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湘南药草录(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8:24

它们在保护我们身体的同时,还暗塑着我们的心灵,并一直为我们的命运把脉。

——作者

一、指甲花(凤仙透骨草)

药用:具有活血通经、祛风。止痛功能。主治跌打损伤,风湿性关节炎、灰指甲。

这种花,瑶村好像没有?至少我是没看见罢。

这种花,瑶村的邻村有。也不是野生的,而是杨霞种的。我说的杨霞,就是指《牵牛花》那文章中的女孩。她真名并不叫杨霞,杨霞只是她在我小说里的代称而已。

开始我并不认识这种花。我去她家做客,她把我带到窗前的小花圃前,告诉我好些花的名字,其中一种就是指甲花。

指甲花长得并不像指甲,而像一小只蝴蝶憩在枝叶旁。这蝴蝶也不是中规中矩的那种,像刚经历了一场风雨,翅膀有些零乱。花是粉红色或粉紫色,杂些橙色,都是些暖色调,所以花形尽管像一只受风欺雨淋的蝴蝶,但由于花色的关系,并不让人觉得悲凄。反而让观者的心灵有一种温暖。

于我而言,内心还有一种小范围的感动。为什么?因为这花是杨霞种的,现在又是由杨霞介绍我认识的。怎不让我感动呢?

我问杨霞,怎么就叫指甲花了?

杨霞笑吟吟地伸出她的一只玉手,摊在我的面前,我发现她的指甲涂了一层紫色的涂料。她问:漂亮吧?

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漂亮,也许不涂这颜料,杨霞的指甲更漂亮。现在看起来只是觉得怪异。可我还是顺着她的意思说了:挺漂亮的。

杨霞说:就是这花的汁水染的,你要不要染?说罢摘几朵指甲花过来,要帮我搽上。我跳开一步,把手藏在身后,说:我才不染呢。

吓,你不染,说明你刚才夸我漂亮是假的。

哪有男孩子染这个的?

你在哪里看见女孩子染这个的?我还不是一样染了嘛!

杨霞说的是事实,在那个时代的闭塞山村,我们的确不知道染甲是一种美的需要。杨霞把花汁涂在指甲上,或许是因为这花名的原故吧?又或许是杨霞的母亲小时候曾经用这花染过指甲?总之,杨霞等不及在书上读到有关染甲的文章,内心里就先有了染甲的冲动。并把冲动变成事实。现在想来,她内心的驱动力真的非常强大。她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人,而不该像如今这样,同一个普通妇人没有区别。

杨霞带着一双染过花汁的指甲去上学。班里的女生都握着她的手看,既是惊讶,又是羡慕。杨霞就摘一小袋指甲花分给班上所有的女生。片刻之间,所有女生的指甲便全变成紫红色了。她们围在一堆,突然把双手齐齐地往外一举,把班里的男生吓得一跳。变了颜色的指甲,让手指都浸染了怪异而梦幻的感觉。而这么多梦幻之手举在一起,就像一丛梦幻的火焰。难怪男生们要为之惊呼。而她们呢,达到效果后,一声脆笑,散开了。

上课了,捉笔的紫指甲,让老师瞪着眼睛,惊疑不已,一教室就有吃吃的碎笑声。

花汁涂在指甲上,漂不漂亮,真的说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别人会因注意你的指甲而注意到你,特别是异性。

杨霞给我指甲花我不要。可趁没人的时候,我却跑到杨霞的小花圃里偷偷地摘了几朵指甲花。我原来是想把指甲花送给妹妹。可没等到家,我就把指甲花揉出汁来涂在自己指甲上了。我左看右看,怎么看,都看不出它的美来。就跑到溪边,要洗掉它。谁知竟然洗不掉。害得我把左手握着拳头,拢在袖里,几天不让人看见。

现在我才知有美甲之说。街上好多女人把指甲涂得五颜六色。我与她们的生活隔得很远,不知道她们在美甲的时候是不是既快乐又兴奋。我太老了,已经没有心情去注意她们的心情了。

现在我还知道指甲花可治疗灰指甲。我的指甲一直是灰色的,我曾经与可治灰指甲的花儿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但我最终错过了它。

二、木通(关木通)

