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西风】冬闲三章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44:11
无破坏:无 阅读:816发表时间:2016-12-24 20:57:01 铁路公园   夕阳照例在树梢上顿了一顿,然后继续往山腰下滑去。天空已经没有早晨的清癯和午间的蔚蓝,没有一丝云,单一得叫人不敢相信。而且它的底色变得如此混沌,蓝光里掺杂了更多的浑黄,还有浅灰。抬眼望过去,太阳沉沦的地方,迷迷茫茫一片,像放久了的鸡蛋散黄,让人很不舒服。   走在这个所谓的铁路公园里,除了扬起脖子的杨树、僵硬了丝条的柳树,就是荒草了。有三条流浪狗从树根下窜出来,看见有人挡在前边,便绕走了。它们一声不吭,后面两条跟着前边那条的脚印往前跑,方向当然是宿舍楼前的垃圾桶。至于能不能找到它们需要的食物,全靠运气了;不过我对它们的前景并不看好。若说上垃圾桶,狗比猫就差得太远。成群结队的流浪猫之所以日子过得悠闲滋润,与它们上窜下跳的本事有直接关系。据我观察,每个垃圾桶都有一到两只猫包干,若有外来者侵入,它们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所以常见到大腹便便的猫与瘦骨嶙峋的狗从草丛中出来,让人有恍若隔世之感。猫的出处不好揣测,但狗基本上都是一些人养着养着厌烦了扔出门的。有人爱,就有人不爱。但你若不爱,何必当初爱呢?每见马路边的狗狗们,就让我看到它们身后的人,那是些什么人啊!圣人讲“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果真如此。   说是铁路公园,公园里并找不到什么与铁路有关的痕迹。如果硬要拉扯一下关系,那就是过去有个大门,大门两边的红色花岗岩上分写了“铁路”“公园”4个隶书大字。当然了,写这些字的人肯定是与铁路有关的,这个地方开始是铁路单位人员的聚居区。那些楼头上分别标注有建筑年代1994、2012字样的,是说它们的始建时间与维修时间;而靠西边一溜红瓦白墙,略显现代的楼房就是新建的宿舍楼,居住的人已经不限于铁路单位,所以我也有幸居住期间。我们居住的楼房已接近火车站,属于小城的郊区(小城太小,其实是分不出郊区城区的,郊区纯属自嘲),步行到达我上班的城中心标志大礼堂处得十七八分钟。路平坦,人车稀,每天上下班走两个来回,就把一天的运动量完成了。所以每当有人问我住那儿,听我说了又带着怜悯的口吻讲好远的时候,我都要说,正好正好,这才能帮我克服懒散不愿意动的毛病,才能让我每天在风沙中、雨雪里接触自然,才能让我有时间一路行来看到想到好些东西。   说实话,铁路公园这个名字起的确实有些勉强。过去单位修筑过一些与公园相关的东西,比如堆起过几处高地,开出过一段蜿蜒的河沟,还做过一个三四米宽的吊桥,竖起过几根塑料椰子树和几只仙人掌什么的。这两年一改建,当年那无水的河沟都被填平,坡地高处也荡然无存。要说在这个长方形的片区内还能找到些公园样子的,恐怕就是仅存的那个小广场,还有一条小路两侧的草地树木,以及前边说到经常在荒草间出没的猫和狗了。   去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以前修筑的一些围墙都被拆除,那个写有铁路公园字样的大门也难逃噩运在一个晚上就灰飞烟灭了。有人讲怪话,墙不拆就没有修的可能,墙不修就没有拆的对象。现在已无铁路公园,只剩下14区的称号。14区从哪儿来?这个也难不倒我,我是参加过普查工作的,对小城的每一个角落属于那个区了如指掌。原来,这个小城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以路为界划了好些区,从01开始,01、02、03,04、05、06、07……排到我们这里就成了14。刚搬进来的时候有人“14”“幺事”“要死”地念叨,说此处凶险什么的,我说你太多心了,要死的话,你住到“18(要发)”也躲不过去;要发的活,住在这里也一样地发。按你的说法,那“04”更不能住了,都临死了,谁还敢待啊!   住在铁路公园好几年了,大家都挺高兴,主要是冬天暖气好,房租还不高(至今还不高,未来听说要加钱,唉)。得过且过,不是都讲要珍惜当下吗,当下还不错,便是好,至于其他,想不到的不用想,想到解决不了的不多想,眼下不错,就是好了。      狼心山   说实话,刚开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多少有一点惊悚的,因为打小有怕狼的情结。等跟着大队人马抵达山下,就早忘了怕这个词了。也是年龄还小,爱与怕都是一念之间。那是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五四青年节,处团委组织大家去爬山,爬的山就是每天抬头东望都能看见的狼心山。那天晴见多云,有西风刮起的沙粒。两个大卡车拉着男女七八十人到山脚下,那位胖乎乎的东北籍高副政委站在队伍前而作临战动员。等他斜着眼看到机关人员爬上山顶把标志一二三名的红黄蓝纸旗插好后,便一声令下“出发”。我仗着腿长领先了大约小半程,但不久就领教了爬山的不易。再往上只能咬着牙跟在几个老兵后边,记不得走几步歇一次歇了多少回才上到峰顶。远看山峰不高,爬起来却觉得好高。其实它确实不算高,从山脚下算也就二三百米吧。