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给小溪起个名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3:26
摘要:今年春日,我蹲踞在一条小溪边,等候妻子浣衣,看着周围的景色,和一位农人谈起小溪的名字,他摇头,说,就是村后的小河,无名也是名字。名字不重要,于是引发了我对名字名分的一些思考。 我所居的城市北郊有两条小溪,妻子说,去小溪洗衣吧,我便问,是那条?她说,是经常去的那条。你看,这对话就像是《智取威虎山》里说黑话,对暗语一般,太费力了,如果有个名就好了,用不着费唇舌。   挑了明媚的春日,去那水门口村东、青山后张家村西之间的一座土山之下,背倚花树山,面对淙淙小溪。溪水恒流,如乐作响,小溪似乎也问我要个名字。怠慢了溪,心中不忍,便静坐于溪边,琢磨她的芳名,这是我颇为伤神的一次命名。      一   溪的北岸是桃花园,灼放惹眼,就叫小溪是“桃花溪”?曾经怨恨春日何其短暂,盈盈桃瓣不经风,虽婉约可人,无言俏立于小溪的一旁,凝视着潺潺溪流,可别处桃瓣也随风落英,只是树下无多情的小溪来承载桃花泪,只能飘零成碎瓣融入泥中,不远去,不矫情,以为桃花安分得很,一方泥土从此掩埋了多情的颜色。而此地的桃花太纵情,风吹铺路,不忍脚踏,几人走路到此都是择足而放,绝不做踏花使者。小溪不大,却容得下万千桃瓣,唰唰地归水。常言“落叶归根”,不说“落花归根”,落叶踏实,落花便凄婉了,花儿“归水”也就更容易伤感了。去年一日我的远房叔叔九十作古,生前几日与我闲叙,说,死后就把骨灰撒入黄海,果然如愿,只是我不敢调皮太大,没有将他的遗愿称作“落花归水”,因后面一个“春去也”是不吉祥的隐喻,这也成了一个不小的遗憾,否则他会多送一个微笑与我了。但他在我的心中的确宛若花凋谢,不是枯草随风。人面对死亡,是否也与花儿辞枝头一般?我觉得一份从容与轻盈,即使形不似花,而已经有了花的韵味,足以让我生敬了。   桃花溪?还是不妥。桃花花期太短,短得让人来不及喘息就作罢了,所以多少人都把那桃花看作失意的预告,诗圣杜甫就禁不住颓丧:“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而这里的新消息并不轻薄,那些朴实的女人就在溪水里浣衣濯足。   这看似多情的桃花更乱心,“乱红如雨坠窗纱”,不坠也飘零,是为小溪添愁,取如此溪名,也有喧宾夺主之嫌。虽驻足沿溪三里许,可为小溪染一个美妙的春天,但十几天的花期乱红飞去,哪里可为经年不息的溪声留美名!很多东西,一时之间喧闹非常,热度炙人,未必可持久。而人常被表面的风光吸引,忘却了常态,如是则就是常常失望,静待花落看常态,我想,这是一个可靠的法则。      二   那就称之为“柳溪”?溪边生春柳,点水嬉溪声。这垂柳看似温柔,依水不去,根饮小溪泉,梢扶小溪波,掏空了溪之魂,迎风摇曳,十分得意。岸边的垂柳,也真的是不离不弃,看着新柳,感觉小溪变老了,这么多的绕膝“柳孙”,小溪应该很满足了。岂不知恩泽三里,都因这陈年的滋润。白居易不曾正眼细相看,吟道:“青青一树伤心色,曾入几人离恨中。”溪水已经带去了多少情丝,你还在这里渲染这离别的恨色。风袭小溪,你不为之庇护,却为虎作伥,散文之祖曾巩就曾经恶语相戏:“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平日里,垂柳依依,婉婉摆臂,点水小溪,多了一份轻佻不端,若取名“柳溪”,岂不是糟蹋了小溪清纯不染的朴素!