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柳岸•韵】想起春运中的那些事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1:22
小时候,没有见过大世面,一直以为,世界就是我生长的城市那么大;小时候,性格孤僻,和纷纷攘攘的社会格格不入。如果不是一九八三年那场改变我命运的招工考试,青春时期的我就是个井底之蛙,不知道世界的广褒和深远,也不知道人生的无限广阔。   那年,我告别了学校,带着书生意气,走进了车厢,当上了一名长途客车乘务员。从那时起到八九年,七年的美好时光,我激情勃发,青春绽放,肩挎票兜,身着乘务服,置身在十几米的车厢,驰骋在中原大地,大千世界作课堂,芸芸众生为我师,引导我一步步融入社会。尤其是我历经的几次春运,期间发生的一些事,触动我心灵,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一   在八十年代,运输公司在公路客运中还是一家独秀,稳稳地占据着客运市场,长途客车是人们除火车外唯一的出行选择。因此,临到大年三十下午,车站滞留的乘客还很多。候车大厅里比肩接踵,人头攒动,渴望回家过年的人们还在苦苦等着最后的一趟班车。   当时,车队的客车都忙碌在春运中。即使刚回来的班车,也随即被班长派出去加班了。我那天本该在家备班,早晨被班长派出去加班一趟邢台,回到车队已经是中午了。队长见我回来了,笑眯眯对我说:“小刘,再辛苦一趟,加班一趟大名吧!”   啊,我暗暗叫苦,不由自主地喊道:“不,今天是年三十,我晚上还看春晚呢!”那时,观看精彩的春晚是我期盼已久的愿望,我对春晚的迷恋如同渴望吃上过年的饕餮大餐,也庆幸自己三十是备班,能够在家一饱眼福。要知道,在当时的条件下,客车三十、初一驻外车有的是。当时的环境就是那么残酷,因为运输人少有假期,越过节越忙碌,我们没有选择,只能舍小家为大家。   班长笑眯眯地说道:“不耽误你看春晚的,现在的加班是去时有人,回来空车,你们把乘客送到站就行了,来回也就是三个小时,回到家春晚还照看不误。”   无奈,班长的命令难违。我只好匆匆吃点中午饭,和司机杨师傅一起,开车去车站检票过站。   数九寒天,天气很冷,车上没有空调设备,但人们渴望回家的愿望实现了,乘客欢声笑语不断,因为马上回家就能看春晚了,他们的话题最多的也是春晚。去年的春晚哪个节目最精彩?哪个节目最糟糕?今年的春晚节目是什么?谁有可能是春晚的主角……一路上,车上的气氛热火朝天。   坐在第一排的一位男人,他跟前的一个大纸箱引起我的注意。因为在大家热切地谈论中,男人并不言语,手却一直在抚摸着大纸箱子。纸箱无论从面积还是重量,都应该起件上车。   我摸摸纸箱问道:“箱子起件了没有?怎么不放到行李架上?”   “起了,”男人忙拿出行李票让我看,行李票上表明是电视机,我放心了。电视机属于贵重物品,有的乘客即使起件了,也愿意随身带着,我很理解乘客的心情。   “不要碍事,别堵路就行了!”我嘱咐着他。   “好的!”男人把箱子往跟前拉拉,闪开了点下车道。   “这是给老娘买的电视机,为了让她三十晚上能看到春晚。”男人把箱子挪好后,笑着说道。   “真是个孝顺的儿子啊!”这时,周围的人向他投去敬佩的目光,赞叹声不断。   “唉,老娘八十多岁的人了,卧病在床多年了,今年她的状况不太好……”男人表情黯然下来,“也许,这是她和我们在一起过得最后一个年了!”说着,他低下了头。   司机杨师傅安慰说道:“人,过百岁也是死,做儿女的尽到孝心就行了!”   “是的,是的……”男人噙着泪点点头。   外面飘起来雪花,车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因为一冬天没见雪了!人们惊喜地望着雪花,雪花,像是天上派来的天使,把旅途中枯燥的乘客心湿润了。   路上有了积雪,风天雪地,道路很滑,车跑起来很慢,杨师傅又一路逢站进站,见客停车。大年三十了,他舍不得一位乘客丢在路上,车上乘客虽然归心似箭,但没有一句怨声。   车跑着跑着,机器盖里突然冒起来滚滚白烟,原来车开锅了!杨师傅忙停下车来,拿起水壶给机器去加水,可水壶里却是空荡荡的。眼前前不着村后不靠点,荒郊野岭连个人烟都没有,这可怎么办?杨师傅发了愁。   这时,带电视机的男人说道:“往前二里路有个村,我的一个战友就是那个村子的,我去给你们找水去。”