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柳岸】莫小白的转角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13:54
第一次遇见楚之明就在这个转角,莫小白以为自己毫不费力就遇到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并且会如自己所想,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就结婚,绝不会有第二次,绝不!但是她太天真了,没想到往后的路不会像她20岁之前那样一帆风顺,毫无挫败感。   20岁之前的莫小白,从小学开始就是三好学生,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然后顺利考上好的中学,一如既往地充当着学霸,成为无数少年仰望的对象。然后不出意外的考上理想的大学,出落得亭亭玉立,当然也会有很多不知愁滋味的少年给她写过情书表过白,但是莫小白给自己定下的人生条款里有这么一条,20之前不谈恋爱。所以莫小白拒绝了很多异性的追求,大学毕业之后,她如愿所偿地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样的人生前奏曲真的很令人羡慕嫉妒恨。   莫小白每天无忧无虑,依旧像个少女一般很平常的走这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街道。不过今天稍微例外的是单位检查,白天事情比较多,忙不过来,她就一如既往地发挥自己拼命三姐的精神自觉的加班,结果一口气忙到晚上11点多。其实想想如果不是自己够努力,莫小白的“前奏”,或者用她自嘲的话说:自己的几分之一生命也不会那么顺利的理所当然。但是她没有察觉往往太顺利的路上,一定潜伏着某个致命的危险!   前方漆黑一片,几盏路灯射出一束束惨淡的光。莫小白无数个晚上走过这些路灯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走起路来偶尔还蹦跶着,高兴了还要哼哼小曲。她可能没想过,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灯光谁不怕前路一片漆黑呢?所以这往往也是一颗少女心自我满足以及泛滥的表现吧。   其实这条街一直都这样没怎么变过,毕竟她已经走了很多年很多年了,已经久远的像过了莫小白的几分之一生命那么久。即使前面给她渲染了这么久,说到底她还是有一丁点儿害怕。毕竟是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一个单身女子,再说她自认为她莫小白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但是打脸的是她前几天已经过完了20生日,已经走过了她谈不谈恋爱的分水岭,可惜的是自从她拒绝最后那个学长到现在两年零六个月,这段时间一直是没有人来追求过自己。   莫小白边走边跟自己打趣。她一直高调的认为是自己平时太严肃,别人才不敢接近自己,而且她认为自己的人品和心智以及颜值都不存在任何问题的。渐渐地莫小白已经形成自己一套独特的与恐惧作斗争的方法,渐渐成为一种风格。于是她不仅不害怕了,还自个儿美起来,不由还增添了几分胆气。   走到了一处,莫小白突然停了下来,前面转角没有路灯,此刻她有些纠结与胆怯,因为每次走到这里她都会犹豫不决。那里毕竟这么黑,毕竟她是怕黑的。这个就要提到她的一个习惯,就是睡觉的时候她都开着壁灯,她还说这样一个晚上下来,也浪费不了多少电费。然而本身她不是一个喜欢浪费的姑娘,但是她为了掩饰自己怕黑的事实,居然出卖自己的良心,可以想到她是多么的恐惧黑夜。   莫小白站在原地已经犹豫了两三分钟,她想到转过角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呢?内心既害怕又有一些期待。人面对未知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毕竟莫小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虽然自夸那么久,即使她有多么不得了的前奏又能如何呢?此时,她居然闭上眼睛走向转角,她想毕竟回家或者追赶幸福都是要经过转角的,她这样鼓励自己,她说世界已经是漆黑的一片,闭上眼睛倒是走得可能要踏实些。她自认为她莫小白那是闭着眼都能走完这条街的人,她总是可以这样说服自己,而且把一切都想的那么理所当然。   一步,两步,三步……她默默数着自己的每一步,好像是在走向幸福。   突然,她感觉自己梦幻般的前脚落空,后脚来不及撤回,整个身体向前倾倒,接着整个身体落空的向下坠落。