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天涯】情结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28:00
   一九八五年的日历还剩下最后一页。早饭后,人们贴对联、粘窗花、架柏枝(当地风俗),纷纷忙碌起来,整个村庄到处都弥漫着辞旧迎新的气息。王战军家门前,他的闺女君君和女婿大张也在忙碌着。   君君快临月了,她腆着个大肚子,笨拙地指挥着大张:“往上点,再往上点,让两边对子高度相当!”大张是个随和的孩子,他按着君君的指挥耐心地调整着对子的高度。这时候,王战军低弱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君君——君君——贴好没?贴好了、就进来……”   偌大的屋里,王战军冷冷清清地蜷缩在一张旧床上,眼窝深陷、颧骨高耸。床柜上放着没开启的罐头和饼干包,还有一个水杯。看得贵州有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呢出,王战军不只躺了三天两后晌。   “来了来了!”君君在大张的帮助下,费力抬起脚跨过门槛,“爸,怎么了?是不是想吃东西了?”   王战军轻轻地摆动着手臂:“不想吃。把扶我起来,我去柜里拿样东西。”   “叔叔,您已经几顿没吃东西了,这样饿下去,您的身体会很糟的。”大张边说边小心扶起岳父,“您要什么,我去拿就行。”   “还是我去吧,那是一份情结,你们掂不动它……”王战军说着令人费解的话语。君君和大张纳闷了,很想知道“情结”的原委,可看着王战军态度坚决、一脸的严肃,两人到嘴边的话只好又蜷回去。他们不敢消停,扶起抖抖索索的王战军向立柜走去。   柜子被打开了,里边井然有序地放着王战军的衣物,衣物的最底层,有一个四方齐整的花布包袱。王战军望着包袱,晦暗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久违的笑意。他抖索的双手尽量抓紧包袱,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力气,包袱没提上来。他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四十刚出头的年纪,这才几顿没吃东西呀,手上居然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真没用啊!”他叹息着,回头示意大张帮他提。   得到许可,大张一下子就把包袱给提上来了,包袱不重,也就是三、四斤的样子。他顺手捏了一把,里边大概是棉被褥一类。紧接着,他把包袱小心地递在王战军手上。   王战军如获至宝般抱着花布包袱,泪水随即模糊了他的双眼。如此情景,大张和君君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多问,他们预感出,这个被称作“情结”的花布包袱,里边包着的,定是王战军生命中重要的物件。   王战军重新躺回旧木床,他摩挲着躺在身边的花布包袱,好像看到一位身着花衣的女子正静静躺在那里,他的眼眶又湿润了,喉咙里发出近似蚊蝇的哼哼声。尽管那声音很小,坐在身边的君君还是听到了:世上、只有失去的缘分,却没有、重来的机会……   君君心疼地擦拭着王战军的泪颊,脑子里飞传着一个个问号。也难怪,王战军和君君妈解除婚姻关系时,君君不到十岁。协议上,君君归爸爸抚养,她的两个弟弟归妈妈抚养。而事实上,君君一直跟着妈妈生活,直到长大嫁人时,她才回到王战军身边。王战军身上发生的故事,她也有耳闻,但都一知半解。就像刚才,王战军对这个花布包袱的神情与低语中,会包藏着他怎样的流年往事呢?   “王战军!王战军!”院子里,忽然传来火急火急的女声。   听着熟悉的声音,君君的眉头一下子揪起个疙瘩:“爸,喜苗来了。自从您卧病不起,就再没见过她影子,既然找上门了,我非收拾她不可!”   王战军太了解君君的火爆脾气了,他知道,这些年,自己和喜苗说明不明说暗不暗的关系,君君早有听闻,只是不让他难堪才没找喜苗解气。回望这十几年时光,自己撇开老婆孩子不管,一门子心思都放在喜苗家。而自从自己被查出有胃病,喜苗像躲避瘟神一样躲避着自己,完全不念一点情分,让君君教训她一番也不多。可是,君君那笨拙的身子,来不得半点散失啊!想到这里,王战军嘶哑着喉咙,吃力地挥动着手臂:“你给我悄悄的、别动!等我死了,等我死了、一切恩怨、就了结了……”君君望了王战军一眼,刚窜起的火焰不得不重新压回肚子里。   