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墨海】父亲的烤红薯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00:10
摘要:在我不经意间,父亲已经老了,老得连嘴里的大牙都已经掉光!他已不再是那个可以天天晚上给我烤红薯,听见我回家脚步声,就急忙披了衣服出来叫我进去吃红薯的父亲。当年,父亲是怕我出去玩一天,晚上回来会冻了饿了,坚持每晚用心地去给我烤红薯。可如今他老了,我又何曾有他当年那细密心思的百分之一,去为他做上一碗合口、软活的饭菜,给他一份属于儿子对老父亲的细心关爱? 今年从网上买来的烤箱,从刚开始时心血来潮地折腾着乱烤一气,到后来的新鲜感过后被束之高阁,几近成了摆设。这样一个从热衷到冷落的过程,将我平日对待工作或是事物的态度“揭露”无遗。有时倒真想换个口味烤点儿东西吃,可想着制作过程的那些个麻烦,索性宁可凑合着吃也不愿意再去动手制作了。   事情的转变缘于一次街头偶遇。   前几日去街上办事,路过一个流动的烤红薯小贩身边时,从他烤炉里飘来的焦香甜美气息,我只轻轻吸了一下,那味道便直入心脾,狠狠揪住我那敏感的神经元。那诱人的香味,是曾经熟悉而又久违了的烤红薯特有的味道。这味道竟一下勾起我肚子里的无数条馋虫来。   勾起馋虫一点儿不难解决,家里有现成的红薯。今年妻买了百十来斤,现在还有二十多斤在那儿放着。原来都是用来熬稀饭或是蒸着吃,今天有了这香味和馋虫的提醒,我倒可以利用家里那台闲置着的烤箱,将那些红薯烤来吃。这样,既充分利用了烤箱,又改换了一家人口味,一举两得。   心动不如行动,回到家里后,我搬出已经装回箱子的电烤箱,又挑选了些家中的细小红薯,清洗过后便放在烤箱支架上准备进行烘烤。烤箱接通电源,设定烘烤的模式、温度、时间。一番忙碌之后,我所需要的只是静静等待,等待一个美丽的奇迹,等待几根红薯从生硬到诱人美味的华丽蜕变。   烤箱通上电约二十分钟后,一股甜甜的烤红薯气息便从厨房漫延开来,充满整个房间,诱得正在写作业的两个小家伙儿深吸连连。向来以馋嘴出名的小外甥女,早已抵抗不了这香味儿的诱惑,不停地吸动着她那小小的鼻翼,循了这香味跑进厨房来,想一探究竟,看我今天到底给她做了什么样的美味食物,竟可以产生出如此香甜诱人的气息。我故意不告诉她今天烤的什么东西,她尝试着猜了几次都没有猜对,然后又失望地被我赶回去写作业了。   我非是要故作神秘,只是我觉得,那红薯这会儿还未完全烤熟,她纵使知道了烤的什么东西,可在没有吃到嘴里之前,她并不能感觉出那是怎样一种美味。之所以不急于告诉她,我只是想把这份美好留到她可以真正拥有的那一刻,这样,她便可以拥有最真切完整的记忆。   小丫头悻悻地回去写作业去了,我也趁机将烤箱内的红薯进行翻动,以便使它的周身表面尽可能多地接受直接烘烤。翻动着红薯的同时,我不禁为自己今天突发奇想,用电烤箱烤红薯的想法儿而自鸣得意。这次翻动完以后,我就只需要静等电烤箱上的时间设定钮,发出清脆的一声“当!”,这烤红薯便可端出,冒着热气新鲜出炉,成为一家人口中的美味。   烤红薯上桌,还未及叫,两个小家伙儿便已跑了过来。伸手要拿,只试了一下,便缩回了小手。但又受不了那香味的诱惑,试了几试才把那小小的烤红薯用几个小指头尖捏着拎走。迫不及待地揭去外皮,想吃那色泽金黄而又热气腾腾的红薯,可那烫人的温度又使得有他们点儿下不了口,真正地应了那句老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两个小家伙儿用小嘴儿不停地吹着,吹的间隙又不忘急急地咬上一小口,嘴内“咝咝”地吸着冷气,以降低嘴内红薯的温度。陶醉在那热烤红薯带给他们味蕾的强烈冲击。