等她惊慌睁开眼睛时,四周居然一片漆黑,接着扑通一声,她意识到自己摔倒了!这不是梦幻,而是该喊救命的时候了。因为冰冷的水已经淹没到她的腰间,还掺杂着一股股恶臭。不用猜想,自己已经身在下水道里,还好,她下坠的姿势不算太狼狈,如果头朝下,那后果可能就惨了!此刻的莫小白的心里阴暗面积已经无法估算了,她焦急又害怕。   经常性看到报纸上说谁谁谁掉进了下水道,不想今天却轮到她莫小白。爆句粗口怎么说来着:“日了狗了,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了。”莫小白心想着这回倒霉到家了,说不定明天要登报:某地少女深夜失足跌入下水道,目前还在抢救中……   命运啊,她不由得大声的喊:“救命啊,有没有人呀,救命啊!”   呼救声飘飘渺渺、四处游荡、然后无力地从有一点光的圆口传出去,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知道现在应该是没有路人了。差不多零点了,可也不能呆在这里一晚上呀,可是她也不能飞岩走壁呀!莫小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又低下头。她最后得出这样的理论,自己为什么不从小学点轻功什么的。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她继续呼喊着,声音越喊越小,渐渐带着抽泣,莫小白内心沮丧极了。   与此同时,她竟然想到了手机,可是别提那件破东西了。在没出电梯的时候已经提醒没电了要over了,要不莫小白也不会蠢到现在才想起它。唉,倒霉啊,命运呐!   “救命啊!上面有没有人呐!”她决定再喊几声,如果没人答应就认栽了。因为如其徒劳的浪费口舌还不如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安身,毕竟安身好立命嘛。   果然还是没有回应,她便慢慢向水道边缘较高的地方挪动。她一只手掌握平衡,毕竟水里的世界和陆地的道路差别比较大,走惯平地的莫小白,此时也适应不了水里飘飘然的感觉啊。再加上水里一阵阵的恶臭,莫小白另一只手一直捂着鼻子,不敢松开,除了刚掉下来那会儿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不然谁受得了这种味道。她渐渐挪到靠边的一个小小的阶台,但是,不是通往“幸福的”,估计是便于渠道清理用的,刚好高出水面。她不由得还是小小的庆幸了一下,原来如其徒劳的口舌不如找个地方安身立命这个理论是成立的。可是自己可能要在这个小台阶上蹲一晚上呢,这样一想内心还是很疼痛的。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只能怪自己要闭着眼睛转角要遇见幸福喽,有句话说得好:不作就不会死!不是所有人转角都可以遇到爱的,电影看多了吧?   她无奈地脱下了湿透的衣服,还好这里没人,不然谁会做出如此尴尬的事。不过事实这样的地方别说人,怕是鬼都不会来,就算脱光也没人看得见。她把湿透的衣服拧干,然后双臂交叉抱着自己的肩膀蹲在小平台上,也不喊救命了,也不折腾了,不想不哭,自认倒霉了。这时候她才发现其实自己此起彼伏的想象力是可以很安静的,像这里的黑色一样沉寂,其实自己也是可以有耐心地去等待一个美好的明天,毕竟只有等到天明才有人经过这里,才有机会被人救出去啊。   天色慢慢变亮,下水道里却没有任何迹象。莫小白只听到流水的响声,偶尔还有老鼠的吱吱叫声,恐怖极了!莫小白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听这些异样的声音。莫小白听着流水声坦然流过,又走远,可以把自己带到一个一种很平静的境界里,感觉不到凄凉和温度,只有一阵阵的恶臭。   “扑通”一声沉重而熟悉的声音打破了这里沉静的氛围,陌小柏还沉浸在自己平静的内心里呢。谁这么不解风情要来破坏这样的境界呢。听到声响她愣一下,有点不知今昔是何年的感觉。可是这个声音告诉她或许有个人和她有着同样的命运!她有些惊愕,同时又莫名的有些小惊喜,也分不清是惊喜还是释怀,反正就是也许今晚不是自己一个人被困在这黑暗的下水道里。   “救命啊,上面有没有人呐!”一个男人的声音回荡在下水道里。莫小白心想,这男的不会也是追赶幸福比较着急才掉下来的吧?想着又觉得好笑。   “救命啊,上面有没有人呐!”那男的有点急切的喊着,可是上面始终没有回音。   莫小白听见那人叫的有些凄惨,便对那边喊道:“别喊了,你现在就是吼破嗓子也没人理你。”这话感觉有点电影台词的味道,但是从一个女的口里说出来又感觉不对。   “你是谁呀,别吓我。”那边回答道。   “我比你先掉下来,不是鬼,别紧张。”   “哦,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来的早啊,嘿嘿……”他在幸灾乐祸。   “很好笑吗?想办法出去啊。”莫小白被这人不恰当的幽默惹得哭笑不得,不过感觉这人好像还挺有趣的。   “是啊,对不起,开个小玩笑罢了,难得有缘掉下水道还能遇到你。”   “能别说这个问题么,现在不是你幽默的时候,想办法出去呀。”莫小白显然有些不耐烦。   “哦,你等着啊。”听到一阵水响,楚之明听出了莫小白的焦虑,便起身顺着莫小白说话的声音移过去。   楚之明深一脚浅一脚的移到莫小白跟前,然后利索的爬上台阶,看见莫小白缩成一团,便脱下自己的外套要给莫小白披上,莫小白本能的闪躲一下,毕竟是个陌生男人,不过,他长得有点帅。经过漫长的黑暗考验,莫小白的视力渐渐调到暗黑模式,虽然下水道很黑,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人的眼睛会很快调整过来,所以莫小白不再是什么也看不见的状态,透过洞口的光线,她能看清楚之明的轮廓,还是蛮帅的一个小伙子,至于仔细描述一下就没必要了,谁还有这心情看帅哥啊,再说她莫小白也不是没见过帅哥的花痴女。楚之明见莫小白向墙边闪躲,对她笑了笑,说:“披上吧”。   莫小白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自己僵坐这么久,真的很冷,头还有点晕乎乎的,就顺了楚之明的意思,莫小白又看了看他,道了声谢。然后两人便聊起天来,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真是已经没心没肺到头的莫小白啊。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莫小白感觉头上有一阵轰鸣和震动,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靠在楚之明的肩膀上睡了一夜,而楚之明靠着墙还没醒,显然是比自己后睡很久的,而且楚之明用外套把莫小白裹得很严实。看来这个小伙子还不错的,莫小白莫名对这个人产生了一些好感,但是回头想这个男人被自己靠了一晚上,居然对自己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难道是我莫小白这样的姿色都吸引不了他,可能是这个男人有问题吧?莫小白这样想着然后赶紧离开楚之明的肩膀,然后推了推楚之明,楚之明揉揉眼睛,看了看莫小白。   原来有汽车经过,外面有人了。她对他笑笑说:“我们可以出去了。”   楚之明伸了伸懒腰说:“哦,我还没睡醒呢。”   莫小白白了楚之明一眼,没有说什么,心里想其实她对这个男人的表现还挺满意,而且昨晚他们聊得还挺投机,至少不会让自己觉得很无聊,而且能跟她莫小白聊到点上的男人实属不多。但是她不可能就这样确定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吧,即使这个男人有那么一点小帅,但是帅能当饭吃吗?帅可以让自己不受委屈,不被欺负,不会变丑变老吗?   莫小白发完自己的天然呆,画风一转再次提醒楚之明该想办法出去,呼吸一下比较新鲜的空气了。楚之明立刻知道莫小白的意思,很机敏地跳进水里背起莫小白向井口移过去,然后一起对着上面的街道大声喊叫,他们一口气喊了好多遍“救命啊,救命啊!”直到听见有人回应,两个人居然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一会儿街道管理办来了人,城管队员放下长梯子,楚之明站在水里扶着梯子,看着莫小白爬上井口,一阵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莫小白顿时觉得还是人间好。   这时楚之明也顺着梯子爬上了,他望着莫小白,他们相视而笑,完全没有听见城管向他们解释说有人偷了下水道盖子什么的一堆事情。   莫小白哪有心思听他解释,自己一身臭水,一群人围观,糗都糗死了,还好不是她一个人,还有楚之明这个倒霉鬼陪着,心里想着莫名其妙的自己乐了。楚之明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   楚之明拖着臭烘烘的身体送莫小白回家,莫小白也没推辞,两个人在路上居然又说又笑,路上的人都以为遇见了两个神经病,纷纷捂着鼻子躲开他们,莫小白也不管那些了,心里顿时萌生了一种很奇怪的幸福感,仿佛昨夜的一切倒霉事都是值得的。不过也是,莫小白这种善于用各种奇怪理由说服自己的能力,已经无敌到一种境界,再加上没心没肺惯了,难免会常常犯白痴。   武汉羊角风专科医院荆州哪些医院治羊癫疯最有权威郑州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医院是哪个武汉去哪家癫痫病医院医治效果好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