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丁香.祝福丁香】被心爱的人所爱,是人生的双重幸福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3:36:06
破坏: 阅读:749发表时间:2019-07-05 17:35:10
摘要:香港回归祖国那年的劳动节,我和伯会步入婚姻的殿堂至今已有25年了。这些年里,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人生风雨和曲折磨难,但由于自己的坚强和昂首向前,所以走出了困境,迎来了人生新的篇章。---谨以此文献给陪伴了我25年的亲密爱人,感恩风雨同行的青葱岁月……

【丁香.祝福丁香】被心爱的人所爱,是人生的双重幸福(散文) “人世间唯有一种感情,它胜过蓝天和白云,胜过高山和大海,胜过原野和村庄,胜过上帝所创造的一切,这便是爱情。”
   多么美妙无比的一段有关爱情的文字!它生动演绎了人类社会这种至善至美和生死相依的高尚情感最动人心魄的魅力所在。如果说用昨天,今天和明天来高度概括人的一生的话,那么,人类的一生,无非都离不开生活在一张无形巨大的情网当中。无论是亲情,友情或者是爱情,它们往往会左右着人们的生活,心情和工作状态。大家都知道,现实生活不是真空,不可能做什么都一帆风顺。于是便会被情所困,不知所云,便也纯属自然和正常不过的平常事情。
   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是上世纪一九九四年夏天的农历七月初四。是因为在那一天里,我彻底和单身说了一声再见。有幸遇到为我婚姻大事操心的父母和月老红娘,当然还有心仪的伯会和她们一大家人的包容和宽宏。是啊,时隔多年,每当幸福地回忆那些往事的时候,我依旧心潮澎湃与激动不已。很多人都了解,我的人生之路和许多同龄人比起来还算是好幸福的,至少没有饿过肚子,上学没欠过学校的学杂费。作为农民的儿子,实在是惭愧,我对种庄稼却一窍不通。不仅如此,我对社会知识也是一无所有。所庆幸的是我有一个唯一的可以诉说的优点就是待人心诚,为人老实。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丘比特的爱神之箭射中了心清如水女友的芳心?
   如果要追溯这段姻缘的起由,还得感谢一个人,他的名字叫王正军,兴文县大河乡人,和我都是同一年去山东潍坊当的兵。在新兵连和师医院,我们早有往来,而且还很熟悉。还记得他探家前从师医院给我打来电话,说要去我家里耍,问我有东西带回去没?我临时也没有什么准备,就笑着告诉他“欢迎去家里耍,要是见着我父母,请一定代问好,顺便请他们帮我物色一个女朋友”。当时,在电话那头,王正军就哈哈一笑:“哟喂,邹富春,好样的,开始想女人了哈。要得,我保证把原话带到,这点你尽管放心。”
   说起来他也只比我早一个月到家,他离开潍坊后,我就开始心绪不宁,想家的情结日趋严重和激烈。根据部队规定,第二年义务兵可以有一次探家。可是正常情况是要等老兵退伍之后,需要提出书面申请经允许之后方可离队。老实说,我那时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在探家和留队之间不断纠结、彷徨。后来把心一横,不管结果如何,都去一试再说。
   所以,在1994年7月22日清晨的工兵营,白杨树枝繁叶茂,烈日当空,骄阳似火,热浪袭人。见教导员吃完饭走出营部饭堂,我心不在焉地胡乱扒了几口,急忙跟上去。从他面带微笑的表情上我感觉得出他的心情是愉快的。基于这个前提,我才斗胆提出向他请假回家的事,真没想到他一听我说完,就立即表示同意,而且还一口气就批准我一个月的假期。
   原本应该有一场愉快的探家之旅的,谁曾想在西安发生的一段小插曲,竟让我如此狼狈和落魄。都说世上还是好人多,我算是亲身感受了一回。其实,这都不是让我纠结的,我纠结的是帮别人带的价值上千元的药品好不容易才知晓下落,然后再从潍坊邮寄给战友的姐夫。如此而已之后才算圆满完成了受人之托,理当忠人之事的嘱托,几乎悬着的那颗心似乎才算真正的安定下来了。朋友知晓前因后果后,对我的豁达大度和理解让我深感意外与感激。
