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柳岸•春】送别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06:43
摘要:怎么也没有想到,二零一八年的春天,两个将要懂事的孩子,为我们送别时,竟然是用他们单薄瘦弱的背影…… 暖意融融的春节,让全家人团圆在一起,热热闹闹,欢欢喜喜。我深深地感到,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亲人的团聚更为快乐,更为幸福的事了。这种快乐,它是带着温馨,从心底自然流露的情感。它不仅体现在那些欢声笑语中,也深藏在抑制不住的滚烫泪花里,那是心灵深处纵情绽放的幸福之花。   春节前,从北京返回家乡贫困的山村时,年过六旬的老母亲,牵着我们一双不足十岁的儿女,早早地就守望在我们路经的山岗上,她们迎着暮冬的风,翘首盼望着我们归来的身影。   跳下长途汽车,我和老婆走过两公里逶迤的山路,再绕过三道山梁,远远地便望见山岗上,母亲和孩子们,正急切地向我们招手,高声地呼喊着。   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也大声地向她们应和着。呼喊与回应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寂静的山野间回荡,填满了整个空旷的山谷。人虽然还没有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心却在思念的呼喊声中,早已融在了一块儿。两个年幼的孩子,活像两只雏鹰,从山岗上雀跃着,不顾一切地迎面向我们飞奔扑来。男孩宝儿刚刚八岁,女孩妞妞也不过五周,两个孩子泪眼婆娑,一个抱住妈妈左腿,一个抱住右腿,让憋了整整一年委屈的泪水,瞬间倾泻在妈妈的衣裙上。   两个可怜的孩子,和奶奶生活在偏僻的山村,是无奈的留守儿童。他们长年见不到父母,就如花儿见不到太阳,心灵深处不知缺少了多少温暖和阳光。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田里,对父母深情的思念,天天在伴随着他们,折磨着他们。   老婆闪着动情的泪花,把五岁大的妞妞紧紧地抱在怀里,上下左右地打量着她,不住地亲吻她,安慰她。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呢?   我扛着行囊,妈妈和儿子帮我提着买回的物品,我们一家人慢慢地走过山岗,走向山坳里那熟悉而亲切的老房子。   离家又整整一年了,那条忠实的老黄狗,还依然没有忘记我们。它远远地便迎上前来,高兴得不停地摇头摆尾,咿呀地怪叫声里,也像在和我们诉说着它那不尽的念想。   妈妈已经把过年的东西置办齐全,只等我们全家一起吃顿团圆饭。老婆赶忙把给妈妈和孩子从北京买回的衣服拿过来,让她们去各自试穿。穿上新衣之后,妈妈沧桑的脸上,像镀满了灿烂的阳光,孩子们稚嫩的笑脸,也乐成了一朵五月的鲜花。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还是回家过年好,它比钱更重要,只有回到家里,才能找到年的味道,才能感受暖暖的亲情,以及亲情带来的其乐融融。家,真的是心灵的港湾,它与贫穷和富贵无关,它完全是用纯真的亲情营造的。只有当你的心灵停靠在家的港湾里,才会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温暖和幸福。   这些年,为了养家糊口,一直漂泊在外,这也是很无奈的举措。但每每想起,却又总觉得对不起母亲的太多,更亏欠正在成长中幼小的孩子们。   今年回家过年,总想尽力去弥补所有的缺憾。但与其说是想安慰妈妈和孩子们的心灵,倒不如说是想熨平自己心头积存多年愧疚的褶皱。我曾经问过妈妈,“假如我们出去奔波挣不到钱怎么办?”妈妈却坦然地说,“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回来,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有妈的感觉真好,我们永远是妈妈的孩子,她对我们这样包容和理解,这更会让我们忐忑不安,心存感恩不尽。   从春节刚刚开始,妈妈就每天要把最好吃的饭菜为我们准备好。当我们帮妈妈做饭、干家务活儿时,她总会说:“歇歇吧,累了一年,陪陪孩子们就行了。”我知道,其实妈妈比我们更累、更难、更辛苦。   陪孩子是我们很情愿的事,孩子们也乐意让我们带他们走出大山,到县城逛逛,感受一下山外的新鲜与快乐。我们尽力满足孩子,给他们买些喜欢的玩具和食品,以及必备的生活学习用具。