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听见麦子的呼唤(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9:51

【听见麦子的呼唤】

小满还没到来,乡村一片麦黄,风吹过,麦香扑鼻。麦子成熟的季节,乡村一派繁忙,乡亲们忙着置办收麦的农具,镰刀、扫帚、木锨,一些与割麦有关的农具,样样都要置办几件。集市里,人来人往,各种各样的农具,摆满了一街两行。赶集的人,大都来自乡村,叉耙扫帚牛笼嘴,人人都不空手。

乡村人掩不着内心的喜悦,有事没事到田野里晃悠,在自家的麦田边,看风吹过掀起的麦浪。看罢一块又一块,把自家的麦田转悠完了,心满意足地转回家。也有这样的人,什么也不干,坐在麦田边,一遍又一遍地闻着风裹来的麦香,咧着厚厚的嘴唇,憨憨地傻笑。他们看着饱满的麦穗,眼睛笑开了花,那发自内心的笑,都通过眼睛传递过来。看他的眼睛,你就能看到他家的麦子是不是丰收?丰收的麦子,就挂在他的眼睛上。

我在寨沟老家时,就看到过这样的情景。每年的麦收,喜欢唱戏的父亲,就从剧团赶回家收麦子。收麦前的几天,父亲就是这样,吃过饭就到在自己家的麦田里转。父亲什么也不干,坐在麦田里,看着麦子,眼睛里洋溢着笑。父亲的笑,是对好生活的期盼。父亲就这样地坐着、笑着,村庄里的炊烟飘起来了,父亲才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往家走。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我们就知道,父亲对小麦的长势很满意,一年的粮食,丰足有余。不自觉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麦子飘香时,还有一群人,也在牵挂着麦子,他们在城市里,也闻到了麦子飘来的气息。城市里的天空里,飘荡着的不再是浑浊的气体,而是浓浓的麦香。他们闻着闻着,心就飞离了城市,飞到了乡村。走在城市里的街道上,拥挤的人流,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摇摆的麦穗。吃饭时,手中的白面膜,一下子就吃出乡村的味道,那是自制酵子的味道。想起老家用自制酵子发面蒸的馍,口水就流了出来。城市里的馍,怎么吃也吃不出家乡的味道,这让他们遗憾。小满还未到来,回家的冲动,不时在心里撞击。回家,成了他们惟一的愿望。

城市再好,钱挣得再多,没有家里屯着麦子心里踏实。立夏到小满,在城市里的乡村人,总希望老板能放半月假,让他们回家割麦子。在等待回家的日子里,他们的心里,就像长满了麦芒,扎得他们心里直痒痒。夜里睡觉,鼻子里是麦香,耳边是麦穗摆动时簌簌的声音。那浓浓麦香,那簌簌之声,是一种深情的召唤,喊得他们耳膜轰轰之响。

收麦时,是城市里最缺人手的时候,往往在这段时间,老板不愿意放人。人都回家收麦,机器谁开?缺岗谁顶?在老板的眼里,那转动的机器,就是印钞机。不是说“机器一响,黄金万两”吗?老板咬咬牙,涨工资。对于打工的人来说,涨那几个钱,远没有麦香诱人,看不到麦子进了粮屯,心里总觉得缺了点东西。钱可以再挣,粮食扔在地里,是捡不到粮屯的。身上装几张纸,怎么说也没粮屯里的麦子看着踏实。这在城市里的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可乡村人就是这样想的。乡村人对粮食的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不是钱可以买来的。

麦子大片大片地黄着,黄着黄着就白了,饱满的颗粒,把麦壳撑得裂开了口子,露出红黄色的麦粒,一阵风过来,摆动的麦穗,把麦粒抛洒在土地里。麦子确实熟透了,需要收割、脱粒、入仓。麦子急不可耐,大声的呼唤着。收割机来了,但山坡上,沟洼里进不去收割机,大片的麦子在阳光的烧烤中,纷纷坠落。

漂泊在城市里的人,在焦躁的等待中,传来了好消息,老板终于答应他们回家收麦。车从公路上驶过,他们的眼前,到处都是麦子,在麦子的包围中走下车,踏上了家乡的黄土地。多么熟悉的土地,那么的亲切,刚张开嘴,想要喊一声:到家了,我回来了!可没等他们喊出口,一口麦香顺着口腔划过肺腑,顿时热泪盈眶。

我也是在这样的时刻回到家乡,单位里每年都要照顾家在农村的职工,一个礼拜的假期,虽说不长,但毕竟可以回家帮忙收麦。母亲在这段时间,也总是念叨,希望我回去。母亲并不要我回去收麦,她可能是想我,想和我说说话,想看看我。母亲就像长在大地上的麦子,呼唤着我回去,她的想法很简单,趁着收麦时节,以收麦的名义,就是为了看看我,跟我说几句话。就是这样的愿望,也未必得到满足。

在收割麦子的季节,漂泊在外的儿子,丈夫,或者父亲,在家收不收麦,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因为麦子的原因,可以围坐在老家的院子里,相互看一眼,彼此说说话。这是一年里,漂泊在外的人,唯一的回家的借口。麦子熟了,麦子在呼唤,我要回家收麦。其实,呼唤的何止是麦子,而是亲情啊!

