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qni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木马】柳青与--梁生宝--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0:45
柳青与梁生宝      1987年春,我去长安皇甫村走过一趟。这是诞生长篇小说《创业史》的地方。作家柳青在这里生活过14年,死后葬身于此。我访问被当成梁生宝的人物原型的王家斌和老乡长董廷枝,听他们讲柳青与他们的故事,还有他们尔后走入晚年的境况,至令使我不敢忘怀。   我想象不来柳青居住的那座破寺庙是什么样子。王家斌说,解放初,柳青从城里来这儿,本来想盖几问房住,但又说怕成了别墅,一家人就住在那座破庙里。里面的神像用包谷秆遮挡住,人住外面。花了几千元,维修房院,拉电线、修路。旁边挖了口井。浇地种菜,还栽了梨树苹果树。后来,那块地方滑坡了,如今只剩下地基的一角了。   柳青爱和梁三老汉拉家常,梁三老汉说柳青是好人。尔后见办互助组,梁三老汉火了,骂柳青怪头思脑的,不是好人。牲口合了槽,梁三老汉回家不见他的马了,伤心地大哭哩。那阵柳青不放王家斌出去当干部,也差点把董廷枝从外边弄回来,一起搞农庄。   王家斌说,柳青言语头子重,社里的事,把他日倔扎啦。小小个事,柳青也要从根根问到梢梢,给你讲理论。你若不服气,鼻疙瘩几乎要碰到你鼻疙瘩上,一个劲问你是不是。事情做不好,批评得你招不住。合作社弄个油坊,只能给公家加工,私人想沾点光,没当时刘远峰的账上差了16块钱,一时找不见票,赔了钱。后来票找见了,才退了钱。会计开纸条条,柳青见撕的纸条条宽也批评,说账怕算,一天开几个纸条条,一年呢,十年呢,就浪费一堆钱。在油坊上干活的,由家里送饭吃,他看这些人碗里有香油没有。他说,开始拿筷子头蘸油吃,慢慢就拿壶倒,然后觉得家里人没吃上油又会往回提,凡事由小到大,不惯瞎毛病。这方面的事,他能把芝麻大说得蒲篮大。柳青人细密,家里一个小匣子,钉锤电线头钉子螺丝啥都有。王家斌说,要这做啥哩!他说,那你不知道,在延安时谁能捡点这玩意是大事情。有一回,王家斌到柳青家去,柳青问:我听说有人叫我鸡,这得是骂我哩?王家斌笑着说,是说你细密。有个叫德林的去给柳青收拾电线,回来给人说,柳青人仔细,去时给一根纸烟,临走给一根纸烟,再就没向了。第二回,王家斌又叫德林去给柳青修理线路,德林有点不高兴。王家斌陪了去,碰上柳青夫人马葳在,给了一包大前门。德林给大伙散烟抽,笑着说,看把他鸡S d的钱弄来了没有。   王家斌说,柳青常穿上个庄稼人褂褂,蹴在人堆里,看这看那。村上红白喜事都参加,看人家谁哭得有没有眼泪。王曲镇量粮食,他从人缝里挤进去,不是看粮瞎好,专看人脸色哩。他给人家帮忙看秤张口袋,把这个一盯把那一盯,像要偷人家啥哩。杂干肉摊上,他看人家切肉,一群人端着碟碟吃,他盯个不停。有人说,给他吃一点,看可怜的。柳青说:我不吃。人家以为他是要饭的。有一回,他数人家汽车,看他像是外地人,怀疑他是特务,追问了一番。   董廷枝是个文化人,当过乡长、区委书记,和柳青在一块十几年。他或许能说清《创业史》里哪一段故事的生活原型是什么。但柳青让保密,说怕人家往他房上撂石头。当时,有个军人看中村上一个漂亮女子,这女子却正和草棚里住的一个小伙好。媒人许了几百元给女的父母,要她嫁给军人。女的不情愿,部队上也做工作。董廷枝把事情给柳青一说,柳青说要看女的个人选择。后来,女子被家里人用绳绑住,后翻墙逃跑要私奔。柳青问董廷枝:你干哈哩?你就没动脑子,没本事!把董廷枝的头拍打了几下。柳青说,我写书哩,让你培养个人都弄不好。董说,你写你的书,东西多得很,够你写。这桩婚姻又闹火了几回,毕了还是女的服从了。马葳是乡秘书,给开的结婚证。结婚时,原来和女的好的小伙,搬牛粪块子冲到现场,砸了酒席,被关了起来。董急了,问柳青咋办,柳说现在只好顺着办,把小伙安排出去工作,有个媳妇就行了。之后董和柳又帮小伙结婚成家。《创业史》中写梁生宝和改霞的爱情,是由此而虚构的。乇家斌的童养媳得咽喉病死了,这是真的。梁生宝又娶了女人,却与村上发生的事没有直接联系。   柳青为了把握书中一些人物的性格,还同董廷枝私察暗访过一些人家。