从县城回来的路上,孩子们拉着我们的手,情不自禁地说:“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真好!”听孩子们这样说,我们的心里就像插上了一把剑,隐隐作痛,悄悄地滴血。   我们多想永远留在孩子们身边,给孩子们多一些温暖,多一些呵护,让他们过上正常的日子。也更想天天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看他们认真地读书,快乐地游戏,甚至撒娇、淘气……   然而这些,我们却无能为力。为了生存,为了家,为了孩子,我们必须走出大山,融入城市,不停地去努力工作,去打拼,来实现家的小小梦想。   快乐和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回家过年,这一晃,十几天就过去了。离别,又在等待着我们,真不知道今年的离别,又会有多难,有多痛。   每年,我们离家返城时,孩子们都会哭成泪人儿似的,一个拉着你的手,一个抱着你的腿,说什么也不会让你离开。在送行的山路上,孩子们哀求的哭嚎声让人撕心裂肺,震响山谷,就像剜着我们心头的肉。当我们一脚跨出家门,另一只脚还在门内时,那种复杂的心绪最为痛苦,也是最受煎熬的时候。   明天,就要离开家乡了,我想像不出该有多难。我该如何面对一个孤独的老人,两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晚上,两个孩子围坐在我们身边,八岁大的哥哥宝儿突然仰起小脸儿,两眼露出少年煌恐不安的神情:“妈妈,你们明天会走吗?”妈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没有说走,也没有说不走,默默地注视着他眼里的许多无奈与不舍。此刻,屋子里的空气像全然凝固了,凝固得让人感到压抑,感到窒息。   孩子渐渐垂下头,低声说:“妈妈,你们走的时候,我们听话,不会追着你们,不让你们走了。”我们有些愕然,真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孩子的口里。难道他真的懂事了?   我拍着他瘦弱的肩膀,他不抬头地又说:“爸爸,明天你们走的时候,我和奶奶、妹妹一起,在南山岗上看着你们走好吗?”昏暗的灯光下,我感觉眼前有些朦胧,强忍住将要决堤的泪水,不停地向他点头。   这一夜,两个孩子都很乖,妹妹等哥哥写完作业,他们就早早地躺在我们身边睡熟了。孩子们睡得很香,像睡在我们温暖的怀抱里,睡在童年美好幸福的时光中。我多希望孩子们,天天都能安稳地睡着慢慢长大,别再让他们幼小的心灵,缺少应有的温暖与快乐。听着孩子们微微入眠的鼾声,我们做父母愧疚的心,似乎得到了些许的慰籍。   第二天,全家人吃过午餐后,我和老婆便想告别妈妈和孩子,告别这个遥远的小山村。临行前,我们安慰妈妈,叮嘱孩子,却不敢说这一走又会一年。我对孩子谎称说,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孩子只是默默点头,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们何时再回还呢?我看到儿子满眼是小小少年的忧郁,女儿眼中更是充满了对妈妈的依依不舍。   “你们走吧,太阳歪过山尖儿了。”妈妈怕误了长途,催我们赶紧上路。   离家的脚步竟是那样难迈。我和老婆提着行李,妈妈带着两个孩子,紧随其后的,还有那条耷拉着耳朵的大黄狗。走在山路上,大家谁也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我是真的不敢说。我又想起了两年前离家时的情景:儿子抱着老婆的腿,女儿搂着老婆的脖子,把自己都哭成了一个小泪人儿。   如今,尽管孩子确实长大了些,也比两年前懂了许多事,但我依然不想触动孩子们脆弱的情感神经,更不想触碰他们别离伤痛的结痂。   不知不觉中,我们走到了南山岗,妈妈坚决地说:“你们赶快走吧,我们就在山岗上看着你们。”   我们向她们轻轻地挥挥手,什么也不说,便极快地转过身,匆匆走下山岗。我们控制不住离别的情绪,每走一步,滚烫的热泪都会滴落在山路冰冷的石子上。   走过几十步,就是一个离山岗不远的拐角处,当我俩再一次向她们挥别时,我看到的却是两个孩子单薄瘦弱的的背影,他们正埋下头,抱着奶奶的双腿……   怎么也不会想到,二零一八年的春天,两个将要懂事的孩子为我们送行时,竟然是用他们单薄瘦弱的背影……      ——2018.2.26 难治性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十堰治癫痫的药物有哪些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最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