说话的当儿,那个叫喜苗的女人已经进了屋,她朝着病榻上的王战军大声嚷嚷:“怎么的?一点小胃病,还当事儿养着了?快起来!三明高烧着,快去给他打一针!”   “你瞎眼了不是?我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还能给你儿子打针去?”君君刚压制的火气又要喷发了,两只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她右手指着喜苗,“给我滚出去、少来这里吵吵!”   “怎么着?三明也是你兄弟,他感冒高烧着。你爸是医生,赶上这牛角梢的日子,不来找你爸我找谁去?”喜苗被君君的阵势震住了,她退后一步,嘴上却不甘示弱,“嫁出去的闺女,年三十了也不知道回自家,还想找别人的不是,哼……”   “啪!”没等喜苗哼完声呢,君君的一记巴掌已经落在她脸上:“你再说一句我听听?十几年前,你逼着我爸去你家槽后认驹,今天,你敢通着我的面说三明是我兄弟,我看你不想过大年了!”说着,君君又举起巴掌,王战军在床上看得分明,很想制止却身不由己。眼看一场打斗要上演了,大张突然冒在喜苗和君君中间,他冲着君君大喊:“君君!你这是干甚呢?让她走不就是了!你不看自己的身子,也该看看叔叔,看他急成什么样儿了?”   君君和喜苗分别向床上望去,只见王战军张着嘴巴,盖在胸前的被子急促地起伏着。君君急忙转身向床前走去,喜苗见状,扭过头去悻悻地走了。   “爸,看清这种心机女人了吧?自顾自己得过,从不问别人死活。下次撞到我手上,不会轻饶她!”见王战军不做声,君君又温和起来,“爸,吃点东西吧,以后看见她,咱躲得远远的,行了吧?”   王战军眼里闪着泪花,手指无力地拍着自己的胸口,“什么也、别说了,心病难医,心饱肚胀、吃不下东西的……”   “爸!”君君抑不住情绪,抽泣起来,“您这又何苦,做儿女的不了解您的心病,但您总得好好活长春去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着,给儿女了解的机会啊。我给二叔和小叔拍过电报,让他们春节一准来看您。您不吃东西,等他们来了,您还有力气说话吗?”   一丝苦笑爬上王战军的嘴角,他的喉结无声地蠕动着。很久,他才发出一声叹息:“你什么、也别说了。你们走吧,喜苗说的没错,嫁出去的闺女,大年初一、不能见自己爹娘,这是老辈上、留下的规矩……”   “爸,您都虚弱成这样了,还讲什么规矩?亲戚邻里都在过年,我们走了,谁来照顾您?我和大张不走,就在这里过年。”君君说着,回头征求大张意见,大张连声响应:“对对对!我俩就在这里过年!”   “君君啊,又不听话啦?就算不讲老规矩,最起码、你要给肚里的孩子、讨个吉利呀!听爸说,马上就走、行不?”   “爸——”君君嘟起嘴巴,仿佛又回去孩童时代,“我们不走!”   “不就是、隔着明天一天吗?后天、初二,你们来拜年、就别走了。”王战军满怀怜爱地望着倔强的女儿,这个只抚养过十年的女儿,她从没记恨过父母,这种情,就是血浓于水的骨肉情吗?蓦然间,一种心痛的感觉涌出王战军心头,在他眼窝里汪成湖水,“你们走吧、走吧——没准儿、到了初二,我一高兴、想吃东西了呢。”   君君还想说什么,大张抢住了话头:“君君,这样吧,你回咱家过初一,我留下照顾叔叔,他跟前不能没人。”   君君知道,爸爸非讲“规矩”,是因为他要为未来的外孙“讨吉利”,这隔辈亲,让一向唯物主义的人也能改变思想。既然如此,顺着爸爸的心意也是一种孝顺呢。想到这里,君君没再犟嘴,王战军也没再说什么。   午饭后,王战军催促大张送君君回家。所谓“送”,无非是陪着走一段路,那年代,当地的交通还不太便利,出行代步大多是自行车,君君这身子,还是步行妥帖。君君放心不下爸爸,磨蹭了很久,才随大张出了门。   屋里只剩下王战军孤零零一个人,他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大街上传来鞭炮的声响,仿佛间,他的记忆在声响中苏醒了……   一个月前,他的老胃病似乎严重了,于是,他让喜苗陪他去大医院做检查。诊断结果显示,他患了深度胃溃疡,需要住院治疗。他作难了,住院需要有人陪护,自己身边,唯一的亲人就是君君,而君君身怀六甲尚需有人照顾,怎么办?   想来想去,他笑了,眼前就有合适的人选,怎么就给忘了呢?   “喜苗!这么着吧,你在家里也没事,陪护我住院吧?也不用做什么,就是帮我打打水什么的。”   那喜苗一听这话,嘴巴撇了又撇:“我是你什么人?凭什么我来陪护你?嗯?