麦子在开机器、和泥浆、掂瓦刀人的手中,唰唰倒下,均匀地铺在布满麦茬的土地上。这是他们曾经耕种的土地,多么的熟悉,现在却有点陌生。那些麦子,千呼万唤,把主人从城市里唤回来,可它们似乎对主人失去了印象,看到主人,一言不发。一切都变得陌生,土地、庄稼、山坡、河流。还有父母、妻子、儿子。父母看到儿子,颤微微的手,很长时间才落到儿子的头上;妻子看着丈夫,昔日的泼泼辣辣消失得踪影全无,突然有点羞涩;儿子看到父亲,直往后退,父亲伸出的手,却没有拉着儿子。

大片的金黄一天天在消失,田野里,到处都是收割后的麦茬,还有成排成排的麦捆,像列队的士兵,整齐划一。拖拉机、架子车穿梭于田间,大批的麦子被送到打麦场,脱粒机扬过一阵灰尘,大颗大颗的麦粒,顺着脱粒机哗哗流出。也有用牛碾场,这种原始的脱粒工具,虽说慢一点,但碾出的麦粒,经过扬场、掠扫,干净而无杂质,晾晒后就可以装仓。生长了一季子的小麦,有的成了粮食,供人们食用;有的成了种子,等待着来年的发芽。

被收割后的麦田,土地裸露出黄色的身躯。乡亲们是不会让土地就这样的裸露着,他们收罢麦子,只要土地有墒,立马就开始播种。播种很省事,不用耕地,就在麦田里,沿着麦垄,点种玉米、豆类等作物,如果是种晚红薯,那就需要耕地了,把土地犁成一垄一垄,然后剪插红薯。还有一大部分麦田,是水旱田,这种田既可以栽种旱地作物,也可以栽种水稻。水稻栽种完毕,整个麦收就算结束了。剩下的,就是锄地、除草、浇水,侍弄秋天的庄稼。

麦子收完了,外出的人,就没有了呆在家里的理由。城市里的老板,一天一个电话,催促他们回去。在外打工的男人,有点留恋,舍不得父亲母亲、妻子孩子,还有散发着麦香的家。它们就这样,在父母叮嘱声中,在妻子留恋的眼神里,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中,一步一回头,离开了家,离开了村庄,离开了亲人。

不舍中他们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别离,虽有点伤感,但也无奈。在一步一回头中,他们还有一种期盼:来年的小满,麦子还会呼唤他们回家。

【蛙声,我永远的歌谣】

我是听着蛙声长大的。在乡村,蛙声是美妙的音乐,我最初的歌谣。

老家在乡村,每每夜晚,总有蛙声响起,那些枯燥的岁月,暗夜来临,一片蛙声,伴我入眠。在我的记忆里,最动听的韵律,是母亲的儿歌,是如鼓的蛙声。

川端康成说:“听见雨蛙的鸣声,我的心田里忽地装满了月夜的景色.。”蛙声与夜晚,总是紧密相连,黄昏来临,随着而来的是蛙鸣,第一声蛙鸣响起,接之而来的是成片的蛙声,一浪高过一浪,撞击着耳膜。记忆里,月满大地的夜晚,那些响起的蛙声,是那么的清晰,以至于很多年不能忘怀。

很多年以后,回忆乡村的岁月,依然会想起家乡的夜晚,夜晚月色下响起蛙声。我相信,在我儿时的心田里,一定装满了月夜的景色。

在乡村,我喜欢春夏,在我的印象中,冬天是寂寥的,冬天的夜,冷清而孤独。村庄里,偶尔的几声犬吠和鸡鸣,给乡村的夜晚增加一点生机外,一切都是那么的沉闷。我曾在冬天漫漫的长夜里,渴望夏天来临,渴望盈盈于耳的阵阵蛙声,让激昂亢奋的蛙声,把寂寥的静夜和旷野唤醒。

季节的轮回,常常不尽人意,冬天在我的记忆里总是漫长。我时常想,也许在我不知不觉中,春天突然来临,当我一觉醒来,眼前就是满眼的绿叶,绿叶间开满的花朵。就是在这样的期盼中,绿树发芽,花朵绽放,我知道,这一刻,蛙声来临。