说完,不等杨师傅回答,他拎起水壶,一头钻进雪天中,消失在车前方。   半个小时过去后,一个男人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回来了,他冻得红彤彤的手中,拎着一壶满满的水,头上、脸上、身上满是雪花,只有嘴里冒着热气。   “谢谢你了,年轻人,你给我们解决大问题了!”杨师傅感激地接过水壶。   “不用谢,说实话,咱也有私心,不是怕回家耽误了春晚吗?哈哈……”男人爽快地笑着。   终点站了,乘客们纷纷下车。天上还在雪花飞扬,地上铺满薄薄的雪花,人们带着雪花的祝福奔向家中。家中,亲人们在等着他们团聚,共度温馨的年呢!   车上乘客下完了,唯独带电视机的男子还没有下车。他踌躇地四处望着,问杨师傅:“站上一辆车也没有,往下面的车都停运了吗?”   “不保险了,这个时候了,都在家里该吃团圆饭了,谁还出车?”杨师傅四处望着,摇着头。   “三轮车也不见,这可怎么办?”男人望着硕大的箱子,一筹莫展。   “你往哪里去?”杨师傅问道。   “我去金滩镇,还有二十多里里呢!一个人好说,关键还有个电视机,这可怎么办?”男人越说越急躁,“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早知道我提前回来了!为给老娘买电视机给耽搁了!”男子无奈地苦笑着,“为了让老娘看上春晚,我四处找大屏幕的电视机,这个牌子可难找了!”   “唉!真是难得你一片孝心了!路上又给我们帮了大忙,这样吧,我送送你去吧!”杨师傅说着,目光转向我,征求我的意见,“怎样?刘,我们送他一段路吧!”   我犹豫了,不好意思地问道:“回去不会耽误我看春晚吧?”   “不会的,现在是五点多点,到金滩镇最多半个小时就到了,回家空车就快了,一个半多小时差不多就到了。为了不耽误你看春晚,我也把你送回家,好吗!”杨师傅爽快地说道。   “那好吧!”我愉快地答应了。   “谢谢师傅,谢谢你们,我给你们出高价车票。”男子说着,忙掏出一大把钱来。   “不用,年轻人,我们扯平了。车票,电视机统统免费,也是我们对老人过年送去的祝福。”杨师傅爽朗笑了。   车,缓缓出站,驶向大名东部——金滩镇。把男子送到村子,已经是傍晚了。他下了车,对我们千恩万谢。一个小三轮车,驮着电视机,带着他孝心,走向家中。   杨师傅开着车又一路急驶,奔跑在归途。这时,四周暮色渐合,远处的村庄灯火已经燃起,鞭炮声隐约传到耳边。我回望远处的村庄,在那出闪亮的灯光中,有位老人,也许正和她远方归来的儿子,坐在电视机边等着看春晚呢!      二   我在运输公司当乘务员那几年,跑的线路进本上是公共班次,当天往返,住班很少。但春运期间,正常的计划也会被打乱的。这时,我长、短途班次都要跑。长途班次乘务员只是中途售票,清闲自在;短途班次乘务员车上售票,繁忙辛苦;可这些对于我来说,都能应付得了,最让我头疼的长途公共班次。   尤其是跑成安班次,客流量大,乘客很多,春运,又是客流的高峰期。在检票口排队时,乘客基本是无序的混乱状态。隔离栏里前面的位置几乎都被年轻人占据着,而那些来晚的,年老体弱的只能排在后面。面对长龙般的队伍,工作人员也是维持现状,让乘客排好队,按照排好的顺序检票进站。乘客检完票便蜂拥而至,车上的座位瞬间便被抢坐一空,即使票上有座位号,到了车上也是无法按座位号乘坐的,抢到座位的乘客抱着死不让座态度,一人得座,众人效仿,让我很无奈。我常常为座位和乘客打嘴官司,直说的口干舌燥,也无济于事,只能顺其自然了。   在交通落后的年代,不仅是运输工具原始落后,人们的思想观念也是落后的。随着时代的发展,交通事业的迅猛腾飞,人们的思想也在与时俱进,素质也在提高,再也没有那种占抢座位的现象了。   那次,我们的车刚刚开进站里,检票员开始检票。这时只见一位高大的小伙子,健步如飞地第一个跑到车上,他上车后占据了前排的一个两人座位,如负释重地喘了口气:“总算上车了,有座位了,我从早晨就来排队了了!”小伙子心有余悸地擦着额头的汗。   不一会儿,车上的座位已经被早上车的乘客占满了,后来的乘客只能委屈地站立在走道上。车门口挤满了人,我挨个劝说他们往后走。在我的不断劝说下,车下的人陆续挤了上来,车门总算关住,我松了口气。   准备发车了,我耳边却传来一阵刺耳的吵吵声:“你怎么一个人占着两个座位,东西还占着座位?”   我循着声音来到吵架人跟前,一看,原来是有人在和第一个上车的小伙子在争吵。只见他身边的座位上放着一个提包。