那天大家坐在山顶上待了好久,一则都需要休息,等后边慢慢走上来的人;二则等政治处领导到山顶确认前3名为他们颁发奖品。政治处干事还带来相机,为大家拍照,我也第一次让干事留下在山顶的相片,第一次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风景照。   这座山为什么叫狼心山呢?有位曾经在小城生活过的朋友写是“山的外形有点像一颗狼的心脏,北方游牧民族喜欢狼的孤傲性格,故取名为狼心山”。他说的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但我觉得更像是最早看见这座山的某位墨客商贾因为此处经常有狼出没而随口一说,因为狼心——所有心脏外形近似,为什么说是形像狼心呢?名字这件事情其实有更多玄妙处,那就是已然成名后人们的对号入座。若它叫“人心山”、“马肝山”“羊肺山”的话,是不是也可以解释成与其象形?   狼心山位于城市正东,在我们第一次爬上去的时候还只是看到一些废弃工事,没有少数民族活动的任何痕迹,后来还攀爬过一次,就见有一些往上堆的石头了。这些年都只是眺望,再没去过,据说山顶已经有了很大的敖包,还扯满了各色哈达彩带,成为周围土尔扈特人的重要活动场所。东侧还被开辟成那达慕场地,每年都要热闹一番。   如果不是载人航天发射场就建在它的南侧,没有那么多人在观看航天发射的时候顺带问候一声它,可能它也就隐姓埋名了。但机缘这个东西来了是挡不住的。狼心山生于斯,载人航天发射场长于斯,这就是它扬名立万的机缘所在。现在,你不想让它出名也不得,因为只要站在发射塔架南侧拍照,它就出现在相片里边成为唯一衬托。   从另一个角度说,狼心山又是幸运的。它见证过多少历史风雨也没有而今这么辉煌,它经见过多少历史过客也没有而今这么荣光。它目睹华夏飞天第一人杨利伟沉着冷静地跨入神舟座舱,它眼瞅着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十一号傲然飞翔……   在浩瀚戈壁深出突兀而现的狼心山一直站在那儿,过去,我认为它就是一座死寂的石峰,因干旱而百草不生;今天,我每每遥望它郑州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好的时候都似乎能听到它的心跳——与航天发射场同一个频率的脉动——激荡着生活在这里的一草一木……      胡杨林   冬天的胡杨林实在是没有样子,除了枯枝败叶散落林间,除了早晚麻雀喜鹊乌鸦们来打打秋千、跳远悠荡,除了天晴的日子里阳陕西癫痫能否治好光涂一层金黄抹一层红霞,除了林子边儿上河中激流跃起打量一眼,几乎没有几个人搭理。这与夏秋时节林间人来人往、休息日大人带着孩子纷纷涌入、深秋时摄影人对着一树彩妆嘁哩喀喳一顿猛拍热闹非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正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啊!夏秋时候胡杨是富有的,它们雍容华贵、一身辉煌、姿态万千、风情万种,谁料一场秋风搜刮了胡杨的所有,现在变得赤身裸体、骨节毕显、满目土灰、皮糙节虬。唉,它又怎么知道人会变得那么寡义少耻、唯利是图?难道它们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是过去的自己,过去的自己本来就是现在的样子?   胡杨林里刮来一阵风,枝枝杈杈便在风里呜咽起来,诉说自己的往世今生,强调曾经的瑰丽秀美。这让我听来有些心烦。好汉不提当年勇呢,现在说过去能怎么样呢?如果要说,应当多说说你的努力、你的积蓄、你的力量与坚武汉正规治疗癫痫医院守,还有你的经过了多少这为题事情的神态自若。不是吗,这样的情景你应当经历的够多了吧。所谓“三千年不死、三千年不倒、三千年不朽”虽然有些夸张,但你的守候在贫瘠土地上的顽强、你的感染着身边人坚守在边疆奉献国家的意志,其实是很可以唱响的。当然,我宁愿相信,这是你在经历了刚刚吃荞麦面会犯癫痫病吗的赞美与追捧后还没回到过去的状态,还在适应期。因为在我认识的你的样子里,从来没有过这种情景。   有些事情估计胡杨自己也不明白。比如说生活在它身边的人到底从它身上汲取到了什么。如果要问它,它可能会说出一些简单的画面:他们坐在树下写生,把我的样貌栩栩如生地写在一张纸上,卖出了好价钱啊;他们走进林间细细地端详,缓缓地游走,一个与我生命节律吻合的旋律就在他和她的口中升起,并传唱到远方啊;他们捡走了倒下的躯干,锯断了一些肢体,说是为了艺术需要的牺牲,但我后来知道他们把一些制作进行了贩卖,那些人的嘴脸我是再也不想看到的呢……它不知道,那些成天埋头苦干的科技人员从它这里得到了灵感,那些热爱生活也始终如一热爱着胡杨弱水的男女们从它身边发现了诗歌和文章,那些将军们行走在期间得到了一个关于发展建设的决策,有更多的年轻的士兵从这里找到了为什么坚定地守卫在祖国大漠边关的信念与信心……   来到胡杨林,我并不想安慰它,而是想和它待一会儿,感受一下从富有的落魄的神情,感受一下从万人瞩目到冷眼相像的形态。贴近它我倒觉得,胡杨林并没有大家从表面看到的那样脆弱,起码在我靠在它风侵沙砺的树干上的时候听到的,是它内心不变的律动:寒冬必将过去,春天总会来临。而且我知道,它长长的根须已经扎在地底,那里温暖如春、始终如一……   2016年12月17日   共 37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