柳青背了鸟枪,同董去访一独户人家。走了十多里地。第一次谈得有些尴尬,二回又去,了解身世和婚姻变异的难以启齿的情节。1954年春节,柳青请董廷枝和王家斌到他家里过了大年,一直说到深更半夜。说柳青爱说爱问,啥都问个根根梢梢。他从不用本子记,说过的事他记得非常清楚。食堂化时,柳青的陕北老家常来人,粮不够吃。董廷枝说,把救济粮给你弄二百斤,柳青一男,不能要,绝对不能要,你怎么能这样办?娃们买浆水菜吃,农民吃啥咱们吃啥,董廷枝在柳青家遇上吃饭,柳青让他尝一点,董说你这一点饭一一筷子就夹完了。柳说,让你尝不是让你吃么。董夹了一点刚送口里,柳说,给你说尝上点,你夹那么一块子,真让我心疼!二人说着,笑了起来。柳青说毛主席让人人都吃食堂,我怎么办!董说,你是写书的,还是一人吃好。柳说,那就先混着吧。   《创业史》出版后,柳青对董廷枝说,我想用稿费给乡上办一点福利事业。董问,几个钱?柳说,一万多些。董吃了一惊,这么多钱哩!柳青把支票给了董廷枝,计一万五千六百元。柳青说,这事不准任何人知道,之后用这笔款办了一座卫生院。说到这儿,董廷枝说,就这,卫生院这些年没给柳青墓送过花圈,没扫过墓,有人竟然说,柳青不捐献的话,现在楼都盖起来了,就是让这烂房把人拖累了。董买药,没有,董说动些脑子嘛,人家说动脑子得高血压哩,呛得他没话。人说是王曲老领导哩,昨是那烂样子,就那烂样子有时还坐小车哩。   文革时,有人找到王家斌了解柳青的材料。王家斌一口气说了俩钟头,却没见来人动笔记。王家斌说,咋不写哩,看忘了咋办?来人说不要你说的这些,要柳青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材料。王家斌说,柳青反党给我说哩?我又不识字,你再甭找我调查。来人问:柳青来回得是坐的小卧车?王家斌说,我门上没车印子,他常来哩,是走来的,你这小卧车在我门上还是头一回,我娃们还没见过。来人说让王家斌好好考虑一下,明日还来。王家斌说,你明日再来我就让娃们把你的车掀到渠里玄。第二天没见来,却来了一伙交通大学的学生,王家斌说,我说不成,我说的材料没人要。可学生崇拜柳青,说他们就要这哩!王家斌去城里看望柳青,见柳青说了几句话,气上不来了,眼看取不利手,周围没有人,王家斌就背上柳青去医院。柳青腿活动不便,王家斌拽着他的胳膊,说是提溜摆带地好不容易背到医院。结果,人家一听是柳青,都不敢要,说是黑作家,啥命要紧?两派争执不下,答应先看病,让在省上开条条,插上氧气两小时气缓上来,娃们拿车子推了回去。有年过年,王家斌去看柳青,知道他每月只有十二块钱,咋过日子,马葳有个表想卖了也没人要。王家斌当时已身患肝病,他对柳青说,咱是个穷人,肝病能昨,有钱没钱也过活哩,这二十块钱你留下用。柳青一家哭成一团,钱却不能收。王家斌硬撂下钱走了。之后,柳青又让娃们把钱送还王家斌。马葳见到王家斌,说城里进不去,哭得话说不下去,说活不成了,说人家都释放了,柳青硬顶,成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定了性,毕了,见来了人,马葳把眼泪一擦,又去招呼来人。   知道马葳想不开,王家斌想再抽空去家里看看,劝说劝说。这一天,天下小雪,柳青的娃们跑到皇甫村找见王家斌和董廷枝,说他妈妈不见了。马葳整天给柳青送药,来回奔忙,星期天给柳青买饭票,把身上的手表和笔放下,便出去走了。周围人都知道,马葳这一走就回不来了。王家斌在这口井那口井里找了个遍,没见影儿。原来,马葳是出走的。转了一圈,走小路跑到韦曲,在学校菜地沿上坐到后晌,有人看见过。浇菜地的人,在井里发现了人,已经是三天之后了。马葳的死,没人敢给柳青说,柳青在牛棚里不见马葳来,已经好几天了,就问人上哪儿去了。说出差去了,他又问到哪儿出差了。这时候,人已经烧了。尔后,王家斌在韦曲问柳青,你梦见马葳没有?柳青说,眼一闭就在跟前哩!人一辈子,不容易。丢下几个娃们,大的大,小的小,真可怜。   柳青在外欠人不少债,包括修破庙的五百元,也有预支的稿费。有人还不理解他,说他把稿费捐了能昨,稿费也是国家的钱。他弟从老家来,不给盘缠,说昨来的昨回去。说人活在世上,是创造财富的,有本事给国家做些贡献,没本事也得自己把自己顾住,要么活个啥意思?寄生虫当不得,打地主土豪就是要消灭寄生虫。