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柳岸】爱莲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0:15
   一   池不可以无荷,犹如山不可以无泉矣。   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讲,荷代表了莲,莲代表了藕。按照《封神演义》里神仙们的体系,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原来是一家。故事当然要从头说起,一部《封神演义》,表面是武王伐纣,叙述王朝兴替,实际上讲的也是洪荒世界里一朵莲的故事,就连三坛海会大神,后来也成了莲花的化身。   在石桥边,我们下了车,看一路的荷如观八大山人笔下的水墨。   此刻,荷在我的眼底活灵活现,正像邻家的小儿,跳脱中透着亲切。更远处有坡地,芳草无端的茂盛。想是因地制宜,便有了眼前这一池水。种莲却是再合适不过。日头底下,池里的水乍看上去,有些浑浊。荷叶很小,却很绿,让我想起了老家盛夏里的蒲扇。听藕农们讲,每一朵莲叶下面都有一节藕,如果摘去了荷叶,那藕也就不生了。   莲与藕,双生一体,最是天生一对。一半在空中,一半在水底。某年仲夏,李商隐在曲江赏荷,触景生情,有诗赞曰: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荷之一字,最有古典文人的气质,尤喜荷中的小心思,娇羞喏喏,纵有顾影自怜的哀怨,也断不会少乾坤中的清气。   这些山之阳的荷花,借命而生,顺时而长,餐风饮露,秉承的却是天地气数。要盛开,谁也夺不走它;要凋零,谁也哄不住它。   这些山之阳的荷花,骨骼清奇,硬是把一川烟草收进了心里,结成了夏天的模样。   开得真好。   使劲开吧,我们等着它结莲蓬呢。这一路行来,果然很少看到庄稼汉顶着莲叶,尽管烈日当空。      二   翻开两汉的乐府诗集,那些陌上行走的少年们,正在温柔地唱着《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这是来自于民间的声音,时间过去了两千年,古老的歌谣依旧接通着这片天地。   到如今,那爱莲的人已经作古。   到如今,那写诗的人还未回还。   莲有清净意,被大小寺院供养,是佛的化身。莲有缠枝者,被天下痴男怨女喜欢,是合欢的表象。佛祖降生之时,舌根曾放射出千道金光,每一道金光皆化作一朵千叶白莲,而每朵莲花中,皆趺坐着一位菩萨。   红尘自是熙熙攘攘,有谁愿意俯下身子,像一株莲那样活着,将淤泥认做一生的乐园,将浮萍认做失散的伙伴?   有谁,能有那样的气魄,又有谁,能懂莲与藕的执着。   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了一截深埋在淤泥里的藕。   此生,你是黑莲,你便从水里来;你是红莲,你便从火里来;你是白莲,你便从金里来;你是青莲,你便从木里来;你是黄莲,你便从土里来。   只是切记,不要忘了回家的方向。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莲之一生,着实是风姿卓绝的写照。生要明月流风,死要秋棠映水。一不留神,就让唐诗宋词成为了你的点缀。   出门去采风,带队的是一个如荷般的女孩,青衣,青裙,青发带。   在桃花潭,看到满池的莲花从水中升起,层层叠叠,一点也不喧哗,只是嫌开得还不够热烈。莲花开得端庄,不像牡丹那样雍容,不像玫瑰那样妖艳。一朵莲花,就是一个世界。花瓣贴着花瓣,从不潦草,从不亲昵。   有的人,愿意以莲为心,虽苦则苦矣,却也因此免去了心火的熬煎,人生从此得到了一片清凉。      三   忽忆起,我家原也是种过莲的。   汉阴虽是山城,但并不缺少水份。有水便可生一切水陆草木之花。此莲亦然。