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八一•恩】辣椒红了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1:03:02
【八一•恩】辣椒红了(小说)
   一
   美娇开着一辆红色现代车,穿梭在宽阔的街道上,这座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现在看起来是那么清晰而熟悉,仿佛是触手可及。想想马上就可以融入这座城市的灯火辉煌,和这里的人朝夕相处。美娇喜出望外,调高了汽车音响,随着音乐旋律,尽情扭动着苗条的身子,跟着音乐大声唱着:“好嗨哟,感觉人生到达了高潮,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确实,作为一个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里的农村女孩来说,能搬出大山,即将生活在这个做梦都无法涉足的城市,总会让人心花怒放,心潮澎湃,顾及不了平静和矜持了。对于性格腼腆,文静内向的美娇来说,刚才的举动和放纵确实与自己的性格大相径庭。她稍作收敛,双手握着方向盘,脸颊上浮现出两道羞涩的红晕。
   美娇径直把车开到公园停车场,用手捋了捋被风吹散的头发,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秀美的脸庞,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她从副驾驶位上取过红色的手提包,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翻出联系人谢哥,发了一条“谢哥,我在公园停车场”的信息。便下了车,从车窗里打量自己修长苗条的身影。一套紫色的连衣裙,加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显得高贵大方,温文尔雅。二十五岁的她,青涩中多了一些成熟,成熟中多了一些妩媚,难怪走在街上,总有鹤立鸡群的感觉,让小伙子们的眼神瞬间呆滞,擦身而过后还要转过头,一直目送她凹凸有致的背影离开视线。
  
   二
   美娇微信联系人里的谢哥是县民政局的公务员谢俊峰,中等个儿,经常理一个平头,白白净净,一副眉清目秀的样子,以至于二十八岁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要显得年轻、阳光,散发着青春的活力。俊峰在工作之余,喜欢参加骑车、徒步、摄影等户外运动,每个微信群组织的活动,他都踊跃参与,因为单身,时间充裕,在群里数他最为活跃,因此,圈子里认识他的人也最多。
   其实,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谢俊峰前几年好像从微信群里蒸发了一样,近两个月又以热情的姿态回归了,而且比先前更是激情澎湃,活力四射。
   三年前,他被组织选派到离县城百公里之外的金沙乡越贵村做脱贫攻坚驻村队员。金沙乡地处边远山区,环境艰苦,人民生活贫困,特别是越贵村,处于两省交界,老百姓无经济来源,只能以玉米、土豆等口粮自给自足。加之交通条件武汉癫痫治疗落后,出入只能靠人背马驮。村里只剩下一群留守老人,年轻人都带着孩子到省城打拼,逢年过节才回家与父母团聚。村里的孩子越来越少,几年前还书声琅琅的校园,现在杂草丛生,破旧不堪。
   谢俊峰,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同年考取公务员并参加工作,在工作中兢兢业业,颇受领导赏识,以至于工作第二年,就把艰巨而神圣的脱贫攻坚任务交付于他。俊峰也不负重托,怀着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抱负,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扶贫工作中。
   作为单身青年,倒也无牵无挂。他打电话向远方的父母报告工作情况,电话那头,母亲的声音哽咽了,父亲接过电话,让俊峰好好干,年轻人要勇挑重担,听党的话,服从组织安排,以大局为重……
  