柳青还对从中劝说的王家斌说,给钱就把他害了,不劳而获,下回他又来了,人是越坐越懒,越吃越馋。柳青的一个叔伯兄弟有病,他知道后,寄二百元,说这钱得给。人家收到钱不敢用,说亲兄弟都没给,昨给堂兄弟呢?   王家斌说,柳青是个硬骨头,批斗他时头不低,把他掀到地上,爬起来,头还照常抬着。他自称革命干部,在延安时就审查过的。柳青对王家斌说,文化大革命是反革命的闹革命的哩!柳青死后,啥都没留卜-,光光的。娃们争气,一年考了两个大学生。记得那年几个人在原畔上转,柳青对董廷枝说:老董,你是当地人,死了埋在这儿。我也想把坟埋这神禾原上,死了也在一块儿。还有王家斌,还有老孟。这儿地势高,能看见蛤蟆滩,好地方。之后,柳青的骨灰一半在北京八宝山,一半埋在了这里。董廷枝和王家斌几个人给坟上栽了十四棵树,说柳青在这儿生活过14个年头,活了几棵,他们还挑水浇过几次。   有不少远道而来的人,时常到这儿访问了解柳青的故事,王家斌和董廷枝就成了接待员。也有人说要为郭振山、姚士杰这些《创业史》里的人物翻案,说走资本主义路是对的。一次在西安开会,王家斌在医院病着,董廷枝没办法就去了。董廷枝说,为郭振山翻案要不得,我老了,就是熬长工也干不了几年了,怕啥!在会上,老董说我发言不准用机子录,算老账算过几回了。别的不说,柳青写《创业史》,能在土角角坐,在草棚棚里住,在地里锄包谷,凭这工作态度就值得学。书好坏,还得好好深入农村调查了解。毕了,还给老董二十元讲学费,他从来没得过这路钱,硬不要,说发言没稿子,吃了喝了,小车坐了,还给什么钱?实在推不过,老董拿了过来,说给王家斌看病买药吃。之后王家斌死于柳青忌日,令人惊奇。      梁生宝的故事      先得说一句,这要说的梁生宝的故事其实是王家斌的故事。柳青在《创业史》中写了梁生宝这么个人物,这个中国农民的名字便几乎被千百万人所熟悉。许多人认为梁生宝的生活原型就是王家斌,但王家斌绝对不等于梁生宝。我是想借梁生宝的名气,来说说王家斌的生平故事。这个故事采访于1987年春天,是一个原生态的谈话录。后来从报上看到,王家斌病逝,去世那天正好是柳青的忌日。这里是向读者提供一个纪实性的材料,与小说样式毫不相干。但是,王家斌毕竟是梁生宝的模特儿,这便是有趣的事,憾于柳青的《创业史》未能终卷,这里的轶事或许可作无可奈何的一种拙劣的补充。   王家斌的舅家是有钱人家,他母亲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嫁过来时,父亲家也是四合头一院子房,日子过得很富裕。尔后,家人抽大烟,要赌博,卖了房子卖了地,到民国十八年落入乞逃要饭的人群之中。王家斌大姐换了二斤馍让河南人引走,从此杳无踪影。二姐卖了一斗大麦。家斌跟上母亲要饭吃,时逢大雪封门,家斌敲开舅家的大门,狗咬过一阵,二舅开门见是外甥,没言传把门关了。家斌不走,就睡在门口,二回开门见他未走,二舅说.你得是想给我栽人命呀!他回到破庙里,饿得睡不着,也冻得要命。母亲叫着他的小名,宝娃,你俩姐跟人逃命去了,今晚甭把我宝娃冻死了。他爸把身上衣服脱下来给盖上,说就这么一条根了。到天明,他爸冻死了,母亲哭着向舅家要了一张席,埋在地拐角。   王家斌跟母亲要饭流落到蛤蟆滩,住在破砖瓦窑里。董廷枝的姑夫王老三,死了婆娘,瞅见砖瓦窑上一群要饭的,想引个女人回家。碰上家斌他妈,一看三十来岁,一个娃,问愿意不,愿意,就引回草棚棚里来。家斌他妈说,我和原先的男人就这一个娃,要活带,就是说娃长大允许回去。根在子午张村,祖坟在那儿。王老三咋都成,写了字契,说家斌妈卖了自己,为三十二元白洋,为养活儿子,以后她再生子,让家斌带白洋回老家。王老三为养活家口,天天上山打柴。家斌妈心灵手巧,能扎花剪衣服,对男人也好。家斌九岁去当长工,放羊割草卖果木。他待继父孝顺,母亲再未生子,临王老三死时,家斌给老汉擦屎擦身子,比亲儿子还亲。他每年清明回子午张村肖家上一回坟。 哈尔滨哪里医治癫痫病更牢靠?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郑州癫痫病较专业的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便宜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