药用:具有清心火。利尿、通乳功能。主治口舌生疮,膀胱炎,尿路感染。水肿。

木通是藤类植物,心形大叶,绿得纯正。

三青的嫂子要生娃了,三青他娘要三青的哥哥去山里找木通,要三青去找月份藤,三青他爹则喜气洋洋地蹲在溪边磨刀,瑶村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人就笑他:茂才啊,你疼媳妇胜过疼婆娘啊。三青他爹红着脸骂:你娘的屁话,我这不是为孙子嘛。

正说着话,三青的嫂子一阵喊爹哭娘,还真给他生了一个孙子。

三青他爹笑得一整天嘴巴都没合拢,一脸皱纹作菊花绽放。他磨好刀,往地上撒一把米,鸡们哄地一声跑来了,三青他爹突然向前一扑,捉住那只芦花大公鸡,一刀下去,鲜血奔流。三青的娘早把水烧开了,把公鸡在烫水里氽一下,三青他爹三下五去二,就把花俏的大公鸡剥得光秃秃的。拔了毛的公鸡不神气,不好看,但肉肉的感觉让人直吞口水。包括三青在内的小孩子们都围着看,眼珠子都要看掉了。三青他爹说:看什么看什么,这鸡是给你们嫂子吃的,其他谁都没份!

哎,早就知道没份了,可没份看看也不犯法吧?我们就围着继续看。三青他爹把肉鸡提到溪边,开膛破肚,一气呵成。

开了膛的肉鸡最后交到三青他娘手中,我们一齐拥到三青家的厨房,看着三青他娘把肉鸡、黑豆、木通藤、月份藤放在盛满清水的锅里。然后架起柴棍烧起来。

一个小时后,揭开锅盖,浓浓的气体夹着药香鸡香充塞了三青家的整个厨房,我们大口大口地吸着香气。然后在三青他爹的骂骂咧咧中,慢腾腾地退到大门之外。

看扎着红头巾的大嫂被接生婆扶起,由三青他娘一点一点喂药汤,也小口小口喂鸡肉。

一只这么大的鸡,三青的嫂子哪吃得完啊,吃不完的一定被三青的哥哥偷吃了。那时候,我真的好想早一点娶一个婆娘,生一个崽,然后吃婆娘剩下的香喷喷的鸡汤鸡肉。感觉那滋味一定好得没边。

直到第三天,我还忍不住要问三青:是不是也偷吃了鸡肉?三青火冒三丈地对我说:我崽吃了,我崽吃了!我还没靠边,就被我娘掀了一巴掌。

三青的大嫂生娃的那阵子,三青他娘与她的关系好得让村里其他婆媳嫉妒,可惜好景不长。没三年,两人就闹崩了。

三青的大嫂上过一次吊,在她家的楼上。被三青他爹发现早,救下来了。

三青他娘喝过一次农药,被三青他爹发现早,也救下来了。但救是救下来了,眼睛却被农药给弄瞎了。真不知这农药是怎么搞的?喝在肚子里,肚子没烧坏,却把眼睛弄瞎了。

三青他娘知道自己眼睛瞎后,不哭,还笑。她喊着叫着,说瞎得好,瞎得好,谁让自己有眼无珠,生了个白眼狼呢。早知这样,应该在二十年之前,就倒着屁股把人屙到粪坑里。

显然是在骂三青他哥。

我们就搞不懂了,明明是她与三青的大嫂吵架闹矛盾,怎么就骂到三青他哥的头上了?

三、鸡冠花

药用:具有凉血。止血功能。主治吐血。咯血、衄血等症。

在瑶村,鸡冠花也不是野生的,而是自家种的。朱子垅上那三块菜地,就都种有鸡冠花。

鸡冠花不同于别的花,别的花无论开得怎么妖娆艳丽,但总不会处在主心的地位。那些植物们把主心的地位留给芽儿,让芽儿一个劲地攀援,一个劲地朝天生长。而花呢,就开在枝叶旁,往往是一个陪衬。打个比喻说,如果把芽儿比作男孩,把花儿比作女孩,这些植物倒很能反映出瑶村人重男轻女的风俗。

可鸡冠花不同,鸡冠花简直就是一朵霸王花,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它就是奔着一朵花去的。等攒足了劲,它猛地一绽放,就在主心的位子上开出了一朵肥厚的花朵。花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芽儿了,植物所有的养分都供给了花。把一朵花养得吐气扬眉,就像昂扬的公鸡冠。鸡冠花由此得名。

如果再拿人世间的女子作比较,鸡冠花就好比是郑海霞之类的巾帼英雄了,颇有一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雄性之美。这种花,在瑶村,孩子们只是远远地欣赏,并不折下来亲昵。因此鸡冠花虽然在菜地里昂扬生长,却难免有一种“寂寞宫花红”的意味。粗大肥硕,茁壮奇伟,谁让它们长成这样子?要人们如何去亲昵呢?

