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柳岸·根】一世只求泼茶香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1:16
三十年,是一生;三年,是一世。   似乎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故事,这样的凄婉。当三十岁的纳兰性德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不知道天空是否下雨,我读了他的故事,心中一直细雨淋淋。   如果说李清照与赵明诚还有一见钟情的偶遇,纳兰性德与卢氏的婚姻,属于典型的父母之意媒妁之言。就是这样的姻缘,却让两个素未谋面的人陶醉其中。   白头到老的夫妻比比皆是,相濡以沫的夫妻不计其数,琴瑟和鸣的夫妻不胜枚举,但是能像李清照和赵明诚一般成就一段“赌书泼茶”佳话的夫妻,实在凤毛麟角。正因如此,纳兰性德在痛失爱妻之后,肝肠寸断,悼亡诗破空而出,唱尽了万般凄苦,让天下人唏嘘不已。   公元1674年,一个明媚的春天,玉树临风的纳兰站在花轿前,准备迎接生命中的第一个妻子。树上欢唱的喜鹊静了下来,连风中癫狂的柳丝静了下来,都在睁大眼睛想看看花轿里将走出一个怎样的新娘。   轿帘掀开,新娘如弱柳扶风,娉娉婷婷,高一分则太高,胖一点则太胖。一身火红的女人就是这样轻轻盈盈走进了纳兰的生活,走进了纳兰的一生。   纳兰性德挑开火红的盖头,娇媚脱俗的面庞如三月桃花,不施脂粉也让翩翩公子纳兰性德有些气短了。他哪里知道,璨烂的嫁衣里包裹的不仅仅是绝世佳人,更是绝世的才思,绝世的才情。   新娘姓卢,名雨蝉,出自名门,深受“传唯礼义”“训有诗书”的熏陶,练就一身“贞气天情,恭容礼典”之气。二人的结合用“郎才女貌”来形容那真是一种亵渎,应该叫“珠联璧合”。   三年,真的很短,故事真的不可能太多。可是,他们的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唯美。   一日大雨,卢氏在后院的角落里一手撑伞为自己遮雨,一手撑伞为荷花遮雨。油纸伞单薄,卢氏一身是水。纳兰性德央求她进屋,不听;拉她进屋,没用。直到找到一只大伞给荷花撑起来,卢氏才回屋,不想着凉生病,纳兰心疼不已。   卢氏的纯真,甚至小孩子气,倒让纳兰性德喜欢得不得了。纳兰厌恶官场的尔虞我诈,鄙视凡俗的虚伪客套。只有跟卢氏相处的时间,才能释放天性,率真而为。   闲来无事,卢氏喜欢陪纳兰读书。拈一朵荷花,在鼻尖轻嗅;持一柄小扇,在案边轻摇。丝丝缕缕的女人香沁入纳兰的心房,神清气爽。   相处日久,纳兰将自己填的词交与卢氏,二人交头接耳,耳鬓厮磨。微风吹来,将二人的欣悦飘给了月亮,月亮将银辉传给了荷塘,荷塘里起了层层涟漪。   他们读元稹的《杂忆》:“寒轻夜浅绕回廊,不辨花丛暗辨香。忆得双文胧月下,小楼前后捉迷藏。”唯美的诗句,唯美的情怀,深深感染着两个年轻的心。两情相悦,幸福满满。   卢氏在花底捡拾金钗的婀娜,纳兰怎么也看不够;给他搔背,时间短了不行,非得让卢氏娇喘微微方肯罢休。   纳兰喜欢静静地坐在一边,看卢氏摘了一把凤仙花,揉碎了,挤出汁,染红了修长的指甲。更喜欢陪着卢氏提溜着一盏小花灯,在后花园里捕捉流萤。凡是卢氏喜欢的,他都喜欢。   四季悄然轮回,风吹来,花开;风吹去,花落。春来,赏飞花;春去,赏落红。元宵之夜,看花灯;中秋之夜,赏圆月。红罗斗账,红颜知己。雪纷纷,落上红斗篷。煮茶香,溢满小轩窗。相对读书,并肩吟唱。沉沉酣眠,鸡鸣不醒。   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天意怜人。卢氏两年之后才有了喜脉。纳兰自是喜不自胜,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携手外出踏青,阴雨凄冷的天气里并肩居家品茗。一边吟诵着诗书,一边勾画着明天。   不料,卢氏产后风寒,病情日重。纳兰床头细心伺候,未曾废离。康熙十六年五月三十日,卢氏最终没有挺过去,在寒更雨歇,葬花天气,香消玉殒。三年,仅仅三年,再也找不到的三年。   卢氏给纳兰留下了一个儿子,更给他留下了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痛。他日夜怀念卢氏,写不尽的悼亡词,诉不尽的相思情: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再多的诗词,也诉说不了痛苦;再多的愁肠,也容纳不了思念。当偶遇江南才女沈婉之后,纳兰以为能够替代卢氏了。没成想,沈宛的才情与温柔,如何也弥补不了刻骨铭心的伤痕,他的魂魄早已随卢氏而去。   谁能绕过这瑟瑟的冷雨,听树上的蝉一声声哀鸣?谁能忍受衣襟飘飞,染满怀斜阳寒彻心扉?“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能够做到“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沉思良久,历代名人中,李清照与赵明诚之外,司马相如与卓文君,杨绛与钱钟书,梁思成与林徽因……寥寥无几。有这样的奇遇,怎能不珍惜?失去这样的佳偶,怎能不痛彻心扉?走进生活,容易;走进灵魂,难。   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纳兰终于耐不住凄苦,耐不住思念,长叹一声,作别人间。   八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她等了整整八年,他熬了整整八年。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再也无法分离。“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三十年,不长,圆满了;三年,太短,知足了。   微笑过往,只道是平常,悠然一曲又闻泼茶香。   郑州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期成都治癫痫病专业的是哪家长春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更有用郑州治癫痫病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