春天的第一声蛙鸣,应该是在惊蛰的雷声过后,飘逸的蛙鼓,充满着青春的灵气和朝气,惊醒了大地,树枝晃动,花瓣纷纷坠落,天空水洗一般,清纯透明。

在春天,蛙声似乎有点稚嫩,沉睡一个冬天的蛙们,显得底气不足,叫声沉闷,你吱一声,它呱一声,给人一种零落的感觉,缺少恢弘的气势。那些洋溢的激情,在冬眠过程中,慢慢消退,也许,它们需要春天的滋润,清新的空气,花朵的芬芳。

春的润泽,让蛙们恢复了昔日的蓬勃,夏天到来时,每一只青蛙,都是一名优秀的歌手。它们在田野里游走着,张开嗓门,大声地鸣叫,声音浑厚、空阔、雄壮,一阵紧似一阵的蛙鸣,一阕阙,一波波出自肺腑,在原野上飘荡。那优美的声音,一会儿滚滚而来,咣咚咣咚,粗狂嘹亮,如暴风骤雨;一会儿飘忽而来,叽咕叽咕,疏密有致,如雾霭游移;一会儿跌宕起伏,咕咚咕咚,清澄明朗,如山溪奔腾;一会儿戛然而止,无声无息,如路断悬崖。美丽的蛙声,在空旷的乡间夜晚,让人心醉神迷。谛听着回肠荡气,萦绕耳际的蛙声,很容易让人联系起田园的青翠,山溪的潺潺,星月辉光的融融,其境界恬静纯美,一如天籁。

在月光的清辉下,听着蛙们的鸣叫,那一刻,我就觉得,只有它们,才是大地的主宰,也只有它们,才能把旋律张扬的如此美妙!

对于青蛙,我最初的印象,源于它们美妙的歌声。真正认识青蛙,是在中学以后,从书本里,知道青蛙不仅有着优美的歌声,而且是益虫,青蛙与农业有着密切的关系,是庄稼的保护神,是人类的朋友。

对青蛙最美好的田园式的回忆,来自于辛弃疾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八百年前辛弃疾描绘的一幅田园风景,告诉我们一个古老的话题,蛙声,是丰收的象征!是的,在一片蛙声里,稻子抽穗,蛙声落音之处,大地一片金黄。

青蛙,是天地间快乐的精灵,是田野里的诗人和歌手。它们美妙的歌声,为寂寞而苍凉的乡村岁月,平添了一缕欢乐和温暖。

乡村的蛙声,是生命力最完美的张扬和宣泄。季节在蛙声里轮回,生命在蛙声里蓬勃,庄稼在蛙声里拔节。

乡村的蛙声,是一曲古老的歌谣,以一种原始的激情,填补着农事的间歇,贯穿着春种秋收,在蛙声中,农人收获着丰收的喜悦。

曾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家乡的夜晚,倾听蛙鸣。记忆里的蛙声,有些模糊,那些陪伴我度过青春年少岁月的蛙声,远离了耳膜。岁月,把一些曾经的美好遗忘,那些岁月的印记,像一枚落叶,无声飘落,消失在风中。

去年夏天回老家,正是蛙鸣的季节,却很少听到蛙鸣。其实,很多年来,蛙声日渐稀落,夏夜里断断续续的几声低沉的蛙鸣,有着说不出的悲伤,那些苍凉的声音,仿佛是寄托失去伙伴的哀鸣。

我曾在喧嚣的集市里,在城市里的菜市场上,看到一只又一只被凌迟的青蛙,我就明白,曾经萦绕于耳的蛙声,为什么日渐稀落。我多次在夏天的夜晚,行走在白河岸边,白河,一度是蛙们的家园,可我站在白河岸边,倾听蛙声时,临河的餐馆里,正在出售青蛙,那些蛙们,正被食客们送进嘴中。

行走在白河边,偶尔听到的蛙鸣,不再优美,有点刺耳。点点星光下,我看到白河里那些色彩不一的漂浮物,还有那日渐浑浊的河水。我知道,一声蛙鸣,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奢侈。

记得有报道称:当青蛙从地球上消失时,人类也面临着消失。也许,这不是危言耸听。

我总觉得,青蛙永远是属于大地的,就像人类永远是属于土地一样,血脉相连。我时常想,作为动物界的一员,我们为什么不能给小动物一个生存空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蛙声从我们的家园里消失,我们还能拥有什么?

当我这样想时,我突然看到,一只青蛙,从我脚下不远处的草丛里,跳到白河里。我听到一声久远的蛙鸣!

啊!蛙声,我永远的歌谣!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洛阳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西安正规的癫痫病专科医院癫痫发作后对身体的危害有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