算娘吧,我没你这么老的儿子;算闺女吧,我没你这么年轻的爹;再算什么?算你老婆?可我有男人,你也没娶过我,能算你老婆吗?什么都不算,你凭什么要我陪护?”   之前没有思想准备,他一下子就被喜苗的机关枪给扫懵了。顿时,他感到一阵切肤的痛,哦不,是皮不痛肉痛!愣了好大会儿功夫,他才回过神儿来:“凭你家三明是我儿子!这铁的事实,街上人谁不知道?莫非你家男人不知道?这十几年来,我所有的工资奖金都贴在你家。你花我钱的时后,就没问一声‘凭什么’……”   也许怕医院的人笑话,喜苗不等他说完,撒腿就跑,从医院一直跑回车站。王战军随后赶到,两人坐在回家的车上,一路上再没搭腔。   从医院回来,他请了长假不再去上班。同事们知道他在家休养,隔三差五不断来看他,街坊邻里的,每天都有人来家里陪他。然青海治疗癫痫的首选药物而,没有一个人能化开他心中的郁积:这些年,搁着曾经的老婆和孩子没照管,却一心一腹地照顾着喜苗一家子。这不,还没到老不中用呢,一点胃病就让喜苗变得这般绝情绝意,自己到底图啥了呢?与其这样没脸皮地活着,不如死掉算了!   他对君君一直瞒着自己的病情,前几天君君来家,才知道他进食量越来越少,身子要垮了。君君哭着求他去医院,他轻描淡写地笑笑:“不就是个老胃病吗?如果是要命病,我能不去医院吗?等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兴许就没事了。”   “叔叔,天变了,似乎还飞着点雪。”大张送君君返回来了,一进门,又是跺脚又是往手上哈热气。   王战军的思绪被打断了,他慢慢睁开眼睛,干裂的嘴巴发出低低的声音:“下吧、把一切污秽都盖上,这样、世界就完美了……”大张似懂非懂地应和着:“是、是,冰清玉洁的世界。”   雪越飘越大,一直飘到初二晚上才渐渐停住。白色的房屋,白色的枝头,白色的土地……天地间唯剩白色。皑皑白雪营造着“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静态画面。偶尔有一两个胆大孩子在雪地上撒欢,他们将两响炮插在雪堆上并点燃,随着“嗵、嗵”两声,冲上半空的炮筒翻着优美的跟斗,然后在笑声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典型表现?中迅速掉在雪地上,这才让宁静的世界沸腾起来,人们这才想起虎年来了!   按风俗,大年初二是嫁出去的闺女回娘家拜年的日子,因为大雪阻路的原因,每家每户都搁浅了风俗规矩。初三大早起,君君不顾公婆的担心,硬是穿上齐膝的胶鞋去看王战军了。不光为了拜年的风俗,王战军连日不进食,让她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好不容易盼来春节,两个叔叔就要回来了,说不定他们能劝动爸爸,偏偏这大雪挡路……她不去看王战军,真的不行啊。每走一步,她就念叨一句:老天哪,您就行行好,给人间多降些祥瑞吧!   十里雪路,步步维艰,君君走了一上午才走到她爸家。一路上,哈气将她的刘海染出一层霜白。刚进门,大张便拿来热毛巾帮她擦拭。她推开大张,走到王战军床前。   “爸,我给您拜年来啦!嘻嘻,路不好走,迟到了一天。”望着床柜上未动的碗筷,君君知道,爸爸还是不吃东西。她的笑意下,心一阵阵地拧紧,也许,世界上最痛的事情,就是眼巴巴看着亲人的生命殆尽,而自己却无可奈何吧?“爸,我婆婆给您捎来点油茶,我做给您喝吧?口味挺好的。”   王战军慢悠悠地抬起眼皮,脑袋微微摇了摇,表示不想喝。在他身旁,那个花布包袱仍旧静静地躺在那里。   大张给君君递来一杯开水:“呶,先暖暖身子。别看叔叔水米不进, 夜里还说了好多胡话呢,只是听不清说些什么。”   “说胡话?待我问问爸。”君君俯下身子,试图问话。可试了几次,皆因她笨拙的身子失败了。“还是我来吧!”大张见状,俯下身子将嘴巴凑在王战军耳畔:“叔叔,您想交代什么,现在说出来好吗?我和君君都听着呢。”   王战军嘴角翕动:“记住,等我、不行了,你们、一定要、打开、红包袱……”   “包袱里到底有什么秘密?现在可以打开吗?”大张接着问。   “现在、别打开,里边、是情结……” 王战军吃力地回答。“情结”这个词儿又出现了,大张扫了君君一眼,嘴巴离王战军耳廓更近了,他迫不及待地问:“叔叔,能告诉我们,是什么情结吗?”   “情结、情结……世上、只有、失去的、缘分……没有、重来的、机会……”王战军说着含糊不清的话,昏昏睡去。 共 78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