袱,为那孩子的欢乐疯狂。

共 26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