此时车里摩肩擦背,水泄不通,纷纷拥拥,而他稳稳地占据着空座,难怪人们对他有意见。   有人低声在咒骂着:“就是这个年轻人,上车比谁都跑得快,好像是抢爹似的!”周围人在吃吃发笑。   我来到他座位前,心平气和地对他说道:“请你把提包拿起来,给别人让个座位好吗?”   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车票,手举着票,趾高气扬地在人们眼前晃悠:“我买得就是两张票,占两个座位不行吗?”   “两张票怎么了?人没到就先占座?这么多人站着呢?”有人仍在不满地和他争执。   “你们当中有没有老盲人,有没有孩子?如果是,我拱手请他入座,如果没有,少给我贫嘴!”小伙子说话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见小伙子态度强硬,车上乘客不再和他争执,小伙子在乘客眼里简直是个无赖。他是在给一位老盲人或者孩子占座位?可他说的人在哪里呢?小伙子在说谎吧?有乘客在讥讽地低声嘀咕着,也有乘客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车开始缓缓驶离车站。只要车出了市区,最多半个多小时,车上乘客就陆续开始下车,站一会儿也累不着人。在那个坐车难的年代,春运里能上车回家,已经满足了乘客的基本愿望,车上乘客不再言语,我也息事宁人了。   车行驶到市里一条大路,途径路边的一个饭店时,车上有人喊着:“司机师傅,饭店门口停下车,我要下车。”奇怪,车还没出市里,怎么有人就下车?我朝着喊声望去,看见又是那个占座位的小伙子,他朝我急切地在摆着手。   我忙叫司机师傅停车,小伙子走到车门口,对我说道:“我下去车,让外面的两个人上来。”   我这才看到,车下站着一老一少两个人,老妇人是个盲人,手里的棍子被旁边的女孩抓着,女孩十五、六岁样子,模样很养眼。只是眼睛红红的,带着泪痕。她看到车,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哦,原来她俩就是小伙子说的老盲人和孩子吧!看来,为了让她俩坐上车,小伙子是费尽心机的。如果在平日里,长途客车在站里坐满了人,在市里不会再停车了,她们在这里等车只能是望车兴叹了!   车稳稳地停在饭店门口。小伙子朝着门口的乘客拱手说着:“拜托大家给让个道,让她俩上来你们再上来行吗?”   围在车门口的几个乘客给她俩让开出个道。车上的小伙子下车搀着老妇人手臂,一步步让她上车:“您老慢点啊,抬腿,小心台阶,两个台阶呢,您数着啊!不要慌,车等着咱呢!”老妇人上了车,女孩也跟着上了车。他把老妇人扶到座位上,又让女孩坐好,又把手里的车票递给女孩,“给你,拿好车票,下车人家要验票呢,不要丢了,对了,照顾好奶奶,下车你家人在等着你们呢!”   女孩感激地接过来票,懂事地点点头:“谢谢叔叔,谢谢叔叔了,你为我们想的真周到。”   小伙子又转向我:“乘务员,辛苦你给关照下,她们到终点站下车,下车有人接她俩的。”   我奇怪地问道:“你不坐车啊!”   他摇着头说道:“我家在市里,出去干啥呢?她们祖孙俩是我老家同村的老乡,来市里闲逛,钱包被人偷了,女孩在我面前直哭鼻子,弄得我心里酸酸的!只好让她俩昨天晚上留宿在我的小店,没办法,我管吃管住,还得管给她俩排队买票,联系她们的家人,把她俩送上车回家,老乡有难了,我不能看着她们落难不管啊!你说是不是?”小伙子淡淡地说着,表情很轻松,好像这一切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啊!听到他话的周围人立刻震惊了,没想到,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还是个活雷锋。人们向他投去敬佩的目光,有人还对他伸出了大拇指,有人在鼓掌,赞叹声一片。小伙子轻松地跳下了车,站在车下,微笑着向车上的人们挥手告别;车窗口,一双双敬意的目光温情地望着小伙子,一只只舞动的手在向他挥手致意,这时的小伙子,再不是那个霸道的抢座客,反而成了乘客心中最温暖的形象,乘客对他的误会顿消,车厢盛满了感动。      三 怎么预防睡眠性癫痫发病伊春癫痫病医院电话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哪癫痫到底如何治疗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