他俩一边吃,一边不忘连连赞叹烤红薯的味道甜美,说比他们平时吃的蒸红薯要好吃数十倍。   听着他们的赞美,看着两个孩子吃得心满意足的那副神情,我也一脸的得意。得意于自己竟可以将烤箱的功用发挥得如此之神奇,一个不经意的想法儿,竟可得到一家人的赞扬,实是难得。   全家人坐在一起享受着美味的烤红薯。一炉红薯倾刻便被四个人吃得精光。即便这样,两个孩子还有点儿余味未尽的感觉,临了还不忘叮嘱我一句:明天还给我们做烤红薯啊!   孩子们吃得满足后又回去写作业了。我坐在那里,默默地收拾他们刚才吃红薯时揭下来的红薯皮。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了父亲为我烤红薯的事。   我小的时候,爱吃烤红薯。然,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红薯却不常有!对于仅靠两亩半山地旱田,所产出之物勉强糊口的五口之家来说,那红薯便算得上是奢侈品。父母平日上班所挣的那点微簿工资,虽已经尽量节俭,可贴补起日常家用来,仍旧是捉襟见肘。小镇街角就有卖烤红薯的,但我们那破旧的衣服口袋里从来都是一文不名,每每路过那卖烤红薯的摊位时,便只有深吸鼻子用力闻香味的份儿,而几无买着吃的可能。   逢着红薯行情便宜时,母亲也会买上些回来,在自己家的煤火炉子沿儿上烤些红薯,好等着我们放学回来后美美地吃上一根。当然,这只是小时候关于吃烤红薯的记忆。   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吃烤红薯,则是当兵两年多后回去探亲。因我当兵走后,家里虽少了一个劳动力,却也少了一个能吃的小子。哥哥结婚已经分开单过,弟弟又常年在外游荡不着家。往日能吃死老子的三个半大小子不再依靠父母养活,那两亩半簿田所产的粮食已经开始出现略有剩余,父母便将临近山前的半亩自留地改种了红薯。逢上我回乡探亲那年,恰好是自家红薯收获后的冬天,吃烤红薯便不再是件稀罕事儿。   因为离家两年多了,回去后难免会到处走走,会会一帮昔日的同学、朋友等等,有限的一二十天探家时间竟也被排得满满,通常一出去就是一天,晚上很晚才回来,期间并未曾考虑过父母的感受。纵使这样,父亲听到我回来的开门声后,总会叫我进他们睡的屋子去。父亲起来披上外套,从他屋子里盖着的小火炉上揭开笼盔(瓷窑上一种用耐火材料制成的盛放烧制瓷碗用的匣钵),取出两三根早已经烤好煨放着的红薯让我吃。   父亲点一根烟,看我吃着,告诉我这红薯他是如何的用心翻烤,烤一会儿就拿出来翻动着捏一捏,生恐有一处没有熟透变软。我吃着红薯的当儿,父亲会问我几句在部队的事情。吃完红薯,父亲的烟基本也已经抽完,问我吃饱没?吃饱了就赶紧回屋去睡,天已经不早了!   豫中的冬夜十分寒凉,不论每天我回来得有多晚,父亲总会有一炉烤红薯等着我。而且那红薯都是父亲特意从一大堆红薯里,挑捡出来的红心儿红薯。   小镇山坡上的红粘土地里产出的红薯,红心儿的甜得醉心,白心儿的面得噎人。尤其是那红心的,经炉膛的火一番烘烤之后,就变得又软又粘,透明而又粘腻的糖汁会随时流淌下来,让你不得不赶紧将它们吸到嘴里,以免浪费了它的甜美与香醇。   就这样,每晚回来,我都可以心安理得地吃上两根,父亲亲自烤制的红心儿红薯,间或再回答上两句父亲的各样问题。然后,便是吃得暖暖饱饱地去睡觉。昏暗的灯光,明灭的烟头,缭绕升腾着的青灰色烟雾,成了那样一个冬天夜晚的主背景,那景中有父亲、我、烤红薯,和那暖暖的一盘炉火!   多少年过去了,最温暖的吃烤红薯场景,就一直定格在我第一次探亲回家的那个冬天。父亲就那样每晚在期盼里,用心烤着那些红心儿红薯,翻了捏、捏了翻。