在山城,到处都有莲,就像莲藕炖排骨,永远是年夜饭里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   吾乡去地十里,有赤脚医生姓温,凭仗望闻问切之术,以一部千金方医人无数。温大夫极少开虎狼药,温热寒凉,总是君臣搭配着来,唯独莲之一字,用得多,莲子、莲叶、莲花……温大夫曾说,莲这一身,都是宝啊。   当年,吾乡积极响应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山梁上,背阴处,垄起的田地栽满了柑橘,低处便种上了水稻,过了清明,绿意森然。水稻最见庄稼人功力,工序繁琐,丝毫偷不得懒,施肥,除虫,拔草自不必说,每至长夏无雨的抗旱时期,都需要通宵放水。   只是,水势有大有小,此处最是熬人。   放水乃是吾乡农人方言,意思是,该给农田灌溉了。   白天,临河放水的人多,只有等在夜里,待众人都睡去了,才好行动。临河的田地最轻松,有的田地在山梁,就要另想手段。比如,把堰塘里的水引入渠沟,再灌溉到自家的农田之中。   肥水不流外人田,年年收得谷满仓。粮价低廉,爹后来便不种水稻了,专心养莲。养莲更吃水。好在那田也小,不到半亩。在自己的三分自留地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苦与乐,都由着自己。      四   阳春三月,藕开始发芽。   凉爽的夏夜,爹揣着手电筒,拖着旧旧的锄头就出发了。   等到了自家场子里一瞧,萤火点点,人影绰绰。四五老汉盘坐在河边大石头上,隐秘地冲爹招一招手。大家都扛着锄头,心照不宣地嘿嘿一笑。四五个老汉聚在一起,有的是乐子。爹不吸烟,却看他们轮流散烟,促膝长谈,谈些地头里的事。众口烁烁,放水大业将成,竟不知东方之既白。往返于田间陌上,这些庄稼老汉们,也不知吓坏了多少夜行的小孩子。   农忙时节,爹倒是清闲了下来。爹从不命令我干农活。见我翻书,就悄悄地退了出去,去寻他心里的莲,把诺大的房屋交给了我。   种莲,到底比种稻谷省心。春不必耕,秋不忙收,只待残荷凋零,水落泥出。   此时节,早已过了中秋,重阳。近腊月下,爹猫腰钻到阁楼里,取下那搁置了大半年的长筒雨靴,一点点地套在脚上。雨靴直没入大腿。爹清晨下田,花半日辰光,方挖得一担藕回来,匆匆用过饭,又花半日辰光,再细细地用井水洗去藕上的淤泥。   天黑如炭。   冬天的夜,来得早,风又大。河水寒彻入骨,井水却是奇怪得暖。   月光下,露出的藕身雪白如玉,仿佛美人的手臂。娘让我叫爹回家吃晚饭,我在井台边站着,看爹收拾竹筐,冲洗扁担,看着看着,自己却先吃上了。   拿起一截藕尖,削去了皮,我就放进嘴里。先是吮吸,后是大嚼,咔嚓咔嚓,像熊猫啃竹笋一样。这藕,清脆爽口,又带着一丝丝井水的甘甜,当真是回味无穷。沽于早市之上,或煎炒,或烹炸,或蒸炖,总能卖个好价钱。   一担担的藕,换得酒肉衣衫,年关遂以此过。      五   很多个年头过去,爹不再蹲守于乡间的长夜。村口的路灯,点亮了一批又一批孩子的童年。   那些坐在石头上夜谈过的庄稼老汉们,也舍弃了他们陪伴一生的莲,把自己小心翼翼地放进土里,像一截藕那样,将自己雪藏起来。   人生到了最后,不圆满的也圆满了,就像十五的月亮。人生到了最后,总是要将爱恨情仇结成一朵莲的,像佛祖的舍利,母亲的慈心。   每次在城市的餐桌上遇见雪白的莲藕,我都会默默地回想起一个地方。   ——在那儿,曾盛开过那么多的莲呢。   后来,红光照长路。我依旧一言不发,这里那里的到处漂泊。   只是不必再与人言说。这片天地,以前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寞。岁月的一双大脚,早已将藕田走成了旱地。我怕,我怕一开口,有些往事,就会像演义那样到处传扬。   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此生看过莲花开落,方知濂溪先生大才。 癫痫病能吃药治疗吗湖北的癫痫医院那家便宜黄冈癫痫病吃什么药能治愈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