   在这前后45天的探亲假期里,除了上述事由外,父母和红娘还出了大力为我办成了一件终身大事,就是促成了我和伯会相识相恋,从而确定了恋爱关系。至少来说,王正军战友还是言而有信的,父母和红娘,还有我也是高度重视的认真对待的。作为父母来讲,自己的孩子到了婚嫁的年纪,遇上合适的,都会想方设法努力创造一切有利条件来尽量让对方满意。只有等孩子们确定关系之后,父母的心理就会稍稍宽慰一些和松口气。尽管往后的日子还要支出一大笔钱,但有了目标之后就算吃苦受累似乎也是值得的。所有全天下的父母,一生中对自己的儿女总是有操不完的心。他们这种情怀,只有自己的孩子们为人父母了,才会懂得父母的含辛茹苦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的月老红娘真的很称职,还在我到家之前,她就开始在“做功课”了。本来,伯会和我二妹可是同班同学,俩人的关系不是很好。红娘刘九孃和伯会关系好,也是我后来才得知的,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她才把我的尊容(就是在山东莒县库山乡新兵连过年时在雪地里拍的那张照片)试探性地给伯会看,顺便给她说想跟伯会介绍男朋友。伯会呵呵一笑,说:“人都不在家里,咋个谈嘛?”压根就没想到我已经快到家了。刘九孃哈哈一笑说:“你先看看照片嘛,要得不?要是有缘分,就可以谈来看嘛。当然,实在都不行就没得办法了。”伯会对此也表示赞同,就说:“从照片上看,这人还很精神,而且他还是我同学邹艳的哥哥,那哈尔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对他有点印象,我在参加李鹏老师的复习班里,还听到过他讲的一个笑话。弄个嘛,我还是要看到他本人才晓得。”刘九孃说:“对头呢,只有看到了真人,大家见个面,再摆谈哈儿,才晓得大家有没有缘分。先说好哈,照片你也看过了,等见到真人以后就看你们的了。”伯会呵呵笑了:“是的。”
云南癫痫医院/>   准确地说是我在1994年7月26日刚到家那天见到刘九孃的时候,她就已经把我的照片让伯会看过了,她当然清楚我探家的日子,肯定是母亲告诉她的。伯会后来说:“速度好快,头天才喊我看照片,第二天就到家了。呵呵。”我笑脸相迎:“这就叫做‘趁热打铁’。要及时把握住机会,一旦错过,就会成为一生的遗憾。”伯会又笑了:“看来你这兵还没有白当,晓得抓住时机。”我有点脸红:“谢谢夸奖,这主要还是媒人的功劳。”
   我到家的当晚,就碰上停电。更加没有想到,伯会和刘九孃会到家里来,我和父母吃晚饭。黑暗中刘九孃先进门,伯会在后,她不知我在厨房端菜,她一进门就朝我“咚”了一声,留着平头、穿着白背心和绿军裤的我礼节性地朝她笑了一下说:“过来啦。吃晚饭没有?”伯会大方地说到:“我们吃过了。你好久到家的哦?”我说“今天才到的。”说完就和刘九孃直接去了我二妹的房间摆龙门阵去了。可以这么说,那次就算是我和伯会的初次见面吧。尽管只有极短的几句对话,可是却开启了我们“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序幕。
   其实,我到家那天下午和父母在吃葡萄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拜托刘九孃给我介绍对象的事。他们首先表态,对我们三姊妹的婚事,自始至终都会支持,完全尊重我们的选择,不会横加干涉,当然,他们也会及时给予建议。对于他们的这种态度,我个人还是很欢迎和称赞的,看得出来他们当时还是开明的父母。
   虽然已经当兵两年,也算是在潍坊见过了大世面。可是对于相亲这种事,我是人生头一回没有任何经验,自己性格中隐藏的那种害羞让我有点为难。于是父母决定让三弟陪我先和伯会见个面,让她看看真实的我到底是啥模样。于是,在伯会的二哥家里,我们第二次相见了。她当时就在那里做衣服,是裁缝师傅。时值七月的大热天,她一条深绿色的连衣裙,一个真诚的可人微笑和热情招呼,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浑身上下闪烁着农家少女那种丰满健康的身材,伯会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实在诚恳,能吃苦耐劳,而且还有手艺和智慧,会持家,如果有缘牵手,我肯定会很幸福的。我是看在眼里,乐在心头。当时就在心里有数了,觉得很投缘,暗想她应该就是我今生该等的人。我这面哈尔滨癫痫病是什么引起的倒好说,还不知人家是啥意思呢,还是先稳住看看再说吧。