由鸡冠花我再次想起我们篮球、排球、举重、柔道、摔跤等女运动健将,她们退役之后,不知有没有一个真心爱她们的男人守护在身边?她们的婚姻生活会不会像鸡冠花那样寂寞?

哎,这些粗伟的花朵和女子,也许一辈子只能守着她们的“业绩”过日子?鸡冠花就是这样,等长到足够成熟了,就有一双老手把它们从枝头上拧下来,晒干,作药用。

在我的记忆里,瑶村伢子秋生就得了鸡冠花不少恩惠。

秋生去山上砍柴。有人在更高的山岭砍柴,不小心踩翻一块巨石,巨石咆哮着滚下来。秋生目瞪口呆,躲避不及,被巨石从身上碾了过去。

被碾了的秋生,牛死不活,居然看不出皮外伤,就是内出血,时不时就咯一口。大家都以为秋生再也救不活了。秋生的母亲找了很多鸡冠花熬水,再用鸡冠花水熬粥。粥的原料有黑米、黑豆、小麦、各种动物的内脏。熬得浓浓的,香香的,让秋生一碗一碗地吃。

也真怪,秋生别的什么吃不下。只吃得下鸡冠花熬粥。并且吃一碗下去,他的咯血就少一些,吃一碗下去,他的咯血就少了一些。

后来,他居然完全好了。跟我们一样,从一个半大不大的少年,长得人高马大,孔武有力。

朱子垅的菜地,其中一块就是我家的。以前我总不理解母亲为什么要在菜地种鸡冠花,雄性十足的鸡冠花不伦不类,既不好看,又不能做菜吃。等到秋生的母亲从我家讨去鸡冠花去治秋生时,我才明白母亲的苦心。

秋生能够活到今天,除了鸡冠花的恩惠外,种鸡冠花的人也有抹不去的功劳。

母亲在瑶村当了好几年的赤脚医生,她常常做一些未雨绸缪的事情。这在《臭牡丹》一节中,我就说过。

附录:

药方一

主治:功能性子宫出血

方药:鸡冠花15克,乌贼骨10克,白扁豆花6克

用法:水煎服,每日1剂

药方二

主治:阴道滴虫

方药:鸡冠花(连鸡冠子)60克,蛇床子15克

用法:水煎熏洗,每日1至2次。

四、玉兰(辛夷)

药用:具有祛风散寒、通肺宣窍功能。主治风寒头痛。鼻塞。过敏性鼻炎。

《风中的玉兰》。《雨中的玉兰》。

今天上午,我读了两首关于玉兰的诗,其中一首是大卫写的。很长。他把玉兰比作幻想中的女孩。读得人浮想联翩。大卫是个不错的诗人。

玉兰树是一种高高大大的树,玉兰花是一种清清白白的花。

在早春雨意朦胧的日子,丰美的玉兰开在疏朗的枝头上。玉兰花开的时候,总会勾起人们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仿佛是隔水望见一名心仪的美女,却遥不可攀,那意绪如《诗经》中的《蒹葭》。

我太早离开瑶村。瑶村的玉兰花美是美,却没有开在我情窦初开之前,我对他们的印象并不深。只知道它们在故乡的深山里自然生长。我鼻子不通的时候,母亲拿它的花蕾加水煮蛋给我喝,说是可预防鼻炎和鼻窦炎。

现在我居住在城里,故乡其他的植物很难碰面,但玉兰树却随处可见。我上班必经的五一大道两旁,栽种两行笔直的玉兰树。前些年,五一路禁行摩托车,我只好绕道。但每年春天玉兰花开的时候,我一见交警没留神,就把车开向了五一大道,只想闻一闻玉兰花纯正的香味。