   三
   第二天一早,局长亲自驾车送他到金沙乡,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整整开了一个上午,山路像螺丝钉上的螺旋,转上去又转下来,俊峰一路晕车,都不敢抬头看路,头倚靠着车窗,生怕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从口里喷涌而出。局长见状,也不与他言语。
   在乡镇食堂里,局长把俊峰介绍给乡镇领导后,几个领导见他一表人才,一副精干的样子,十分赏识,也夸局长不吝惜手下得力干将,以大局为重,为脱贫攻坚工作注入新能量。局长得意地拍拍俊峰,说:“俊峰,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别有心里包袱,我知道你有压力,在车上一直闷闷不乐,但是要把压力转化为动力,砥砺奋进!”
   “局长,您误会了,我是一路晕车,不是心里委屈,您看,我现在又活力四射了!”俊峰一席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饭后,局长与俊峰等握手道别,并把他拉到身旁,再三吩咐:“少说话,多做事,做人要低调,要大度,三年后凯旋而归”。俊峰癫痫疾病怎样治疗连连点头,脸上写满自信和感激。
   下午的路途比想象中更艰难,因为连续下了几天雨,到越贵村的路泥泞不堪,乡政府的捷达车无法通行,乡长让俊峰在乡镇上住几天再下村里,血气方刚的他早就想投入到扶贫战线上,就和前来赶集的老乡一道乘农用车出发了。
   他把行李放在车厢里,就坐在软软的行李上,车厢很高,看不到路况,只感觉颠簸得很厉害,视线里除了四角的天空,就只有车厢里几个用背篓垫坐的老人,他们手握长长的烟管,悠闲地吸着旱烟,青烟袅袅升起,在天空中形成好看的图案。俊峰从不吸烟,平日里,香烟的气味让他直作呕,今天这旱烟反而让他觉得好闻。老人们纯朴热情,把村里的风土人情、奇闻轶事都向俊峰细细道来。两个小时的车程,伴随着摇摆的车辆,闻着香香的旱烟,看着老人慈祥的面容,听着津津乐道的讲述,俊峰对越贵村愈加向往。
   下车点就在村委会门口,老人们回家还要沿着村委会后面的羊肠小道步行半个小时,临走时,都热忱地邀请俊峰去家里做客,俊峰被纯朴的老人们感动得热泪盈眶。
   刚进村委会大门,一栋两层的小楼映入眼帘,反倒让俊峰愣住了,这栋取名“科技楼”的楼房代替了想象中的破旧土瓦房。他放下行李,快步冲向这栋小“别墅”,刚进门,就与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撞个满怀,那大叔头戴一顶蓝色鸭舌帽,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取下烟斗,端详了一会儿才说:“还没过年,年轻人回来干啥呢?”
   可见,不到逢年过节,村里是见不到年轻人的。俊峰朝大叔恭敬地说:“叔叔,我是民政局派来的驻村工作队员谢俊峰,请您多多关照。”
   “咋这么精干,我是支书唐开贵,快随我上楼!”老唐赶忙去帮俊峰提行李,告诉俊峰,他接到乡长电话后,就翘首以盼,每隔几分钟就下来看一趟,这次下来整好撞个满怀。
   楼上,四个比老唐还年长的男子,正俯在办公桌上填表,其中两个还戴着老花镜,头上也有一顶和老唐一样的鸭舌帽,他们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说:“咋个这么年轻!”
   老唐指着桌上的几台电脑,笑着说:“不年轻,怎么能驾驭得了办公桌上那几台高科技玩意儿。”众人哈哈大笑。
   俊峰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偏远的山村,居然有楼房,还有电脑,看来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这时,楼梯上响起了轻盈的脚步声,俊峰转头,看到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身着一件洁白的体恤衫,胸脯圆润饱满,非常翘挺,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大腿细长。她的目光炯炯有神,看见俊峰,脸上泛起红晕,害羞地低下了头,接着又故作平静,对老唐说:“小舅,饭好了!”
  
   四
   这就是余美娇,老唐的亲侄女,村里唯一的年轻人。十三岁时,她刚好上初中,母亲上山背柴,回到村口时,触碰到被风吹断的电线,不幸身亡。美娇闻讯,连夜从乡镇上跑回家,抱着母亲烧焦的尸体号啕大哭。16岁时,品学兼优的她,考取县城最好的高中,但看着年迈多病的父亲无人照顾,就辍学回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因为家就在附近,她做完农活和家务后,就去帮村委会煮饭,赚几个零用钱。老唐他们几个老同志,眼睛老花,加之电脑不熟,打字都靠“一指禅”,应付不了乡上传过来的电子表册,偶尔会请美娇帮忙,时间长了,聪明好学的美娇也能在电脑键盘上运指如飞了,几个老同志都感叹自己是日薄西山,多次在乡镇领导面前举荐美娇做村委会副主任。
   走到方形的木餐桌旁,老唐礼貌地示意俊峰坐正对门的位置。几个人坐罢,也不见美娇来,俊峰朝门外搜寻着那个苗条的身影,又看了看老唐,只见老唐斟满一杯二两的酒杯,递给俊峰,说:“美娇给我那病姐夫送饭去了,马上就回来!”
   俊峰伸手挡了挡酒杯,红着脸说:“谢谢各位叔叔盛情,我不胜酒力,过一会儿以汤代酒表示一下吧。”这时候,美娇进来了,看到俊峰,她又羞涩地低着头,眼神移到老唐身上,声音娇柔而甜美:“小舅,你们几个老人是无酒不成席,都快成酒仙了。谢哥是来帮我们做扶贫工作的,可不是来喝酒的啊!”老唐端起酒杯,和临坐的老刘碰了碰,说:“累了,还得用酒才能解乏啊!”
   美娇甜甜地笑着,转身去给俊峰盛饭。柔美纤细的水蛇腰和滚圆翘挺的臀部,组合成婀娜的曲线,顿时把俊峰给迷住了。他陷入了沉思。老唐给他递过来一个红辣椒,得意地说:“小谢啊,咱们这山村里呀,除了玉米和洋芋,就只有这辣椒了,不知咋滴,村子里种出来的辣椒,总是香辣可口,百吃不厌,不像别个地方那种寡辣寡辣的,鼻子眼泪都呛出来。”俊峰接过辣椒,迟迟不敢咬下去,抬起头,恰好看到美娇玫瑰花一样的笑脸,她把饭递给俊峰,坐在正对面,不好意思看俊峰,便低着头说:“谢哥,我小舅说的没错,我们这里的辣椒真的很香,不会辣嘴。”
   俊峰看着红红的辣椒,就像美娇羞涩红润的小脸蛋,便不再胆怯,大口咬下去,果真是香脆可口,辣而不燥,香味在舌尖和牙缝里钻来钻去,喉咙里全是津液,情不自禁地嚷起来:"这辣椒太特别了,味道不是一般的好!"
   美娇赶紧拈起一撮辣椒往俊峰碗里送,她说:“好吃就多吃点,吃多了也别担心燥火。”俊峰吃着辣椒,若有所思,不知是想着碗里的辣椒,还是想着坐在对面的美娇。
   俊峰端起一碗汤,怀着感激之情,礼貌地给几位村领导敬酒,然后又和美娇碰碰碗,看着含羞的美娇说:“认识你很高兴,我去收拾住处,你们慢慢吃。”随即起身走出了厨房,美娇眼神目送着他走在夕阳的余晖中。
   美娇也吃好了,看着老唐他们几个人酒兴正酣,就无聊地坐在旁边,掏出手机翻看着。老唐说:“小谢这人品行好,谦虚又有礼貌,组织派他来,绝对是一个电脑高手,但是我们不是搞数字扶贫,要的是真枪实弹,让乡亲们口袋里有钱才是硬道理。干扶贫啊,要对症下药,找到致穷的病根,开出致富的方子,才能药到病除,小伙子缺乏农村工作经历,致富的路子,还得靠我们几个老者来谋划,但是,我们都绞尽脑汁,也无计可施呀!村里除了鸡鸭猪羊,就是包谷洋芋。”
   其他四人也赞许地点着头,同时跟着老唐深深地叹着气。老唐见美娇无趣的样子,关切地说:“美娇,我们几个还有很多话要讲,你等不了,就去办公室帮我输那几篇数据,困了就回家,碗筷明天早上来收。还有,我们几个吃完就走,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就别单独和小谢呆在村委会,免得别人说闲话。”
   美娇应诺了一声,便上楼打开电脑,登录扶贫网,认真地录着信息和数据。她忘记了时间,直到谢俊峰站在身后,向她问好。她察觉后,迅速起身,问他:“谢哥,我小舅他们还在厨房吗?”
   “这几个酒坛子,真佩服他们,才刚走,都八点半了。”俊峰笑着说:“我再开一台,咱们一起录,这样快些。”可美娇听说老唐他们走了,像见鬼似的跑下楼,脸蛋红得在灯下泛光,留下俊峰伫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美娇站在院子里,喘息着喊道:“谢哥,明天见!”
  