   那段时间,红娘刘九孃经常过来和我们见面,从她满面笑容的脸上,似乎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稳操胜券”的样子,看得出来,我父母的脸上还是愉悦的。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们那个家庭二十多年里才有的大喜事,总体上说开局还行吧,接下来出场的男女主角才是故事的核心和关键的角色。
   在和伯会的第二次见面中,她的二嫂起到了很重要的建议作用,说起来还不是因为我额头上深深的皱纹,害得我差点失去了和伯会牵手成功的良机。在这节骨眼上,她的二嫂给她打气鼓劲:“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这点皱纹怕啥子嘛。只要人好,就比啥子都强。”其实说起来,她的二嫂还和我们这面有着亲戚关系,也许正是基于这一点,这才站出来成人之美。再看我们这边,刘九孃跑来跑去的也确实很辛苦,好话说了不少,伯会这才答应交往来看,也才会有后面的精彩篇章。
   1994年的农历七月初四,是一个值得永远记住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我和伯会被婚姻的红线系上,两家人热烈而又客气地探讨我们的终身大事,最后取得了一致的意见:完全同意我们继续交往,同时也标志着刘九孃前期的工作成绩突出,得到了双方老人以及亲属的高度称赞。
   那一天后不久,因为我的探家期满,必须要回到部队去继续服役。正当我准备出发的时候,李天佐战友也从潍坊回家来,和我都做着不谋而合的相亲大事。得知他9月3日归队,我起先也没打算和他一起走,可父母说,要不你就给部队拍一封电报续假呗。如果不这样,父亲也打算送我去部队的,好在天佐回来了,要是我和他一起,父亲就不必长途奔波了嘛。一举两得的大好事,又何乐而不为呢。去和天佐商量,他也说“不怕,就拍封电报呗,我们两个一路嘛。”于是就在万寿邮代所,托父亲的老同学李五孃向工兵营拍了电报,内容如下“母病重住院,续假半月”。原本也不妥,但又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所以只好那样写了。
   9月3日,兴文县城古宋的天空飘起了小雨。我穿上了干净的军装,戴着大檐帽,背着行囊,在古宋搬运公司和来送行的父亲,二妹和伯会依依惜别。临开车前,伯会和二妹先走,我看见,天佐的女朋友哭了,难舍难分的样子,天佐和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可他还是微笑着,劝她“别担心,到了部队会写信给你的,你在家要好好的,要照顾好自己。”天佐的女友紧紧地抱着他,迟迟都不愿意松手,他只好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好言相劝着。这一幕虽然过去了多年,但总是在我的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相比之下,伯会要稳重得多,她故作轻松和平静地说:“我就送你到这儿了,你们一路慢走,我在家里期待你的来信。”我其实也是舍不得和她分开,但军令难违,所以就不得不忍痛别离。在后来的情书里,伯会说:“你转过身上车的那一刻,我的眼泪早已润湿了眼眶,但我使劲忍住,没想到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流。以至于好多人都不理解地望着我,我想,今天就尽情地流吧,为了心爱的你重启保家卫国的征程,我就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神和看法了。”在盈盈泪光中捧读来自天府之国的情书,我的心也是久久不能平静。