若这里无水无溪,拂柳啊,你还可以如许地洒脱舞风戏水悠闲自在么!很多东西是相依而生,可不能把无限的风光都归于自身,于是,我看着垂柳迎风,就多了一些沉静,并不跟着柳枝轻轻摇曳沉醉了。   “文杏溪”怎么样?南岸的文杏相守小溪不知几个经年,但我知道,那是借了小溪擎起的一方沃土而生,当地一位农人称之为文杏育苗小园。咏絮才李易安有句云:“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柑橘可为奴。”你看,连橙黄可人胃口的柑橘皆是她的奴仆,何况这名不见经传的小溪,那是什么?小溪成了傍嘉木的轻佻者了,倒成了悲秋叹春的一行眼泪而已。心想为小溪取一个“文杏溪”,载入贵种的行列,却也不行,玷污了她的纯澈,俗了她的婉声水韵……   有些东西,本来不相干,却要人为地硬拉在一起,就像那日看某广告说,此物来自《诗经》所吟,引句云:“隰有苌楚,猗傩其枝。”这个描述是否与某山的猕猴桃一脉相承,不得而知。于是给猕猴桃取名“苌楚”,难懂,且八竿子达不到啊。本来一股清新之气,经过艳妆浓抹,成了面目可憎的怪物了。      三   女人在小溪浣衣,就称之为“浣衣溪”?有时候,我们应该收回散漫的目光,专注于自己的身边,不为妖冶所动。在溪岸静坐也是没有宁静的时刻,每时几乎都有棒槌捣衣声撩起,浣衣的女人的笑声不入调,却也都是心之声,哀怨都给了小溪,放出来的都是妙音瑶声,不如就叫她“浣衣溪”?可想想,哪里溪水不浣衣!说一声“我去浣衣溪”,总得给个前缀,在何地?   小溪两边,摆着洗衣石,全都是冲进小溪洗澡的样子,那些女人手持了棒槌,卖力地敲打着石头上的衣物,棒槌声也互相感染,一个女人抡起棒槌,紧跟着齐鸣,棒槌跟坚硬的石头较劲,认死理,一会,节奏就整齐了,嘭嘭铮铮,掩盖了小溪清婉的声音。这哪里是洗衣,眼睛并不看衣物,互看着对岸人的脸,只顾得说话和大笑,原来她们就是为了此时伴着棒槌声,找一个快乐的体验,齐唱一场协奏曲,如果从最生动的角度去想,这小溪就叫“棒槌溪”,可棒槌不响的时候呢?我还是失望了。有时候,若不弄出点声音,别人还真听不见这里有棒槌在写诗。   叫“云溪”怎么样?平静的小溪把流过她头顶的云都揽进了溪水里。可阴天的时候呢?我还是失望。看过童话,都知道,大山曾经与小溪对话,大山自傲,说流云从我头上过,嫦娥拂袖也留香于我;鸟儿也与之对话,你那溪声哪有我的鸣叫婉丽动听,春天是我唤醒……争功夺秀,人间也有,莫非童话说与人知,但我们自以为是哄着孩子去玩这个一尘不染的世界,床上的夜语千千遍,只为哄得小儿去慢慢沉睡。那就不能叫“云溪”了,连站在高处的山也争天上那片云。为一个名分,童话里都争,何况人间。   三里溪水无需名,流芳只给天上云,云影徘徊溪镜过,从来不为名犯愁。可我以为太虚幻,应该给她一个名分。本来无需什么名,可就是不能心甘,挖空心思寻名分,世上为名儿而不懈争斗的事岂止如此简单。      四   看那三里溪渠,早就铺满了芦苇,齐齐的五尺高,几与两岸比齐,将那小溪捂住,仿佛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错了,是全“遮面”。敢于靠近她的,只有那一溪的芦苇,芦叶可做万千船,随时坠水去随流,小溪不喊我寂寞,相伴都在春之后。芦叶可做万千帆,溪水只从帆下过,送与淙淙当诗声。芦花已经绣出了黄穗了,淡黄的温情伴着芦下的白水,交融着彼此的相恋,人言芦花秋飞白,只因不当芦花是花儿,默默相看两不厌,世间万物相依莫如溪上芦花飞。   