烤好后仍不见我回来,然后他便和衣躺在床上,在寂冷的夜里不敢睡去,唯恐听不到我回家的声响,而负了他整晚烤红薯的心意。他所希望的仅仅是自己的儿子回来后,能吃上他亲手烤制的热热的红薯。可以看着自己儿子美美地吃,然后他可以边抽烟,边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上一会儿天!那一刻,父亲对于我最深沉的爱,已经完全融入进那热热甜甜的烤红薯里,真真是大爱无言!   如今,远在小镇故乡的父亲已经老态尽显,而我已经从当初的毛头小伙儿渐入中年,有了自己的孩子,并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也曾有无尽的爱和期盼在内心深处。我也会变着法儿的给儿子做些美食,但这美食仅是一餐一饭。相比起父亲当年给我每晚烤红薯的情形来,虽同是制作食物,其中所蕴含的情感却不可同日而语。   今日的烤红薯,于孩子们来说,只是一顿好吃的餐点。于我,则是在突发奇想给孩子们烤红薯的同时,忆起一段自己当年享受无言父爱的往事。   蓦地,竟想起前两年回乡探亲时的一段往事。   那天中午母亲没在家,我就主动承担起了当天中午做饭的任务。因我做的面略硬,里面放的菜也较多,做好后,端给父亲吃,他看了看饭,说不合他的口味,不吃!要自己再动手弄着吃。我大热天的忙活半天,没想却被父亲这么说,心里难免有些窝火。向来口无遮掩的我随口说了句狠话:“咋,我做的饭能药死人,试着吃吃能咋的!”父亲生气拉着脸执意不吃,自己又去灶间捣鼓着弄他喜欢吃的去了。我也生一肚子闷气再懒得理他,一顿好好的中午饭就这样不欢而散。   晚上母亲回来,我将今天的事向她说了。母亲说:“现在他就那样,不对胃口的饭他不吃。再加上上了年纪,里面的大牙基本上都掉光了,吃不了硬东西,每次做面条时,都是快煮成面糊糊才吃,我都和他吃不到一起去,更别说你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方才觉得,自己今天对父亲的态度有的确是太过份!也许并不是父亲不想吃我做的饭,也不是他挑剔口味,只是他觉得我做的东西只注重了样子好看,却全然没有顾及他牙掉了无法咀嚼下咽的事实。   这一刻,我才深深明白,在我不经意间,父亲已经老了,老得连嘴里的大牙都已掉光!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天天晚上给我烤红薯,听见我回家脚步声,就急忙披了衣服出来叫我进去吃红薯的壮年父亲。当年,父亲是怕我出去玩一天,晚上回来会冻了饿了,坚持每晚用心地去给我烤红薯。可如今他老了,我又何曾有他当年那细密心思的百分之一,去为他做上一碗合口、软活的饭菜,给他一份属于儿子对老父亲的细心关爱?   想想我中午的话语和态度,再想想父亲当年为我烤红薯的那份细心和执着,这是怎样的一种反差啊!而我当年,曾经是那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父亲的爱,今天我又是怎样对待的他?父亲虽然生气,却没有用他作父亲的威严来骂我,也没反驳,只是生气地自己又重新煮一锅他能吃的饭,然后默默端一边去吃。这就是父亲,这就是源自父亲的大爱!   父亲老了,我因为工作,回家也愈发地少了,再也吃不到他亲手烤制的红心儿红薯。也许,下次再回去探亲时,我可以多在家陪陪他,中午不做面条,而是熬一锅他喜欢吃的南瓜糊涂汤,里面有粉条,有豆腐,还有那熬得软软烂烂,甜丝丝的老萎瓜! 女性癫痫病如何治黄冈到哪治羊羔疯好武汉看羊癫疯上那个医院武汉哪的羊癫疯医院最好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