   我用一首诗歌的名字《用一种遥远的心情想你》,来记录我和伯会自1994年9月至1996年11月,还有就是1998年5月和1999年在广东东莞谢岗卓维手袋工艺制品厂上班期间相互写的所有情书。大约有五封左右吧,现在已经是残缺不全了,要是再不整理和按照写信的时间来一一归类,估计不用多久就都真的全部都看不到了。我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毕竟,那些情书见证了我们的感情过往和成长经历,如同见面一般进行心灵的沟通与慰藉,在相互信任和坦诚相待的基础上共同构筑牢不可破的爱情大厦。甚至还可以这么说,那些火辣辣的带着兴奋与屈辱,无奈和愤懑,辛酸与期待,差点绝望与重生的情书,宛如身边一个个真实而可以触摸的日子,看似遥远,实则近在迟只。那些情书,绝无半点矫揉造作,无稽之谈,原本大家都一直相处得很愉快,万没想到深圳传销那一出,几至让我们的感情一下子从高潮跌落至低谷,所幸大家也还算理智,总算走出了传销阴影,重新回到正确的大道上来。当然,这与我岳母大人从中调解至关重要。
   有位哲人这样说:“人的一生,如果找对了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羔疯科挂号另一半,那么 ,你的人生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如果找错了,就等于要多奋斗二十年。”是啊,也许有人会问,人好与不好又没有写在脸上,我咋一看便知?持有这种想法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我完全可以表示理解他们的想法。确实,好人与坏人不会写在脸上,但是,可以感受得到,体会得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最要紧的就是和她(他)处对象的时候,多多细心观察对方对待自己家庭,亲人或者邻里的关系怎样,还有就是对金钱,人生,性格和感情的看法怎样,还可以通过一些具体的事例来检验一下对方的处理方式是否圆满,达到预期的目的?通过一些具体的事情和处理方式,可以看出对方的社会阅历与智慧才华。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世界上,只要是美的,总会叫人喜欢。对花草是这样,对人也是这样,无可厚非。美女爱帅哥,帅哥看美女都挺正常。外貌只是一个方面,但不是影响婚姻的全部,人品才是极为重要的决定因素。所以说,谈恋爱其实就是对对方看人待物处事的检验,相信很多人都会这样认为,漂亮不能当饭吃,唯有心灵美才是保持婚姻长期稳定的纽带与前提。
   我的确是很幸运的,今生能和伯会相识相知相恋到走进婚姻的殿堂,真乃三生有幸,也应验了《中华圣贤经》云“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是的,我一直都主张,对待感情就要一是一二是二,不要像当下社会上那些玩弄感情和女孩子的渣男一样,他们那根本就不是在谈对象,而是在侮辱人,看得多了,找的人多了,这心也就花了,就会觉得哎呀,第二个比第一个在某些方面要好,如此类推,白费了精力和钱财不说,到头来就像猴子掰玉米那样什么都没有捞到,但是却失去了极为珍贵的青春年华。那又何必呢?因此,相亲就像当兵的人打靶那样,一定要先找到准心,再发力和争取,才不会空喜一场。再者,对对方不要期望值太高,你本身就不具备相应的条件,还去要求人家咋样,这纯粹是扯淡,根本就不现实的。《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也。总的来说,谈对象也好,过日子也罢,都要面对现实,及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既然是普通人,那就过平凡人的生活,不宜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唯有如此,方不至于婚姻不幸,家庭不和。
   写到这里时,电脑的音箱里轻轻传来央金兰泽演唱的那首温婉抒情歌曲《遇上你是我的缘》的优美旋律,赶紧闭目凝听,心旷神怡,怡然自乐了一番。我和伯会从上世纪的九四年夏天相识到现在,时光已经匆匆过去了漫漫25年,而我们的孩子星宇今年也是22岁的年轻小伙了,他正在仰慕已久的四川美术学院攻读雕塑专业,我和伯会期盼着他早日学成和学以致用,现在才大二呢,都还有三年左右。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多赚钱,解决他的后顾之忧,让星宇集中精力刻苦学习,这也是我和伯会做父母所共有的一个心愿。
  

共 564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