就像美女一般不聪明,而聪明的女孩一般不美一样,花朵也有类似的规律:小小不起眼的花儿常常香气浓郁,而大朵美丽的花儿却毫无芳香可言。都说是上帝公平的结果。

玉兰花却深得上帝的眷顾,不但朵大色美,而且芬芳四溢。那种芬芳不但能够冲通被寒流堵塞的鼻孔,而且还能唤醒早春二月灰暗的心灵。玉兰花开的时候,人们经冬的心灵才似欣欣然睁开了眼。

正因为这样,瑶村那些做母亲的,就特别喜欢给女儿起名玉兰。小小的瑶村,竟有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玉兰五六七八个。我母亲也对玉兰情有独钟。她给我取名叫做宗玉。然后一心要生个女儿,取名为宗兰。谁知女儿是生下来了,而宗兰之名却被我的一个堂妹给抢了去。母亲没奈何,只好给妹妹取名为宗梅。这也许是母亲这辈子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吧?谁让她还没把女儿生下来,就把取名的意图告诉别人呢。

伯母喜欢跟母亲抢东争西,这回她把宗兰的名字抢走了,高兴了好一阵子。母亲说:让她高兴吧,女儿没生在她前头,但名字却要取在她的前头。母亲的意思是说,梅花开放在玉兰之前。

这些琐事,现在想来,既让人觉得好笑,又有一种温馨蕴藏在胸。

其实并不是所以取名玉兰的女子都美丽聪敏。瑶村有些女子简直就浪费了玉兰之名,长得粗糙难看不说,还满嘴鄙俗之言,看着让人痛心,听着让人疾首。当然,城市里也有些叫玉兰的女子,一身俗气,让人惟恐避之不及。有一个自称美女作家的女子,就是这个名字。为人处事,毫无玉兰之实,真让人恶心透了。

以玉兰为名,在瑶村,还真有一个名符其实的女子。她长得非常俊美,人又聪明好学。比我们大几岁,当她考入安仁一中的时候,瑶村家长们就把她当作所有后学者的楷模。我母亲也一样,只要我与小妹一顽皮,她就会感叹道:看看人家玉兰,你们若有她一半的聪明好学,我就是死也心甘。

大家都以为玉兰考大学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谁知上帝并没有恩眷她,暗地里却塞给了她一个多蹇的命运。玉兰整整考了五年,连一个中专都没有考上。直到我考上大学的那年,玉兰还在复读,上帝一直在她命运的十字路口上亮红灯。

有一年开学,当玉兰走进教室,发现自己的班主任,竟然是自己的同学。然后她突然明白,一个人再怎么抗争,也争不了已成定局的命运。“所有的命运都已启程。”席慕容的诗句,她是读过的。于是她回到瑶村,找了一个男人嫁掉,平平静静地过着她的下半辈子。

她的那个做了老师的同学,一听哪个学生是瑶村的,每每就会无端地感慨起玉兰这个人来。说上帝真的一点儿都不公平,玉兰的读书成绩不知要强她多少倍,可她考起了,玉兰却没考起。

我妹妹在她手下读书的时候,她就反反复复向我妹妹讲述玉兰读书时的事情。我妹妹回到家里,再反反复复地向我们讲述玉兰读书时的事情,听了我们一家人都感慨万分。我母亲一脸怅然,然后说:这都是命。

我的第一篇印成铅字的文章是在一九九五年春天的《大学生》上发表的,题目叫做《哦,玉兰》,写得就是瑶村这个女孩的事情。

玉兰有个弟弟,我在《蓖麻》一节里写过,虽然初中毕业就考上了中专,但命运也并不见得如何绚丽多姿。他的一生与一截黑漆漆的火车隧道绑在了一起。

我和妹妹算是命好,虽然读书不怎么好,但总算考了个大学向母亲交差了。为这,母亲没少在头子庵烧香。按母亲的意思,我们考上大学,与她烧了这么多年的香是分不开的。

附录:

药方一

主治:鼻炎、鼻窦炎

方药:辛夷9克,鸡蛋3个

用法:加水煮熟,吃蛋喝汤。

药方二

主治:外感风寒头痛

方药:辛夷花3克,苏叶6克

用法:开水泡服。

癫痫病患者饮食注意事项癫痫反复发作太原的癫痫病医院昆明专门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