我跳进芦荡里,从芦苇的靠下部位扯下几叶,为这个端午节的粽子找一个包装,浣衣人问我,那么窄小的叶子怎可包住千粒米?我说,不在乎包住包不住,只想从芦叶里听小溪……   往往最不起眼的都很难有个名分,因为太渺小了,不值得称道。最长相伴的是芦叶芦花,我就给小溪一个芳名叫“芦花溪”,虽俗,俗气得仿佛就是每个村子都有个“狗剩”,每个老人都有个乳名。古人的审美,往往是反观了才得趣,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美如俗,芦叶与小溪的舞蹈,连广场上的大妈舞也不如,溪声从芦叶脚下过,芦叶经水而作舞,无需音乐伴奏,音乐也俗气难耐了,纯粹的东西往往来自自然,来自平凡,应该给这平素的东西一个名分了。据说,那美女的舞裙就是从马蹄莲的形象而得,有的说是从那荷叶那找到了灵感和名分,称为“荷裙”,得到了灵感,才有了千转流连、万圈飞旋的美感,我想,这小溪与芦花互动作舞,是否也是互为陪衬?小溪可给芦花水润,芦花也为小溪而守护。   这“名分”不是以身份地位而论的,“常相伴”才有份儿,所谓“老伴”,是“总在相伴”的意思,就是一人去了,名分都不能走,还得抚恤。芦花低微却老伴小溪,根据“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说,这小溪也应为“芦花溪”。况且,我们常常虑及远近亲疏,近者芦花,根植小溪;亲者芦花,相许一生。   也许你以为芦花无桃色之艳,无柳花之佻,相伴至多是个“伴娘”而非“新娘”,其实,小溪找的是“伴娘”而非柳桃做一时之新。如此,小溪又不要名分了,关于谁是谁的谁这个问题,小溪的境界最清晰,怪不得人言小溪如镜,那么多人踞于小溪边,先临溪观自己的脸,而不先碎镜掬水涤面。   越是不贪得名分的,我们越是要给她一个名分,否则,于心难忍。   最原始的东西往往是粗糙的,美感的发生往往源于粗糙,据说宜兴的紫砂壶,如果没有粗糙就不可能有细巧。尊重那些粗糙的美感,给那些不起眼的相伴一个关注,不因她的低微而欺负她,不因她的不争而忘却她,不因她的无语而漠视了她……   最近很关注在伶仃洋里飞架凌空的那座“港珠澳大桥”,三地各取一个字,朴实得要掉渣了,若是弄一个“伶仃天途”的名字不好么?也好,可少了挽手港珠澳的韵味,玄妙往往显得俗气了,也就一文不值了。   世人啊,有时候苦苦相争的只是一个名儿,爹娘已经给了你名字,不管是雅还是俗,总是属于你的专利,你非要一个头衔才肯罢休。莫争了,那日我读李易安的《如梦令》,突然眼前一个惶惑,有了一番“别解”。她急躁:“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鸥鹭惊天,飞走的恰好是风景,可你已经逝去了相伴的鸥鹭了。想起了启功的一幅书法名联——   立身苦被浮名累,涉世无如本色难。   我为一个溪名好伤神,他人为名更伤身。   我给小溪芳名叫“芦花溪”,别人未可知。看来这名字还真不是自己起了,别人就跟着叫,还有一个认可的过程。其实也无妨,在彼此的心中有名,就足够了吧?   想起一句话,酒好不怕巷子深。酒客沽酒知道往那条巷子走就可以了,巷子一头,也没有飘扬惹眼的酒旗,卖的是杜康还是茅台,都没有说,看似没有名分,可名分深着呢。   治疗儿童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治疗好婴儿可以服用奥卡西平吗随州哪种方法治癫痫病好河南微创手术治疗癫痫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