   五
   空荡的村委会,四寂无人,俊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的脑海中,浮现着贫穷善良的老人们,宁静优美的山村,火红美味的辣椒,还有美娇凹凸有致的身段,甜美如花的笑容。老人、山村、辣椒、美娇这几个词汇,是那么亲切,那么恬淡,特别是有辣椒和美娇的山村,让他对扶贫攻坚有了十足的信心,也深深地爱上了这里的一切。
   美娇家离村委会一公里左右,就在山脚的小河边,河边绿树成荫,葱郁的树木遮掩了宁静的小村庄,只有狗吠鸡鸣声从树林里穿透出来,加之村里的老人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更让整个山村缺少了生机与活力。
   这时候,美娇也躺在床上,父亲就在隔壁,咳嗽声从厚实的土墙上穿透过来,让她心神不宁,彻夜担心父亲病情加重。咳嗽声渐渐停歇,换成了均匀的鼾声,她悬着的心才落下来,但没有睡意。她感觉到有一个人,已经走进她的心扉,拨动美丽少女的心弦。他五官端正,生得白白净净,让她的眼光与他相遇后,就紧张得胸口怦怦直跳,脸颊火辣辣的。她注意到,这个叫俊峰的小伙子,也偷偷看她,更让她手心冒汗,都紧张得无法掩饰,不知道手脚放哪里才会显得自然些。她想,小舅是过来人,肯定看出一些端倪,提醒她不要和俊峰单独来往,毕竟他是一名国家公务员,自己是一个山村丫头,门不当户不对,二杆子打不着,别痴心妄想了。她提醒自己别想,可脑海中,俊峰的身影愈加清晰了,她紧紧抱着被子,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美娇早早起床,到村委会把米淘好,用电饭煲煮上后,便下地干活,然后切菜叶,把萝卜剁碎,煮好后拌上玉米面,把猪食倒进石盆,提醒父亲十点半把两头猪放出猪圈吃食。她把家里打扫干净,换上整洁的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正规?衣服,才去村委会洗菜做饭。
   老唐他们是八点半准时到村委会的,头天晚上贪杯,第二天干工作一点不松懈,几个人俯在办公桌上,配合默契,认真整理着几大堆材料,老唐用食指在键盘上敲击着,嘴里念叨着数据,看着对面的俊峰噼里啪啦,运指如飞,好生羡慕,又甚是欣慰。

共 1446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